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一章 与虎同行 - 极品家丁

第五四一章 与虎同行

. 第二日大早拔营启程,望见林晚荣单骑只马走在最前,耷拉着脑袋,神情蔫答答的样子,一夜之间似乎连黑眼圈都暴涨了许多,胡不归忍不住拉住身边的高酋,朝林将军萧索的背影呶了呶嘴:高兄弟,你看,将军这是怎么了?昨儿个夜里不还好好的么?! 老高眨巴眨巴眼睛,脸上的神情同样疑惑着:咦?莫不是昨夜失手了?不对啊,他昨夜和月牙儿笑的那么欢快,正是恋情奸热的时候,我们大家都亲耳听到的,怎么会失手呢----应该是失身才对啊!!! 听他说起月牙儿,老胡忍不住朝中间精美的马车看去,那一方车帘子微微掀起,露出突厥少女的身影。婀娜的身段,俏丽的面庞,淡蓝的幽邃双眸,嘴角还带着丝浅浅的微笑,娴静如水,镇定自若。 少女玉伽正持着一把小巧精致的弯刀,小心翼翼的雕刻着手中玉笳的绣管,还不时将玉笳放在唇边,吹出几丝欢快的音符。她弯弯的柳眉下,长长的睫毛不时的轻颤,眸子里隐隐露出淡淡的笑意,分外甜美。沸----腾----文----学会员手打 看到这里,胡不归也忍不住的纳闷了,这还是俘虏吗?她怎么比在茶馆里喝茶还要悠闲。 对比林晚荣与月牙儿的神态,一个郁积如朽朽枯木,另一个欢快似艳丽春花,倒像把关系完全掉了个,说不出的诡异。 高酋看了半晌,猛地一拍巴掌:坏了,老胡。大事不妙。 胡不归惊道:怎么个不妙? 高酋神秘兮兮的左右望了几眼,唉声叹气道:林兄弟昨天跟我们说的都是些大话。看现在这模样,只怕不是他搞定了那突厥女人,而是那突厥女人搞定了他。 老高跟在林晚荣身边时日长了,将他地口吻也学了个六七成,搞定这个词清晰好记、朗朗上口。他也会活学活用了。 不会吧,胡不归听得大骇:林将军可是我们大华最有魅力的男子了,曾溺水三千、阅女无数,可谓水火不浸之身。怎么可能被一个胡人女子打败?!这太不可思议了。 老高长长叹了一声: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正所谓,螃蟹终归水里死,将军难免阵上亡,林兄弟一生辛勤、采花无数。就算最后折损在百花丛中,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二人猜测了半天,却是越说越害怕,万一林将军真的把持不住、入赘了草原。那不要说这支深入草原的孤军,就连两位公主、徐小姐,甚至整个大华,也全都玩完了。 二人相互望了望。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无比地恐惧和惊慌。仿佛世界末日来临的感觉。j驾----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老高老胡齐齐长喝,一鞭子甩在马屁股上。骏马飞奔,直直往林将军身后追去。 正在惬意摆弄着玉笳的突厥少女,微微抬起眼帘,望着前面渐渐会合在一处的三匹骏马,忍不住地嘴角轻挑,眸子里泛起几丝淡淡的冷笑。 拂晓行军,东方的草原才微微露出一抹鱼腥白,茫茫苍穹仍是黝黑一片。林晚荣刚刚打了个呵欠,就闻身后马蹄长响,胡不归与高酋面色匆匆的赶了上来,与他行了个并排,一左一右地把他围在了中间。 咦,两位大哥好兴致啊,这么清早就起来赛马?!林晚荣挥挥手笑道。 老高朝胡不归打了个眼色,老胡一咬牙,硬着头皮道:将军,末将有一事不明,是关于这玉伽的---- 玉伽?!林晚荣脸色变了变,神情尴尬:无缘无故的,胡大哥你说起她干什么? 胡不归边打量将军的脸色,边斟酌着道:不知将军昨夜与她交流地结果如何,会不会入赘----咳,咳,末将的意思是说,会不会对她进行更深层次的打击?! 深层次的打击?!难道我现在地层次还不够深么?林晚荣唉了一声,摇头道:胡大哥,高大哥,你们来地正好,关于这月牙儿,我只有一句话---- 一句话?!老胡和老高面面相觑,林兄弟不会是真的被这突厥女人搞定了吧。还是高酋反应的快些,急忙道:林兄弟,是一句什么话,你尽管说来。你放心,我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扛地住的。 林晚荣偷偷朝那队伍中间的马车看了眼,低下头来,一字一顿咬牙道:珍----爱----生----命,远----离----玉----伽 他说完这几个字,长长的出了口气,心情似乎轻松了不少。胡不归二人听得发愣,有这么夸张吗?不就是一个突厥小姑娘么,怎么在林将军眼里却成了洪水猛兽。 不信是吧?!我就知道你们不信!林晚荣苦笑摇头:换成昨天,我也不信,可事实就是这么的残酷。你们想想,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落到了我们手里,我们能把她怎么样?小李子一天不醒来,对她我们就不能打、不能骂、不能杀,要好吃好喝的供奉着她,就连撵她走,那也成了一种奢望。说的不客气点,她想暗算我们,那是一百个可以。我们想要暗算她,却是一点门都没有。 林晚荣痛心疾首,愤慨不已,何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他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理解过。 哦,原来是这样啊。老高老胡长长的哦了声,却是哈哈大笑了没有一点担心的意思。