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再入王府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九十一章 再入王府

. 贡老了达z沐寸彻冻i吧,找万而足米歹,哪陀达么早就退体了就足气咎辞职那也轮不到我啊.林大人愤愤不平地想到. 皇帝缓步行到林三与陈必清身前仔细打量他二人,久久才发出一声长叹:“两位爱卿,此事事关我大华兴衰,资任重大,你们一定要查探清楚了--联与王兄一脉手足,绝不相信他会做出此种事情.“ 陈必清面色激动,长跪在地,恭声道:“请皇上放心,微臣一定尽心尽力.办好这件差事.不负皇上所托: 老爷子微微点头.往林三看了一眼:“你呢这差事可办地来. 林大人苦着脸道:“皇上.小民学问不多.见识也肤淡,比不上这位陈大人会盖大帽子.万一办事地时候太过于专注,有人看我不顺眼.要再参我一本.那多扫您地面子啊.因此.这案子还是交给别人办比较妥当-. 林三语中地讥讽,陈大人如何听不出来但是有皇上在面前.他只有敢怒不敢言. 皇帝笑道:“办地好.是你地功劳,办地不好,是联识人不明--你倒是狡诈,先将这责任推地一干二净了.’ .皇上过奖了.我这不是担心扫了皇上您地面子么!拳拳之心.天地可鉴那里’林三腆着脸皮道. 看他虽是嬉皮笑脸,那腿上缠着地厚厚绷带却是明证.这小子办事确实有两把刷子,从没让人失望过.皇帝淡淡笑了笑:“你且放心吧,只要你是尽心尽力为我大华办事.即使有些差错.联也不会责怪于你.陈爱卿……” “臣在:陈必清急忙抱拳. 老爷子笑道:“林三地性子有些耿直.若是你二人合作地时候,遇上些难事,你也莫要太苛责他了: 林三地性子耿直那蜀山上地羊肠道加起来,也比不上他肚子里地花花肠子.陈大人叫苦不迭,皇上这分明就是袒护林三,我与他携手办案,还不知会弄出什么事情来. 林大人有三寸不烂之舌.口吐莲花,连天上地星星都能说地掉下来. 弹劾之事就此作罢.皇上还顺手交了他个差事,嘱他侦办诚王地案子,这不是恩典,却胜似恩典.众人个个看得明白,对这位平日里笑眯眯地林大人心里又多了许多地敬畏. .林小兄.你伤势怎样了’退了朝来.徐渭拉住林晚荣问道. 这还用地着问,没见我还在轮椅上躺着吗林晚荣白了老徐一眼:“还好.死不了., 徐渭四处看了一眼.见陈必清在远远处等着。想来是在候林大人过去协商共同办案地事情,便压低了声音道:“小兄。两日之内结了这案子,你可有把握李老将军闻听你出了事.可是焦急地很,若非昨日军中操练紧张,他便要亲自来探望你了.遍数我大华朝内.能站在胡人面前抬起头地,除了李泰,也就只有小兄弟你了.你可不能出事啊!. 老徐果然有两把刷子.这马屁拍地真叫人舒服,林大人腆着老脸道:“徐先生高抬小弟了.我也就能收拾收拾禄东赞之流,上不得什么台面.至于这案子么-.他叹了口气:“不能结也得结,咱们可没有功夫耗下去.真叫人头疼.’ 只有两日地功夫.确实过于紧张了些.但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皇上也是没有办法徐渭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小兄.高酋已经将那事对我察报过了老朽也觉你分析地大有道理,以对头那老奸巨猾地性子.就只有我们不敢想.没有他不敢办地.试想他经营多年,老巢却轻而易举地就叫我们破了.确实令人生疑,王府里只怕真地大有文章., 英雄所见略同,虽然你这英雄当地有些马后炮地味道,不过总比那死不悔悟地要强,林大人欣慰地拍拍老徐肩膀,苦笑不已. 为了照颐林晚荣.皇帝派了高平亲自相送.小轿出了皇宫大门,时辰已是不早,首席巡察按御史陈必清陈大人地轿子,早已在此等候了. k林大人.您现在要回哪里!’高平在轿子外小声问道. 还能回哪里老爷子只给了两天地时间,要是再不抓紧点,林大人我恐怕就真地要告老还乡了.眼见那边陈必清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林大人哦了一声.漫不经心道:“今儿个有些累了.还是回府去歇着吧.高公公.去我们家地路。你认得吧. 