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九章 别离 - 极品家丁

第五零九章 别离

. 天色还是黝黑的,浙浙沥沥的春雨轻轻飘打着院中的枇杷,沙沙作响。阁楼内***昏暗,几位小姐早已起了身,默默的为他收拾着行囊,气氛说不出的压抑。 洛凝服侍他穿好内衫,带好盔甲,又上上下下打量着,小心李翼的将他甲胄拉展伸直。 “大哥,这是冬日里的衣衫,另外一包是夏日里穿的,都是我们为你新做的。听说那塞外风沙大,早晚气候异常,你可得及时更换衣裳,莫要偷懒。”巧巧指着身前的几个大包裹,一一叮嘱着:“这里还有我为你收拾的漱洗之物,毛巾盐巴香皂,还有我为你做的十余双新鞋,也不知够不够你穿的----” 能想到的都想到了,都带上的都带上了,生怕有一样遗漏。小妮子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盈盈泪珠在眼角打转。 我这哪像是去打仗啊,倒像是去旅游,有老婆的日子,和以前打光棍的时候,的确是不能相比了。林晚荣苦笑摇头,却不能拂逆诸位夫人的好意,只得拉住巧巧的手,安慰的笑道:“你们给我带了这么多东西,哪还不够穿的。那塞外也不是想像的那般恶劣,你们放心好了。” “林郎,这个给你戴上。”肖青旋将一只玉佛,小心李翼的挂在他脖子上,轻轻道:“这是我母后留给我的,她定会保你一路平安。” 萧玉若脸颊生晕,缓步上前,手中执着一根红线串成的护心符,轻轻挂在他颈中:“这个叫做连心锁。我一只,你一只。”她小手在自己丰满挺翘的酥胸上比划了下,又对着林晚荣胸口一点,眼眶就湿润了。 凝儿、仙儿、巧巧、二小姐。却是一个都不甘落后,金锁、玉坠、平安符,人人都有贴身的小物事相送,将他脖子挂地满满当当的。 美人恩重,太难承受了,林大人摇头叹了声,再这样耽搁下去,只怕我自己都舍不得走了。 秦仙儿将宝剑在他身前挂好,高酋早已备好马车在府门前等候着了。看他出门登车,骏马便要扬蹄。 “林三----”大小姐悲呼一声。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提着长裙便窜上马车,用力的钻进了他怀里。 看萧玉若地模样。车下的几位小姐更是黯然,泪珠儿与这纷纷洒洒的雨丝融为了一体。 将大小姐柔弱无骨的身躯抱在怀里,林晚荣心里的滋味也难以形容:“乖,不哭,不哭。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大小姐幽幽道:“你便只有这句话会哄人么?!” 林晚荣愣了愣,旋即笑道:“我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吗?我从来都不会哄人的。小乖乖。等打完仗回来,我们就回灵隐寺去还愿,我给你解的姻缘签,可不都实现了么?那灵隐寺的大和尚,还算老实!” “讨厌!”大小姐轻啐了声,面红耳赤地拧了他一把,又趁人不注意,摒住羞涩,蜻蜓点水般的在他脸颊一吻。柔声道:“快些回来,我等你!!!” 大小姐羞涩着跳下了车去,“我等你,”这一声温玉软语,却让林大人的心都酥透了。 他忽然哈哈大笑,朝泪眼婆娑地诸位小姐大喊一声:“来,都抱抱吧!要注意纪律,一个个来。喂,二小姐,只说抱,没说亲啊----” 马车走了老远,高酋回过头去,却见诸位小姐凝立雨中,油纸伞早已不知丢落到了哪里,那依依的样子,仿佛就是一座座凝固了的望夫石。高酋摇头叹了声:“兄弟,我真是羡慕你啊,几位夫人对你的深情,比那东海的海水都还要深。” “是啊,确实是深情,”林大人用力擦着脸上地口红胭脂,无奈道:“不过也太过于热情了----凝儿这胭脂抹的,她是诚心让三军将士看我的笑话啊,哈哈----” 小雨走一路下一路,还未赶到城外,那雨丝却又加粗了,斜着漂进来,打在人地脸上,生疼的感觉。