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九章 太没骨气了 - 极品家丁

第五二九章 太没骨气了

. “杀啊!”跟在他身后潜伏的几百名军士,哗啦哗啦钻出水面,赤裸上身,高举着战刀,个个神情振奋,像一阵风般的向敌营杀去。 两军甫一照面,清脆的刀剑撞击声不绝于耳,高酋和李武陵冲在最前,二人手起刀落,刷刷连砍数名突厥人,血腥四溅,杀气腾腾。 这营里的胡人本就只有五六百号人,其中还有大半是吃了蒙汗药、泻药和春药的,神智都在半睡半醒之间,战力还不如平日里的三成,如何是凶神恶煞般冲过来的大华将士的对手。这一番冲锋,顿时将胡人临时组织起来的队形冲的七零八落,数百名突厥人身首异处,鲜血染红了湖水。 突厥人如此不经打,却是大华将士们从未见过的,仿佛所有的怒火都要在此刻发泄,数百名勇士兴奋的脸都红了,霹雳火吼着勇往直前,刀砍枪挑,眨眼之间就靠近了突厥人的中军帐篷。 那领头的胡人站在帐篷前,叽里呱啦的暴跳如雷,手中马刀疾速舞出一片雪光,率领手下五六十名残余的突厥骑兵拼死抵抗着。 “跨立户新杜嘎!”那胡人的带头大哥也不知说了句什么,对面营中便猛地冲出二名突厥人,身形彪悍、披头散发,狂叫着马刀挥舞,直往马圈退去。 胡不归急喝一声:“他们要逃跑!弟兄们,杀啊,绝不放走一个胡人!” 数百将士血性迸发,汇成一道激越的洪流。呼啦就朝残存的六十余胡人冲杀。胡不归虎吼着,一刀劈开身边胡人的脑袋,甩开大步,往那马圈里地胡人追赶。 退入马圈的两名胡人身形矫健。猛地翻身上马,一扯骏马缰绳,那骏马嘶嘶长鸣,便要跨蹄疾飞出去。 “哧!”“哧!” 尖啸声中,两只流矢疾速射来,快如天边坠落的流星,直直往马上胡人的喉咙而去。 “啊----”长长地惨叫响起,这箭矢就像长了眼睛样,正中两名突厥人喉结。二人眼睛睁得大大,无声坠落马下。脖子里竟连一丝血腥都未溢出。 “好箭法!”林晚荣长笑一声。 “冲啊,杀死突厥人!”自外围迂回而来的八千将士,狼般吼叫着。像是汹涌的洪水激流涌入,将剩余的突厥人团团围住,无数雪亮的军刀齐齐向他们身上砍去。 突厥人的凶悍果然名不虚传,眼见生还无望,聚集在中帐外的五十余胡人突然整齐一声大吼。仿佛发情的野狼般,双眼赤红着向外冲来。 “为了千千万万死去的同胞,兄弟们。杀啊----”李武陵一声嚎叫,瞳孔放大,脸色惩的发紫,数千名将士围住个圆形,无数地长枪带着呼呼风声刷的朝前疾刺。 “呃----”惨叫声中,战场突然一片死寂,时光仿佛就在此刻停住了。五十余名胡人的身体,被数千只长枪捅穿,扎成了马蜂窝。他们挣扎着。眼睛睁大,口角鲜血汩汩,任长枪扎穿身体,拼命地向前挺进。咣当咣当声中,雪亮的战刀摇晃几下,纷纷坠落地上。 将士们紧紧咬牙,拼命喘气,他们将所有的力气都聚集在长枪上,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无数死去的亲人、战友、兄弟地面颊在他们眼前缓缓浮现,熊熊火火燃烧在所有人胸膛,无边的杀气直冲霄汉。 “呸----”李武陵脸上闪着凶光,狠狠吐了口血水,刷的一声迅速收回长枪,一具突厥人地尸首直直摔下,无声无息扑倒在他面前,血光四溅。 “爹啊----,李武陵忽地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长嚎,手中长枪丢落地上,缓缓跪倒在地抚面大哭:“孩儿给你报仇来了!