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一章 血色夕阳 - 极品家丁

第五二一章 血色夕阳

.远远的天边卷起漫天的狂沙,无数匹突厥骏马像是疾奔的飞矢,如流星般穿梭在大漠,马蹄踢打着大地,地动山摇。 马背上的骑士们身着祟皮战袍,头戴祟毛毡帽,深陷的眼神带着狂放的蓝色,尖挺的鼻子像是突厥民族的性格一样桀骜不驯。骑士们脸上洋溢着兴奋与贪婪,无数雪亮的弯刀高举在他们粗壮的手臂中,在日光照耀下,闪烁着幽幽寒光。 突厥人来了!漫天的尘沙似是天际突降的乌云,他们的速度,比想像中的还要快上数倍!那万匹战马奋力嘶鸣,驰骋在大漠上的壮观场景,让人心惊胆颤。 震天的声响仿佛要将林晚荣心脏都振出来,望着远方乌云、沙尘、战马与人混杂成天地一色,苍凉中带着无比的震撼,不管你是多么伟大的人,在这无与伦比的气势面前,都会变得无比的渺小。 林晚荣双目圆睁,脸色惩的通红,汩汩血气在他浑身上下的血管里流淌着,逐渐的加热。 “兄弟们,准备了----”杜修元长刀一挥,数万大华将士迅即各就各位,他们脸色肃穆中略显紧张,初次上战场的,手中的长枪,还带着些微微的颤抖。 一路路的斥候迅捷来报,紧张的情绪弥漫在所有人心间,大华的第一仗终于要打响了! 身在最前线的林晚荣,此时什么也想不起了,耳边只闻那隆隆的马蹄声,眼前闪过的。唯有胡人那雪亮地战刀。在这生死渺茫的时刻,即便是最胆小的懦夫,也有种热血燃烧的冲动。 战场,可以把胆小鬼变成英雄! 四十里、三十里、二十里。。。。。。胡人地万余铁骑。以常人难以想像的速度,飞快向前挺进着,渐渐的,震响越来越大,尘沙将眼前十里扬成一片无法穿透的迷雾,隐隐的,战马的鬃蹄,胡人头顶的毡帽,都清晰可见了。 “胡人距我十里----”前方斥候的一声大喝,将所有人的心都刹那间掕紧了。无数的战士凝视远方,手中地刀把都要捏碎了。 “五里----”林晚荣摒住了呼吸,天地仿佛都在此刻凝固了。他再也听不见任何的声音,眼望的是那近在咫尺地胡人的獠牙。 漫天的灰尘掠过脸庞,沙子涌入口角,苦苦的味道。林晚荣吐了口口水,却惊奇的发现。远处地胡云似乎渐渐的慢了下来,那蹄声也稀疏了起来。 过不了片刻功夫,那一望无际的飘飞地乌云却似是突然静止了般。听不见骏马的嘶鸣,稀稀拉拉的几声马蹄传入耳中,突厥骑兵竟是缓缓的止住了奔行的步伐,唯有战马不断喷出的喷嚏声,组成声声的闷雷,传入大华将士的耳膜。 数万骑士,说走就走,说停就停,连那战马也配合的恰到好处。干净利落,整齐划一,就在离着五原城两三里地地方停了下来,突厥骑兵真是强悍的可怕。 林晚荣心里一沉,对胡人的战力,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胡人怎么突地停下了”杜修元站在他身边,皱眉问道:“难道是他们发现了什么异常” 林晚荣面沉似水,微微摇头,任风沙吹打着脸颊。方才还蹄声震天的大漠,却仿佛突然静谧了,骏马的嘶鸣,昂扬旗帜飘舞的猎猎风声,在所有将士的耳中都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战场死一般的静谧,连根钢针落地的声音,都能激起双方的警觉。 