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五章 绝峰偶遇 - 极品家丁

第五零五章 绝峰偶遇

. “去哪里?”高酋一听顿时大为紧张:“要不要我调集兵马暗中保护?十万大军够不够?!” 这老高什么都敢说啊,十万?!我呸。林大人哼了声,狠狠道:“我要办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隶属于我大华最高机密,除了你我,再不允许第三人知晓。谁要是敢暗中窥探----高大哥,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怎么办吧?!” 看他说的郑重,高酋忙不迭点头:“明白。林兄弟放心,谁要敢泄露了你的行踪,我就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相公这是做什么?”见高酋赶着马车越走越远,那方向与这长亭却是背道而驰,秦仙儿疑道:“莫非他是真的生气了?怎地不愿意搭理我们?” 她神色有些焦急,肖青旋微微笑着拉住她手:“妹妹莫要担心,林郎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心里鬼主意多着呢,哪能这么容易就生气了?我瞧八成是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偷偷的干去了。” 秦仙儿被肖小姐握住了手心,略微挣扎了几下,但见她挺着个大肚子,脸上满是关切之色。“你拉我做什么,小心我用劲摔着了你。”秦仙儿小嘴一撇,转过脸去轻声哼道,小手却任由肖小姐握住了。 凝儿扳着手指头咯咯娇笑:“他还能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京中有名的千金小姐,看上大哥的,都在这里,就只剩下入不了大哥法眼的了。他还能到哪里去偷腥?咦,莫非今天有外地的小姐进了京?” 凝儿这话有趣,也深合了相公的性子,诸位夫人脸红着轻笑,唯有那二小姐嘟着小嘴道:“坏人才不是贪花好色的人呢,他一准是有要事要办,我相信他!” ------------ “阿嚏----”林大人坐在车中,长长的打了个喷嚏,惊得那并辔的骏马直打哆嗦。高酋急忙探头过来:“林兄弟,怎地了?是不是早上起的早,染了风寒?” “不是,不是,我哪有那么虚弱的身子骨。”林晚荣笑着摆手:“可能是有人想我了吧。高大哥,离圣坊还有多远?!” 高酋约摸着扫了一眼,摇头道:“要避开各位夫人的眼线,我们这是走的岔路,绕的远了些,再过上半个时辰吧。” 何止是远了些,简直是远到天上去了,林晚荣摇头苦笑,打着呵欠任他去了。赶到玉佛寺的时候,天色早已大亮,一层似有似无的薄薄烟雾,缠绕在群山之间,那远处绝峰便如蓬莱仙阁一般虚无缥缈,遥不可及。 圣坊已改造为学堂,尚是春分时分,来人极为稀少,那通往山顶的道路却已是大开了。巡台阶而上,青松翠柏,百花争妍,淡淡的花草芬芳传来,与那缠绕在身边的薄雾一样,清新可人。 “这倒是个好去处,比那蓬莱仙阁也不遑多让。”山路陡峭,林晚荣又有伤在身,高酋一路行的极慢,倒有些心情去欣赏道旁风景:“等我老高活的差不多了,就在此处搭一个草棚子,每天采采鲜花,喝喝美酒,过些快活神仙的日子。” 林晚荣不屑道:“神仙有什么好,看破红尘俗世,摒除七情六欲,连最基本的感情都没有了,跟个树桩子有什么两样?还不如做个我这样的凡人,坑蒙拐骗,吃喝玩乐,那才快活自在。” “有理,有理。”高酋大笑几声,旋即腼腆道:“只是真要我找些四条腿的娘们,在这山上做那逍遥快活的事,只怕我会放不开。林兄弟,你也知道,我一向都是个内向的人。每次逛完八大胡同,我都会内疚好几个时辰。” 这老高跟着林大人的时间长了,本事着实长了不少,脸皮之厚,连林大人也深感敬佩。二人说笑着行到山顶,昔日炮轰牌坊的残迹依然留存,断砖残瓦间杂草丛生,早已寻不见昔日的繁华模样。 林晚荣感慨着往前望去,眼前的情形,却叫他瞬间呆住了。故去的院主坟前,一座小小的灵塔树立,塔上安放着个香炉,三柱长香朝天而立,火光微闪间,袅袅香烟缓缓升起。坟边结着一个草庐,一扇竹门竖在当前,门前的石斑光滑异常,似是有人居住。 “神仙姐姐----”林晚荣大叫一声,惊喜之下,早已忘了身上的伤势,拔腿就要往前迈去。哎哟,腿上剧痛传来,他脚下发软,差点摔倒在了地上,幸有高酋眼疾手快,急急的扶住了他。 “高大哥,快扶我过去。”