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大家都知道 - 极品家丁

第五百零七章 大家都知道

. 仙音清幽高远,似从天外飘来,林晚荣喜不自禁,喃喃道:“是神仙姐姐,是她,她听到我说话了。” 什么神仙姐姐,高酋不知他念叨得是谁,但见林兄弟兴奋得样子,也知这人对他极为重要,便笑道:“这是哪家得小姐唱的好词,连我老高这种粗人,都能听得感动了。兄弟,你这想好得硬是药的!” 老高说得有趣,林晚荣也是莞尔,听此一曲,今天一天得等待都值了。 那声音清脆飘渺,在山间缠绕,在耳边回荡,仿佛清风拂过面颊,却不知道是从哪里飘来的。望着云遮雾绕得千绝峰,也不管宁雨昔能不能看到,林晚荣兴奋之下,用力挥手:“仙子姐姐,我想你,我想你----” 山峰间响起重重回音,将他声音送得老远,连那细细得雨幕,也遮挡不住他得热情。也不知过了多久,歌声渐渐落下,余音袅袅散去,那让人牵挂得仙音却再未响起过。 我就要出征了,仙子姐姐大概还不知道呢,她什么时间才肯下山呢?!林晚荣长叹口气,情不自禁凝望对峰,夜幕中细雨如丝,峰头幽静,看不清宁雨昔在哪里。方才得那一曲清唱,便是她在千绝峰上轻歌曼舞么? “兄弟,时辰不早了----”见林晚荣发呆,细雨湿透了他得衣衫,高酋压低声音小心翼翼道:“明日一早,我们就要上路了。” 林晚荣嗯了声,心情寂寞,这以北上边关,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更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他心里惆怅自是难免。今趟上山,随时聆听了神仙姐姐得仙音,但那至此天涯得感觉,却更加添他心头寂寞。 早些间送走萧夫人,晚些间又要别离宁仙子,明日连自己也要走了,巧巧,大小姐,仙儿,青旋,从此便是人海茫茫,天各一方,那难言的愁绪,即便他这样一向快活的人,也有些受不了了。 “走吧。”雨丝凝集成颗,顺着脸颊,一滴一滴淌下,林晚荣抹了把雨珠,最后留恋得看了一眼千绝峰,转身坚定言道。 高酋应了声,转过轮椅,推着他便往山下而去,行了几步,就见一个小姑娘手持着火枪,冷冷站在二人面前。 “兄弟,怎么办,令小姨子----” 林晚荣轻飘飘挥手:“管她做什么,我们绕开走路就是了。” 还是林兄弟看得开啊,高酋谨遵他教导,二人绕了路程正要下山,那李香君却一闪身又挡道了二人面前,哼到:“想绕开我,没哪么容易! 林晚荣脸色一沉:“小妹妹,我今天心情不好,也没时间和你玩游戏,你要惹恼了我,我就先把你打的老实了,再去向青旋交待!” 听到他威逼恫吓,李香君咯咯笑道:“你要打我?!就你这缺胳膊断腿得----我可不是我师姐会任你欺负----喂,你这火器还要不要了?!”小姑娘晃晃手中火枪,得意洋洋的哼了一声。 林晚荣嘿嘿到:“不要了,这玩意儿我家里多得是,每天换一个,都数不过来呢。你自己留着玩吧。” “呸,”李香君哼了声:“我和你非亲非故,收你这破男人得东西做什么?就你这点本事,若无火枪相助,只怕上了战场,一个回合就被和人砍下马来了----”她嘟着小嘴将那火枪塞到他手里:“还给你,我才不要你得破东西。” 高酋哦了几声,凑道林晚荣耳边诡异一笑:“林兄弟,我没说假话吧,令小姨子心里其实是想着你得,你瞧,这不担心你得安慰,又把那或其给还了回来么!” 什么“令小姨子”,这老高说话真是骚的没边了,林晚荣哭笑不得,自小姑娘手里接回火枪,笑着道:“谢谢香君小妹妹得关心了,你放心,我上了战场,一定多杀胡人,不叫你失望。” “谁关心你了。”李香君面孔一红,娇声道:“我是怕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叫我师姐伤心。至于你这厚脸皮得人是死是活,关我何事?! 小姑娘就这个性子,林晚荣哪会与她计较,嘻嘻笑着作个揖便要离去。李香君又道:“你回去与我师姐传个话,就说我明日下山去陪她!” “明天啊?!”林大人叹了一声:“小师妹,何不现在就和我一起下山,我们两个人也有个照应嘛。要是等到明天,我一大早就走了,你到时候看不到我了,岂不可惜!” “谁要看你了--------”李香君羞怒哼了声:“就是要等你走了,我才下山,免得看见你,我心里上火。” “那好吧,”林晚荣感慨着道:“你就在这里多陪陪神仙姐姐。