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三章 最高机密 - 极品家丁

第五四三章 最高机密

. 放眼望去,茫茫的阿拉善草原野花摇曳、碧绿无边,蔚蓝的天空似是水洗般通透洁净。轻轻的微风拂动着面庞,传递着野草的芬芳。五千大华残兵奔行在宽广的草原上,速度极快,渐渐的没入了野草深处。 阿拉善草原人烟稀疏,行了这么久,也没看见过胡人的影子。突厥建立汗国之后,将许多小的部落集合在一起,按照人数多少划分封地,各封地之间互不干涉。在枯草期和冬天来临时,各部族都在自己的封地内放牧生息。待到春暖花开,水草充足,则整个部落出动放牧,那磅礴的气势,就像是草原上流动的云彩。 这种聚居制度,多是从大华借鉴而来,只不过根据草原的情况,进行了一些改良,可以称之为半定居。在半定居政策的指引下,阿拉善草原渐渐的形成了许多大小不一的突厥人聚居地,少的有数千人,大的则有上万人。 为了保证各部族都拥有充足的牧场,突厥人的聚居地之间,至少保持着数百里的距离。也正是这种距离,才让大华骑兵有了充裕活动的空间。眼下突厥三十多万最精锐的骑兵,正围在贺兰山峡谷,各部落的精壮男子都已抽调一空,这也给林晚荣孤军深入草原,增添了许多的底气。 徐芷晴临行前相赠的阿拉善草原的地形图,标注都很简单,但那线路却极为清晰,给这支孤军帮了大忙,再加上经验丰富的胡不归一侧相助,这五千人马至少不会在草原上迷了路。 攻取巴彦浩特之后,大军早已补充了六七天的给养。就算深入草原之后搜不到一粒粮草,他们也可以支持七天不败。 饶是如此,林晚荣仍然不放心,策马来来回回的检查了个遍,见每个战士地突厥大马上都挂满了肉脯和干粮,他才满意的点点头。 “林兄弟,好消息,好消息。”高酋一路急叫着,与胡不归一起自队伍的后面飞奔过来。 “什么好消息?”林晚荣笑着看二人来到身前,跃马而下:“难道是徐军师大败了三十万突厥人?!” 他们与徐芷晴失去联系已经有七八天的功夫了。眼下又是孤军深入草原、与贺兰山峡谷背道而驰,已经越走越远。贺兰山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们一无所知。 高酋摇头道:“兄弟你不是开玩笑么?我老高又不是神仙。怎么会有徐小姐的消息呢?我说的是那两万突厥人,果真如你所料,他们的确是在试探我们。这两万胡人行了不到百里,没有收获,便直接折转往东,朝着五原追去了。” 林晚荣哦了声,心里也不见惊喜。这两万突厥人发现上当。必然会调头回转的,与他们相遇。也不过是早晚的事。那玉伽倒还老实,没有说假话。不过以这丫头的聪颖智慧,比十万突厥人还可怕。 “说起徐军师。我老高倒想起一件事来。”高酋小声道:“我们临时改变计划,不返回五原,反而继续西进挺入大草原,这事是不是应该让徐军师知道呢?她也可以策应大军与我们相配合,说不定会让我们事半功倍。”沸----腾--文学会员手打 “言之有理。”林晚荣惊奇地看他一眼,笑道:“高大哥,你现在对兵法是越来越精熟了,都快撵上小弟我了。佩服,佩服。” 胡不归在一边听他二人说话,神色郑重的摇头:“高兄弟,要通知徐军师,哪有说地这么容易。三十万胡人摆在五原一线,就是只苍蝇也飞不进去,要怎么通知她?!” 高酋嗯了一声,神情严肃的点头。林晚荣哈哈大笑道:“要想通知徐小姐,也不是那么困难地。说不定这会儿,那些胡人正在为我免费宣传呢。” 免费宣传?老胡老高二人同时一愣,还是胡不归开口道:“林将军,什么免费宣传?我们怎么不知道?!” “唉,就为这事,我也背了不小的骂名,说起来挺冤枉的。”林晚荣叹口气,神秘道:“两位大哥,你们知道我的突厥名字吗?!” 林将军的突厥名字?老高急忙点头淫笑:“知道,知道,三割氏----窝老攻,我听月牙儿小姑娘叫过好几回了。啧啧,这名字起的多好啊,一看就知道是专门占便宜的。林兄弟,老高我服你!” 老高竖起大拇指连晃,赞叹不绝。胡不归反映地慢点,不解道:“高兄弟,这名字是怎么个占便宜法,你与我说说。” “这你都不知道?三哥是----我老公!老公,说地通俗点,那就是相公、夫君的意思。这名字是专给月牙儿小姑娘念地,你懂不懂?”高酋得意洋洋的给胡不归上课。 胡不归恍然大悟,顿时哈哈笑了起来,对林将军的手段满是佩服。 老高这个淫货!林晚荣摇头长叹道:“同样地一个名字,在不同人眼里,内涵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你所看到的,都是你内心思想的真实反映。唉,人与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什,什么意思?难道林兄弟你的突厥名字,不是这么念的?”高酋结结巴巴道。 “当然不是这么念的了。”林晚荣哼了一声:“别人看我这个名字,都以为我是精虫上脑、无耻下流、不择手段调戏小姑娘。其实叫我来说,那些猜错我名字含义、还对我横加指责的人,才是真正的精虫上脑。胡大哥,你思想比较正直,你把我的突厥名字反过来念念,看看到底是什么?!” 胡不归哦了一声,仔细回想了一下,小心道:“攻老窝----氏割三!是不是这么念的,林将军?!” “不错!