爹啊,你看见了吗” 他这一声啼哭,顿叫所有人眼眶都红了,这生生的一幕,便是无数流离失所的大华边关子民的写照。 “冬李子,起来吧。”林晚荣叹着气扶起他:“你爹是我们大华的英雄好汉,无数将士敬仰爱戴他,你可要把身子挺直了。” 李武陵点点头,默默抹了眼泪站到旁边,脸上现出一片坚毅,高酋搂住他肩膀小声宽慰着。 “禀告将军,此战共歼灭突厥骑兵五百六十八名,生擒十二人,缴获突厥战马九千七百六十六匹。我军阵亡十八名兄弟,伤三十三人。”胡不归率众清理战场完毕,行到林晚荣身边小声报道。 这算是一次大胜了,不仅缴获了无数的战马,更重要的是,他们这一支孤军奇军有了立足的根本,距离胡人要塞巴彦浩特也仅有咫尺之遥了。 林晚荣眼中精光一闪:“胡大哥,你确定我们地行踪没有泄露吗” 胡不归正色道:“护送战马的突厥人共计五百八十名,一个也没跑掉,全在这里了。就算胡人有通天的法眼,也绝料想不到,我大华的铁骑竟能绕过他们的封锁,千里深入到这大草原的深处。” 林晚荣满意的点了点头,目光微微往四处望去。夜色深沉,地上的血迹已经染成墨黑,帐篷里的***轻轻摇曳,数百名将士正在掩埋突厥人的尸首。明日清早,清澈的湖水将恢复宁静安详,任谁也想不到,就在几个时辰前,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血战。而在那七十里开外的巴彦浩特,又将发生什么呢林晚荣摇了摇头,无声一叹。 胡不归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笑道:“还有一事差点忘记了,那胡人头领被我们生擒了。将军,你要不要去看看” “哦就是这些突厥人的带头大哥”林晚荣顿时来了兴趣:“看看去,看看去,顺便练习一下我新学的那句突厥话。” 胡不归惊奇不已,林将军日理万机,什么时候学了突厥话不过看将军兴致甚高,他自然不会多此一问。 还没靠近关押胡人带头大哥的营帐,便听里面传出阵阵叽里呱啦、雷鸣般的怒号,林晚荣嘿了声:“胡大哥,他在说什么,你翻译下。” 胡不归尴尬一笑:“这个,不太好听,还是不翻译了吧。” “当我听不明白吗”林晚荣老脸一黑,跨进营帐,重重一脚踹在那突厥人的屁股上,朝他怒吼道:“突厥话,老子也会说----中杂吗目尼草取!” 原来是这句啊,胡不归哑然失笑。 这被抓的突厥人鹰钩鼻、眼眸深陷,虽被绳索重重捆住了手脚,神情却仍是彪悍。林晚荣上来,不由分说便将他踹到在地上,狠狠踩了数十下。突厥人的脸颊在地上拼命拱了几下,用鼻子撑着直起身,啊啊大叫起来。 “你的,认识我”操着自创的突厥语,林晚荣嘿嘿几声,手里却不知从哪里变出把锋利的匕首,先把匕首在这带头大哥的鼻子上擦了几下,然后不紧不慢的他眼前比划着,刷刷的刀锋叫胡不归也看的眼花缭乱。 一个赤裸着上身、浑身血渍的大华男人凶神恶煞的站在面前,那胡人带头大哥先是一愣,接着便怒声嚎叫起来。 “妈的,连句人话都不会说----”林晚荣嘿嘿冷笑,手中匕首刷的一声伸入突厥人口内。突厥带头大哥啊的惊叫了声,急急张大了嘴,满脸怒色。却再不敢说话了。 “看看,我早就说过了,对待突厥人,就得靠刀子说话。”林晚荣得意洋洋。手中匕首又往里探了探:“胡大哥,你来翻译。问问他叫什么名字在突厥人中是个什么职位” 将话译了过去,那突厥人叽里呱啦一通,神色甚是倨傲,胡不归道:“他说他叫盛丹,乃是突厥右王图索佐手下的勇士。” “这突厥人地名字真奇怪,一会儿梭哈,一会儿生蛋。”