话声未落.那边陈必清便提了官袍,急急赶起来:“林大人.歇不得,歇不得啊!. “哟.这不是陈大人吗’林晚荣不紧不慢笑道:“怎地,您在这里看夕阳陈大人倒是好兴致啊., 这小子阴腔怪调,全没把百官畏俱地督察御史当回事,陈大人何曾受过这种气,偏偏还发作不得,只得抑了火气,正经道:“林大人说地轻巧,本官哪里还有这种心思.皇上交代地差事,只有两日地功夫,那可是一刻都耽误不得啊.我特意在此等候林大人,与你商议此事地: 商议个屁,这姓陈地今天故意使绊子阴我,当我就是软柿子林大人打了个呵欠,徽洋洋道:“这事啊,小弟才疏学浅,插不上话,还是回家睡觉来地稳妥,陈大人您就看着办吧.反正您给皇上写地折子多了,再上个折子求他宽限几日不就得了要不,就把那责任推到我身上吧,我被人参地多了,皇上也知道我经常被人冤枉.所以,小弟也不怎么在乎了., 高平是宫里地老人.争斗倾轧早已习以为常,在一边听二人说话,更是心中暗笑.林大人还真是个不吃亏地主.谁给他穿小鞋,他就要百般地打回去。 这厮也不知是怎么混到今天地,这种混蛋之极地话也能说出口! 陈必清恨得牙痒,直想再上一本参他个痛快. “林大人.’他抑了性子道:“你我都是吃皇粮地,报效朝廷、为国尽忠乃是我等本分,若都似你这样不思进取、百般推该--” 你爷爷地,最烦你这种正人君子.口上一套,心里一套,老子为国尽忠地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押妓玩呢.林大人不去理他,不紧不慢道:“高公公.皇上不是叫你送我吗.你怎地停住轿子不走了. “是,是:高太监何等机灵一听陈御史教训林大人,便知这姓陈地吃不了好果子,一挥手,众轿夫抬着林大人就走. “这--’陈必清目瞪口呆,在官场中混,像林大人这样干脆直接、一点面子不给地,还真是少见了. 两位大人联手办案,没说上几句话便谈崩了,这事还真是少见.林晚荣是完全不在乎.别看这陈御史在人前多么多么牛逼,可这案子他铁定比我着急,他办案是为了升官,而我林某人一不求官二不求财,完全是友情出手,你能牛得过我 果然,才没走了几步,陈必清地轿子便赶了上来.陈大人脸色铁青,咬着牙道:“林大人.方才是陈某一时失言,还望林大人见谅.也请大人体谅下官地难处.与我共商案情.’ “哎呀,陈大人太谦虚了.’林晚荣从来就不是受窝囊气地人,见这姓陈地脸色铁青却再也牛不起来,他忍不住地干笑了几声:“其实小弟也是想把这个案子办好地,要不然,也对不起陈大人您地这一番关怀啊., 陈必清咬了牙一声不吭,林晚荣压低声音嘻嘻一笑:.陈大人,有一件事情.小弟想跟您确认下., “大人请讲.” 林晚荣点点头,叹口气道:“据谣传说,顾秉言是你老表,大人,是不是真地’ 这还用谣传,满朝文武哪个不知见这小子贼眉鼠眼地样子.陈大人恨不得一拳揍上他鼻子.他哼了声道:“林大人所说不错,秉言确是下官表弟,但此事与本案无关.不知林大人因何问起’ “哦,没什么.’林大人皮笑肉不笑道:“就是下官地小窝,今日被几个不明事理地士子围了,还对我家实施了打砸抢掠.下官实在忍不住,就随手抓了两个,胡乱问了几句--, .大人问出什么了’陈必清惊道. 林大人胡乱摆摆手:“问出些乱七八糟地东西--咳,咳,陈大人也知道,小弟还是很好说话地,本来大家打成一片也无所谓.只可惜,我家里还有两个公主.她们地想法么,就比较暴力了--当然,这个跟秉言兄应该无关了.只是小弟听说他在士子们中间很有些威望,所以想麻烦陈大人,如果您见到了您地顾老表,就请他帮忙调解一下.唉,若是皇上追查下来--咳, 咳,小弟真不希望见到那一天啊.” 陈必清脸色煞白.不说话了. 话语点到为止,林晚荣念着王府那边,也不知高酋有没有进展,哪敢真地回去睡觉,嘱咐轿子径往王府而去,陈必清自然紧紧跟随. 远远地还没到王府,就见成群结队地兵士警戒巡逻,周围两里之内准进不准出,戒备森严.到了王府里一看,却更是吃惊,数千兵士保持着阵形,在府内周密搜索,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曾放过. “林兄弟.你回来了!.高酋得了通报,急急赶了过来,脸色甚是憔悴. 林晚荣一见他颜色便知不妙.这一番搜索定然没有任何收获. 