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二章 惊天的建议 - 极品家丁

第五一二章 惊天的建议

. 林将军几日未到军中合议,徐芷晴的这番讲解明里是说给所有人听的,暗地里却是专门为他解析形势,以免他这逍遥将军梦里不知岁月,过的稀里糊涂。眼下这番形势,听得几人直皱眉头,连那不擅长军事的高酋,也本能的觉得大事不妙了。 又看了一眼徐芷晴勾勒出的地图,东起五原,西至伊吾,昆仓山以外,往北那广袤无垠的土地,都是突厥人的势力范围。大华号称天朝上国、地大物博,与突厥比起来,单就地理面积根本就占不了优势。只不过突厥领地大部是草原与大漠,与大华的鱼米之乡乃是天壤之隔。 “徐小姐,我一直有个问题没有弈明白。”林晚荣想了想,认真道:“突厥人的土地这么大,几乎与我大华平齐,那他们到底有多少子民呢?” 徐芷晴微微叹气,伸出四根晶莹如玉的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林晚荣看的呆了呆:“四十万子民,这么多?那这仗恐怕得打好几年了!” 徐芷晴又好气又好笑,嗔道:“你有没有点脑子?若那突厥子民只有四十万,他便有再大的胆子,敢侵入大华腹地?” 好像有点道理,林晚荣讪讪笑了笑,胡不归怕他二人又吵起来,急忙道:“徐小姐的意思是,突厥正值盛年的壮丁,便有四十万之众,那普通民众怕有好几百万,这还是前几年的数目。近些年来,他们又大败铁勒、龟兹等,称霸草原大漠。势力增长迅猛,现在也不知增加了多少人口。” 四十万壮丁?林大人吐了吐舌头,这与他前世了解的突厥,当真是迥然不同了。分明就是一个几乎可以与大华分庭抗礼的泱泱大国了。 “高大哥,我再问一句,”他压低了声音,小心李翼道:“突厥有这么多人,那我大华在边关共驻扎有多少兵马呢?依小弟浅见,怎么着也得个六七十万吧?” 高酋微微摇头,脸色尴尬,徐芷晴哼了声道:“你以为这是捏泥巴人么,想要多少就来多少?我大华南有倭人骚扰,东南至少十万驻军。而在长城北麓。三营将士合计三十余万,再加上本次随大帅北上地另三十万精锐,共计六十万大军。我大华已倾尽全力。壮丁尽出,誓与胡人决一死战。” 六十万大华精锐相比四十万突厥铁骑,根本就占不了优势,亏老爷子还信誓旦旦说要铲除胡虏,林晚荣摇头苦笑。 望着他无奈的脸色。徐芷晴幽幽道:“若是单以人数计,我大华占了上风,兼之我们采取守势。胡人想要与我们决战,也不是容易的事。但于我们不利的是,我军战线延伸过长,突厥骑兵机动灵活,又无后顾之忧,只需突破一点,我们地防线便彻底失去了效用。此是我最担心之事。” 她微叹了口气,晶莹的脸颊在垂垂暮色里闪烁着柔和的光辉。眼中隐隐的忧色,深深的感染了每个人。这千钧重担都压在一个弱女子肩头。也着实为难了她。 “机动灵活?!”徐小姐的话似乎提醒了林晚荣,他心中一动,目光盯在徐芷晴娇俏的面颊上,一时呆住了。 “兄弟,怎地了?咦,你流口水了----”看林大人眼睛睁得大大,嘴巴张得圆圆,仿佛是没有进化好的黑猩猩,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眼光直直的盯在徐军师身上,高酋急忙拉了拉他衣袖,小声提醒着。 “哦,是吗,”林晚荣清醒过来,急急拿袖子往嘴角一抹,笑道:“高大哥就爱开玩笑,这分明就是夜晚才降下的露珠,与口水何干?一般情况下,我只有看到美女才会流口水,高大哥你莫要弄错了。” 高酋胡不归等人放声大笑,徐芷晴微微低下头去,却不忘瞪他一眼,粉颈间隐隐浮起一抹嫣红,映衬着她晶莹如玉地脸颊娇俏动人。 