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九章 葬沙 - 极品家丁

第五一九章 葬沙

. “退出五原”不仅是徐芷晴、左丘,就连跟在他身边的胡不归与杜修元二人也忍不住的吃了一惊。 徐芷晴满是期盼的看他一眼,急切道:“如何个退法,你快说说。” 林晚荣取过帐中几上的笔墨砚三样,依次摆开:“徐军师、左大哥请看。中间的这砚台就好比是五原城,我们与胡人各处两边。既然五原无险可守,我们自没有死守的必要,退出五原乃是上策。” 左丘点点头,疑惑道:“退出五原自是必须,但摆在我们眼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继续前进,给与胡人当头重击。要么退后几里,与胡人相峙!林兄弟为何偏偏选择后者呢!” 这是所有人的疑问,大家都把目光注视在林晚荣身上,等待着他的解答。 “虽然同样是退出五原城,但这两条路线是完全不同的。左大哥请看----”林晚荣将中间的砚台挪至最后:“若是我们北出五原,在大漠上展开架势与胡人决战,则五原城落在我们的身后,这样便把我们的退路堵绝了,留给我们的纵深将极为狭窄。若是前进倒还罢了,可一旦要撤退----以胡人的凶悍战力,我军临时后撤也不是没有可能。一旦决定撤兵,我神机营辎重火炮众多,这五原城瞬间就会成为我们的阻碍,等于我们自己将路堵死了,此法殊不可取。” 徐芷晴微笑着点头:“所以你提议我大军往后略退,让五原城成为我们与胡人之间的一道屏障双方隔城对峙!”徐小姐说着,又把那砚台挪了回去,正放在两军中间。 “不错!”林晚荣赞许的看她一眼,沉声道:“突厥人要想与我们对决,这五原城是他们必须通过的。胡人骑兵最让人可怕的,就是那万马齐谙、排山倒海般突袭而来的气势。而这五原城就是一条天然的减速带,不管突厥宝马多么神骏,在过五原城的时候,速度势必要减慢许多,此举可以削弱突厥骑兵的气势。而在他们速度减慢之时,我军的火炮便可发挥最大作用,对着五原城狂轰滥炸,重挫突厥先锋。” 左丘等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将,听他一说便明白了,五原城虽是一座废弃的堡垒,但能被利用起来阻敌,扬我之长,攻敌之短,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徐芷晴沉思一会儿,摇头道:“此法虽不错,但那胡人也不是无能之辈。若他们探出五原是空城一座,只怕不会贸然突进。” “不会贸然突进更好,”林晚荣笑道:“那我们就和胡人隔城相望,比拼耐力。我们有兴庆府做后盾,粮草可以及时补充,衣食无忧。突厥人则是重兵奔袭、远道而来,人困马乏自不必说。我们耗得起,他们却不能苦等。” “可是你不要忘了,这六万人马只是胡人的先锋,后面还有二十余万的突厥精锐,相隔也就半天的路程。一旦他们会合在一起,我们人数战力都处劣势,战局瞬间便会发生逆转。到那时候,耗不起的就是我们了!”徐芷晴思虑深远,微蹙着眉提醒他。 林晚荣眼中厉芒一闪,嘿嘿道:“军师所言极是。半天的路程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也足够我们大干一场了。我军首战要胜,这五原城的地位就更加重要了。” 就算五原城可以阻隔敌军骑兵,但说要靠它取得大华首胜,未免太夸张了些。不仅左丘和于宗才不信,就连胡不归和高酋也是将信将疑。倒是徐小姐早已见识过林晚荣的神奇之处,听他言中似是颇有把握,脸上顿浮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你要拿五原城做些什么文章快说来听听。”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就连于宗才也盯住他不放,林晚荣嘿嘿一笑:“一个小小的诱敌之计而已,说不上什么文章。” 诱敌之计左丘失望的摇摇头:“林兄弟莫不是要以小股兵力守城,引胡人来攻这法子方才你自己都否决过了,五原无险可守,就算胡人来攻,除了可以稍稍减缓他们的速度之外,并无其他用处,他们踏过五原便可直接与我军对垒,谈何诱敌” 林晚荣神秘一笑:“左大哥所言极是,五原的确无险可守,这是众所周知。