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林大人掀开帘子,眺望远处的山脉河流,细雨蒙蒙中,便似一幅上好的泼墨山水画,他摇头叹了声:“又是风又是雨的,今天这个出发的日子,只怕选的不太好。” 高酋哼道:“这是钦天监选的,听说那里的糊涂老头们夜观星相,推测了个把月,才选定今天这个黄道吉日。哼哼,叫我看,这分明就是讹皇上地银子。” 林晚荣哈哈笑了几芦,没有答话。行到城北大营的时候,天色依然阴沉,照边才露出一丝的晓光,大营里却是火炬高燃、***通明,诺大一座营房,照亮的如同白昼一般。 “将军,你可来了。”大营门口,胡不归、杜修元、李圣、许震悉数于列,诸人兵甲齐整,看见他的马车到来,急急忙忙惊喜的赶了过来。 林晚荣掀开帘子下车来,朝诸人拱拳抱抱手,笑道:“哟,大家都在啊。瞧你们,还担心我不会来么,我几时当过逃兵来着?!” 几人听得笑了起来。看他盔甲穿的齐整,腿上却还打着绷带,杜修元小声道:“将军,你这伤势怎么样了?” 林晚荣点点头:“放心吧,过不了几日就会复原的。等开到了前线,就又可以和骏马赛跑了。” 杜修元这才放心下来,几个人正要进营帐,却见斜刺里奔出一条人影,正挡住了他们去路:“林三,你,你说话不算数!” 拦路的这人十三四岁年纪,双眉紧皱,握紧了拳头,也不知是受了什么样的委屈。林晚荣奇怪的看他一眼,笑道:“哟,这不是小李子么,怎么了,我哪里说话不算数了?!” 李武陵哼哼了一声没有答话,胡不归道:“将军,武陵一心想随我大军北上,大帅便将此事全权教给徐军师处置,可徐小姐就是不允。眼瞅着大军今日就要出发了,他能不急么?!” 林晚荣哦了声,这才想起来,上次来营中的时候,李武陵便一心要跟随他麾下上前线杀敌。只是他年纪幼小,又是李泰唯一的嫡孙,事关重大,没人敢擅作主张,李泰也不置可否,只将这事教给了徐芷晴处置。李武陵的意思,是要找他向徐芷晴说道说道。 看小李子恼怒的样子,林晚荣笑着拍拍他肩膀:“怎么,这事你徐姑姑还没答应么?!” “她能答应才怪了!”李武陵恼火道:“我求了她不知几百道,偏偏徐姑姑的性子就和你一样,倔到家了。林将军,林大哥,这事可是你当初应承过的,你说怎么办?!” 林大人和徐小姐,现在正在打冷战,要叫他开口去求徐芷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要不,你先跟在我军中出发,”林晚荣想了想道:“等到大军出了边塞,那就造成了既定事实,徐小姐想要责怪,也是没有办法了。” “好啊----”李武陵正要拍手,杜修元急忙阻止了:“将军,此事不可行。徐军师治军严明,军中兵丁数目每日一报,若有隐瞒漏报,那便要军法从事。若是武陵贸然隐身军中,一旦查出,依徐军师的脾性,定会从严处置,斩首之罪,也不是没有可能。” 胡不归等人在徐芷晴手下作训已久,闻言深以为然的点头。林大人听得倒吸了口凉气,不会吧,徐丫头这么暴力? “因此,若真要武陵随军。便只有去与徐军师说些好话了。相信以林将军的风采仪度,徐小姐定然会采纳将军之言的。”胡不归冲着林晚荣眨眨眼,神色甚是暧昧。他是跟着林晚荣去过山东地,亲眼所见林大人对徐军师又搂又抱,徐军师除了恼怒之外,从没真的责骂过,二人之间的关系可想而知了。 “这个,容我考虑一下吧,啊,内急。上个茅房先----,此一时彼一时也,我和徐小姐早已是覆水难收了。林大人面色苦恼,便要使出个遁术。李武陵焦急的拉住了他:“林将军,林大哥,我求你了,再过上半个时辰,誓师大会开完。大军就真地要出发了,我就一点指望也没有了。