反过来念就是。攻老窝,是哥仨----攻老窝,是哥仨!!!”林晚荣哼哼道:“这就是我名字唯一正确的念法,也是我要告诉徐小姐的秘密。高大哥。你看看,你都想了些什么?精虫上脑了吧!” 原来是这么个含义!老高冷汗淋漓,难怪林兄弟要义愤填膺呢,明明是一个很高尚、很有内涵的名字,却被那么多人猥琐地误读了,看来以前都是我误解了他,惭愧,惭愧啊。 “我明白了。”胡不归一拍手道:“林将军身为我军进入草原的首脑,俘虏了玉伽,这名字势必是要传遍草原大漠的。以徐小姐的聪明才智。只要听到林将军的突厥名字,她就明白了我们的意图。将军。你受委屈了,末将从来没有这样佩服过你。” 林将军摇摇头。满面悲怆的深深叹息:“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做田。----像我这样的人,注定一生都是孤独的。唉,习惯,习惯就好了。” 真没有想到,林将军原来是如此深刻的一个人。老胡感叹地摇摇头。看来以后不能只看他外表花花的臭皮囊,要更多地看到他孤苦伶仃的内心世界。 老高不好意思地嘿嘿两声。正色道:“林兄弟,我决定了。我一定要向你看齐,做一个外表放荡、但内心高尚的人。目前我已经有这个苗头了。” 苗头个屁,你是外表放荡,内心更放荡!听老高虚情假意的表白心迹,连胡不归都不齿的一笑。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两位大哥,我毫不客气的说,我名字的含义,就是我军的最高机密。现在你们了解了这个机密,应该知道我们杀入草原,最终地目地是哪里了吧?” “知道,老窝嘛----”高酋大剌剌一笑,随口应承,过不一会儿脸色就变了:“老窝?!林兄弟,你,你是要直奔突厥人的王庭?!” 林晚荣点头一笑:“要不,能叫最高机密吗?!怎么,高大哥,你害怕了?!” 老高呸呸嘴,不屑道:“我怕个球。那日在营中圈圈叉叉地戏言,看林兄弟你不吱声,我就知道这事还没完。果不其然,我们绕了一大圈,最终还是要朝胡人的老窝而去。哈哈,痛快,痛快,跟着林兄弟你,做的都是我老高这一辈子都没有经历地痛快之事。” 林晚荣微微点头,朝胡不归道:“胡大哥,你呢,去不去?!” 原本想着进入草原就是以战养战,信手歼灭几个胡人部落,已经是了不起的成绩了,却没想到林将军心里竟是蕴藏着这样雄伟的计划,胡不归早已激动的热血沸腾,哇哇道:“去!我要是不去,我就是个蹲着撒尿的!” 高酋不解道:“老胡,你这誓发的倒也有趣----蹲着撒尿的是什么?” 林晚荣深深看他一眼,点头道:“高大哥,你真的变纯洁了,我很欣慰!” 撇去变纯洁了的老高不提。既然把这计划与他二人说了,林晚荣也不再隐瞒,取过徐芷晴草绘的地图,将构思已久的计划和盘托出:“胡大哥你看。从徐军师的地图上判断,我们目前所处的位置,应该是阿拉善草原的最西南端。沸----腾--文学会员手打而突厥王庭克孜尔,在草原的北端。如果我们沿着草原一直向北走,自然可以到达克孜尔。但这中间有无数的胡人部落横亘其中,就算我们击败了全部的突厥部落,等我们攻到克孜尔的时候,也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胡人王庭等待着我们的,就是十万突厥铁骑,那仗也不用打了。” 胡不归仔细打量着地图,点头道:“将军说的极对。如果一路向北直闯,不仅暴露了我们的目的,更是自寻死路,殊不足取。要想攻到克孜尔,必须像奇袭巴彦浩特一样,走一条胡人无法察觉的道路。” 林晚荣将手指往前挪动,指着地图上一处,笑道:“这个地方,叫做伊吾,我曾听说过,有一条神奇的丝绸之路,可以贯穿大漠雪山,经伊吾、南台,跨过乌伦古河,到达阿尔泰山。翻越阿尔泰山,正面就是长了辣鼻草的科布多,穿过科布多,就是突厥王庭克孜尔了。” 林晚荣指出的道路,自伊吾开始,已经出了阿拉善草原,绕了一个小小的弧线之后,翻越阿尔泰山,再重新进入草原,面对的就是胡人至宝辣鼻草所在的科布多和王庭克孜尔了。 胡不归看的惊喜不已:“将军,真有这么一条道路么?若是真的,只要我们到达伊吾,便可以绕过突厥人的封堵了。” “应该有吧。”林晚荣笑了一声:“不过也没准,说不定是我们经历了之后,才有了这条道路。” 胡不归可不管这些,奇袭巴彦浩特,已经证明了林晚荣选择道路的能力。既然林将军说能到达胡人王庭,那就一定可以。 高酋听他们二人说着话,仔细的查看地图,点头道:“既然林兄弟说可以,那就一定能行。不过,最关键的是眼下,我们怎么到达伊吾呢?这中间,还隔着好几个突厥人的部落呢!” 徐芷晴的地图,这段标记的甚是模糊,只注明了有几个突厥部落,却没说明部落的位置。 “很简单,打过去就行了!”林晚荣淡淡道:“到伊吾这段路,我们必须靠着自己的力量打通。我们不仅要用胡人的鲜血,给徐小姐送去信息。更重要的一点,只有战斗,我们才能获取给养。” “可是,我们连这几个部落的位置都不知道!”胡不归疑惑道。 “你不知道,但是有人知道啊!”林晚荣神秘一笑:“你忘了?月牙儿还有几十号族人呢。我辛辛苦苦带着他们干什么?这,就是最好的向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