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不遭人嫉是庸才 - 极品家丁

第四十九章 不遭人嫉是庸才

“哎,福伯,我只是想要自由一点,哪里引来您老人家这么多感叹。”林晚荣笑着说,转移了福伯的注意力:“您放心好了,只要萧家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帮的,这就算是报答您老的知遇之恩吧。” 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哪有一分报答知遇之恩的意思,福伯笑着说道:“你小子滑的像泥鳅似的,也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林晚荣正色道:“福伯,您放心吧,我这个人别的都不好说,但知恩图报这一点,自问还是可以做的到的。” 福伯点头道:“嗯,林三,这可是你说的,希望我们没有看错你。” 林晚荣哈哈笑道:“好了,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福伯,你还是先教教我怎么辨花识草吧,长了这么大,我还只会采花呢。” 福伯摇头苦笑,这小子似乎就没个正经,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帮得上萧家,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接下来的几天,福伯便开始教林晚荣如何修剪花枝,如何培土,如何熟悉花草习性。林晚荣虽然只对采花有兴趣,对种花养草也不怎么上心,但他记性倒也不赖,几天下来,将这园子里的花花草草都认得熟了,各种花草的脾气秉性也能说上几分,福伯对他的进度甚是满意。 这几天林晚荣耐住了性子,待在这园子里跟福伯学习,每日三餐按部就班,闲暇时分就在大院里瞎转悠。他是园丁部的家丁,整个园丁部就两个家丁,福伯是第一,他他就是第二了,也没有人管他,他过得倒也十分惬意。 在院子中倒也碰到过几次书呆子萧峰,萧峰对他十分热情,将每日跟随师爷时挨的训斥讲给他听,林晚荣就给他出些如何偷懒的主意。一时之间,日子过得十分逍遥。 那天闻听犬吠吓的立即逃走的丫鬟们,过后便都回来找林晚荣了,和他说些话,林晚荣当然不会真的计较他们“临阵脱逃”的事情了,只是每每问起那女子时,丫鬟们便谈狗色变扯开了话题。如此一来二去,院子里的丫鬟们和林晚荣渐渐的熟了起来,走动也越发的频繁。 林晚荣风趣幽默,见多识广,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到了他嘴里便都变得有趣起来,丫鬟们都喜欢听他说话。他知道许多有趣的事情,还会讲很多不知名的方言,知道花儿为什么是红的,天为什么是蓝的,还经常吟几首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好诗,更会唱许多琅琅上口的小曲,那曲调极为优美,只是那歌词的内容总是让人脸红。 与这些丫鬟们厮混久了,林晚荣难免会有春心荡漾的时候,有时候偶尔会擦枪走火似的讲上几个带颜色的小笑话。每当听到这里,这些丫鬟们肯定是小脸通红着作鸟兽散,可是过不了一顿饭的功夫,便又聚集在他身边,听他讲些外面的趣事。 总之,只要他不讲荤段子,一切都好说,但偶尔来些隐蔽点的段子,也有几个胆大的丫鬟敢红着脸坐下来听他讲完了。 如此一来,林晚荣的名声便渐渐的传了开来,全萧家大院的丫鬟便都知道园丁部新来了一个神奇的下等家丁:英俊潇洒,充满阳光气息;博学多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风趣幽默,尽知世事百科。 更难得的是,听说这个叫林三的新丁,报道的时候是正大光明的走正门进来的,非那些下人可比。 于是传来传去,林晚荣便隐隐成了萧家家丁里面风头最劲的人物,甚至被好事者评为萧家家丁的第一风liu才子。当然,这些好事者皆为女性。 至于那些家丁们则不这样看,姓林的小子有什么好神气的,即使你屁股翘到天上去,也和老子一样,还是这萧家里一个下等的家丁。 林晚荣成了这宅子里最受丫鬟们欢迎的人物,也成了最受家丁们嫉恨的人物,他却没什么察觉,在他看来,我一不争权,二不夺利,只求一个潇洒快活,应该没有惹着你们吧。 林晚荣人长得不赖,学识又丰富,而且是走正门进来的,更非别的家丁可比,一时间便坐飞机吹喇叭----名声在外了。 那些稍有姿色的丫鬟们便开始找点借口接近他,各种主意借口层出不穷。 “三哥,这是我昨天彻夜为你熬的鸡汤,你快趁热喝了吧----” “三哥,我刚刚为你煮的冰糖银耳羹,你快尝尝----” “三哥,这是上好的官燕,我特意从夫人万里克扣下来的,你快试试----” 一时间,莺莺燕燕,吴侬软语,环肥燕瘦,软玉温香,直叫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其他的家丁们都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这种艳福,怎么就让这个新来的下等家丁碰到了呢。 看着同僚们嫉妒欲狂的眼神,丫鬟姐姐们也开始替他担心了,林晚荣气恼的道:“我已经够低调的了,这样他们也妒忌?唉,真应了那句老话了,不遭人嫉是庸才啊。” 这句话被好事之徒传了出去,其结果就是整个萧家家丁界发起了一股愤怒讨林的行动,而丫鬟界则自发行动,组建了护林军团。两派经常爆发论战,吵的不可开交。 林晚荣可没心思往这里面凑,看着丫鬟和家丁们为了自己争吵的面红耳赤,他却像个没事人似的,该吃的吃,该谁的睡,该玩的玩。 丫鬟们见他如此洒脱,心里的敬佩更甚,往花园里跑的更勤快了。 林晚荣却有些难受了,那些有心的丫鬟见他好说话,几个泼辣点的动作已经大了起来。 “三哥,这个是什么花啊?”一个丰满的丫鬟扶着一朵娇艳的牡丹花,轻轻放在自己胸前摩擦几下,脸上泛出粉红的桃花光辉,娇声问道。 “三哥,这朵玫瑰很好看哦,你能不能帮我戴上?”另一个俏丽的丫鬟将刚刚采摘的一朵玫瑰递到他手上,脸上红晕阵阵,身体紧紧靠着他,等待着他做一个簪花郎。 “三哥,这朵秋菊快要绽放了,我想把它移植到我的房中,你帮我拿过去好么?” 林晚荣一阵愕然。 几个有所图谋的丫鬟装作请教花草问题,有意无意的往他身上凑,淡淡的水粉胭脂味道,让他“沉寂”的心也有些意动起来。

上一篇   第四十八章 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