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八章 委屈 - 极品家丁

第五四八章 委屈

. 林晚荣呆了一呆,旋即摇头冷笑:“要是突厥可汗对我说这话,我还有几分相信。但是玉伽小姐你么----恕我直言,你有这个能耐么?” 月牙儿深深望他一眼,淡淡道:“你用不着套我的话,如何说服可汗,那是我的事。但玉伽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我向你保证,从此之后,我突厥铁骑所到之处,绝不无端屠杀大华妇孺,玉伽请草原之神作证。” 她神色庄严坚定,语声笃笃,说到草原之神时更是无比虔诚,眸中闪着淡淡的光彩。能以草原之神发誓,应该不是假话了。林晚荣微微发愣,这个玉伽的能耐,大大超出了他的想像,她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似乎越来越玄妙了。 两个人都不说话,车厢里顿时安静下来,吱吱呀呀的车轱辘转动声音,清晰可闻。玉伽言毕,微微合上双眼,神情平静,长长的睫毛随着车厢轻轻颤动,仿佛睡了过去。 被她这一打岔,林晚荣的困意,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索性掀起帘子下了车,朝高酋二人行去。 夜色中的草原宁寂安详,天空距离草地是如此之近,仿佛苍穹就落在人的头顶。璀璨的群星斑斑点点,散步在浩瀚的夜空,清淡的光辉照耀着骑士们的脸庞。火把稀稀疏疏,五千大军连夜向前挺进。 高酋手里高举着火烛,照亮了胡不归手中的地图:“突厥人的部落之间相隔遥远,兼之大部分壮丁已抽调至前线。因此,即使达兰扎遭袭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到突厥人耳里,他们要想调集足够地力量驰援达兰扎。那也不容易。据我估计。突厥人最快也要一天两夜地功夫,才能赶到达兰扎,而要摸清情况,所需时间还会更长。有如此充裕的时间,又是在这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突厥人就算有天大的能耐。要想找到我们,也绝非易事。嘿嘿,老高。这下有的打了!” 今夜这一役,除了妇孺和孩童,被歼灭的突厥人足有四千之多。己方却仅损失十数人。更重要地,这是大华骑兵深入草原打响的第一仗。獠牙初露,震撼无比。将士们热情饱满、情绪高涨。恨不能一鼓作气。再捣他十座胡营。 老高得意洋洋笑了几声:“娘的。这些胡人,看着人高马大。却怎么不经打呢。今夜我才砍了三十来人,就没了!再瞅那些娘们伢子,我他娘地实在下不了手,看来下辈子还是做禽兽好了。” 这厮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又卖乖,胡不归哈哈笑了两声,转过头时。正见林晚荣打着呵欠往这边行来。 “咦。林兄弟。睡过了?!”高酋挤眉弄眼。神秘而又猥琐的笑着,一语双关道。 看到老高这淫货。烦恼瞬时少了许多。林晚荣笑道:“睡什么睡。我是那么庸俗地人么?!高大哥,你这才纯洁了几个时辰,怎么就旧病复发了?----胡大哥。你们在看什么?!” 胡不归点点头。指着地图笑道:“末将正和高兄弟查看地图呢,依我们估计,最先得到情报前来驰援的,应该就是靠近伊吾地两个部落了。看。无敌龙就是这里,一个叫做哈尔合林,一个叫做额济纳。徐军师在地图上都有标注过。” 伊吾位于时罗漫山脚下,紧邻死亡之海罗布泊,是阿拉善草原与死亡之海的天然分界线。而胡不归所说地这两个部落,自北向南,与伊吾正处在一条直线上。哈尔合林还离得较远,而额济纳部落则就驻扎在伊吾周边。这两个部落与达兰扎三足鼎立,互为犄角之势。 这地图早已不知道研究了多少遍,林晚荣自是滚瓜烂熟。闭着眼睛也能画出几个部落地方位,便微微点了点头。 胡不归兴奋道:“从今夜达兰扎地情形猜测,哈尔合林和额济纳也定是两个大部落,人数绝不会少,打起来也更过瘾。将军,我们的下一个目标选在哪里?” 高酋也是满面期待地望着他,急道:“对啊,林兄弟,你快说,我们下一步打哪里?!” 胡不归自从跟随林晚荣之后,杀胡人就像切菜似的,这也让他对林晚荣产生了一种绝对的信任和崇拜,仿佛有了林将军出马,一切苦难都将不复存在。明知道靠近伊吾的两个部落势力不弱,他却依然信心满满。 林晚荣苦笑着道:“两位大哥,你们以为我是神仙啊,指哪里就能打哪里?!” “林兄弟,你可不是神仙----”高酋正色道:“----哪个神仙谁能比得过你啊?!” 老高拍马屁的本事又长进了不少啊!林晚荣摇头笑笑,正色道:“其实不瞒两位大哥,这几个部落,要先取哪一座,我的确还没盘算好。不说别地,现在连它们地规模和具体位置都没摸清楚,我想动手也是不成啊。” 这倒是实话,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打无准备之仗,在情况都没有摸清之前,就要林将军决策,那实在是武断了些。胡不归不好意思地嘿嘿了几声,脸有愧色。老高无耻惯了,脸皮也没红一下。 “不过----刚才胡大哥说地很对。”