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九章 你对我做了什么 - 极品家丁

第五四九章 你对我做了什么

.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挥动鞭儿响四方,百鸟儿齐飞翔----” 阵阵高亢嘹亮的歌声,划破了草原清晨的宁静,那嗓音与动听二字绝缘,唯一可以称道的,就是还算豪壮了。 似是被这歌声所诱,不知从哪里飞来几只草原百灵,叽叽喳喳的在队伍的上方盘旋着,欢快的飞舞着。初升的旭日红光万丈,照耀着将士们年轻的脸庞,洁净的露珠打在他们的发上、脸上,显得格外的纯净晶莹。 林晚荣骑在马上,一路高歌,唱的都是些别人听不懂的奇怪小调,偏还朗朗上口,叫人一听就会。五千将士一路慢行,看着他悠闲的模样,听着他特有的高亢嗓音、跑调的小曲,都不禁莞尔----就这种破锣嗓子,也敢出来卖弄?!偏偏他还唱个不停,众人乐得哈哈大笑,也渐渐受他感染,不自觉的从战事中解脱出来,恢复了豪爽的心情。众人心境放松之下,欢声笑语此起彼伏、络绎不绝,欢快的情绪感染了每一个人,这大草原仿佛就成了他们的另外一个家。 “林兄弟今天的心情好像不错,难道昨夜得手了?!”老高跨在马上,听着林兄弟哼的跑调小曲,忍不住狐疑开口。 胡不归小心翼翼的朝前面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得没得手我不知道,但将军唱小曲的水平----实在有待提高。老高,你胆子大,能不能请你过去跟他说说,弟兄们马上就要扎营生火吃早饭了----那个。能不能请将军暂停一会儿?!” “你敢编排林兄弟的不是?!”老高笑道:“他唱歌,代表他有信心办好大事,这样咱们才可安心嘛----话说回来,这林兄弟唱曲的本事。实在不咋地,比八大胡同里的粉头差地远了。不过也该知足了,听粉头唱曲是要银子的。可听林兄弟唱曲,没准他还倒找银子,哈哈!” 两个人龌龊笑了几声,算是自娱自乐,一时也甚快活。 远远的一骑飞奔而来,在林晚荣身前急急停下了,正是昨夜派出的斥候。为了安全计,昨夜袭击达兰扎之前。他便与胡不归商量,派了数路人马往前方侦察,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消息回来了。 那军士抹了额头上地大汗。急声道:“禀将军,前方三百里开外,发现胡人骑兵。” “哦?!”林晚荣眼中精光一闪:“哪里来的?有多少人?!” 胡不归和高酋一听发现胡人的行踪,早已涌了上来,只听那斥候报道:“足有两千多人、不到三千的样子。目前还无法确认这些胡人是从哪里来,但据属下估计,极有可能是前面的哈尔合林抑或额济纳部落派出的人马。” “哈尔合林和额济纳?”林万荣嗯了声。点点头道:“有此可能。你们寻到这两个部落的位置没有?” 那军士面带憾色的摇头:“由于这队突厥骑兵的突然出现,属下等不敢贸然前进,目前还无法确认这两个部落的具体位置。” 斥候小队只有十数人,在突然遭遇大批敌骑时唯有选择规避,这是没有办法地事。林晚荣向胡不归看了一眼道:“胡大哥,你觉得这两千多人是从哪里来的?” 老胡思索一阵,点头道:“放眼达兰扎周边,既要留大队人马镇守部落,又可驰援附近部族。也唯有哈尔合林与额济纳部落才有如此实力。末将以为,这三千不到的人马,在草原上不算多,但也绝对不少。定是这两个部落得到了达兰扎遭袭地消息,才星夜派出的。前方的兄弟与胡人骑兵偶遇,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们的斥候,或许已经到达这两个部族的外围,眼下他们地一举一行都须谨慎,防止被突厥人察觉。” 胡不归的分析在情在理,林晚荣赞同的点点头:“胡大哥,那依着你地判断,如果我们不改变方向,就一直这样走下去,这两千多胡人,什么时候会与我们遭遇?!” 老胡搬着手指算了半天,慎道:“这个不好说。因为突厥人对于达兰扎和我们的情况都一无所知,他应该不敢冒进的。如果两军相遇的话,最快也要在今日暮时,太阳下山的时候。” “那也没有几个时辰了。”林晚荣点点头:“这些突厥人来的倒挺快的,日夜不停,不到明天早上就能赶到达兰扎了。” 胡不归摆摆手,笑道:“日夜不停是不可能的,就算胡人受得起,那战马也受不起啊。胡人向有日行夜息的习惯,便是因为突厥大马虽然奔行疾快、可日行八百,但如此剧烈地活动也导致它体力消耗极大,光靠这阿拉善草原上的野草,那是远远不够的,每晚必须为战马补充粮草和饮水,” 林晚荣微微哦了声,双眼忍不住的眯了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高酋在一边听他二人说了半天,忍不住笑道:“能一下子派出小三千人,这是哪个部落有这么大的手笔?我估计他的大营里一定空了,咱们正好去放火劫营!” 老高这厮跟随我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么那智力还没一点长进呢?!林晚荣笑着摇头:“高大哥,你要这样想,那只怕就中计了。” “中计?!”