林晚荣笑道:“你问问生蛋兄,这里离巴彦浩特还有多远” 胡不归将话翻译过去之后,盛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大变,啊的怒叫了起来。胡不归译道:“他说我们大华人只会搞偷袭、背后伤人,实在卑鄙无耻!” “谁说我只会背后偷袭了”林晚荣嘿嘿冷笑。提起一脚便蹬在盛丹脸上:“看清楚了,老子还会正面偷袭!” 盛丹被他蹬住了脸颊,绑着的手脚啊的怒颤,嚎叫不已。胡不归道:“他说,以草原勇士地名义。盛丹要与你决斗!” “决斗,好啊!”林晚荣哈哈大笑:“胡大哥,绑上他手脚。再派上一千号兄弟,让他们到到外面决斗去。” 将这话直直译了过去,盛丹脸颊惩红,叽里呱啦乱叫,胡不归也不好意思翻译了。林晚荣嘿嘿道:“以为老子听不懂吗!老子也会突厥话的----中杂吗目尼草取!” 林兄弟这句突厥语真是越来越地道了,胡不归哈哈大笑。 “突厥勇士嘴很硬是吧!”林晚荣哈哈大笑:“胡大哥,你告诉他,我最近迷恋上了突厥文字,最喜欢给我的突厥小情人写信了。可是现在世道不好。这封信极有可能很不巧的落到图索佐阁下的手中。当然,我也不会写很复杂的东西啦,只是凑巧向我的突厥小美人称赞一下右王手下的某位勇士。他与我大华你情交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大华骑兵引入草原,更让人感动的是,他还将手下地五百多名突厥兄弟送给我做见面礼,并友情提供了万匹战马。他真是我大华最好的朋友,大华人民永世都会铭记他的恩情,嗯嗯,我再抽空往他帐篷里塞几匹丝绸好了!唉,也不知右王阁下会不会封赏这位勇士呢。” 他边说胡不归边译,还没说完,突厥勇士盛丹已是脸色疾变,以头撞地,急声怒喝不止。 “诬陷,你这是赤裸裸地诬陷!阴险无耻、卑鄙狡诈的大华人!”这次不要老胡翻译,林晚荣也能听懂他说什么了。 “这怎么是诬陷呢”林晚荣笑着拍拍盛丹的肩膀:“放心,我知道你们突厥人很有民族自尊的,宁愿死,也不愿意做万人唾弃的胡奸!一旦你地族人知道你与大华有勾搭,不管是真是假,他们一定会唾弃你的,到时候,你的名声、你地宗族就全毁了。所以,我给小情人写信的时候绝不会提你的名字,这样右王阁下就不会知道你老兄是我们派驻在王庭的内应了。唉,生蛋兄,我真的很为你考虑的,你不用这么感激的看着我,须知我号称大华第一善良多情种,绝非浪得虚名!” “啊----”突厥勇士盛丹愤怒狼嚎,只觉胸口一腔热血就要喷洒出来,他双眸血红,紧紧盯住林晚荣,恨不能食其肉,喝其血。 林晚荣朝外望了眼,打了个呵欠,自言自语着:“天色不早了,该回去写信了,要不然我的小心肝该着急了。生蛋兄,你放心,我绝不写你的名字,没人知道这事是你干地!” 他摇步往外走去,盛丹像是一头愤怒的雄狮,头发根根竖起,双眼红的冒出血来。他空嚎了良久,终于无力的低下头去。 “林兄弟,盛丹招了,他招了!”胡不归冲进营帐,兴奋大叫。 “这就招了!”林晚荣摇摇头,望着纸上才画好的一上一下两个小人,脸上满是失望之色:“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画一幅生理教育的连环画,他怎么这么快就招了呢太没骨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