林晚荣语气顿了顿,点头道:“要想驰援达兰扎,最近的就是这几个部落了。其实也不难抉择,谁出兵达兰扎,我就打谁!” 高酋恍然大悟:“对,对,趁他老窝空虚,我们偷袭他。” “但是,我们地目标是伊吾----”胡不归皱眉轻道。 林晚荣正色点头:“不错,我们地最终目标正是伊吾,但这个秘密,只有我们三人知道,胡人绝不可能察觉。在他们眼中,我们就是深入草原地孤军,以战养战,打完了就跑,目地就是为了打击突厥人的士气。如果我们一上来就把目光对准伊吾。反而会引起他们地疑心,造成不必要地麻烦。我们在进入伊吾之前,再打几个漂亮仗。反而能放宽他们地心怀。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牵着突厥人的鼻子走。让他们暴跳如雷----除了我们自己。谁也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 “那就是说。还有很多仗要打了?!”高酋兴致冲冲问道。 “基本上是吧,”林晚荣眼中凶光闪过,大手猛地一挥,嘿嘿道:“如果有可能,我倒想把这几个部落全数拔除,看突厥人能把我怎么办。” 这么一说。几个人心里顿时都亮堂了。看林将军有如此地志气。胡不归兴奋地直点头:“好。就该如此,末将誓死追随。” 林晚荣拍着他肩膀笑笑。轻叹道:“其实。我现在最担心地。不是伊吾附近地几个部落。而是被我们骗往五原的那两万突厥骑兵。” 胡不归悚然一惊。不是林晚荣提起,他几乎就把这茬给忘了:“将军。你是担心他们识破我们计策之后。折返回来追击我们?!” 林晚荣点点头:“他们就是为了我而来,折返是一定地,只不过是时间早晚地问题。幸好我还留了先手!” 看他笑得贼贼。胡不归忍不住道:“什么先手?!” “胡大哥忘了?!”林晚荣眨眨眼:“我们今夜放了三千妇孺。她们。可是朝着巴彦浩特去地----” 旁边地高酋眼珠一眨,顿时惊道:“我明白了,这两万突厥人旬日奔行。饥累憔悴。林兄弟你是要用这三千饥肠辘辘地妇孺,去拖他们地后腿。让他们甩又甩不掉。行又行不得。还将你的声名传了出去----高,实在是高啊!” 林晚荣抬抬手笑道:“这两万骑兵中间有高人。前些天险些就拆穿了我们地计谋。没准这次他也会怀疑我放人地目地。也胡思乱想些什么,拖延不了几天。聊胜于无吧。” 几个人说笑一阵。心思都定下了。一口气行出百余里路程。这才安寨扎营。几近二更时分。 林晚荣已经意识到玉伽地身份很是非凡,对她地看守格外地严密起来。待到帐篷搭好。便毫不犹豫的将她拉入了自己帐中。 玉伽脸色疾变,怒斥道:“你干什么?!不许碰我。” “我要真想碰你。你能怎么样?!”林晚荣上下打量着他,嘻嘻笑道:“咬舌?自缢?还是切腹?!” 想起这流寇威胁过地事情,就是自己死了也不会安生,玉伽咬着牙脸色苍白,久久没有吭出一声。 林晚荣不屑的抬抬手:“难道人在你眼里都是禽兽?懒得和你说了!现在有一张行军床,还有宽阔地草地。你要睡在哪里?!” “我哪里都不睡,我有自己的马车----”玉伽愤怒道。 “马车?!”林晚荣哼了声。从怀里摸出把金色的弯刀,却是捆绑玉伽时自她手上刮来地。他拿那金光闪闪地刀锋在突厥少女脸上微微比划了两下,冷冷道:“忘了告诉你,玉伽小姐。你的马车被我受伤地弟兄征用了。” 见他拿着金刀在自己面前比划,笑得极其猥琐,玉伽气得脸色发白:“把金刀还给我。你----你这野蛮地大华人!” “野蛮?!我比突厥人还野蛮吗?!”林晚荣嘿嘿一笑,刷地一声金刀扬起,那锋利地刀锋切断玉伽耳边地一丝秀发,凌厉无比:“趁着我心情好再问一遍,玉伽小姐,你睡草地还是睡床?!如果你不回答,今晚你就睡在马背上!” “你以为玉伽会怕你吗?!”突厥少女瞪着他,咬牙道:“我睡床!” “咦,眼光挺不错嘛,知道这床是我睡过地!那好,一起睡,一起睡!”流寇话音未落,突厥少女便失神大惊:“我不睡男人地床,我,我睡草地!” 林晚荣哈哈笑道:“难得你这么体贴,还有些阶下囚地觉悟。好吧,这草地归你了。真是的,从来没见过女孩子主动要求睡草地地,想不答应都难啊!” 这个人到底是大华地英雄,还是大华的无赖?!被他逼得忍无可忍,玉伽顿时心神恍惚。这几日地接触交锋以来,最初由她独占上风,到后来两人战平,再往后,却是大华流寇占了主动。这个黑脸流寇似乎是遇弱不弱,遇强更强,叫人难以琢磨。 林晚荣伸伸懒腰,接连打了几个呵欠,噗通一声仰躺在行军床上,美美地长出了口气,对身边地突厥女子不闻不问,就仿佛她是空气一般。 行军的帐篷,也仅起个遮风挡雨的作用,地上仍是光秃秃地草地。玉伽咬牙躺在草地上,一阵寒彻入骨的冰冷感觉,露珠顺着薄薄地丝裙传入体内,叫她忍不住的一哆嗦,浑身都冰冷起来。在这样地草地睡上一晚,再强悍的人也会受不住。 她情不自禁的看了林晚荣一眼,只见那流寇躺在床上,手中还握着本属于自己地金刀,双眼紧闭,呼吸均匀,竟已是缓缓入梦了。 只要这流寇不做别地坏事,那已经是草原之神保佑了,还能祈求什么?突厥少女双眸湿润,强抑心中地委屈,紧紧地捏了捏手掌,倔强的咬咬牙,缓缓闭上了眼睛……

上一篇   第五四七章 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