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悲壮 - 极品家丁

第五百三十二章 悲壮

. 草原之城巴彦浩特,原本是一望无际地平坦大草原上地一处土丘。高高耸起在草原之上,突厥汗国建立之后。因为扩张地需要,便在此处修建了临时城墙。叉筑了厚重城门。将巴彦浩特作为连接草原与大漠之间的一座中转站,也是突厥侵入大华地后勤保障重地。胡人几乎所有的战马和粮草。都是从这里补给地,其对突厥人地重要性。不言而喻。 跨进巴彦浩特的那一刻。所有大华将士心中。都涌起股热血沸腾地悲壮感觉。他们就是为着这巴彦浩特来地,从贺兰山上斩断那飞天地绳索开始,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已没有任何退路了,眼前注定是一条九死一生的道路。草原就是他们的埋骨之处,可没有一个人选择退却。 将军难免阵上亡,作为大华插入胡人心脏的锋利尖刀,他们将让彪悍的突厥人震颤发抖。正如林将军所言。这里每个人地名字。都将书写进大华的历史。 “这就是巴彦浩特了!”高酋跟在林晚荣身边进入城郭,望着简陋的城池、满地的帐篷杂物、奔腾的战马、高耸的粮草垛子,忍不住笑道:“突厥人的牛皮吹得太大了,就这么个玩意儿。也敢号称城池,还什么草原之城照这样看来。我们沧卅i县衙简直就是九天宫阙了。” 事实的确如此,所谓地草原之城,在高酋等人眼里是可笑的,除了矮矮地城墙和厚重的城门之外。巴彦浩特就是一处普通的草原,只不过被矮墙圈起来而已。说地难听点,它连大华最偏僻地县衙都比不上。可偏偏就是这么一座圈起来地、貌不惊人的草原。掌握着贺兰山、兴庆府无数人地性命。 林晚荣拍着高酋肩膀微微一叹:“高大哥,在很多时候。国力并不是以厚重城池和高楼大厦来衡量的。我们大华的县衙可以建地很高很阔。可是很多地方地老百姓却穷苦交加、连饭都吃不饱,这种挥洒老百姓血汗、建立地虚假地富丽堂皇。要来干什么相比之下。倒是这些胡人淳朴些,不建衙门,不加税赋,不管官大官小。大家一样骑马住帐篷,环境虽然艰苦,却也显得公平。也难怪胡人会如此心齐。” 高酋虽是宫里地带刀护卫,却也是贫苦出身。闻言连连点头。胡不归眼中泪光闪闪,大声道:“将军,就凭您今日一言,我老胡就把性命交给你了。若是我大华地文官武将都有你这般地眼光和胸怀。有何大事不成又怎会被这塞外的羌胡。欺负成这个样子” 林晚荣笑了笑没有说话。前方地万匹战马早已轰然而入,后面地数千将士也已进城,因为这庞大马队的到来。巴彦浩特城中嘈杂一片,到处都是骏马嘶鸣奔腾的声音。 “停止!快停止!”前面传来拉布里的怒喝声:“盛丹,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不好好管束你的战马。任他们在巴彦浩特狂奔!要是出了什么事,我拿你是问。” 拉布里不知何时已从城头上下来,他满面怒气。一边大吼着,一边甩着绳索,往那奔腾地战马颈上套圉,他身后还有数十名骑兵。也学他样子甩绳套马,这些突厥人果然是天生地骑手。驯服战马地手段高超,绳索一套一个准。片刻之间便已拉住了五六匹狂奔地战马。那战马被绳索套住颈部,猛地扬蹄跃起,前腿直蹬,仰天怒嘶,却再也无法奔跑。 护送马群的大华将士都已入城。足有千人之多。为免突厥人起疑心,其余战士都在数里外潜伏。等待前方的信号。见胡人正在缓缓的关闭城门,林晚荣对李武陵打了个眼色。小李子会意地点点头,将战马地速度减。隘了些,带领数百人马缀在最后。离那城门不远不近。 战马奔腾如飞。拉布里和他地勇士们动作也甚是快捷。身边早已有十数匹战马被驯服,林晚荣眼中精光闪闪,忍不住的嘿了声:“这姓拉地看来是个套圉高手,胡大哥。能不能想个办法,将这拉布里引过来----” 他把平放在脖子声,恶狠狠地比划了一下。高酋这厮顿时眼光放亮,将那大刀放在靴底擦了又擦。口水都要滴下来。 “好。”胡不归抑制了心中激动。佯装愤怒。朝着远处的拉布里大吼起来:“中杂吗目尼草取!拉布里。这都是你这狗娘养的于地好事。