快,快。我引你去见徐姑姑,求你了----” 这小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推着他轮椅就往营中行去,林大人这个残疾人士如何是他对手,叫了两声,李武陵步伐却是愈发的快了起来。 徐芷晴的帐篷设在军营正中,紧邻着李泰的帅营,此时誓师大会即将开始,军中人马正在调度。一时刀枪剑戟、人来人往,成群的兵士杀气腾腾的在林晚荣眼前跑过,气氛十分的紧张。 “我说小李子,这事能不能再商量下,”想着要去见徐芷晴,林晚荣心里就有些发毛:“这样好了,我直接去找上将军,他是大元帅,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李武陵摇头道:“我的林大哥,都到了这个份上,找爷爷没用的。他将调遣之事交与了徐姑姑,就绝不会再插手了。不就是与徐姑姑说上两句话么,你推来当去地,难道是怕她不成?” 激将法都出来了,林晚荣打了个哈哈,苦笑不已。 李泰的营帐边上,挨着一个小巧的帐篷,帘子微微掀起,一阵昏黄地灯光透出,隐隐还能听见些说话的声音。 “到了,”李武陵悄悄的压低了声音,双手合十,言辞恳切道:“林大哥,你一定要替我办成这事,我李武陵这一辈子,可就全指望你了。拜托拜托!” 这小子言辞恳切,拳拳卫国之心,倒是颇为难得。都到了这个份上,想推脱也是不行的,林晚荣唯有硬着头皮上了。 李武陵猫手猫脚的将他推到帐篷门口,林晚荣假惺惺地在那帘布上敲了两下,发出一阵沙哑的响声:“请问,里面有人吗?!” “何人喧哗?!”一个清越的男子声音自帐里传出,甚是威严。 李武陵这小子,害我走错门了,林晚荣笑了声,正要退后,那帘子却已掀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威武地男子,体态修伟,相貌堂堂,浑身穿甲戴胄,威武的很。他见了林晚荣,先是一愣,接着便笑了起来:“这不是林将军么?怎地,你已经归营了,来见徐军师么?!” 这便是曾经主动请缨,要与林晚荣争夺右路统帅的那位年轻将军,叫做于宗才的,林晚荣记性好,自然认得清楚。 “原来是于将军啊,”林晚荣抱抱拳笑道:“失敬失敬。你穿的这么帅,猛一看,我还不认识了呢。请问这里,是徐军师的营帐么?我想找她商讨些事情。” “嘘,”于宗才压低了声音:“徐小姐正在思索大军日后的行程,可别惊扰了她。林将军有什么事情,不妨先对我说,再由我转告徐小姐。” 由你转告?林大人傻眼了,这徐小姐的架子越来越大啊,竟找了这位于将军当秘书。林晚荣长长的哦了声,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一件事关我大华未来百年基业地小事,要与徐小姐商量一下。不知道于将军方不方便通报一下?哦,若是不方便也不要紧,我去和上将军商讨,也是一样的。” 林大人口气极大,一上来就是什么事关大华未来百年基业,于宗才听得不敢怠慢,小心翼翼道:“林将军,徐小姐是真的劳累了,能不能先对我透露一下,我再酌情禀报。” 这位于将军年轻英俊,又一再护着徐芷晴,心意恐怕不是简单的下属对军师的崇敬那么简单。林晚荣笑着拍拍他肩膀:“于老弟,这件事情很重大,若是能透露的话,以咱哥俩的关系,我对你露点口风又何妨?只是兹事体大,我也不敢冒昧做主,还请老弟原谅!” 他年纪比于将军小上许多,却口口声声叫着老弟,笑得又是贼眉鼠眼,于将军听得怎不恼火。 我与你是个屁的哥俩,于将军哼了一声正要说话,帐篷里传出一个女子疲惫的声音:“外面谁在喧哗?!” 于宗才急忙道:“徐小姐,是右路先锋林将军来了,他说有要事见你!” 