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五章 让胡人铭记伤痛 - 极品家丁

第五四五章 让胡人铭记伤痛

. 玉伽想了想,忽地意识到什么,神色即刻大变,拼了命的冲出去,朝着远方奔走的族人顿足大喝:“押麻胡(回来),索里押麻胡(你们快回来)----” 被释放的突厥人放步如飞,片刻已经冲出去一里地,哪里还能听到她的呼喊。月牙儿大急之下,身形就要往前扑出,却被一双强壮有力的臂膀拦住了。 林晚荣站在她身前,面含笑容,悠悠道:“你叫也没用,他们听不到的!你看,他们奔跑的姿势多么优美。唉,生命,对于每个人都是宝贵的----” “魔鬼!”玉伽愤怒之下,一头撞在他胸前,抱住他胡乱挥舞的大手,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 又咬?!钻心的疼痛传来,林晚荣龇牙咧嘴,怒吼一声甩开她身子,玉伽嘤的一声跌在草地上。低头看去,只见手背上又多了一道清晰入骨的月牙印记,汨汨血丝缓缓溢出,与前日咬出的印子一左一右,交相辉映。 连着被玉伽在手上留下两个记号,林晚荣也是恼火之极:“小妹妹,除了咬人,你就不会换点别的啊?!” 玉伽盯着他,洁白的牙齿紧咬着红唇,冷冷道:“你要偷袭达兰扎?!” 虽是见惯了她的聪慧,但听月牙儿一语戳穿自己的目的,林晚荣仍是忍不住的心中吃惊。这突厥少女集美貌智慧于一身,实在是一个大大的厉害人物。有她一人,足可抵十万突厥铁骑。万幸的是,她落在了我的手中,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达兰扎?是你们突厥地部落吗?!”林晚荣嘿嘿笑了两声,眼中寒光闪过:“玉伽小姐放心,若然有空的话,我会去光顾的。” 玉伽察言知色,早已看穿了他的心思,顿时捏紧拳头,双眸里闪过不屈的烈焰:“卑鄙无耻的大华人,你要对达兰扎我的族人举起屠刀?!我恨你!玉伽恨你!” “恨我?!”林晚荣冷冷一笑,不屑道:“那就恨吧。反正,我从来就没指望你会爱上我。” “你----你这卑鄙下流的野狼!”论起斗嘴。天下谁人是林晚荣对手?突厥少女气的脸色苍白,浑身直颤。寻遍大华语的词库,也找不到一个词汇来描述这大华流寇。 林晚荣淡淡道:“说我野狼。那是玉伽小姐抬举我了。我离狼性还差地远呢。我们大华有一句老话,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玉伽小姐你体恤你的族人,看着他们流血受伤,你会痛不欲生、心如刀绞。这很好,很有人情味。可是在你地族人屠杀我大华同胞的时候,玉伽小姐你有没有体恤过我同胞地心情?是不是同样有人为他们悲恸哭泣?而你泛滥的同情心又到哪里去了?不错。我杀了你的族人。我很卑鄙。但你们突厥人屠杀我大华无数的同胞,难道就是高尚?说白了。突厥也不过是匹灭绝人性的野狼。而美丽的玉伽小姐,你所有的道德标准,都是针对别人。唯独不针对自己,偏偏你还义正词严,自以为高人一等。可笑,实在可笑!” 他语气不咸不淡,眼中神光炯炯,望着月牙儿地目光满是可怜和不屑,仿佛这一刻,他才是突厥人地主宰。 如果是对盛丹、拉布里谈起这番言论,那无异于对牛弹琴,徒留笑柄。但这玉伽是一个熟习大华文化、智慧超群的人物,这些话听在她耳里,立时又有了些不同地感觉。 玉伽咬咬牙,努力的想要让自己抬起头颅,不让这大华流寇看扁了。只是每当对上他凌厉的目光,她便不由自主地败下阵来。 尝试了几次,皆是同样效果,她眼神闪烁,低下头无奈一叹:“如果,有人愿意,很慎重的考虑你的建议。你会不会放过达兰扎?!” “放过?!那是不可能的事。”林晚荣坚定摇头:“当你们侵入大华、屠杀我同胞的那一刹那,你们可曾想过放过我的同胞?战争不是儿戏,既然突厥开启了战端,那就必须有人付出代价。只有你流了血,你才会懂得什么是伤痛。尸横遍野、家园残破、妻离子散、流离失所,不叫你们深刻的领悟这伤痛的滋味,突厥人永远不会知道大华遭受过什么!” 这几句话已经彰显了他的决心,突厥人一定要付出鲜血作为代价,这绝不是可以讨价还价的事。他的强硬激怒了玉伽,突厥少女柳眉轻扬,娇声道:“我族人的鲜血绝不会平白流淌,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林晚荣哈哈大笑,摇着头看她几眼:“玉伽小姐,你只学会了大华的文字和医术,却永远不会了解我们华人的性格。我和我的弟兄既然敢来,就没有想过活着回去。拿这些来威胁我,那是自取其辱。” 