高酋顿时睁大了眼睛:“为什么?!” 这厮空闲的时候就是研究春宫画册,也不多花点时间学习兵书,林晚荣满面无奈之色。倒是那胡不归接道:“高兄弟,你太小看胡人了。如果我们没估计错的话,这三千人应该是哈尔合林与额济纳两个部落的联军。” “联军?!” “不错!”胡不归正色点头:“高兄弟,试想一下,如果你是胡人统领,肩负着保护部落的重任。却还要驰援他人----你会派出几成的人马?” “最多不过三成!”高酋坚定道。 “这就对了。额济纳和哈尔合林。任何一个部落要派出三千人马驰援达兰扎,他都必须有八千至一万名壮丁做后盾。在胡人全体出动攻击贺兰山峡谷之时,哪个部落还能保留着庞大的、一万余人地壮丁?!这是不可能地事。因此,这两千多人必定是此两个部落的联军。而据我估计,在额济纳和哈尔合林。每个大营里还至少有四千余胡人骑兵。要想像袭击达兰扎那样轻松,只怕是不成了。”老胡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这么一分析,老高全明白了,确实如胡不归所说,那胡人又不是傻子,与达兰扎同样的错误怎么会犯第二遍。 “那现在怎么办?到底是打还是不打?!”高酋满面悻悻,有些踌躇道。胡不归以同样期盼的眼神看着林将军,等待着他拿主意。 林晚荣双眼微闭。凝神思考着。从胡不归地分析可以看出,不管是额济纳还是哈尔合林。规模和人数都数倍于达兰扎。如果要强攻的话,以这五千人马,占据不了绝对优势。即使是破了胡人地部落。己方也会损失惨重。而在没有兵员补充的情况下。这五千将士就是最宝贵地财富。还有更大的事情等着他们去办,绝不应该无谓的牺牲。但是,要绕道直插胡庭,这伊吾是必经之地,就算不解决哈尔合林。也必须拿下紧邻着伊吾的额济纳部落。 他沉思了半晌,忽地眉头一扬。眼中厉色闪过,狠狠一挥手:“打。当然要打!胡大哥,嘱咐前方的兄弟加强戒备,随时报告驰援而来的胡人的行踪。” “林兄弟,你地意思,莫不是要先吃掉这两千五百人?”高酋惊喜道。 ------------ 林晚荣微微点头,神色严肃。胡不归皱着眉头道:“要吃掉他们,只怕不容易。我们昨夜袭击达兰扎之所以一战功成,是因为胡人全无察觉,兼之他们有妇孺拖累。所以才会被我们轻松歼灭。但这两千多胡人是机动的,想无声无息地完成对他们的包围,难度极大。一旦我们露出些微的破绽被他们发觉,他们可以掉头就走,在茫茫地大草原上,如果胡人要逃走,谁也拦不住。所以,这两个部落地首领才敢放心大胆地派他们驰援达兰扎。” 老胡的思虑不是没有道理,林晚荣笑道:“胡大哥说的很对。如果突厥人要逃跑,那当然是谁也拦不住了,不过么,要是突厥人没了马,你说他们还能不能跑?” “突厥人没了马,那就等于老虎拔了牙,自然跑不掉了----可是突厥人怎么会没马呢?!”胡不归不解道。 林晚荣神秘一笑:“胡大哥,你也说过的,突厥大马可日行千里,但是,那粮草和饮水必须要保证----” “正是如此。”老胡急忙点头。 林晚荣嘿嘿阴笑着拍拍高酋肩膀:“很好,很好!是我们英勇无敌的高大哥出马地时候了!” ------------把该交待的事情都嘱咐清楚了,这才有功夫去看看李武陵。玉伽被他绑着坐在了车辕,充当临时车夫,心里怨恨有加,看见他地时候只冷哼了声便偏过头去。 “治病救人的时候到了,神医请跟我来吧!”林晚荣笑着解开她手上绳索,率先进了马车。李武陵地气色有了明显的好转,呼吸渐渐的平缓,胸口的外伤已经开始结痂,月牙儿用的药材果然灵效非凡。 玉伽进了马车来,洁白的小手上两道青紫的淤痕清晰可见,林晚荣盯住她手道:“咦,受伤了?神医,我也来给你上点药吧。” “不劳窝老攻大人挂怀。”突厥少女冷着脸,却已开始检查李武陵的伤势。事关小李子性命,林晚荣也不敢大意了,紧紧盯住月牙儿的脸色,察看她地反应。 听了李武陵的脉搏,翻看了他的眼睑,又在伤口周围仔细察看了一道,玉伽扬扬小手,冷道:“无恙!” 就这么两个字?太少了吧!林晚荣心里着急正要再问,突厥少女淡淡道:“----你不用再问了,我只能告诉你他的情形正在逐步好转,至于什么时候能够醒来,我也不知道。” 她是俘虏,但也是医生,林晚荣干着急也没办法,好在李武陵虽然暂时还没醒来,但那伤势的好转却是人人都看的到的,终有一天,他会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林晚荣坚信这一点。 带着玉伽转了出来,正要跳下马车,那坐在车辕上的月牙儿忽然开口道:“流寇,我问你一件事情。” “能不能不要随便给我起外号?”林晚荣转过头来,满脸的恼火:“你叫我的突厥名字,不是挺好的么?” 玉伽盯住他眼睛,咬着牙道:“昨日夜里,我分明是睡在草地上,怎地今早醒来,却是躺在你的,你的----” 她脸颊微微发红,后面的话没有说完,眼中已是愤怒似火:“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些什么?”

上一篇   第五四八章 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