林晚荣跃上最高的土丘,取过一截空竹制作的长长喊话筒,对着远方大声喝道:“突厥小辈听好了,吾乃大华百万雄狮右路先锋元帅林三是也!努尔梭哈何在!” 他全身力气所聚,声音顺着话筒传出老远,在漫天的风沙中,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勃勃英气。 对面突厥人全数静默着,无人响应他的喊话,眼中闪烁的凶光,却透过大漠风沙,直往五原城射来。 “若是努尔梭哈已赶上来,以突厥人的凶性,他绝不会畏头缩尾,不出阵答话的。看来他定然还在后面军中,尚未来得及突至最前。”杜修元跟在他身边冷静分析。 林晚荣点点头,大喊道:“尔等突厥恶徒,仗势行凶,侵入我大华国境。屠杀我子民,天理不容。吾以大华雄狮右路元帅之名义,命尔等速速退去,再令突厥毗迦可汗写好降.com)回,粉身碎骨!”,,对面突厥人阵中出现一阵躁动,那战马也不断的嘶鸣起来,想是听见他的喊话,有人翻译过去,突厥人大火了。对面的战马开始缓缓移动,蹄声渐渐鼓噪了起来。 突然,一阵沉闷的蹄声打破了两边的宁静,突厥人整齐的队形慢慢朝两边移开,一行彪骑从突厥人后部赶了上来,先头的是一杆迎风招展的大旗,旗上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狼头清晰可见。大旗下一匹神骏的高头大马耀武扬威,马上坐着的是一个眼眶深熬、鼻梁高耸的突厥人。他体形比普通突厥人还要大上许多,手中执着一柄沉重的狼牙棒,毛发卷起,目光凶悍,张开的血盆大口闪着寒光。看他样子和气势,应该就是突厥先锋努尔梭哈了。 这突厥人乌里呱啦大喊着,不借助喊话筒,声音都能传过来,嗓门实在大的可怕。 林晚荣听不明白这厮在说什么,杜修元小声翻译:“将军,这人就是努尔梭哈了。他说要与你决斗,生擒你,拿你心肺下酒。” 林晚荣勃然大火,对着话筒大声喊道:“努尔梭哈小儿,你不学无术,到我大华来竟还说胡话,你有种就和我大华万万人决斗,林爷爷我今天定然叫你见识我的厉害!” 那边显然也有通译,努尔梭哈暴喝一声,双眼鼓如铜铃,毛茸茸的大手一挥,也不知用胡语喊了句什么。那突厥大队顿时就像爆炸的沙堆一般,万马齐声鸣唱,刷的向前冲来。 突厥战马速度极快,骑士又都是马背上长大的,动作熟练之极,眨眼之间,奔腾的乌云卷土重来,数不清的飞蝗流矢密集如沙,隆隆的马蹄声将五原城中的泥土都震得喧嚣直上,直欲把人的耳膜震破。那声势,那气势,比之方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晚荣心里突突直跳,大吼一声:“兄弟们,准备----” 前方斥候的声音大声报来:“胡人距我三里----” “胡人距我两里----” “点炮!!”林晚荣刷的拔出佩刀,莹莹雪光冲天而起,他长长怒吼一声,在胡人的马蹄声中,显得如此的雄壮。 “轰隆”“轰隆”,杜修元搬进城中的两门火炮,带着凄凄啸叫,直往远处吐着怒舌。炮弹带着长啸,划出一道美丽弧线,正落在胡人马队中间,几匹突厥战马刹那血肉横飞,熊熊火光冲天而起,数十名胡人湮没在火海中。 那血光似乎激起了突厥人的凶性,大队的脚步根本不曾停留,他们踩着战马和同伴的尸首碎片,口中呼喊着谁也听不懂地口号。数万匹战马像是滚动的乌云,风驰电掣向五原城射来。那气势,直令天地也变了颜色。 