待到众人笑够了,林晚荣才正了神色道:“徐军师,我有一事不解。那突厥骑兵机动灵活则还罢了,你为何说他们后顾无忧呢?!” “难道不是么?!”徐芷晴看了他几眼,轻声道:“我大华将士固守城池,为保国土完整,轻易不敢挪动半分,处处被动挨打。反观突厥人,他们深入大漠草原深处,根本就不划分国境,更不存在守土之责,数十万骑兵,不需保家卫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攻的放心,退的安心,将主动权牢牢掌握在手中。还有什么值得他们忧虑地?!” 突厥乃是游牧民族,徐小姐说他们来去自由也不无道理。林晚荣点点头,不紧不慢道:“军师说的不错,胡人的国境线是流动的,的确没有保土地必要。不过说他们完全后顾无忧,我却是不大赞成。” 看他眼神直闪,以徐芷晴对他的了解,便知这人定然有了什么鬼主意。她心中泛----点期冀,神色却是平静如水,淡淡点头道:“愿闻其详。” 林晚荣叹道:“徐小姐方才所言,胡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出入我大华国境如若无人之境,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大概是因为他们实力强劲吧。”胡不归小声道。 林晚荣摇摇头:“再强悍的实力,也不至于拿我大华当软柿子捏。依我所见,胡人之所以会来去自由,是我们自己保守地决策造成的,一味的采取守势,他不欺负你欺负谁?说难听点,这就是我们放纵他们的结果,是我们咎由自取。” 果然很难听,可别徐小姐和林将军再吵起来了,杜修元小心翼翼的看看林将军,再看看徐芷晴,心里七上八下的。 高酋疑惑道:“林兄弟,你说这话我就听不懂了,突厥进犯我边疆,难道我们不守城么?他们势力强大,我们避其锋芒,稳守城池应该也不错啊。”应该也和高酋差不多。 林晚荣点点头:“高大哥说的很对,突厥来犯,我们守城,这是没有错的。可错就错在只看到了个守字,没有攻字。他们实力强,我们实力弱,所以我们就不能进攻?这是什么道理?突厥人为什么犯我国境可以长驱直入,来去自由,想玩什么就玩什么?说白了,就是我们太过于保守,完全放弃了进攻,根本就没有对他们施加足够的压力,他们当然玩的开心了。” 林将军的话,理论上是不错的。杜修元想了想,认真道:“胡人没有国境线,即便我们想进攻,也找不着对手。何况,放弃我们擅长的守城术,与凶悍的胡人在大漠上血拼,说句丧气的话,这正是胡人求之不得的。” “不错,胡人的确是没有国境可守。骑马走天下,看起来很潇洒。”林晚荣微微一笑:“可是,他们难道就真的没有要保卫的东西?!我看未必吧!找准他们的死穴,一击而致命,看他几十万骑兵还如何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胡人要保卫的东西?”高酋喃喃自语着,猛地神色一喜:“对啊,我们可以去烧他们的粮草,抢他们的女人,这些他总要保卫吧?!干他***----” 林晚荣眨巴眨巴了眼睛,胡不归和杜修元却早已哈哈大笑了起来。徐芷晴脸色嫣红,怒瞪了林晚荣几眼。 “徐小姐,这可不干我的事,不是我教他的,”林大人嘻嘻笑道:“高大哥这话虽粗鲁。倒也的确有些英雄胆色,小弟佩服。” 几人笑了一气,徐芷晴摇头道:“胡人不似我大华,他们地战马粮草都是随军带走。抢粮食之事没有用处,反而可能陷入狼窝。至于抢女人,胡人女子都是高鼻梁、蓝眼眸,比夜叉也强不了几分。