但它绝不是一无是处。既然无险,我们把它造出些‘险’,那不就行了” 往五原城里造“险”越说越玄乎了,这平坦的土城,怎么造“险”众人大眼瞪小眼,谁也领会不出他的意思。 林晚荣悠悠叹道:“打仗么,就要用最狠的手段。突厥骑兵虽厉害,但我大华也有一样独一无二的宝贝,叫那胡人闻风丧胆的----” “火药!你说的是火药!”徐芷晴果然聪明伶俐,林晚荣稍一提示,她便惊声叫了起来,脸上顿时闪过无限的喜色。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左丘于宗才等人恍然大悟。这五原城就是一个平地上的堡垒,除了埋炸药,还怎么造出“险”来这计策被徐芷晴说穿了就一钱不值了,可是在这纷繁复杂的战事中,又有几人能想到这里林将军的思维果真是天马行空,开阔之极。 “不错,就是炸药了。”林晚荣长吁口气,叹道:“但愿长眠在五原城里的大华英烈们,不会责怪我毁坏了他们的遗骸。” “不会的,”胡不归兴奋的老脸通红:“若真能将胡人杀得人仰马翻,那些老兄弟只怕会磕着头求你埋炸药呢。林将军,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什么主意都能想到,我老胡真服你。” 诸位将领面露喜色,齐齐点头,显然甚是赞成林晚荣的想法,大帐内的气氛一时轻松了许多。 徐芷晴沉思道:“火药我们有的是。若真能以小股部队将胡人诱进五原城,我军佯败退出五原,突厥人必定穷追不舍。如此胡人便被隔为三截,城中的、城南的、城北的。一旦火药点燃,阻断北面的敌军进城,城中的与追击的两部敌军,必成我们囊中之物。” 徐芷晴如此一细化分析,众人才领悟到这中间原来还有玄机,若能顺利得以实施,大华首战必胜无疑。看似毫无用处的五原城,却被林晚荣妙手回春,化成了此战的重中之重,众将顿有拨开迷雾见明月、豁然开朗的感觉。若此役胜了,必成大华经典之战,万古流芳。 徐小姐心情也轻松了许多,望着林晚荣妩媚一笑:“林将军,我这样安排可好你还有什么补充的” 林晚荣笑道:“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能补充什么我唯一担心的,就是那突厥猛将努尔,努尔什么来着----” 胡不归道:“禀将军,是突厥猛将努尔梭哈!这突厥人的名字就跟草原上的祟屎蛋一般,夹生的很!” 帐中诸将大笑,气氛越发的活跃。林晚荣哈哈道:“对,对,就是努尔梭哈,还是胡大哥记性好啊。我就担心这吃狼肉长大的什么梭哈,缺乏胆量,不敢攻城,那可就没劲了。” 徐芷晴点点头:“努尔梭哈乃是巴德鲁手下三猛将之一,骄横彪悍,没有什么不敢干的!此次守卫五原、诱敌深入,难度极大,若是处置不当,便会陷于重围。因此,坐镇五原的,须是一位智谋与勇猛齐备的大将。不知哪位将军愿担此重任” 大帐中沉寂了下来。徐小姐说的不错,此战最为关键的一环就是诱敌。六万突厥骑兵疯狂进攻,脚下又埋满火药,一个处置不当,那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谁敢坐镇五原 徐芷晴美目轻瞟,目光自众人脸上一一划过,似是询问大家的意见。 林晚荣干咳了两声,惺惺作态道:“要不----我去吧!反正这计划是我提出来的,没有人比我更合适了。” “不可!”胡不归急急出列:“林将军乃是右路统帅,一人身系全局,怎可轻易涉险禀军师,末将胡不归愿往!” “末将杜修元愿往!” 右路接连站出两人,为主帅分忧,叫林将军脸上颇有面子。林晚荣笑道:“两位大哥何必跟我抢呢,我们谁去不都是一样么” 左丘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黑着脸望了手下众将一眼,于宗才望望徐小姐的娇俏的面庞,眼中闪过丝丝迷恋,一咬牙,大声道:“禀军师,末将愿往!” 一下子冒出来了三人,徐芷晴犹豫了一会儿,向左丘和林晚荣道:“依二位将军之见,该派何人入驻五原” 左丘道:“这三位兄弟都是我军栋梁,派谁去都能不辱使命。但凭军师决断。” 徐芷晴点点头,又看了林晚荣一眼,显是在征求他的意见。林晚荣在胡不归和杜修元脸上瞅了瞅,正色道:“杜大哥长于谋略,胡大哥善于对敌,此次诱敌不为取胜,但求个巧字。我建议由杜修元领一万精骑入驻五原。” 