玉伽愣了愣,看着流寇轻蔑的笑容,她心里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明明大草原是她和她族人的地盘,但是在这大华流寇面前,竟有种命运由别人主宰的感觉,自己所有的聪明才智,在这悍不畏死的大华人身上,全都不管用了。 她咬咬牙,脸上满是怒火,奋力的朝林晚荣挥挥小拳头,意思是,我玉伽绝不放过你。那难得一见的小女儿神态,倒叫林晚荣愣了半晌,心里也是莞尔。 “哦,对了。”刚走过几步,流寇忽然又转过头来,朝着玉伽诡异一笑:“只顾着高兴,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忘了通知月牙儿小妹妹了。” 重要的事情?每次流寇嘴里吐出这几个字,对她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玉伽听得头皮阵阵发麻。纵然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也经不住这黑脸流寇时轻时重的折腾啊。她咬着牙道:“你有什么事情,能不能一次说完?” 咦?学会质问了?不错,不错!林晚荣哈哈道:“我军即将进入强行军、快移动、高节奏的草原作战时代。为了确保月牙儿妹妹的安全,经过我们三人组地严格讨论。从即日起,对玉伽小姐施行更严密的保护----与本帅同吃、同住、同劳动!” 玉伽惊得脸色发白,急声怒喝:“无耻的大华人,你杀了我吧!” “拜托你,玉伽小姐,眼光纯洁点。”林晚荣恼火道:“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就算你愿意,我老婆还不同意呢!同住一个帐篷而已,又不是同床,中间还可以拉上帘子的。对了,你们突厥没有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狗屁规矩吧----咦。你要自杀?!” 玉伽金色的弯刀架在脖子上,泪珠充满眼眶:“玉伽绝不会让恶狼侮辱我的清白----” “我也不会让草原上的小母狼。糟蹋我的身子。”林晚荣哼了声道:“本来想给你一个刺杀我地机会。不过,既然你不愿意。好吧,你自杀吧,小李子的伤势,应该不要紧了吧!” 月牙儿愣了愣,悲愤之下,小手正要动作,忽听那流寇小声地自言自语:“----等你自杀完毕。我就把你的衣裳扒光。送到达兰扎,看看有没有人认识你----唉。真地很盼望这一刻的到来啊!” 就这一句话,让玉伽顿时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看那流寇得意洋洋的模样。她眼中闪过浓浓的悲色。 “不要自视太高,我要想占你便宜,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林晚荣神色正经的告诫:“我真的不是你想像地那种人----相信你也知道,我们大华有个坐怀不乱地君子,叫做柳下惠的,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过你,我是柳下惠地表哥----你要不信,等我们一起睡上几个晚上,你就会明白了。” 他几句话撂下,也不理月牙儿的感受,哈哈大笑着扬长而去。 玉伽眼神闪烁半晌,良久才咬牙哼出一声,呐呐道:“无耻的大华人,我一定会战胜你,叫你跪在我地面前。” 高酋竖着耳朵偷听了一会儿,见林晚荣匆匆走来,急忙拉住他袖子,恳切道:“林兄弟,有一事请教----柳下惠的表哥是谁,我怎么没听过?!” “这你都不知道?高大哥果然变纯洁了!”林晚荣笑着看他一眼:“柳下惠的表哥----惠下柳嘛!” 老高愣了半天,终于缓过神来,忍不住的哈哈大笑。林兄弟可真有本事,柳下惠的表哥,果然是“会下流”啊! 这淫货,又想岔了。看着老高的骚劲,林晚荣忍不住的摇头叹气,我真是那么容易让人误会的人吗?! 西边的落日缓缓垂下,露出小半个脸庞,金色的余晖洒落在草原,映照着远处的青草绿花。暮色渐渐降临,略带寒意的春风,拂动着脚下的野草小花,像是微风掠过水面,掀起淡淡的波纹。 远处的苍穹下,无数巨大的毡房仿佛摇曳在天际的白色花朵,一眼望不到边。成群的牛羊在草地上悠闲的放牧,缓缓向毡房靠近,不时有嘹亮的歌声飘散过来,突厥人特有的高亢嗓音穿透了草原,这巨大的胡人部落,在落日夕阳下,显得格外的宁静安详。 “胡大哥,怎么样了?!”一个人影窜到胡不归潜伏的草丛,趴在他身边小声问道。 胡不归转过头来,林晚荣满面胡茬的脸庞出现在他眼前。这些时日的行军作战,所有人都是不修边幅,沙尘满脸,头发胡子一把抓,在这种情形下,连林晚荣的面容都有些看不清了。