林晚荣急急叫了起来,铁钳似的大手将高酋胳膊抓的生疼。高酋哪敢怠慢,嘿气开声,推着他轮椅就往前奔去。 三两下便近了草庐,他不由自主的停住了步伐,却能听见自己心脏噗通噗通跳动的声音。屋里寂静无声,那门把上镶嵌的竹节光滑洁净,主人显然是个性洁之人。 “雨昔----”林晚荣喃喃自语着,眼眶刹那间湿润了。他用颤抖的双手扶住那把手,缓缓推开竹门,激动道:“神仙姐姐,我来----” 砰,方方打开竹门,也不知是个什么物事,带着呼啸风声,直直就往林晚荣脸颊飞来。 “林兄弟快退!”说时迟那时快,高酋果然是高手,只闻他大喝一声,身形如电般挡在了林晚荣身前,顺势将他轮椅往后滑去,抬手一掌击开那来袭的物事,厉喝道:“何方鼠辈,竟敢袭击朝廷命官,不想活了么?!” 那来袭的物事,啪啦一声落在地上,摔成了几朵碎瓣,却是个干葫芦挖成的水瓢,轻飘飘的没几分力气。 “好歹毒的暗器!”高酋大惊失色,急急伸出双臂将林晚荣掩在身后,满是正气的喝道:“此地不宜久留!林兄弟,你先撤,我掩护!” “咯咯----”一个清脆的声音自草庐传出:“我说林大人,师姐夫,你从哪里找来这么个保镖?这脸皮厚的,也得了你的几分真传了。哟,你这腿怎么瘸了,莫不是被我师姐打的?活该,活该!”那女子说着说着,竟是拍掌欢笑了起来,心情极为愉快。 高酋须发皆张,神情严肃,护在林晚荣身前,不苟言笑。林晚荣拍拍他肩膀,笑着道:“高大哥,放松,放松,这个不是外人,是我小姨子。” 自草庐中行出一人,却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一身缎黄的薄衫,生的容颜俏丽、明眸皓齿,即便是年纪小了些,却已是个极端出众的美人坯子。 “原来是兄弟你的小姨子。”高酋严谨的点点头,晃晃有力的手腕,正色道:“还好我及时的收住了手,要不然的话,以我举世无双的高家绝学,令小姨子此时只怕已经香消玉殒了。甚幸,甚幸!” 林晚荣哈哈大笑,抱拳道:“高大哥,好说好说!我替我小姨子谢谢你了。” “呸,”小姑娘朝林晚荣冷冷笑道:“谁是你的小姨子,你莫要叫的亲热,我师姐跟你相好,她想着你疼着你,跟我可没关系。像你身边跟着的这种黑大个,本姑娘一个小指头就能掀翻十个,叫他把嘴闭上,莫要惹恼了我。” 高酋哈哈大笑:“林兄弟,果然不愧是你的小姨子,叫你调教的好,吹牛皮比你还厉害!” 这话说的,林大人白眼一翻,我吹牛过么?我一向都是实话实说的,这小姨子是宁仙子的徒弟,打你十个高酋,一点问题没有。 那小姑娘闻听二人说话,脸上却是挂着冷笑,手中银光隐现,忽地闪出一只银针。 要打针了,林大人背心里凉透,急急拍拍高酋肩膀:“高大哥,慎言,慎言。我小姨子真的很厉害的!” “唉,怕个什么,”高酋挤眉弈眼,猥琐笑道:“人都说的好,小姨子是姐夫的半边屁股,想怎么摸就怎么摸。令小姨子生的青春美丽,啊,那个,虽然年纪少了点,不过么,情趣却是多多啊。再说林兄弟你又如此的英俊魁梧,貌似潘安,姐夫勾搭小姨子,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就是这个理么。咦,令小姨子看着你呢,她在对你笑呢,林兄弟,遂了心愿可莫忘了请我喝喜酒啊----” 这老高的一张烂嘴,可要害惨我了,林大人听得冷汗籁籁,急忙向对面看去。却见那小姑娘的神情越发的冰冷,手中银针亮光闪闪,她猛一抖手。便见一缕银光,直直飞射过来,眨眼即没。 “哎呀,”高酋痛苦惊呼一声,脸色刹那变得苍白:“林兄弟,不好----” “什么不好,是你中针了吧!”林晚荣深表同情的拍拍他肩膀:“早叫你不要乱说话了,我这小姨子武功很厉害的,惹了她,没有好果子吃的----” 高酋焦急挥手:“不是,不是。林兄弟,是你----” “我?我怎么了?!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这针很厉害的。”见老高轰然色变,脸上冷汗滚滚,似是把他吓住了,林晚荣急忙劝慰:“不过,高大哥也不用太过忧心,这银针其实是无毒的,顶多就是身上冷一下,接着麻一下,然后酥一下,最后软一下,跟洗桑拿似的,过了就完全好了,你武功高强,不会有事情的----” “不是啊,林兄弟,”高酋双手急摆,总算逮到个机会说话了,连声音都带着颤抖:“我没中针,是,是你----” “你不会说是我中针吧?!”林晚荣大笑道:“今天是愚人节,高大哥你最喜欢跟我开玩笑了。说她坏话的是你,又不是我,她扎我干什么?” “兄弟,是真的,是真的。”高酋就差哭出声来了:“你快看,你屁股上----”” 老高这厮,也不好好读读书,屁股能叫屁股么,那叫臀部!