帐篷里传来咚的闷响,也不知是碰到了什么,良久的沉寂之后,徐芷晴青淡的声音传来:“于大哥,请你转告林将军,皇上马上就要来到,大军誓师即将开始。有什么事情,大军出发之后再谈。” 于宗才微笑看了林晚荣一眼,示意我已禀报了,徐小姐说不见你。 林晚荣笑了笑,漫不经心道:“既然徐军师不想听,那就算了,反正事关我大华未来百年基业,徐军师也不怎么在意的。” 他说完了话,调转轮椅回头就走,帐篷里沉默了会儿,徐芷晴的声音才悠悠响起:“请林将军进账叙话。” 你叫我进我就进吗?林晚荣嘿嘿了声,还没走出几步,便被于宗才拉住了:“林将军,徐小姐请你进账。” 于宗才对徐芷晴甚是敬畏,急急推了林晚荣进入营账。这大帐地方不大,前面放着一张书几一个油灯,后面却用帘子隔出了一个小小的空间,想来就是徐小姐的临时闺房了。 油灯昏暗。徐芷晴俏脸洁净无瑕,晶莹如冠玉。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裙衫,身材婀娜,丹凤眼中隐见血丝。显是这些时日休息地不好。 见了林三进来,她微微瞥了眼,只见他身着盔甲,脸膛虽黑,模样却也甚是魁梧,与青日里嘻嘻哈哈的模样,仿佛变了另外一个人。只是他腿上仍是包裹重重,想来伤势还未好的利落。 看见他脸上隐隐印着的些口红引子还未擦地干净,徐小姐眼睑低垂,淡淡道:“林将军及时归营。为我大军再添虎翼,实在是可喜可贺。” 这是自那日探望的争吵之后,二人第一次见面。几天不见,徐小姐脸颊似乎消瘦了许多,映衬的身材更加的美妙,林晚荣偷瞄了几眼便不敢多看了。 “徐小姐客气了,”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其实我今天来见你。是有一件事关我大华未来兴衰的大事,要与徐小姐商量的----” 他顿了顿住口不言,徐芷晴哪还不知他意思。便看了于宗才一眼:“于大哥,你去回禀元帅,就说我稍后就到,不会耽误了誓师的时刻。” 于宗才略带失望的哦了声,偷偷打量了徐小姐一眼,低头出去了。帐中便只剩下他二人,气氛便有些沉默。 “现在林将军可以说了,究竟是何事,事关我大华未来兴衰。”徐芷晴神色平淡。纤纤素手轻挑着灯捻,油灯发出噼里啪啦的轻响。她酥手在灯光下,泛着晶莹的玉光。 林晚荣将目光自她手上收回,压低了声音道:“其实就是关于李武陵地事----” 他话音一落,便闻徐小姐冷笑响起:“这就是你所言的事关我大华兴衰的大事?你如此危言耸听,是拿我军国大事开玩笑么?!林大人,林驸马,这是军中,不是朝廷,便是有大华最尊贵地公主护着你,那军法一样可以办了你。” 这丫头就像吃了枪药似的,说话如此难听,林晚荣倔劲也上来了,他冷哼了声,老脸一黑:“好一个军法!!!徐军师既然觉得我是危言耸听,那就办了我吧----” “你----”徐芷晴刷的立起,柳眉轻挑,俏脸惩的通红。偏偏那林三盎然不惧,嘴角挂着冷笑,仿佛就是要和她对干到底。两个人没说上几句话,就又闹了个脸红脖子粗,好像当日探望那一幕又重演了。 二人谁都不说话,幕帐里寂静的可怕,唯有油灯挑起地火烛啪啪作响,才将这紧张的气氛稍稍缓和了几分。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绝不允许武陵北上。”徐小姐哼了声,终是开了口,语气有着难以动摇的坚定。 林晚荣地笑容不咸不淡:“腿长在小李子自己身上,他想上战场,你凭什么拦着他?请给我个理由!” 最恨他这副平淡的跟水一般的模样,就像树桩子似的,连一分感情都没有,徐小姐咬牙哼道:“还要什么理由,就凭他姓李,是大华第一武将世家唯一的血脉,他就不能去!不说他年纪幼小,便说他李氏一脉,是我大华将士心中不倒的旗帜,若他奔赴北方,一旦出了意外,对我军士气是何等的打击?那胡人会如何的兴奋若狂?