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六章 近在眼前 - 极品家丁

第五二六章 近在眼前

. 李武陵报回的消息,迅速在将士们中间流传开来,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巴彦浩特正在对着自己招手。将士们热情高惩,疲惫的身躯抖地注入了巨大的力量,全军齐心合力,在林中踏出一条泥泞的小路,披荆斩棘,花了两个时辰,就赶到了李武陵所讲的溪流源头。 这汪巨大的湖水,正位于贺兰山几座高耸的山峰之间,峰壁林立,如刀削的竹笋直冲云霄。万年的水流冲积,在山峰之间形成一条雄伟的峡谷,碎石林立,艰险难行。这天池正处峡谷中间,占地足有数十亩不止,就仿佛是上天坠落的一汪清泉,洁净清幽,不沾染一丝人世的尘沙。清澈的湖水碧波荡漾,倒映着人的影子,不远处几口小小的地下泉眼喷吐着热气,烟雾袅袅中,离天又似近了几分。 湖水依着峡谷缓缓流淌,在微风下轻轻拍打着岸边岩石,发出轻轻的声响,就仿佛是一章和谐宁静的诗篇。这镶嵌在贺兰山顶的天池,缥缈静谧,不带一丝的尘埃,竟是从未有人来过的圣地。 林晚荣捧起湖水轻尝一口,淡淡的温香沁入口鼻,仿佛母亲的乳汁般,香甜异常。 “林大哥,怎么样,是不是这里!”李武陵捧起湖水洒在脸上,又胡乱的抹了把水珠,得意洋洋笑道。 “就是这里了,”遥望远处湖水长天共一色,林晚荣抑制住心中的激动:“只有贺兰山上这洁净如雪的天上泉水,才能灌溉出巴彦浩特那么肥沃的草原。我确定,胡人要塞。就在我们前方。” 胡不归兴奋地拍拍手:“那还等什么,干脆我们今夜急行军,一鼓作气再走上百里路程,直接杀到巴彦浩特。” “不可轻率鲁莽。”林晚荣摇头正色道:“我们应该已走了大半的路程。这汪天池的面积如此之大。却没有被人发现过,除了地处山巅外,前面一定还有天险阻隔。所以才没有人能够找到这里。” 高酋深以为然的点点头:“那眼下我们怎么办,是就地驻留还是继续前进” 徐芷晴给出地十日期限已经过了三天,算上折返时间,最迟也要在三天之内赶到巴彦浩特。若是超过了十天,就算奇袭成功,那贺兰山关口已经被破了。届时他们这八千人便会被绝断退路,凶猛的突厥人像在草原上逮兔子一样捕杀着他们,遥遥大漠就是这数万儿郎的埋骨之处了。 时间不等人啊。林晚荣叹口气,咬了咬牙道:“现在还不能扎营,趁着太阳没落山。我们要绕过这天池,再向前推进五十里。胡大哥,叫兄弟们把水囊灌满,战马也饮足,我们再赶一程。” 胡不归理解他的用意。点点头去了。望着夕阳下金光闪闪的湖面,林晚荣驻足良久,猛地一挥马鞭。率先行去了。 这贺兰山的天池占地广阔,沿着湖岸走了一个时辰还没有完全绕过。越往前行,脚下的土地越发的松软,沉积的淤泥越来越多,不仅是战马,就连人也难以踏足过去。众人唯有小心李翼的牵马而行。 “胡大哥,好像不太妙。”林晚荣抹了抹额头冷汗,拉拉身边地胡不归,谨慎的四周望了一眼。声音压得极低。他们前面十几丈处,李武陵和他的斥候小队正在探路。 “怎么了”胡不归小声问道。 “静,太静了。”林晚荣吞了口口水,目光焦急地四处打量着。他们已经行到了天池的最尽头,眼前茂密的森林中古木苍天,腐烂的树叶松针落在地上,堆积起厚厚的一层毡。落日时分,本应是倦鸟归林地时刻,但这树林中却有着死一般的寂静,除了自己的呼吸,再也听不见一丝地响动。 的确是太静了,这么大个林子,听不见鸟叫虫鸣,看不见杂草野花,幽幽落日下,树林中竟闪烁着淡黄的诡异光芒,点点发亮,胡不归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下意识的拉住了身边高酋的袖子。几人还没说话,就听前面突然一声惨叫:“退,兄弟们快退,啊----” 前面行进着的五六名斥候,前脚方才落地,身子便直直往前栽去,“啊”的叫声方过,落叶松针下的沼泽地瞬间露出黝黑地大嘴,眨眼就吞没了他们的身体。 “是泥沼死潭----停,全部停下。”胡不归的喊声迟了些,行在最前的十余几名斥候身子顿歪,还没来得及眨眼,泥淖便淹没了他们的头顶。 “冬李子----”眼看行在斥候队伍最后的李武陵一脚踏空,脑袋径直朝泥沼中拱去,林晚荣急怒攻心,啊的火吼一声,像是匹疯狼般扑上前去。 跟在他身边的高酋顿时肝胆俱裂,急声怒道:“林兄弟不可,那是泥沼啊----”林晚荣动作极快,刷的就冲了过去,高酋拉他不住,他啊的一声猛地前扑,正抱住了林晚荣的双腿。林晚荣倒地的刹那,紧紧的抓住了小李子的手。 李武陵深陷泥淖,淤泥已经没入鼻子,脸孔惩的通红,他拼命的摇着头,身体挣扎着不断下沉。 “冬李子,你挺住啊!”林晚荣急声怒叫,两手抓紧李武陵的手,拼命的将他往上拉。只是那泥沼千年堆积而成,劲道极大,任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李武陵的身体依然缓缓向泥面下沉去。 “我来!”胡不归大喝一声,猛地扑倒在泥地,拉住李武陵另一只手,后面数名将士卧倒在地,紧紧抱住胡不归的双腿。如此拔萝卜之势,十数人齐齐发力,将李武陵的身子一寸寸的拖出泥沼。 