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四章 针锋相对 - 极品家丁

第五四四章 针锋相对

. 依照徐芷晴地图上的标示,现在离他们最近的胡人部落,叫做达兰扎。达兰扎在突厥语中,就是草原明珠的意思。按照林晚荣的设想,既然这草原明珠近在眼前,那么大华骑军深入草原的第一仗,就该拿这达兰扎祭旗。 可惜的是,徐小姐的地图对于阿拉善草原上各部落的方位标注都极为简单,聚居人数更是语焉不详。胡不归派出三路斥候搜寻了几十里的路程,仍然没有看到达兰扎的影子。 老高有些沉不住气的道:是不是徐军师弄错了?我们这方圆百里,哪有什么明珠? 胡不归笑着道:高兄弟莫要心急,这是林将军吩咐过的。我们深入草原的第一仗,一定要打响打狠打赢。在未探明达兰扎的具体情形之前,我们宁愿慢,也不可冒进,更不能让突厥人轻易发现我们的行踪。故此,探查敌情的这几路兄弟,行进的谨慎了些。至于那达兰扎的位置么,我看,林将军心里早就有数了----咦,林将军呢?! 他朝身边望去,方才还在旁边谈笑风生的林晚荣,此时却消失不见了。 高酋朝远处呶呶嘴,笑道:那不是吗?!他正在玉伽姑娘身上摸索草原明珠的位置呢! 胡不归远远的看了一眼,顿时哑然失笑。林晚荣不知何时已窜到了月牙儿马车旁,正挑开帘子,鬼鬼樂樂往里面张望。 方才探进头去,便觉一缕冷风迅疾自脸上闪过,玉伽愤怒的娇喝同时响起:无耻的大华人,你又要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呢!林蛙荣笑嘻嘻的握住她双手。暗中使劲,玉伽手中那金色地刀锋离着他面门就只有数尺的距离,却再也前进不了一分。突厥少女哼了几声,脸色涨红,双手双脚顽强的挣扎着。 看着月牙儿曼妙的身姿仿佛条小蛇般不断的扭动,臀峰乳浪,瑰丽无比,林晚荣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顺手在她嫩滑的柔荑上抚摸了几下,嘿嘿道:玉伽姑娘。你到底是想杀我,还是想投怀送抱?!唉。我自己都搞不清了。 不要脸----突厥少女急斥着,手脚并用。狠狠的向他身上蹬来。 林晚荣脸色倏地变冷,大手猛地一松,正在奋力挣扎的突厥少女,身子像是倒垂的杨柳般,重重摔在车厢地板上。这一下暗劲不轻,月牙儿身子落地,忍不住的眉头急皱。嘤地哼出声来。显是摔得极重。 林晚荣看也不看她,冷冷笑道:我要不要脸。还轮不到你们突厥人来评说。神医小姐,我是来提醒你,现在是用药时间。你得给我兄弟看病了! 不看----月牙儿咬咬牙,方才哼出口来,便听远处啊的一声凄叫,伴随着阵阵突厥语地咆哮,似乎是那赫里----几下,看起来甚是悠闲。黑脸的流寇不紧不慢的声音在玉伽耳边响起,有一股说不出的平静和冷淡。他嘴角挂着的不屑的笑容,一览无遗。 如果说先前那一阵,还是黑脸流寇险胜的话,现在的玉伽却有一股难以说出的感觉。这流寇首脑只不过变了个脸色,便给她一股强烈的压迫感,甚至让她心里首次产生了束手束脚的感觉。 望着那倒在血泊中的族人,她再鼓不起勇气拒绝,愤怒哼了声,拣了几样药草,跳下车来。 载着小李子的马车行在队伍正中,二人上了车来的时候,李武陵仍在沉睡中,神情平坦,呼吸也顺畅了许多,隐隐有恢复的迹象。 林晚荣大喜,恨不得抱着月牙儿亲上几口。抛开民族之争不谈,这个突厥女子的医术,的确让人佩服。 得意什么,他离恢复还远着呢!玉伽看他惊喜的神色,心里很是恼怒,极力的想打击他。 林晚荣摇摇头,混不在意道:不怕,不怕。我有的是时间可以等。就算是砍了我的脑袋,我也不会放弃自己的手足兄弟。玉伽神医。谢谢你了。 这流寇情真意切,眼中亮晶晶地,突厥少女低下头去,不屑的哼道:你们大华男人,都是这么爱哭的么?! 林晚荣哈哈笑道:这几天风沙大,我洗脸的时候多用了点水,一时没擦干净。神医见笑了。 爱撒谎的大华人!玉伽懒得理他了,有了族人性命相威胁,她也不敢懈怠,仔细查看李武陵伤势。又探查了他的脉搏,一时之间忙碌起来。 林晚荣仔细打量这突厥少女的动作。她看病的手段极为丰富,除了华医传统的几样诊问方法。她对外伤也极为擅长。像昨日对小李子实施的排出胸腔淤血地方法,一般的华医就不可能做到,这很明显是自实践中总结出来地经验。 看什么?!见流寇的目光不断在自己身上打量,月牙儿似乎有些恼怒,将几样药草狠狠地砸到他身上:给我碾药! 