林晚荣顺着高酋眼光,下意识的往左臀摸去,只觉入手处似有一根细细的冰丝,还在抖啊抖的,那股子凉劲,让他半边屁股都麻了。 “小,小妹妹,你,你这是干什么?!”林大人打了个哆嗦,脸色煞白一片,浑身都冷了起来:“我可没招惹你,你放着罪魁祸首不去打,却偏偏扎我干什么?男人臀,女人腰,可是万万碰不得的!” “嘻嘻,你怎地不叫我小姨子了?!听着怪顺耳的。”小姑娘嘻嘻笑道:“这黑大个是你的跟班,他说什么,还不都是你指使的?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道理你都没听过吗?!” 老高这个猥琐的老色鬼,这次要被他害死了。林晚荣哀叹了声:“高大哥,你不是专门保护我的么?!怎么我会被针扎了呢?!” “我也不知道啊。”高酋苦着脸道:“林兄弟你说的,她是你的小姨子。小姨子要扎姐夫的屁股,我一个外人,能管的着么?!” ***,怎么什么东西到了老高嘴里,都能变个味道?林晚荣也知这老高是肯定靠不住了,见对面那小姑娘笑嘻嘻的模样,却是绵里藏针,他唯有硬着头皮道:“那个,小妹妹,香君小妹妹,能不能先把这针取出来?一个男人叫小姑娘扎了屁股,这事万一传出去,好说不好听那!” 李香君哼了一声:“什么不好听的,谁敢说句闲话,我去割了他舌头。这针先扎着,等本姑娘心情好的时候再取。” 李香君的性格,林晚荣是再清楚不过了,这小丫头的鬼主意,不比他林某人少。她要说不取,那就真的没辙了。 “林兄弟,要不我去寻块磁石,看看能不能将这银针吸出来?”高酋倒是尽心的很,急急提出了主意。 我他妈怎么就结交了老高这种损友呢?!林大人咬牙切齿,若是腿脚利落的话,早就踢他滚蛋了。 “还是不要了。”林大人拼命的凝神静气,脸色黑如墨炭:“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万一这银针劲大,把那磁石也吸进去了呢?!我这可是屁股,不是篮子!” 小姑娘李香君离他二人甚近,听得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脸色如染了胭脂,又似觉有些不妥,她忙用衣袖掩了面颊转过头去,耳根已是笑得通红了。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林兄弟一语惊醒梦中人,高酋恍然大悟,对着林大人竖竖大拇指,由衷赞叹。 李香君阻在门前,这屋里自然进不去。看到结庐而居的不是宁仙子,林晚荣也丧了气,难怪这几天没见到这个鬼丫头的影子,原来是上山来了。 对面千绝峰上烟雾弥绕,看不清景象,那一道飞渡的情索静静凝立,在晨风中微微颤抖,便仿佛是一道直达天际的阶梯。 情索驾绝峰,宁仙子飞身急跃、以身续索的情形,粒粒浮现眼前,林晚荣心怀激动,一刻也等不得,急声道:“高大哥,快,快扶我过去看看。” 高酋应了一声,正要推他前行,李香君却身形一转,正挡在他身前,眼珠一转,嘻嘻道:“怎地,你这就要走了,不取针了?!可别怪我没告诉你,这针上我可是抹了七步散的----七步散,你知道是什么吗?黑大个,你告诉他!” 高酋也吓了一跳,急声道:“七步散是一种绝世毒药,由鹤顶红和九尾蝎的两种剧毒浑制而成,传说中了七步散的人,无人能走出七步开外,故有七步断魂之说,天下无药可解。” 见高酋跟背书似的,林晚荣笑道:“高大哥,你在哪里听过这七步散的威力,怪吓人的。” “这可不是假啊。”高酋紧张的拉住他衣袖:“茶馆里的说书先生都是这么说的,我学艺的时候,也在杂书上看到过。” 就这还不假?能叫老高看的杂书,估计就是金瓶梅、玉蒲团什么的。林大人聪明绝顶,哪会相信这些玩意儿,他哈哈笑了两声道:“不就是七步散么,怕什么,我用轮椅的!高大哥,我们走!” 高酋拗不过他,只得向林大人的小姨子望了一眼,却见小姑娘不言不笑,神色淡淡,也不知是个什么意思。 高酋推着林晚荣前行,想起那传说中的七步散的威力,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不听我的话,那可就不能怪我了。”李香君哼了一声,冷冷数道:“一,二,三----” 卖假药的多了去了,我怕你才怪,林晚荣嘿嘿直笑,浑不在意。 “----七!”那轮椅走才走出几步,李香君轻喝一声,林大人便直直的栽倒了下去。

上一篇   第五零四章 送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