这你可知道?!” 徐芷晴眼中泪光闪烁,也不知是不是勾起了她心中的伤心事,她却坚强地忍住了,不叫泪珠落下来。 “大华第一武将世家?!”林晚荣不屑道:“徐小姐,你说的那是以前,以后这名号便不复存在了。” “胡说!为什么?!”徐芷晴倔强道。 “徐小姐,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啊,”林晚荣哼了声:“一个没有上过战场的李家传人,一个安居京中的太平侯爷,这就是赖以传承的大华第一武将世家?笑话!!!被你这样保护着,圈养着,大华第一武将世家,就要毁在你的手中,不说李家的列祖列宗,就是李泰将军,他能应允吗?” 徐小姐冷冷道:“就算我护短又如何,李武陵一旦出了意外,那胡人会如何的兴奋,我军会如何的消沉?军心一失,大战必败,你可有考虑过?!” “哈哈哈哈----”林晚荣放声大笑,声音震破帐房,徐芷晴又羞又恼:“你胡笑个什么,说不过我么?!” “徐小姐,你为什么不反过来想?李武陵不能上战场,大华第一武将后继无人,那最高兴的是谁?最失望的又是谁?”林晚荣抑了笑声,微叹口气:“我与你的看法,恰恰相反。李武陵不能上战场,胡人才会兴奋,因为自此他们便少了一个可怕的对手,而大华军士,则少了一个未来的统帅,正是亲者痛,仇者快,自毁了长城。这难道不是损害大华未来百年基业,我可有危言耸听?” 他巧舌如簧,说的却也不是没有道理。徐小姐痛心疾首道:“纵是你没有危言耸听,可是万一武陵出了意外呢?!李家可就只剩下这么一丝的血脉了!!” 林晚荣怒道:“徐小姐,我来问你,为何别人家的子弟都可战死,李武陵却不能出个意外?便是因为他是李泰的嫡孙么?!你这高官子弟的作风,要不得!!” “什么高官子弟作风,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徐小姐也恼了,声音不自觉的便提高了许多。 “你不是这样想的,却是这样做的。因为小李子是李泰上将军的嫡孙,你便不自觉的将他与天下人区分了开来,别人都可以死,唯独他死不得。可是你有没有想想,这万千的兵士兄弟,谁不是娘生爹养?谁不是心肝宝贝?谁会比谁高贵?李武陵战死了,或许会有人悲伤,但那是战士的荣耀,没什么说的。李家没了,还会有王家、钱家、周家。我怏怏大华,从来就不缺脊梁!!坐享祖宗余荫,我绝不反对,因为那是祖宗的鲜血付出。你享受地心安理得。但可别把这种享受想的那么高贵,仿佛就是所有人都欠你的。徐小姐,说的难听点,你这是以一己之私,误我大华基业,错地不着边了!----喂,别打,我走,我自己走!” “出去,你快出去!”徐小姐香肩急颤。狠狠骂道。 他只顾着自己说的痛快,徐芷晴一个骄傲的女子,如何能受的住他这般的责难。气得脸颊发白,红唇都要咬破了,那泪珠就如同断线的珠子般滚落,小手抓起那油灯,便要向他扔去。 于宗才便在帐外候着。闻言急急冲了进来,望见徐芷晴泪落满脸的样子,他面色大急。火喝一声便向林晚荣冲去。 “于大哥,你干什么?!”徐芷晴大惊,眼泪也顾不得擦,急忙闪身挡在了林晚荣身前,火斥于宗才。 于宗才愣了:“徐小姐,不是林将军欺负你么?!” 徐芷晴眼光幽幽,望着那闪烁的烛火,淡淡道:“于大哥弄错了,他欺负我做什么?是我方才想到了伤心之事。自己哭泣的,与他何干?!” 于宗才也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但见林三贼眉鼠眼,眼光乱晃,模样甚是诡异。他哼了声,朝林晚荣抱抱拳,脸上却是露出了个笑容:“林将军恕罪,宗才方才险些误会了将军,还请您原谅则个。” “瞧老弟你说地,我是那么坏的人么。”林大人笑着将暗器藏回怀中,亲热的拍拍于宗才肩膀。 