林晚荣嘿嘿了几声,取过她扔出来的药草:金银花、田七、雪参,这几样是消炎降淤、明神去火的。血、锦鲤鳞、当归。生血溢津的。嗯。不错,不错。神医的药方真不错,很有针对性。 月牙儿有些惊奇的看他几眼,良久才哼出一声:原来你对医术也有涉猎。那还要我来干什么。 林晚荣摇头笑道:神医误会了。我是出了名的眼高手低,叫地出药名,但是开不出药材。说来惭愧,诸门学术之中,这医术乃是我最弱地一项。 玉伽望他一眼,悠悠道:那你最擅长的,又是哪门学术?! 房中术!!! 月牙儿呆了呆,良久才脸孔微红,怒着叱道:无耻地大华人! 连这个都知道?!这丫头对我大华的文化,了解的真是博大精深啊。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甚是得意。 将那药草撵好,半数口服,半数外敷。给李武陵换药这种事情,玉伽是不会动手地,一直都是由林晚荣和高酋来执行。 看他将那药泥涂在李武陵的胸口,玉伽沉默了一阵,忽地开口道:林将军,能不能请你,不要再屠杀我的族人?! 林晚荣愣神片刻,碰到玉伽以来,还是首次见到她以这种柔软的姿态说话。林晚荣神色神色肃穆的点点头:玉伽小姐这话问的好。那我请教你一句,你们三十万突厥人能不能退回草原,发誓从此不再入侵我大华?! 玉伽沉默片刻,似是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林晚荣看穿了她心思,淡淡一笑:只想得到,不想付出?!那就没得商量了!突厥人带给我大华的耻辱,只有鲜血才能洗清。 玉伽闻声抬起头来,倔强道:无数的事实早已证明了,你们大华,永远不是我们突厥的对手。反抗,只会带来更大的血腥,我劝你们还是早些放弃。只要你们肯放下兵刃,我们突厥绝不会滥杀一名大华子民。 这丫头把我当成卖国贼了!林晚荣放声大笑:月牙儿小姐,你的信心倒是挺足的。只可惜,你落在了我的手中。 玉伽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光彩:落在你手中,未必就是我输。玉伽可以肯定的说,你一定会败在我的手中,我要叫你心悦诚服。 那就用事实来说话吧,我们拭目以待! 马车中寂静一片,除了李武陵的呼吸,再听不到别的声音。他二人眼神凌厉,相互对视着,竟是针锋相对,谁也不肯低头。 望着突厥少女如水的双眸、粉红的俏脸,林晚荣忽地一笑,从怀里摸出样东西来:神医,这个送给你。 玉伽看清他手里的物事,顿时呆了呆:你,你怎么会有我的玉笳?! 我在兴庆府捡到的。林晚荣将那方小小的玉笳塞进她手里,淡淡道:那一夜,我还差点被突厥的劲弩射杀了。 玉伽咬咬牙,一声不吭的将那玉笳接回手里,小心翼翼的摩挲几下,忽地展颜一笑,将那玉笳又递回他手里:既是你捡到的,那就送给你了。这样的玉笳,我有的是。 是吗?!林晚荣哈哈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他将那小小的玉笳握在手里,微微叹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么珍贵的玉笳,我只有一个。 突厥少女望他一眼,淡蓝的双眸深处,隐有疾光闪过。林晚荣面沉如水,微微眯起了眼睛。 也不知沉默了多久,突厥少女突然站起身子,轻声道:今日就到这里吧。你这同伴的伤势已趋于稳定,等到明天,我再过来查看。 谢谢神医了。林晚荣掀开帘子,目送玉伽跳下车去。等她走了几步,他忽然开口笑道:对了,月牙儿妹妹,有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 玉伽回过头来,不解的望他一眼,林晚荣笑着朝远处指指:为了感谢神医的尽心救治,我要送你一件小小的礼物----你半数的族人将被释放! 月牙儿抬头望去,远处的胡不归带着数十名兵士,正在一个个解开突厥人的绳索。这些突厥人先是不敢相信,待到试探着走了几步,见大华士兵无反应,这才欣喜若狂、拔足飞奔了起来。 先见他杀人,后见他放人,纵是突厥少女绝世聪颖,却也猜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神顿时有些混乱。 玉伽姑娘,你要相信,我真的很有诚意----林晚荣脸上泛起个大灰狼般的微笑:血债,唯有血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