月牙儿好不好伺候,这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只要林兄弟没有被这突厥女人搞定,那就一切大吉了。至于怎么对付月牙儿,以林兄弟的手腕,谁能相信他没办法?他这是谦虚呢。 喂,两位大哥,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们知不知道这月牙儿的厉害?!看两位一个劲的淫笑。丝毫不为将来地命运担心,正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林将军忍不住的大吼一声。 高酋急忙点头道:林兄弟,其实我们是这样想的。小李子的伤势,现在的确离不开月牙儿,没办法,只有把她绑上与我们一路同行了。这丫头嘛。手段虽是有一点,不过正如你昨日所说,不管她多么厉害,总是在我们掌握之中的。最不济也就是下药用强。保管叫你吃不了亏就是了。 对啊,对啊,老胡接道: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我和高兄弟都感觉,这玉伽在突厥人中的地位绝对不低。把她带在身边。到了关键时刻,说不定还能发挥重大作用呢。这也是为兄弟们的安危着想。 他们二人一唱一和,虽不是刻意要留下月牙儿,但那意思也很明显了。玉伽现在是小李子的救星,想赶走她那是不可能地。与其想着法子撵走她,倒不如考虑怎么征服她,这才是上策。 三人当中。与玉伽接触最多的是林晚荣。最明白突厥少女厉害的也是他。 现在的情形是,月牙儿神秘地就像天上的月亮,谁都不知道她的来历。可是以她对大华文字和医术的了解。说她没听过林晚荣地名字,任谁都不会相信。昨夜的那一番交谈,突厥少女机智百变,不说话则已,一开口就直逼七寸,仿佛就是看准了林晚荣的命门来的,又准又狠。 一个在暗,一个在明,我还没出手,就先输了一半,这仗还怎么打?!林晚荣沉默了半晌,苦笑摇头道:高大哥,胡大哥,带上这玉伽同行,那无异于与虎谋皮啊! 高酋嗯了一声,笑道:怕个什么,这老虎再厉害,也是只母大虫。我和老胡都对兄弟你有信心,你就放手去干吧。 看来是真地没有退路了。林晚荣举首往那马车望去,帘子卷了起来,突厥少女蹲坐在马车地地上,细心的捡拾着药草,口中轻哼着林晚荣听不懂的草原小调,挂着薄薄轻纱地脸上,不时洋溢出春花般的笑容,美丽之极。 玩到高兴处,她抓起几把药材,轻轻洒在车厢地上,堆积出两个华语小楷,却是她的名字----玉伽。突厥少女满意的点点头,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小巧的金色弯刀,那刀鞘把壁金光闪闪,名贵无比。玉伽将金色弯刀放在自己的名字下首,仔细打量几眼,脸上浮起几抹嫣红,又忍不住的轻咬着嘴唇,微笑起来。(。com下载txt格式小说,手机用户登陆.com) 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仿佛草原拂过的微风,清净自然,纯洁无暇,此时的月牙儿就是一个最天真烂漫的突厥少女,任谁也无法将她与昨夜那个凌厉无匹的玉伽姑娘联系起来。胡不归喃喃道:草原上竟也有这么清纯可爱的女子?!我真是大长了见识。 可爱?联想到玉伽昨夜的举止行为,林晚荣怎么也无法将这突厥少女与可爱这个词画上等号,不说她可恨已是抬举她了。 玉伽似乎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缓缓抬起头来,如烟花般灿烂一笑,眼眸深邃如水。 ***,老高情不自禁的抓住胡不归的肩膀,狠狠道:祸水,祸国殃民的水!林兄弟,我代表大华子民,强烈要求你收复这祸水,扬我大华天威。 望着突厥少女水般湿润的眼神,林晚荣心里急跳了几下,头脑里却是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个词----与虎同行! 报----紧急军情!远远的,一匹骏马如箭般飞驰而来,斥候的大喊声响彻了草原。那突厥大马浑身上下湿的通透,马上的骑士满面尘沙,挥汗如雨,直往中军冲来。 高酋疾步上前,一把抓住疾驰的突厥大马,那骏马嘶的一声仰天长鸣,稳稳的立住了。马上的斥候跨下鞍来,却是双膝一软,疲累的直直往前栽去。 胡不归急喝一声,上前扶稳了他:勿要惊慌,林将军在此。有何军情,尔速速报来。 那斥候气喘吁吁道:禀将军,大事不妙。原本向着巴彦浩特去的两万突厥人,今晨忽地改变了路程,折往西南我军方向而来。眼下其先锋,距离我军还有二百五十余里。 什么?这怎么可能?!胡不归和高酋惊得同时跳脚:胡人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你可有报错?! 禀将军,千真万确!!!那斥候焦急道:前方尚有三路兄弟暗中潜藏,半个时辰之后,还会有消息再报。 看来不是假的了。老胡脸色骇然,转向林晚荣道:将军,这怎么可能?!胡人怎么会突然调头?! 林晚荣眼神疾闪,忽地转向玉伽的马车望去。那帘子已经悄无声息的打了下来,月牙儿的身形影影绰绰,若隐若现,车厢里安静的有几分诡异。 等着我!!!林晚荣暴喝一声,啪的一掌拍在马屁股上,突厥大马嗖的奔了出去,直往那精巧的马车而去。 啊----你干什么?!玉伽的惊叫声中,车帘子已经被林晚荣哗啦扯开,他跃身而入,嗖的一刀就往月牙儿头上劈去。 地震了,各位兄弟姐妹还安好吗?别忘了给家里打个电话,问候几声,平安才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