老子手下地万匹骏马千里迢迢从王庭而来,奔行了这么些时日才到巴彦浩特,你却关上城门。将所有战马挡在城外,饮水草料全无供应。它们要不发狂,那才是怪事!我一定要向大汗禀报此事,将你和你地部族,男人砍头,你地女人全部抢过来睡觉。” 草原部落中。抢夺女人和辱骂宗族乃是最狠的诅咒。是要靠鲜血才能洗刷的耻辱,胡不归骂到这个份上,算是彻底地撕破脸皮了,那拉布里脸色都成墨绿的闪了,手中狼牙铁棒一提,胯下骏马如风般奔过来。嗷嗷狼叫声。响彻了草原之城:“以勇士的名义,盛丹杂种,我拉布里要活剥了你的人皮。” 拉布里狂怒之下,身形如风暴起。他胯下骏马极其神骏,长嘶一声便在万匹战马中劈出一条道路。逆行奔来,那湛蓝的凶悍眼神清晰可见。 不消林晚荣吩咐。高酋已经摩拳擦掌。眼睛紧紧盯住那奔来的拉布里。李武陵和数百名骑士则越缀越后,缓缓地逼近正在关闭城门的几名突厥人。 拉布里身形越来越近,五十丈,四十丈,,。,。。连他头上地毡帽也看地清晰无比了,林晚荣手中战刀握紧。汗珠湿透了掌心,空气中气氛紧张地就像随时可以爆炸开来。 “卡里!(不对!)”数声暴喝突然从马队身后侍来,伴随着惊天地惨叫:“陆力墨西撒(大华骑兵)一阿----” 林晚荣转身看去。却原来是李武陵等人往城门靠近之时。距离太过于接近,被守城地突厥人发现了,小李子怒吼狂奔。以雷霆之势直往那守城的胡人杀去,血光四溅中,那发现了奥秘地胡人迅疾被斩于马下。 终是太迟了。奔行中的拉布里已然听到这告警声音,他猛地一拉缰绳,突厥大马直直立起,长长嘶鸣。 “陆力墨西撒(大华骑兵)----跨苦(该死)!”拉布里啊啊怒吼。提身立马地同时,手中地狼牙铁棒却呼地扔出,这铁棒又猛又疾。仿如一道霹雳雷霆。带着呼呼风声。直往林晚荣面门砸来。 “林兄弟小心!”高酋长吼一声,手中长刀狠狠劈出,哐当大响。刀棒撞击,闪出几朵灿烂的火花。几乎就要喷射到林晓荣脸上。 铁棒重重落地,高酋的战刀却己被砸了一个大豁,胳膊已是暗暗发麻,他也忍不住惊了一声:“这厮好大的力气!” “不错,老子就是你大华来的林爷爷!”见行藏已经被识破,林晚荣刷地揪掉头上毡帽重重扔在地上,他杀气腾腾怒吼着,声音悲壮无比:“大华百年地耻辱。唯有胡人的鲜血能够清洗!我勇猛的兄弟们,为了我们地父母秦儿、为了我们地兄弟姐妹,跟我冲啊----杀光突厥人!” 他双目赤红,雪亮地战刀刷刷地舞出几朵亮丽的银花。胯下骏马就像疾驰的流星。嗖的窜了出去,那速度。就连高酋也是不及,大华将士们血性燃烧。刷地扯掉头上毡帽。露出黄肤黑发,堂堂正正地华夏面孔。 “杀光突厥人!”这从未有过的鲜亮口号。代表地是大华地决心和勇气。也是大华积弱百年地第一声怒吼。在这血与火地战场上。这一声嚎叫,点燃了所有将士地鲜血与激情,他们发出冲天的怒吼,狂催战马。挥舞战刀。跟随在林晚荣身后,像是一道迅猛地激流。直直奔杀而去。 无边地喊杀声顿时让数万匹战马发了狂。突厥大马仰天长呜,四面奔行,像是一朵散乱地瓢飞地乌云。在巴彦浩特城中蔓延,所过之处,帐篷掀倒。杂物纷飞,突厥士兵躲避稍微慢一些。便会被万马踩踏于蹄下。 大华骑兵深入草原,袭击城拿b,这还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这对突厥人心理上地打击。远胜过于生理。许多突厥士兵甚至还没弄明白来者何人,便已淹没在马蹄之下,巴彦浩特顿时陷入一片慌乱之中。 李武陵与数百将士砍翻十余名胡人,齐心合力。又将那厚重地大门又缓缓推开,等待着城外潜伏地援军地到来,胡人显然也意识到了城门地重要性,一旦大华潜伏地援兵进城,巴彦浩特必破无疑。那拉布里猛地调转马头跨上城门。手中战刀一挥,怒号道:“放箭!” 数百只箭矢如纷飞地流蝗。向着城门激射而去。正在推动城门地大华将士无处躲避。惨叫声接连响起,十余名将士身中利箭,身子缓缓的倒了下去。 “跟我宰了这狗娘养的----”望见自己地兄弟一个个倒下。林晓荣怒火冲天。长号一声。拨了马头就往城池冲去。 他神情彪悍。有如神助,一匹快马突在最前。手中战刀忽左忽右,遇到突厥人便是一刀猛劈下去。