唯独他独有的小麦色的健康肌肤,沾上一层淡淡的汗珠,在落日余晖里,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将军果然神机妙算,前面就是达兰扎了,你看----”胡不归大手一指,脸上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带着几路斥候急行军至此,已经潜伏了有些时候了,没想到林将军竟也亲自跟来查探敌情。如此近距离的窥视突厥人的部落,在整个大华历史上都是第一次。遥想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胡不归顿时兴奋不已。 林晚荣嗯了一声,放眼朝前望去。遥远地苍穹下。白色的毡房一个连着一个,直没入天际。炊烟袅袅升起,放牧归来的骏马,滴滴嗒嗒的蹄声轻踏着草原,突厥人的悠扬的牧歌随风飘来,久久不散。 突厥部落达兰扎,就如同大华无数个宁静的村庄一样,沐浴在晚霞的余晖里,静谧安详。 “末将初步估算了一下,这达兰扎总共有八千余突厥人。除了一千五百余壮丁外。其余计有女子两千余人,稚童两千余。剩下的都是些老弱病残。”胡不归摩拳擦掌,兴奋道。像这样一个万人的突厥部落。盛时壮丁数至少在五六千人。只不过眼下突厥与大华大战,部落里地绝大部分壮丁都被抽调到前线,留下这样一个几乎不设防的胡人部落,对胡不归以及他手下地五千大华儿郎来说,这就是一块几乎到了口里的肥肉。 林晚荣嗯了声,微微叹气:“要不是那白色地毡房、如云的牧羊,我还以为回到了我们大华宁静的小村庄呢。” “谁说不是呢。”胡不归也深有同感:“这胡人的部落。就和我大华的村庄差不多。若不是亲眼看到他们侵入大华、屠戮我们的亲人。我几乎不敢想像,眼前宁静的突厥部落。竟然会在刹那,变成吃人不吐骨头地恶狼。” 人大概都是有两面性地吧,在极端条件下。谁都有变成恶狼的可能性。林晚荣淡淡叹了声:“胡大哥,释放地月牙儿那些族人呢,你怎么处置了?!” 胡不归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们暗地跟随他们,到了离这达兰扎的不远处。为免他们报信,所以不得不----”他朝脖子上狠狠抹了几下,意喻不言自明。 林晚荣嘿嘿道:“这个,不太好吧,我答应月牙儿释放他们地。” “将军,你的确已经释放他们了啊。”胡不归诡笑道:“只是他们运气不太好,又再次撞到了我们手上而已。玉伽小姐不能怪你,要怪,也只能怪她的族人不争气,逃跑的时候不用脑子。” 老胡也学了高酋那厮的本事了,脸皮越来越厚,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没有说话。 突厥人一统草原之后,其他的种族归降的归降,不降的就屠杀,整个草原再无任何人能对突厥人构成威胁,这已完全是他们的天下了。达兰扎的胡人部落,大概横行惯了,从没有想到过大华人竟敢孤军深入、直往草原深处而来。他们的岗哨仅仅放在两里开外,形同虚设。这般松懈的防守,对于林晚荣来说,简直就是老天相助。 眼见着暮色越来越沉,后续的人马也跟了上来,将突厥大马上带了口嚼子,五千将士放慢了速度,悄无声息的前行。 月牙儿和他剩余的十数个族人,特意被林晚荣留在了最后,所有人都被绑的紧紧,口中塞上了破布,不能挣扎,更无法叫喊,连那月牙儿也不例外。 虽说制服这小母狼的时候颇费了一番手脚,脸颊被抓破了,身上也挨了她好几下,不过林将军自有办法将吃过的苦都偷偷的弥补回来。 既然是同吃同住同劳动,林晚荣自然也毫不客气的钻进了月牙儿香喷喷的马车中,还示威似的,拼命的呼吸了几口清新空气。玉伽被捆成了粽子,拼命的挣扎着,口里模糊不清的喊着什么,美丽的脸颊涨的通红,眼里射出熊熊怒火,仿佛要将这黑脸的流寇燃烧殆尽。 “玉伽小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达兰扎到了!!!”林晚荣笑了笑,声音悠悠响起,玉伽身形猛地一滞,忽地疯狂一般扭动起来,双腿拼命向他踢过来,眼里射出深深的痛色。 流寇不理她蛇一般扭动的诱人身躯,轻轻拍着她粉嫩的香肩,皮笑肉不笑道:“第一回嘛,痛苦总是难免的,慢慢的,习惯了就好了。” 突厥少女咿咿呀呀的怒吼着,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步跨下马车,林晚荣手中的战刀高扬出鞘,愤怒的吼声响彻草原:“兄弟们,让胡人永远铭记住这伤痛。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