徐小姐沉思半晌,忽地一扬眉:“杜修元听令!” “末将在!” 徐芷晴取出一颗令箭:“命你领骑兵一万,驻守五原,灵活出击,势必诱努尔梭哈攻城。城破之时,不许恋战,即刻撤离!” “遵命!”杜修元大喝一声,接过令牌! “于宗才听令!命你统帅一万骑兵,专行接应杜修元部撤离,不得有误!” 于宗才抱拳领了令箭。徐小姐脸色严谨,朗声道:“三军将士听令!明日首战,正是我大华扬眉吐气之时,诸军须得阵形严谨,号令听从,以林三所率为先锋,左丘扼守左路,中军镇守右路,进者赏,退者斩!全军一心,勇往直前,誓斩胡人于马下!” “誓斩胡人于马下!”众将齐齐喝了声,便告辞出营,忙着回去安排了。 夕阳缓缓落下,远远的大漠深处,尘沙似雪,漫天的黄沙笼罩着落日血色中带着些昏暗。无数白色的帐篷,像是一朵朵盛开的小花,散落在尘沙中间,战马的嘶鸣与风沙的狂舞交杂在一起,汇成首凄凉的塞外小调。袅袅的炊烟在尘土中摇摇晃晃升起,远望去,就像是落日下舞动的面纱。 林晚荣坐在地上,用手指在那厚厚的黄沙上缓缓勾勒着,不一会儿,几张栩栩如生的俏脸跃然眼前。 青旋、大小姐、宁仙子、安狐狸、凝儿、巧巧、玉霜。。。。。。或羞或笑,或嗔或怒,一个个的女子活灵活现,仿佛尽在眼前含羞带笑。不断飞舞的尘沙将前面的画像覆盖了,他却毫不气馁,又从头画起。 “你在做什么!”徐芷晴的声音悠悠,仿佛就在耳边响起。林晚荣转头看去,却见徐小姐不知何时换下了戎装,身穿一袭藕荷色对襟衫裙,乌黑的秀发只用一块丝巾微微缠绕,简单随意。她脸上搭起了一块透明的丝巾遮盖风沙,细腻温润的肌肤仿如上好的碧玉,秀眉微紧,双眸水润如三月的春雨,风沙吹动她柔顺的长发,飘逸之极。 林晚荣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眼,笑道:“要不是你这身衣裳,我都记不起军中还有女人了!不错不错,万沙丛中一点绿,果真好看----最起码比我好看!” “谁与你比!”徐芷晴恼怒的哼了声,脸色在夕阳映照下微微有些嫣红:“又躲在这里偷懒,你营中的事情都安排完了么” 林晚荣笑道:“全军之中,最不相信我的人就是你了!不安排完事情,我敢出来玩吗还不得被你军法从事了!!” 徐芷晴红唇轻咬着,微哼了声,缓缓坐在他身边,一言不发。 林晚荣将几个老婆、准老婆的画像都描完了,才长长叹口气,疲惫的仰躺在地上,任尘沙吹打着脸颊,眼睛却望着天空发呆。 “想家了!”徐芷晴小心翼翼抖掉裙上的风沙,幽幽道。望着崭新的衫裙沾染上层层的黄沙,她眼神里带着些心疼。 “有点想了!”林晚荣双手枕在脑后,漫不经心道。看徐芷晴小手揉搓着裙上的尘沙,脸上满是心疼的模样,忍不住又开口笑道:“你要心疼这衣裳就不该穿,穿上也没人看。这到处风沙的,不消半个时辰就得换下来了,又没水洗衣裳----你这不是自己找罪受么” 徐芷晴俏脸一寒:“要你管这么多做什么!我喜欢穿就穿,与你无干!” 这还是方才那个发号施令、镇定自若的女军师么林晚荣苦笑着摇头,忽地想起那日她来府中探望时说过的狠话,看她现在样子,似乎一点都不记得了。 淡淡的幽香飘过来,徐芷晴坐在他身边,凝望大漠深处的斜阳,双眸微微湿润,轻叹道:“夕阳真美!也不知,我还能看见多少次这样的落日场景!” “日出日落嘛,每天都有的,有什么看不到的!”林晚荣挥挥手,漫不经心笑笑。 徐芷晴看他一眼,轻哼了声,双手捧起一捧细沙,五指微微松散,任那轻沙缓缓洒在自己的衣裙上。 细细的沙粒透过裙围,将那藕荷色的衣裙染上层淡淡的黄色。她双手不间断,一捧又一捧的黄沙洒在身上,眼眶却已不知不觉中湿润了。 林晚荣看的不解,奇道:“徐小姐你做什么用沙子洗衣服么!我可还是头一次见到。” 徐芷晴双眼微闭,声音中带着些颤抖:“这个叫做葬沙。塞外传说,凡是痴心的女子,若是穿上最美丽的衣衫将自己与于这滚滚尘沙当中,上天便会给她一个承诺,将她一生的思念,化作大漠里的一粒轻沙。” “太深奥,我听不懂!”林大人摇头叹息着。 徐芷晴轻抚耳边秀发,温柔道:“你知道塔克拉玛干沙漠么” “知道,知道,离这里不太远。”林晚荣连连点头。 “每一生的思念,上天都会为她洒下一粒沙,于是,就有了那浩瀚的塔克拉玛干!”徐芷晴双手蜷在腿弯,泪落如雨。

上一篇   第五一八章 分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