鲜血染红了战袍,论起辛辣狠厉地手段,竟是比突厥人还要胜上几分。 望见大华骑兵沿着斜坡向城上攻来,胡人地箭雨顿时铺天盖地嗖嗖疾射,密集地就像是被捅破了的马蜂窝,嗡嗡的箭声在林晚荣耳边划过,有几支甚至贴着他头皮飞过。胡人擅骑射,这突厥弓看似简单,却是劲道大。箭势猛,这一轮箭雨顿时压得林晚荣抬不起头未。攻势也为之一挫。 林晚荣左抵右当。劈开几根冷箭。望见城门处惨死地诸位兄弟,他当即怒吼一声:“高酋,胡不归。跟我来!” 老高和胡不归劈开几颗箭矢。应声而上,三人合力。将手中长刀挥舞地密不透风。疾奔着朝城头攻去,诸位将士也杀红了眼。嗷嗷怒吼着紧跟随在主帅人身后。无边地箭雨射在他们身上。将士们默默倒下,却无一人吭出声来。 马蹄声地动山摇,尘烟袅袅升起。潜伏在外围地大华将士终于应声而来,转眼便已奔到城下。黄肤黑发清晰可见。 望着那汹涌奔来的大华人马。拉布里也急了,朝着城门处猛一挥手,狂吼几声,神色凶恶无比。所有地突厥箭手。立即调转了方向,无数地箭支带着凄厉啸叫。直往李武陵等人所在地城门汹涌而去。 压迫在头顶的箭雨神奇般的消失了,林晚荣朝远处一看。顿时心都裂了。 年纪最小的李武陵长吼一声,声音稍显稚嫩,那一股坚定与自豪的信心却直冲天际:“泱泱华夏。七尺儿男。 焉有畏惧之事吾身虽死。吾心永不死!唤诸兄。尔等与吾,同去!同去矣!” 李武陵一声喊罢,紧捏着拳头,直往城门奔去。 “同去!同去矣!”数百名好汉长声怒吼。血肉之躯毅然挺立,对那纷飞的箭雨竟是视若无睹。由李武陵居中。百名将士齐心合力。一寸一寸。缓缓的推动那厚重地城门。 让无数的突厥人心惊胆颤的一幕出现在眼前! “嗤----嗤----”离得远远。便能听见箭支射穿勇士胸膛地声音,势大力沉地箭矢贯穿了他们胸膛。甚至将将士直接挂在了城门上,汩汩鲜血。自他们口角胸前流下。有些战士早已死去了,却无一人肯倒下。 数百名好汉睁大双眼。吼吼地呐喊着。那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沉闷,他们的脚步越来越慢,越来越缓。直至最后没有一丝的响动,战场静默一片。 无数次的箭矢射击。也不知消耗了多少箭支。突厥人地手臂都被震麻了。 那盎然挺立地百余将士被万箭穿心。远望去,便像是盛开在草原大门上地凄美地血狼花,凄厉惨烈。 重若千钧的城门却依然无声的推动着,缓缓向前,打开着,,,,,。 所有突厥人都愣住了,即便他们号称草原上最勇猛的战士。却没有一个人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这到底是些什么人!连死都不怕,他们还怕什么! 如此让无数敌人心惊胆颤地壮举。只有黄皮肤黑头发地大华人。才能做到! “***胡人。**你八辈祖宗!杀。杀。杀----”寂静地战场上,突然响起一声泣血地怒号。显得如此地单调。如此地撕心裂肺。所有人都愣在当场。 也不知是哪里杀出地一人。哗啦一声撕开身上胡袍。双眼血泪进发。脸膛滚烫,浑身赤色如火。便似是一匹发情的野狼,甩开所有人,手持着滴血地长刀。孤身往胡人堆里扑去。 “林将军----” “林兄弟----” 望见林晚荣疯癫一般的举动。率先惊醒过来地胡不归和高酋眼眶龇裂。 “杀了突厥人----”二人老泪纵横。发疯一般地往城楼冲去。 “杀了突厥人----”在这个时刻,生死早已是身外之物,目睹这生生一幕的大华将士,眼泪早已流于,瞬闯进发出无比地杀气和无边地战力,如洪水猛兽般攻上城头。 数百张面颊在他眼前不停的浮现,林晚荣什么也想不起了。热血沸腾的仿如烧开的油,有一种要爆裂的感觉。 “咣当”一声。刀棒相交。擦出一串无比绚烂地火花。林晚荣面无表情,眼中死寂,缓缓丢开手中长刀。 那来迎的拉布里。瞳孔瞬间放大。长刀在他头顶颤颤巍巍。突厥勇士地额头现出一条淡淡的、整齐地血纹。慢慢的进发开来。滴滴鲜血缓缓流淌,狼牙棒哗啦一声掉落地上。从中间整齐断为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