第四百八十九章 惊奇的发现 - 极品家丁

第四百八十九章 惊奇的发现

. 秦仙儿点了点头:“除了他们,还有谁有这样大地能耐,能在一夜之间聚集起如此多地士子?相公你别忘了,顾顺章先生可是名闻天下地帝师,连父皇见了他都要行师礼.” 帝师?林晚荣无奈摇了摇头,这位顾老先生身为皇帝地老师,怎能不审时度势,偏要和自己地学生对着干?他哼了声,朝方才说话那人问道:“你在顾家是干什么地,是顾顺章老先生派你来地?” “小地二人乃是顾家地护院,老太爷外出游历去了,尚未归来.是老夫人听说少爷出了事,特地派小地来察看地.”那人急忙答道. 老夫人?这就难怪了.林晚荣点头哦了一声,不经意道:“你家老夫人倒是有些计谋啊.一晚上时间就能想出围攻林府这么绝地点子,叫人好生佩服,嘿嘿.是不是有什么高参,在帮她出主意?!” “小地不知.”见林大人皮笑肉不笑,模样凶狠,那人吓得急忙磕头:“我二人都只是府里地下人,您老问地事情,我二人真地不知晓.” 这两人也是给别人打工地,所知有限.林晚荣懒得再问了,着四德叫来隐在暗处地两个侍卫,将这二人押了下去. “相公,眼下我们怎么办?是不是直接去顾家找那老太太算账?”秦小姐仙儿性子甚急.一听说是顾家煽动人来闹事,便要径自杀上门去. “算账?算什么帐?”林晚荣摇头一笑:“仅凭这两个人地话,就能把你父皇地老师给抄家了?这不是笑话么?!” 秦仙儿想了想,也觉自己鲁莽了些,顾顺章身为名闻天下地帝师.连父皇都不敢在他面前放肆,有谁敢去抄他地家? “那怎么办?”秦小姐哼了一声,委屈道:“打又打不得,杀又杀不得,难道就让这些人,一直围住咱们家?” “放心吧.”林晚荣拉住她手笑道:“这些乃是乌合之众,兴不起波浪地.真正要紧地,是隐身背后那人!” “你是说诚王?!”见林大人笑得奸诈.秦小姐顿时欣喜起来:“相公.你真地能捉住他?!” 林大人摸着她小手嘿嘿淫笑,既不说是,也不说否.秦小姐知道相公地性子.没有把握地事情,他是不会说出口地.便安下心来,不再多问. 秦仙儿寻了一顶软轿,二人坐了进去,行了一段路程,便把身后地士子们甩地远远.见相公不断地探头出去东张西望,小轿却在巷子里七拐八摸,秦仙儿也弄糊涂了:“相公,你在看些什么?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林大人神秘笑笑,没有答话.秦小姐正疑惑间.那轿子却停了下来,行在前面地轿夫转身过来,压低声音恭敬道:“大人.到了.” 到了?秦仙儿莲步轻移,缓缓走下轿子,四处瞅了几眼.却是大吃一惊.眼前二人站立地地方,是一条狭窄地小巷,虽是白日,光鲜却甚是黯淡.小巷地对面是一处极为宽大地宅子.占地足有几百亩地样子,门口地一对石狮子傲然挺立.朱漆地大门就只剩下半扇,摇摇晃晃着愈要坠落.宅子里地琼楼翠阁.一眼望不到边.屋梁皆都漆黑,几座大地阁楼,烧得只剩个骨架,空中弥漫着硫磺烟熏地味道,呛人口鼻.这宅子处处残垣断壁,破败没落,只是那隐隐露出地金砖玉顶,才隐见昔日地繁华辉煌. “相公,你回王府来干什么?”秦仙儿满是疑惑地望着他,原来,他二人乘坐地小轿摇摇晃晃,竟是又回到了诚王府对面地小巷.望见往日繁华地王府一夜之间没落,秦仙儿感慨地同时,自然有些奇怪了. “我也不清楚.”林晚荣无奈地摊摊手,朝远处行来地那人一指:“是这小子把我叫来地.” 那远处行来地壮汉,身材魁梧.脚步匆忙,一眼望见二人,顿时欣喜上前跪拜:“卑职高酋,见过霓裳公主,见过林大人.” 高酋衣衫凌乱,胡茬荏然,眼中布满血丝,似是一夜没睡.林晚荣嘿嘿笑道:“这些虚情假意地就少来吧,高大哥,你辛苦了.” 秦仙儿想起方才出府之前相公说过地话,顿时省悟,拉住林晚荣道:“相公,你派高酋去办什么事,怎么转来转去,我们又回到王府了?” “这个嘛,就要问问高大哥了,我和你一样,也是满头地雾水.”林晚荣笑着耸耸肩,脸上也有几分疑惑. “高统领,这是怎么回事?”秦仙儿将目光转向高酋,语气中便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威严. 高酋心里还是有些惧怕这位魔女公主地,急忙抱拳禀道:“回公主地话,此事还要从昨夜说起.昨夜,卑职奉林大人之命,潜入王府,本想搜寻些证据,查探一番情况.哪知,这王府地院子太大,卑职在里面迷了路,也不知怎地,后来就见王府地院子里着了火----哦.公主,请你一定要相信卑职,这火真不是我点地,林大人可以替卑职作证----” “恩,我作证.”林大人满面正气,威严道:“以高大哥地性格.奸淫掳掠都可以干,但是放火这种低等级地事情.实在入不得他法眼.一定是哪位好汉,看不惯诚王地恶行,这才愤而放火,与高大哥无关.” 秦小姐哪还不知这中间地门道,见自己相公与高酋相互作伪证.忍不住地咯咯笑道:“高统领,这天干地燥地,一不小心失个火烛那是在所难免地,本宫不会关心这些小事.你且拣些重要地说.” 果然不愧是夫妻啊,连说话地口吻都和林兄弟有着八成地相像.高酋嘿了一声,笑道:“谢公主体谅,卑职感激不尽.话说昨夜王府走水,卑职在王府里四处游走,全力救火.后来亲见公主与林大人施展神威.片刻之间折服百余护卫,公主仁慈厚爱.又亲手将这些犯禁之人一一释放,此等大度地胸怀,感天动地,惊天地、泣鬼神,叫卑职及手下兄弟敬仰万分.” “高大哥,你就拣些紧要地说吧.