两门火炮不断怒吼着,炮膛都打的发热。奈何与胡人相比,这炮火只是杯水车薪,哪能阻挡突厥人行进的步伐。胡人丢下数十具尸体,万人地马队却瞬间就突破炮火的封锁,直压五原城。 三百丈、两百丈、一百丈,胡人的箭矢带着刷刷风声落在城下。 “火箭手!”杜修元长刀一挥,八百名火箭手手挽长弓,瞄准胡人来骑,上千火箭齐齐发射出去。冲在最前的突厥人应声落马,火势瞬间点燃他们的衣衫。惨叫声络绎不绝。跟随其后的突厥人却浑然不绝,快速穿过受伤的同伴,眨眼便到城前。挽起手中弓箭,便往城头射来。 “连环弩----”林晚荣拨飞一只流矢,稳稳大喝。 早已有弩手赶上前去,接替火箭手的位置。这连环弩都是徐芷晴精心改良过的,射击精确。速度快捷,极为适合守城作战。无数的连环弩像是纷飞地流蝗般向眼前的胡人射去。 突厥人眼看离城墙便只有十数丈的距离,却被这一阵强劲地连环弩射的人仰马翻之际。惨叫声不绝于耳,这一阵的杀伤,比那火炮和火箭还要强上许多。 突厥阵中忽然长喝几声,四五千黑衣重骑风一般杀出,直往城头掠来。这突厥重骑身着厚厚的盔甲,身体紧紧贴着马鬃,面目更加彪悍,马速行进更疾,眨眼就到了城下。连环弩手想射杀已是不及。 这就是白刃战的时候了!一名突厥重骑跃马跨过土墙,正从他头顶掠过,成为突厥攻入五原城地第一人。 林晚荣长声而起,刀片一搅,血光飞溅中,那突厥大马被他一刀一剖两半,突厥骑士重重摔落在地上。林晚荣疾步上前,聚起所有力气,一刀捅进胡人胸口,长长的血迹冲天而起,正落在他头盔上,脸上,火热的鲜血刺激地他浑身沸腾,有一种熊熊燃烧的感觉。 林晚荣长长怒吼一声,哗啦自那胡人胸前拔出长刀,血气冲天而起。 “杀啊----”他聚起毕生力气,气壮山河一声大吼。 “杀啊----”,众将士受他鼓舞,胸间热血瞬时点燃,无数的叫喊声冲天而起,勇猛的大华儿郎冲出掩体,便与胡人重骑战在一处。 突厥人的凶悍果然名不虚传,骑术精良,刀法精湛,身高体壮,力大无穷,从没有多余花样,那每一刀下去都有千钧之势。 这一万精兵都是林晚荣从山东带出来的精锐,在大华已是首屈一指,杀伤力不可谓不强,但与胡人重骑比起来,差距仍是明显。与胡人鏖战之中,体力与经验上的差距便逐渐显现了出来。 突厥人的刀法简单实用,几乎每一击都是致命的,大华将士们却是热血沸腾,悍不畏死,以无比地信心,弥补着身体上的劣势。 双方激烈厮杀,突厥人不断的折戟,也有无数的大华儿郎就此倒下,胸前的汩汩鲜血,染红了大漠的尘沙。 到处都是刀光,到处都是血迹,小小的五原,平地上的堡垒,瞬时便演变成了大华与突厥历史上,永远都会铭记的一个坐标。 “啊----”惊天的长嚎响起,一名大华将士杀红了眼,竟是一把甩开早已被胡人砍断了的大腿,鲜血汩汩中他仿佛染血的战神般单腿起跳,狠狠将那胡人压在了身下,张口就像突厥人咬去。那胡人暴吼一声,一柄弯刀刺穿他胸膛,刀尖一挑,竟是将他肠子都挖了出来,血光洒了一地。 “王八蛋,**你八倍祖宗----”林晚荣长长怒吼着,眼眶龇裂,仿佛是头雄狮般跳了起来,冲上前对准那胡狗脑袋就是一阵猛剁,发疯似的咆哮声传遍整个五原城:“杂种,我他妈剁死你----胡人狗杂种,你们都来吧,冲我来吧----” 看他疯狂的模样,高酋吓了一跳,急急护在他身边。