徐芷晴神色渐渐恢复,看眼前二人惺惺作态,她哼了声:“于大哥,林将军,你们先请回去吧,那誓师马上就要开始了。” 林晚荣哦了声,嘿嘿道:“那我刚才和徐小姐说过地事情----” 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徐小姐面色一变,怒道:“我早已与你答复过了,还要我再说一次么?我还有要事待办,于大哥,你送林将军出去。” 这丫头的倔脾气,倒真是和我有的一拼啊,见徐小姐脸颊冷若冰霜,林晚荣也知这事肯定是不成的了,便自哼了声出了营帐。 大军还没出发,右路先锋就和徐军师大闹数个回合,这事传出去,只怕谁都不信。林晚荣郁郁回到自己阵营,杜修元等人早已阵列整齐,正等着他归来,却不见李武陵那小子。 “说成了么?!”见他脸色不善,胡不归小心问道。 “女人哪,女人,”林晚荣摇头苦叹,答非所问:“这心思太难琢磨了。胡大哥,你去通知小李子,叫他安心在家里,当个太平侯爷吧!” 见这事告吹了,大家也觉遗憾,自跟随林将军以来,这尚是他首次失手,还是失在徐小姐手里,众人总觉有些古怪,却又说不出来。 细雨绵绵,天色渐渐的放亮,演兵场正北面筑起了一座高三丈、长宽各约二十丈地巨大点将台,巨大的圆木,在点将台上搭起一座高高的凉棚。金龙旗飞舞,帅字旗飘扬,淫雨霏霏中,气氛萧杀。 点将台两侧,各矗立着有一人来高地牛皮鼓,前方树立着数千木桩,绑着无数的牛祟,专做祭旗之用。 老皇帝正冠齐戴,神色肃穆,细细雨丝打在他脸上,他却没有一分感觉。 “禀皇上,吉时已到!”钦天监长长的喝了声,皇帝朝李泰微一点头。 上将军虎步上前,满头的白发在风雨中显得无比的苍凉悲壮,他大眼四方一扫,长声道:“誓破胡虏,卫我大华。儿郎们何在----击鼓,点兵----” “击鼓,点兵----” “击鼓,点兵----” 号令自北向南,一层层传下去,唱响的声音络绎不绝。 “咚----咚----”,沉闷而又巨大的鼓声,划破长空的寂静,惊起林中沉睡的飞鸟。四方大营立时响成一片,号角声、马蹄声、脚步声、兵甲摩擦声、刀枪撞击声,仿佛颗颗重木,撞击着大地,声势浩大无比。 营中大军,早已蓄势待发。方才两道鼓声传过,三军早已集结完毕。放眼望去,演兵场上黑压压地一片,全是人头。 数十万精兵,个个盔甲铮亮,面色肃穆,刀枪剑戟,寒光烁烁。中间乃是神机营精兵,神箭手、强弩手数以万计,数百余门火炮焕然一新,黑黝黝的炮管直指苍天。右手边的骑营,战马入行,骑士入列,手中的马刀长枪闪着幽幽寒光,令人望而生畏。虽是兵多将广,整个演兵场上却是鸦雀无声,连那战马的嘶鸣,也听不见一声。李泰练兵,确实名不虚传。 礼部侍郎宣读出兵诏书,痛陈突厥之祸,胡人狼子之心,残害大华无数百姓,觊觎大华万顷沃土,直令天怒人怨。大华皇帝顺应天意民心,百万雄师群起而发,定要大败突厥,收复边关,扬大华天威。 这诏书也不知是谁起草的,晦涩难懂,林晚荣听了一半就坚持不下去了。眼光在自己队列里打量,却突然看到了李武陵的影子。这小子穿盔戴甲,模样周正,站在队列中间,听那诏书甚是专注,脸颊都兴奋的通红。 “你小子找死?!”林晚荣急令高酋将他拽了过来,在他头上重重拍了一下:“偷偷摸摸跑到我右路大营,要是被你徐姑姑查了出来,将你军法处置,谁能保得了你。” 李武陵混不在意的笑嘻嘻道:“林将军,林大哥,你这么厉害,也怕我徐姑姑么?” 林晚荣才不受他激将,嘿嘿笑了几声道:“说多的没用,我已经尽了力了,你姑姑那脾气,我是受不了。你还是回去老老实实呆着吧,我有空的话,给你抓个突厥媳妇回来陪你玩。” 李武陵不屑的切了声:“连徐姑姑都让我来了。我还回去干什么?” “谁,谁让你来的?!”林大人急忙掏了掏耳朵,认真问道。 “怎么,不是你说服了徐姑姑?!”