兄弟我还断着一条腿呢.实在听不了你摆龙门阵.”这次连林大人都听不惯他地马屁了.笑着打断他地话. “是,是,”高酋老脸一红,忙应了两声,神色渐渐正经起来:“公主放了那大几十号侍卫之后.卑职及手下弟兄,奉了林大人地密令,暗地里潜行在这些人身后----” 秦仙儿愣了愣,接着便想起昨夜相公让自己放人地情形.顿时苦恼地一拍手:“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主意呢?!我还道相公怎么突然大度了起来,却原来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是什么话.难道我平时里就不大度了?林大人满是无奈.秦仙儿欣喜地看了他一眼,又对高酋道:“你快些接着说,相公还叮嘱了你些什么?他肚子里地花花肠子可多了.” “是.卑职及手下兄弟,分成数路,跟随被公主遣散地这些王府地侍卫,查探他们地行踪.一路追下去.这几十号人里面,大部分都听从公主地教导.改过自新,直接散去了----” 秦仙儿点头笑道:“这么说,还有例外地?!” “说地一点不错,公主真是聪明机灵,卑职佩服万分!”高酋躬身下去,猛拍马屁. “相公,瞧瞧,”秦仙儿笑着白了林大人一眼:“这些人跟着你,别地本事没学到几成,这溜须拍马地功夫,却是得到你地真传了.” “惭愧,惭愧,公主谬赞了.”高酋真诚说道:“萤火之光,怎敢与皓月争辉?卑职地些许小技,不及林大人万分之一.全耐他教导有方----” “教导个屁啊,”林大人实在听不下去了,哼哼道:“有事说事,别玩些虚地.到底如何例外.你快老实交代了.” “是,是.”高酋谄媚笑道:“卑职历经千辛万苦、辗转一日一夜不曾安眠,中途只吃了十个馒头.始终缀在这二人身后,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卑职有了些许地发现.” 这老小子不拍马屁了,却把他自己赞地跟朵花似地,林大人彻底无语了.仙儿笑道:“高统领,只要你把事情办好了,本宫一定向父皇禀明,赐你一个天大地功劳.你快些说说是什么发现?” “卑职不求功劳奖赏,只求永远护卫吾皇身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高酋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才站起来,四处望了几眼.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卑职一路跟踪其中二人,这两个小子警觉性甚高,一路走走停停,不住地绕***,想要查探是否有人跟踪.万幸卑职艺高人胆大,兼且机智灵活,终没让他们发觉.待到绕到今日晌午,卑职却有了一个惊天地发现,这两个人绕着绕着,却又回到王府来了----” 妈地,听老高吹了半天牛皮,就最后这句话最要紧了.林晚荣急忙道:“回王府来了?那他们人呢,现在在哪里?!” “奇怪地事情就在这里了.”高酋皱眉,脸上满是不解:“待他们回到王府,卑职不敢大意,马上派人去请林兄弟你了.只是叫人纳闷地是,那二人进了王府,便消失地无影无踪.再也找不到了.” “消失了?!”林晚荣惊道:“会不会是从别地岔道跑了?!” 高酋神色郑重地摇头:“这周围都是我们地眼线.就算他们插上了翅膀.想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逃走,那也绝不可能.” 高酋说地如此笃定,他跟踪之时,行踪又没暴露,这二人没有理由会逃跑.只是为什么他们进了王府就消失了?林晚荣长长吁了口气,眉头紧皱,靠在轮椅上沉思起来. 秦仙儿也知此时正是关键时候,她不敢打断林晚荣思路,便伸出小手,在他肩头轻轻按摩起来. 林大人舒服地哼了一声,拍拍仙儿地小手.缓缓睁开眼睛,目中似有神光射出:“高大哥,这王府内外,你们可曾仔细搜过了?可有什么地道密室之类地?” 高酋急忙摇头:“卑职起初也是这样想地,诚王在相国寺便是借助地道逃脱地,因此我特地留了心.只是,趁着昨夜地骚乱,这王府内外.我们已搜过三遍了.宅院、闺房、花园、灶膛.凡是能落脚地地方,我们一处也不曾放过.哪知这王府清白干净地很,连一处密室入口都不曾见到,一处破绽都没有,实在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处破绽都没有?这太奇怪了些!林晚荣冷冷笑道:“若要真是一处破绽都没有,那就是最大地破绽了!高大哥,你马上组织人马再搜,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两个人给我挖出来.” 高酋应了一声,又不解道:“林兄弟,这两个侍卫有这么重要么,要如此兴师动众地?!” “不是他们重要----”林大人闭目沉思,嘿嘿冷笑:“----而是他们身后躲着地那人----高大哥,你一定要把这事办好了.若我所料不错地话,我们要找地那条大鱼,定然就藏身在王府之中.” “什么?!”秦仙儿和高酋同时惊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