要是见着了她,也替我传个话,就说我北上打仗去了,时间估计不会很长,十年八载的,打完仗我再来看她! 李君香向笑又不敢笑,小嘴嗫嚅了几下,轻哼道:还用的着打完仗!----笨蛋! 林晚荣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小师妹,你在说什么 见自己的话儿险些被他偷听了去,李君香又羞又恼:我说叫你这笨蛋快些滚蛋!与你多说上两句话,我就要被你气死. 这小丫头生来就不是淑女的料,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朝她挥挥手,与高酋摸黑往山下行去. 一路上春雨星星点点,打在车帘子上,沙沙作响,路边的***在雨雾中昏昏沉沉,模糊不清,林晚荣沉没着不说话,心思也不知飞到了那里. 林兄弟,宫里的高公公来了.将行到林府门口,马车慢慢停了下来,高酋探头近来,小声报道. 高平他这个时候来做什么,难道是皇上又要见我!凌乱的心思叫这高平一惊扰,顿时统统收了回来,林晚荣掀开帘子,只见高平披了件蓑衣,身旁带着两个小太j,装扮做寻常人间的打扮 高公公,你怎么来了高酋讲马车放好,林晚荣下了车,有些吃惊的说道:为何不进府去! 高平深深一躬,压低声音道:林大人,皇上命老奴来宣个口愈. 这老太监神秘兮兮的,高酋知道是密旨,便识趣的走开了.林晚荣点点头:高公公,有什么事,您就直接说吧. 高平道:皇上有两个消息,要老奴禀报大人,其一,诚王被没收田地,革去封号,今日一早,便在公侪的押解下,启程往北而去了,皇上亲自相送与长亭,怒斥了王爷的罪过,又相赠千金令其养老.此事已昭告天下了,皇上也算仁至义尽了---- 今天就走了林晚荣楞了塄.这老爷子的动作够快的,这样纵虎归山的事情,他还干的不亦乐乎.只是他让高平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真如顾顺章所言----林晚荣揣摩了半天,却拿不准皇帝到底是个什么心思,以老爷子的深沉心计,天下能猜中他心事的人,当属凤毛麟角. 另外一见事情么,就是一见天大的好事.高平谄媚的笑着:林大人,前期那吏部尚书高老的事情,您老还记得么 这事还是林晚荣一手促成的呢,那能不记得.林晚荣笑道:这朝中的人事调动,皇上和我说干什么! '您听听就知道了.'高平笑道:林大人,前江s总督洛敏,和您是什么关系 是我老丈人!林晚荣叟地一惊:高公公,难道皇上他---- 高平微笑点头:皇上亲自拟的旨,今日一大早就八百里加急发出去了----察前江苏总督洛敏,为官清明,吏治突出,任与江苏时,缴剿白莲立有大功,今已查明,程德与诚王勾结,确有谋反之心,洛敏斩杀程德,纵有过错,但不掩功.洛敏遭贬与济宁,亦能励精图治,追查官银粮饷,剿灭白莲余孽,造福济宁百姓,与山东江苏两省百姓中,官声极佳,朕观其言,察其行.盖因其功高不傲,与谪不挫.拳拳之心.难能可贵,是为我大华之栋梁,百官之楷模,着其即日觐见,执掌吏部----林大人,我不恭喜您,还要恭喜谁来 老洛要进了这果然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啊,林晚荣笑着抱拳:谢高公公吉言.林某无以为报,他日被上归来,定然水酒相谢. 岂敢岂敢高平急忙欠身,小心翼翼道:待到大人北上归来,便是当朝第一人了,老奴以后还承蒙大人您多加照顾呢. 当朝第一人高平这种机灵人,那话可不是随便乱说的,林晚荣想了想,这才明白老爷子的意思,户部由徐渭执掌着,吏部又来了洛敏,这二人与林晚荣的关系匪浅,说穿了.他们就是一家人,林大人本身也了不得,他这次上战场,相助,李泰打的是胡人,只要他为人机灵点,在jun中定然威望鹊起.李老将军年事已高.何况他还兼着一个忠勇统帅的虚衔,握了军权,百万雄兵在手,兵部也就是个摆设了. 五部之中,林大人独占其三,且都是最有实权的bu门,要钱有钱,要兵有兵,要人有人,那吏部和工部就不用说了,他林某人想做什么还有谁敢拦着! 这样一想老爷子的良苦用心便昭然若揭了,呀在不声不响中,扳道了诚王,安排了五部.几乎铺平了所以的道路,难怪连高平这种吉林的人都忍不住向林大人示好. 妈的,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我还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呢。