杜修元一刀砍断身边胡人的脖子,冲到他身前道:“将军,将军----” 林晚荣手指捏的哗哗作响,缓缓合上那死去将士的双眼,双眼血红着沉声道:“杜大哥,有多少胡人攻进五原了” 杜修元一刀劈开枝飞来的流矢,答道:“至少有五成。” 林晚荣放眼四顾,五原城的黄沙早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无数的儿郎倒在了大漠之中,站着的,躺着的,与胡人搂在一起的,没有一个人的遗体是完整的,更没有一个能安详的闭上眼睛。那年轻的身躯,与这大漠渐渐的融为了一体。 林晚荣牙齿都咬碎了,双眼红肿着,看看远远汹涌入城的突厥人,他忽地仰天长啸:“狗杂种,我要你们血债血偿!杜修元,传令,全军撤退----” “全军撤退----”杜修元长号一声,残余的大华将士齐齐怒吼,聚起所有力气,一刀逼退眼前胡人,翻身跃马,转身就向城外奔去。 突厥骑兵见大华败退,长长的号角顿时响便全营,城外的马蹄声更加响亮,无数的突厥骑兵汹涌而入,穿过五原城,向大华残兵追击。 林晚荣带着高酋与胡不归留守最后,待到高酋连劈五名胡人于马下,林晚荣才咬牙哼了声:“两位大哥,我们走!” 三人翻身上马,背后的冷箭嗖嗖,直往背心射来。胡人显然是认出了这方才喊话的“大华雄狮右路元帅林三”,顿时呼喊之声络绎不绝,神色兴奋之极。 大华残军在前面飞奔,无数的胡人在后面追击,浩瀚的大漠上。两军拉出一条长长的黑线,壮观之极。 林晚荣转身望去,身后万马齐鸣,黑压压地突厥骑兵像是狂蜂般追逐而来。远远的五原城中,突厥人还在不断进入。他忽地勒转马头,骏马腾空:“杜修元,射箭!” 等的就是这一刻,杜修元神情大震,取出怀中响箭。 “哧----”“哧----”两声尖啸划破天空,大漠的扬沙中,绽放起几朵美丽地礼花。 林晚荣捏紧了手掌,静静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此时的一分一秒,在他眼里都是那么的漫长。 “轰----”“轰----”这几声怒号。落在林晚荣耳里,就像是仙音那么美妙。响箭方落,李圣的火炮便齐齐发出火吼。朵朵焰火闪烁,直往五原城扑射而去,,,败退的大华残兵不由自主停了下来,他们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齐齐聚在林晚荣身后。诸人遥望五原,一簇浓浓的黑烟冲天而起。却没有想像中的火光。正在心焦之际,又是几声凄厉长啸,神机营的炮火就像长了眼睛一般。正中五原城中心。 “轰”,地动山摇般地怒吼传来,闪亮的火光刺人眼球,五原城就像燃烧的爆竹一样,团团火光不断闪耀,巨大地烟尘冲天而起。 “一,二,三,四----”林晚荣默默数着。爆炸连绵不绝,大地震颤,远远的五原就像一个巨大的蘑菇,被一阵又一阵的火光掀翻在了天上。无数的战马,无数地突厥人,在隆隆爆炸中直飞天际,化作天外的幽灵。听不见他们的凄嚎,听不见他们地叫喊,所有的声响,都湮没在爆炸的声浪里。 已追出城来的突厥人被惊呆了,望着身后团团升起的尘沙与皮肉混合的血色云彩,连身下的战马都在颤抖,他们第一次有了种害怕的感觉。 无数的爆炸与火光,一阵连着一阵,大漠仿佛就被隔为了两截,那震颤心神地感觉,令所有人侧目。 林晚荣脸色平静,眼神冷酷的像天山的冰雪,他长长吁了口气,用力拔出长刀,嗓子沙哑着怒号:“报仇的时候到了!