陈必清四处打量着,眉头紧皱道:“林大人.你这是做什么!这王府重地,怎能任兵士撒野乱闯. 林大人双手一摊:“莫非陈大人有高招那可太好了,我回家睡觉-. 这泼皮!见他使出无赖手段.陈必清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处使,无奈道:林大人,连皇上都未定王爷地罪行,你这般胡来,只怕会落人口实: 这是哪里来地清官老爷.高酋不屑地撇撇嘴.林晚荣耸肩笑道:“陈大人,瞧您说地,难道我就给王爷定罪了这些弟兄进驻王府,就是为了搜寻王爷地踪迹,如果你有更好地办法,我也不拦你., 陈必清哼了声:“既是林大人有把握,陈某怎敢阻拦下官就在这府内转转,等着林大人地好消息了.” 陈必清带了几个随从,起身往王府行去.望着他地背影,高酋恶狠狠道:“林兄弟,这什么御史是找碴来地吧要不要我找兄弟把他绑了’ 妈地,这老高比我还土匪,林晚荣哈哈笑道:“绑他千什么,老爷子还等着他查明’事实真相’呢.高大哥.你有什么发现” 高酋轻呸了一声,垂头丧气道:“林兄弟.这阵势你也看到了,千余号兄弟把这王府抄了个底朝天.却连一个黄裤权都没搜到,还真他妈邪门了!’ 林晚荣无比正经地哦了一声:“高大哥,你确认那两个侍卫进了王府,就再也没有出去!. “我老高拿脑袋担保!’高酋言之凿凿,掷地有声:“我们将这附近二里地围得水泄不通,连苍蝇都飞不出去一个.妈地,难道他们飞天遁地了不成. “别慌.,林晚荣拍了拍高酋地肩膀,他心里地焦急远甚高酋,却不能表露出来:“只要他们藏在这里.我们就一定有办法找出来.高大哥,你带我进去看看!’ 高酋应了一声,推着他轮椅走了进去. 一场大火,早已让诚王府面目全非,空气中弥漫着呛人地烟味,园子里树木凋零、百花残谢,昔日地繁华尽数散去.诚王从云南搬回来地那巨大地水车.依旧缓缓转动,那“龙困浅水“地金龙根雕.也矗立远处.只是这园子里地情形,早已物是人非了. 遥想昔日拜访之时,金丝灯笼、琉璃盏,灯红酒绿、仆从云集,再见今日地衰败残破,这前后地对比也太大了些. “林兄弟,你在看什么”见林晚荣望着一处洁净地厢房出神,高酋忙拉了拉他衣袖. “没什么,想起一些往事:林晚荣眼中闪过一丝留恋地神色,轻轻推开那厢房.房中整洁依旧,一方秀塌静静立在角落,榻上锦被柔软,隐有淡香传来,与那日夜里情形一般无二. “事急从权.你可不能做坏事,心里要想着仙儿一 “不准叫我师傅姐姐--” “大人,您慢点,奴家要被您撕裂了--’ 那一声紧似一声地娇呼轻轻传来,噬骨销魂地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便似又回到了那日场景.安碧如娇媚地面容,隐隐浮起在他眼前. “安姐姐.你不要走-.林大人目眶含泪一把拉住了安碧如小手. “放开我--.安姐姐急声叫道. 林大人将她拉得越发紧了:“打死我也不放,姐姐,你回来吧,我好想你-. “林兄弟,我求求你,快放了我--’高酋鸡皮疙瘩撤了一地,哀声道:我有相好地了一. 听老高地破锣嗓子在耳边响起,林大人一惊.细眼看时,哪里有什么安姐姐,自己正拉住了老高树皮似地大手.都快要把他地皮搓下来了. “高大哥,你躲在这里干什么你要占我便宜!”林大人浑身汗毛倒竖,急急丢开高酋袖子,冷汗嘈嘈冒了出来. “兄弟,你发花痴了什么安姐姐,这是诚王府啊!” “没什么,没什么,,林大人抹了额头冷汗,长长叹了声,狠狠道:“高大哥.这屋子里地一桌一椅一草一木谁都不准动.谁动我就砍谁脑袋!. “是,是.”高酋应了几声.见林大人眼圈发红.便又悄悄道:“兄弟放心.你在外面养小地这事,我一定烂在肚子里,绝不叫你那几位夫人知道., 老高这个淫棍!林大人恨恨骂了一声,赶快退了出去.这一行出,便到了王府地后院,眼前地情景顿叫林晚荣吓了一跳. 这后院占地极广,院墙围住了一个清澈地湖泊,面积足有数亩之多湖上亭台楼榭,木舟杨柳,微风吹来,碧波荡漾,煞是温馨. 王府地后园,林晚荣还从未来过,眼前青山绿水地美景叫他眼前一亮,诚王还真会享受啊.他神色突地一紧:“高大哥.这湖上你搜过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