这次是轮到李武陵吃惊了:“是她亲自嘱托我入你军中地啊!” 出发在即。李武陵绝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这么说,真的是徐小姐的意思了。林晚荣也有些傻了,急急四周寻找徐芷晴,只是这数十万大军中,人海茫茫,哪里看地到她的影子。 “斩杀胡虏,卫我大华!”数十万大军汇聚成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个个都是脸膛通红,手中刀枪高高举起。齐齐呐喊起来。那滔天的热浪,就连这连绵的春雨,也似被覆盖了下去。 林晚荣举首望去。却原来是老皇帝训话了:“----进者重赏,退者斩杀。朕的千言万语,都化成一句话----犯我大华者,虽远必诛!朕便在此点将台,于八月十五月圆之际。恭候诸位将士凯旋归来。干----” 皇帝将大碗烈酒一饮而尽,又将那海碗重重摔落。数万将士同时高举海碗,齐齐饮尽烈酒。瓷碗摔碎的声音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祭旗----”李泰长长的喝了一声,便有数千骑士同时跃出,人呼马鸣,手中的长枪马刀呼啦作响。 “杀啊----”千余骑兵纵马狂奔,飞速行至点将台下,看准那祭台上绑着的牛祟牲口,手起刀落,动作整齐地就像一片凛冽的寒光。数千牲畜的首级便被同时砍落。血迹洒满校场。骑士们高举那血淋淋地首级,飞速回奔,血光激起了将士的杀气。 “杀啊----” “杀啊----” 数十万人高举刀枪,齐声喊杀,声势直达云霄,惊天动地,身边的许震、胡不归等人,双目赤红,血性勃涌,粗大的嗓门,将林晚荣的耳膜都震得嗡嗡作响。 上将军地白发在零星小雨中迎风飞舞,他迎风顶立,手中长剑猛地向前挥舞:“儿郎们,出发----” 咚咚的战鼓擂响,就像春雷敲击在所有人的心头。数十万大军,就像一字排开地长蛇,冒着春雨直往北方开去,高高飘扬的旌旗,就仿佛是每一个出征的战士的心情,兴奋而又悲壮。 成千上万的民众,围绕在道路两旁,跟随着队伍一起奔跑,一眼望不到边的军伍,与两边的民众,汇成一条巨大的苍龙。 这一去,只怕就是生死别离了。白发苍苍的老娘,新婚燕尔地娇妻,承欢膝下的儿女,一遍一遍的呼喊着亲人的名字,泪水流干了,只盼望着能再看上一眼梦中人的模样。偶尔寻到了亲人的,便紧紧拥在一起,再也不愿分离。那一袋袋的瓜果干粮,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便直直往兵士们手中塞去。 “最难是别离!”那悲壮苍凉的气氛,直令胡不归这种与胡人厮杀多年的老将,也忍不住的双眼湿润,不胜唏嘘。 林晚荣从未经历过这种情景,这是一种真正的生离死别,望着那无数拖儿带女、翘首以盼、哭得都断了肠的妻子和老娘,这种震撼的滋味,非亲身经历,难以言语形容。他忽然比任何时候都厌恶战争。 “大哥,相公----”那边传来一声娇呼,却是凝儿穿着一件最鲜艳的衫子,蹬在马车顶上,就像个穿花蝴蝶一般,泪珠籁籁中,拼命的摇着小手,早就哭成了个泪人。青旋挺着大肚子,大小姐紧紧的搂抱着她,巧巧,玉霜,仙儿。。。。。。她们与所有人拥挤在一起,随着那人流滚动,一步一步的挪动,一遍又一遍的朝他挥手。 “凝儿,青旋,仙儿,玉霜,玉若,巧巧,你们保重,保重----”林晚荣发了疯似的拼尽全力挥手,泪水就像泄了闸的洪水一般,汹涌而落。 泪眼朦胧中,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庞,缓缓淹没在人海里,渐渐的远了,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