二十余名斥候,唯有行在最后的李武陵得救,其余的全部没入了这深深的泥沼,连遗体都没找着。李武陵紧握拳头,脸色煞白,望着战友们消失的泥沼,眼里噙满了泪珠。刹那匙之间,这无忧无虑的少年便成熟了许多。 “不要哭。”林晚荣脸色如墨,默默拾起泥沼里一柄残留下来的大刀,抚摸良久,递到李武陵手中,恶狠狠号道:“你给我把腰杆挺直了----李武陵,你记住,男人,只有胜利的时候才哭。” 李武陵抹抹眼泪鼻涕,脸上的神情瞬间肃穆了起来。林晚荣点点头,拍拍他肩膀,神色无比的郑重:“将这些兄弟的名字记在此处----若我能活着回去,我向你保证,他们将是我大华最尊贵的人。” 林三的承诺从来就没有落空过,这是人所周知的道理,李武陵感激的嗯了声,抹去了眼泪,脸上却再不复往日天真的颜色。 无端损失了二十余名好兄弟,营中气氛顿时沉闷了起来,这沼泽却是通往西北向的唯一通路,非走不可。胡不归组织人马连夜砍树,无数的木板组合在一起增大受力面积,沿着沼泽一寸一寸往前铺去。新组建的斥候队脚踏木板,谨慎缓慢的向前探去,足足走了五六里地,才穿出森林,踏上厚重的黑土。 得了斥候的禀报,林晚荣淡淡点头,望着那吞没了二十余兄弟的沼泽,眼中闪过火一般的火焰。 “向逝去的勇士们----敬礼!”林晚荣长喝一声。 “刷----”,无数雪白的钢刀,齐齐划出道锋利的弧线,高举在战士们胸前。闪闪的寒光冲破森林山峰,直入苍穹深处。 过了泥淖险阻已是次日地五更时分,天色仍是幽暗,那扎营的计划早已泡了汤。林晚荣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整齐队伍,一口气又前进了几十里地。 “林将军,你快看----”胡不归的叫声,惊醒了还在沉思中的林晚荣。他抬头望去,只见脚下云雾幽幽,深不见底,竟是一处绝断地悬崖。对面三十丈处一座高耸的山峰,直直插入云霄,险绝天际。贺兰山天池奔流到此处。垂直落下,形成一道靓丽的瀑布直卦九天,哗哗的水声冲击着岩石。清脆无比。 绝路!!!林晚荣双眼睁得圆圆,冷汗刷刷的流了下来。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还牺牲了几十个好兄弟,一心想着穿越着贺兰山,却没想到。一堵断崖就葬送了所有的希望。 “这有什么好看的”他摇头无语:“一道苦大仇深的悬崖!” “不是的。”胡不归急道:“不是这悬崖。看,你快朝远处看----” 远处天边,一轮弯月洁白如雪。淡淡幽光洒满大漠草原的每个角落。昏暗地天际,晨星或明或暗,幽幽闪烁。夹杂在遥远的天地一色中,却有颗异常火红的小星星,不断飘摇闪烁着。 “不就是一颗星星么,有什么好看地”高酋嘿嘿道。 胡不归急急摇头:“我的高兄弟,你糊涂啊,那怎么会是星星那就是我们誓死要找的地方----巴彦浩特!!!” “什么,你说什么!巴彦浩特!”林晚荣大惊。一把抓住胡不归:“胡大哥,那不是星星你怎么知道那就是巴彦浩特” 胡不归笑道:“林兄弟,说起这突厥的风俗,你可就比不上我了。突厥人马背为生,一夜骑行几百里,在大漠草原里迷失方向那是常事。突厥各部落在夜间都会燃起巨大的篝火,为部族勇士指明回家地方向,这篝火也是各部落实力的象征,部落越强,篝火也就越大越亮。突厥建立了汗国之后,由于征战甚多,这风俗渐渐演变成了在重要的关口燃起篝火。从方位上判断,你看到地那颗最亮的‘星星’正处西北,应该就是巴彦浩特无疑了。看这距离,应该在百里开外。” 那就是巴彦浩特!林晚荣心里的激动,实在无法以言语形容。在最绝望的时候,目的地的突然出现,给他惊喜的同时,也在他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 默默凝视那颗火红的“星星,良久,林晚荣紧紧捏了捏手掌,目光转向对面悬崖:“高大哥,你会射箭么” 高酋大言不惭道:“林兄弟,我没有告诉过你我是全才吗!” “好!”林晚荣大叫一声,自胡不归手中取过强弓劲弩递到老高手上:“高大哥,看到对面的大树没有,射穿他!” 这强弩是经过改造地,后面绑着一截极粗的绳线,足有几十丈之多,重重盘在地上。 高酋吃惊道:“林兄弟,你的意思是我们顺着绳子滑过去可是战马怎么办” 林晚荣捏紧拳头咬牙道:“这个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巴彦浩特是突厥人的粮仓,想来不缺马吧!高大哥,你只需回答我,能不能过去” 高酋用力点头:“抢突厥的战马,抢突厥的女人----我老高三十年苦练,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看我神箭,射啊----” 他怒吼一声,拉动强弩抬弓就射。那飞矢带着绳索疾速奔驰,咚的大响声中,正中对面老树树干,箭身尽根而没。 “好功夫!”林晚荣赞了一声,带头鼓掌。 高酋嘿嘿大笑,又射出两根绳索,皆是正中目标。他将腰间绳索绑好,朝诸人抱抱拳,身体一滑,疾如流星,直往对面崖上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