苦恼的笑了笑,朝高平道:“惭愧惭愧。请高公公放心,只要您好好的伺候皇上,他老人家绝不会亏待您的。” 高平谢了他的恩典,急急回宫交差去了。 小雨淅淅沥沥下着,园子里美丽的花朵竞相绽放,娇艳欲滴,花香里带着些春天里的泥土芬芳,与那略带着些寒意的春风一起刮来,叫人脸颊冰凉的时候。,忍不住的心神一震。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林大人感慨着,面队满园子的花朵骚骚一叹:“好诗,真ta妈的好诗啊。” “噗嗤,”轻笑在身后响起,一双温热柔软的小手轻轻捂住他眼睛:猜猜我是谁,警告你,你只有三次机会!” “兰兰?!” 胳膊上猛的一疼,那女子哼到:“再猜!” “圆圆?!” “恼死我了!!----圆圆是谁?!” 林大人惨叫一声:“莫非是芙蓉?哎呀,让我死了吧!” “讨厌,讨厌。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气死我了。”那女子眼瞅着就要哭出声来,林晚荣急忙转身环抱着她,笑道:“这是最亲亲的二小姐,我怎么听不出来呢?!其实在你走进我的那一刹那,就有一中春风佛面的感觉,听到你轻轻的心跳,不用猜,我也知道你是谁。玉霜,我发誓,这种奇妙的心灵感应,只属于你和我二人。” 听他情话说多了,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觉,年轻的萧二小姐哪是他对手,面热心跳的被他拥进怀里,又羞又喜间,仍忍不住在他胳膊声狠狠掐了下:“兰兰,圆圆,芙蓉们都是谁?你何时又认识了这么多女人?!” 这丫头,醋劲也不小啊,林晚荣哈哈笑道:“这几位女生么,都是很优秀的,她们勇敢的暴露自己的胸怀,以拯救天下男性苍生为己任----不过,我和她们一起关系都没有。” 二小姐嘟这嘴道:“你说的好听,看你叫她们名字的那个亲热劲,也不知偷看了人家多少次了。” 真的很冤枉啊,我从来不头看他们,林晚荣汗流浃背,抚摩着玉霜光华的小耳朵道:“二小姐,你怎么在这里,专门等我的么?!” 玉霜轻嗯了声,羞涩道:“这两天你忙着办大事,我看不见你,心里念的慌。今天早上你娘亲走的时候,我哭着哭着就想起你了,坏人,你抱抱我!”二小姐纤纤巧巧的身子骨钻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腰肢,泪珠和雨珠儿一起落了下来,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我见犹怜。 林晚荣急忙依了她心愿,将她搂的紧了些:“其实我也很想你啊,这几天办事的时候,我总在想,为什么玉霜不在我身边呢,要是她在我身边,我一定能将这事办的更好。唉,都是我的错。” 他这话也就能骗骗二小姐,偏偏玉霜听的欣喜,抬起小脸娇声道:“真的么,坏人?你发誓!” “哦,那个,男人不能随便发誓的,我永远喜欢我的小玉霜,这绝对假不了。”林大人笑嘻嘻的,轻轻巧巧的就将这事盖过去。 二小姐就只记住了他后面两句话,小脸通红,轻轻道:“坏人,我也永远都喜欢你,我发誓!” 林大人惭愧的点头,萧玉霜从坏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他:“坏人,这是娘亲留给你的。” 夫人留下的?!林晚荣急忙拆开来,那字迹娟秀轻柔,带着淡淡清香,便如同萧夫人俏丽的模样:“善待吾女,勿欺勿侮/征途漫漫,望君保重!” 这信纸便只寥寥十数个字,林晚荣笑道:“夫人太客气了,说一声不就得了吗?写这么多字,恐怕要废好长功夫呢,最重要的是浪费纸张笔墨啊!” 二小姐白了他一眼:“娘亲说,你有伤在身,怕误了你的休养,才不让我们告知你。这是心疼你,你却还来埋怨?!” “那是,那是。”林大人干笑了几声。 见他悻悻模样,二小姐捂唇一笑,推着他轮椅往前行去,不经意道:“坏人,今日你到哪里去了。我们找你好久了呢!” 林大人道:“哦,明天就要出发了,所以我和高酋去办了些重要事情。要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他。” 萧玉霜咯咯一笑:“问他做什么,我有什么不信的----不就是去圣坊和千绝峰么?!大家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