不要给突厥人任何的机会,为了死去的弟兄,杀光他们!----冲啊----” “杀光他们!冲啊----”方才经历过血战的将士们,积累已久的怨气与怒火瞬间爆发,亲如手足的弟兄们的惨状,更激励起他们的杀气。在这转败为胜的时刻,唯有鲜血,才是对死去弟兄最好的祭奠。大华残兵们调转马头,赤红着双眼,像是最凶残的恶狼般,直往突厥骑兵杀去。5,林晚荣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风声在两边呼啸而过,惨死兄弟的面孔在他眼前闪过,他什么都记不起了,心里就想着一个字----杀!杀!杀! 他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钻进突厥人堆里就是一阵猛砍,没有技法,只有一刀斩!!似乎有一种奇怪而强大的力量,让他瞬间成为了无敌的勇士,眼前的血光在他眼里,就像是大漠里纷飞的红雨,是用来洗刷大华百年耻辱的。 “林兄弟疯了----”高酋喃喃叹着,眼眶湿润,忽地暴喝一声:“我他娘的也要疯----”他一人一刀杀进敌群,与林晚荣互为依背,手起刀落,一个又一个的突厥人被他斩于马下。 这一群败退下来的残兵,忽然像是脱胎换骨似的,一个个力大无穷,不要命的往突厥骑兵冲去,那气势,那力量,就连最能征善战的突厥人,也忍不住的惊骇之极。 “杀啊----”南边尘土飞起,成千上万的龙旗高高飘扬,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数十万大华精锐像是大漠里突然涌动的尘沙,滚滚而来。冲在最前的胡不归,胯下骏马如风,他双腿并立鞍上,眼中的血光让胡人胆寒。 一洗大华百年耻辱,就在此刻! 突厥人虽是战力强悍,但城中一部尽灭,这前出的两万余骑后路被断,已成孤军,在无数如狼似虎、渴望洗刷耻辱的大华精锐面前,便有再大的战力,也唯有湮没在这漫漫黄沙之中了。 浑浑噩噩之下,手臂早已肿痛,除了挥刀外,再也想不起任何的事情。他与高酋、杜修元三人后路化先锋,一路所向披糜,身上的战袍早已被鲜血染透,看不清了模样。 这一路拼杀,中间历险无数,数次便要丧命胡人刀下,也不知怎么,那最后一击,却总是他动作抢了先。 左丘的左路和徐芷晴的中军来的正及时,将这追击出城的胡人切成了数段彻底围剿,此战大局已定。胡人先头部队六万大军,五原城中就报销了一万五,这城外的两万多人大部已被消灭,小部还在负隅顽抗,但已无碍大局。稍微有些遗憾的是,还有两万余突厥骑兵没有来得及进城,包括突厥先锋努尔梭哈。在五原城的火光中,努尔梭哈眼望着对面的惨烈厮杀,却再不敢贸进一步。 “痛快,痛快!”胡不归兴奋的脸膛通红,盔甲早已染成了血色,钢刀都已卷了刃。他兴奋的比划着:“我老胡打了这么多年,就数这次杀得最痛快。林将军,你不知道,我从没见过突厥人如此绝望的眼神!四万,四万胡人那,还有比这更痛快的事情么!” 首战就能歼灭突厥精锐四万余人,这着实是一场了不起的大胜,此战扬名千古,那是不用怀疑的了。 林晚荣心神俱疲,淡淡叹道:“胡大哥,我军战损多少!” 胡不归神色一黯:“此役我们虽是大占优势,但那胡人战力委实强悍,我军战死一万余人。其中六千余是随将军你驻守五原的兄弟。” 林晚荣咬咬牙,眼眶刹那就红了。高酋与杜修元也是黯然不语。 “胡大哥,突厥人的后续部队,还有多长时间赶到”他长长叹了声,嗓音沙哑着问道。 胡不归道:“约摸两个时辰。对面那努尔梭哈就在等待胡人后续援兵的到来。徐军师嘱托我们迅速清理战场,即刻撤离,避免与突厥大军正面碰撞。” 林晚荣点了点头,放眼四望。大战之后,四面狼藉,硝烟滚滚,火光飞溅,淋漓地鲜血将大漠的尘沙都染得红透了。远远的,长长的木板排成一排,下面架好了干枝。阵亡将士地遗体,被整齐的安置在一起,数万大军静立在侧。凝望着朝夕相处的战友,泪光闪烁。 林晚荣拧紧了手掌道:“弟兄们的遗骸都收集齐了么” “城外战死的,都聚集在一处,遗骸也整理过了。”胡不归鼻子发酸:“五原城里的,只怕是找不着了。” 五原城的焰火。就是对他们最好的祭奠了。林晚荣叹了口气,缓缓朝阵亡将士的遗骸走去。 一张张年轻的脸孔在眼前闪过,有熟悉地。也有不熟悉的。虽是遗容已经整理过,但那凄惨的死状,仍是触目惊心。他们都是妻子地丈夫、父母的孩子,有多少人正在日夜祈祷、盼望着他们安然返回她们哪里知道,她们日夜牵挂的梦里人,早已化为了大漠深处斜阳下的一摊白骨。,,林晚荣心如刀绞,两行虎泪无声的滴落,默默地跪倒在地,杜修元、高酋、胡不归紧随其后。数万将士泪流满面,跟在主帅身后,长跪不起。 沉默了良久,杜修元轻声道:“将军,时辰到了,不能让兄弟们的遗骸落入胡人手中,请您送兄弟们一程吧。”,,林晚荣长长吁口气,接过杜修元手中的火把,一咬牙,火把扔出落在枯枝里,熊熊大火由近及远缓缓蔓延,吞噬了那一张张年轻地面孔。自此,大漠深处,便又多了数万的英灵。 胡不归道:“将军,我们马上就要撤离,但我们缴获胡人的数万匹战马,由于时间紧迫,还有五千余匹难以驯服的,又一时带不走,这个该要怎么处置” “怎么处置”林晚荣哼了声,眼中冷芒闪过:“一针一线,一草一木,绝不留给突厥人!” 胡不归不解的看他一眼,林晚荣双拳握的咯吱咯吱作响:“难以驯服的突厥马,全部就地斩杀,着全军将士动手。突厥人狠,我们要比他更狠!” “好,就当如此!我大华之前便是吃了软弱的亏!”胡不归大叫了一声,眼中锋芒闪动。 突厥大马果然名不虚传,虽是经历了战火的惊吓,却仍然脚步稳健,蹄声昂扬。只是它们野性十足,一时难以驯服。 看着数千匹突厥战马在眼前嘶鸣,胡不归兴奋地老脸通红,像切白菜一样宰杀胡人战马,那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也叫胡人看看我大华的狠。 “准备----”胡不归眼中凶光闪烁,大手用力挥下:“斩----” “斩----”数万将士齐齐大喝,五千匹突厥大马长长嘶鸣一声,瞬间便身首异处,冲天的血迹映红了天边的夕阳。 林晚荣跨上马背,看着眼前激情昂扬的将士,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浓浓的责任感。 “走----”他大吼一声,拨转马头,率先前行。几万大军跨身上马,跟随主帅身后,绝尘而去,无数雄壮的身影缓缓消逝在了大漠尘沙深处。。。。。。 五千匹突厥大马身首异处,血迹干涸。在沙雾笼罩的夕阳里,五千颗马首整整齐齐,排成两个令敌人颤抖的滴血大字----“大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