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胡人女子也是马背上长大的,那骑射本事,比我大华的普通男丁都要强上许多,谁若是打她们地主意,怕不是那么容易得逞的。” 徐小姐神色淡淡,有意无意的瞥了林晚荣一眼。倒像是特意说给他听的。 林大人恼火的摸摸脸颊,我长得很像色狼吗?干嘛都盯着我啊!我可是出了名的,美女不能淫的人! “倒是可以偷袭小股的突厥骑兵和部落,”杜修元谨慎说道:“只要打击了其中一支。消息传了出去,突厥人便有了后顾之忧,不敢再如此肆无忌惮的践踏我边关了。” 这话倒是老成持重的,也具有可操作性。为难地是,突厥部落都是全民皆兵。除非是数倍的兵力围攻,否则,一旦打起来。谁偷袭谁还真不好说呢。 胡不归马上就想到了这其中的问题,摇摇头道:“胡人一个宗族部落至少有二三千人,我们至少要五千地精锐骑兵偷袭,才有必胜的把握。而且极有可能战事胶着,处置不当,反而叫我军陷入被动,风险太大。” 两个建议都被否决了,林晚荣这提出倡议的始作俑者却还未发话。看他微笑的样子,便知他早有了计较。徐芷晴盯住林晚荣,有些着恼的道:“林将军,不要再打些哑谜了。你有什么提议,便快些说吧。” 林晚荣摊开手笑道:“我哪有什么好提议,徐小姐笑话我了。” 见他拥兵自重地样子,徐芷晴恨得牙痒痒,把人的胃口吊上来了,却又敝雷自珍,什么都不肯说,最恨的就是这样地人。她悠悠的哼了声,盯住他脸颊,恼火道:“林将军过谦了。你仁德仗义、聪明智慧,普天之下有口皆碑,我相信你一定有很好的建议。” “徐小姐过奖了,”林大人长叹道:“其实你说的这些缺点,就和我长得太帅一样,都是我一直努力想要改正的,不过如今看来,我彻底失败了。” 高酋呵呵笑出声来,拍着林晚荣肩膀,叹口气道:“惭愧惭愧,林兄弟,不说我还不知道,你的缺点咋和我的优点一模一样呢?我老高除了这些,还真就没什么了!” 林大人吼了声,胸中郁郁。这老高无耻的样子,颇有我当年的风范了。以后谁再说我脸皮厚,我他妈就跟谁急----我比地过老高吗?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了?”见他与高酋挤眉弄眼,笑得跟个小贼似的,徐小姐脸色惩红,恨不得飞起小脚,照他屁股来一脚。 林晚荣无奈的长吁口气:“既然徐小姐要我说,那我就只好献丑了。其实,胡人和我们一样,有些东西,是他们必须要保护的。杜大哥刚才说的偷袭胡人部落,是一个不错的提议,缺点就风险大了些,而收获小了些,即使成功了,影响也不太大。” 他顿了顿,声音忽地严肃起来:“要想有大收获,就要历经大风险,这是百颠不破的真理。打蛇就要打在七寸上,要有绝大的影响,叫胡人不寒而栗----请诸位想想,哪里才是他们的死穴、可以一击致命的?!” 又吊人胃口,徐小姐急了,手中铅笔在他盔甲上狠狠戳了下:“你这人,要恼死我了,快些说!” 林晚荣嘻嘻一笑,自她手里取过铅笔,在那地图上有意无意的画着,引导着众人的目光:“大家看图----跟着我来,目光往北去,远些,再远些,看到胡人都不警醒的地方----对,就是这里了!!” 他重重一叹,笔落在地图上一处,用力的月了个圈,又使出吃奶的劲,在那月中狠狠一叉,力透纸背! 众人看清那地方,呼吸都摒住了,瞳孔不断的放大,脸上白里透着红,红里又透着白,汗珠滚滚而下。 “好有力的圈圈叉叉!!”高酋的惊呼声响起:“林兄弟,这是哪里?!”

上一篇   第五一一章 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