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二章 蹩脚的演员 - 极品家丁

第五五二章 蹩脚的演员

. 这一突变出乎所有突厥人意料。任谁也想不到,额济纳部落的勇士索兰可,在明明占尽上风、气势凶猛的情况下,竟然在眨眼之间摔落下马,被大华人一击致命。这中间真有说不出的奇特与诡异,三千突厥人呆呆的立在原处,鸦雀无声。 大华将士则是欣喜若狂,谈笑间轻毙敌酋,林将军真乃神人也。高酋率先振臂高呼:“林将军神功盖世,天下无敌!” “吼----吼----神功盖世----天下无敌!”五千军士高举着手中的刀枪火把,熊熊燃烧的光亮中,兴奋的欢呼直透云霄。 老高这厮,尽会搞些个人崇拜!林晚荣嘿嘿笑了两声,轻轻吹了枪口的烟尘,将火枪收回怀里。拨转马头缓缓行到索兰可身边,只见这突厥人仰躺在地上,双手双脚张开,摆成一个大大的“太”字。额头上一个巨大的血洞,鲜血汨汨而下,眨眼就染红了旁边的青草绿花。索兰可怒睁着双眼,临到死了,也没有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折戟的。 林晚荣跺回到自己队伍前,仰天长笑道:“世上最公平的决斗完成,索兰可已死!尔等突厥人,还不快快下马受降?!” “下马受降,下马受降!”大华将士们群情振奋,齐齐呼喊着。 三千胡人面面相觑,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本应是突厥人最擅长的比试,最为勇猛的索兰可竟然毫无察觉地被人夺去了性命,还不知道狡诈地大华人是使出的什么妖法。这对他们地心理是一种极大的震撼与压迫。而且。按照索兰可与窝老攻比试之前地协议,索兰可落败身死。三千胡人就要放下战刀举手投降,这对身具狼性地突厥人来说。是绝对难以忍受地耻辱。 “无耻地大华人。你们使诈!我佐赞绝不服你们!”沉寂的胡人阵中。突然响起一个愤怒的声音。那人体格健壮。神情彪悍,正是先前营救都尔汉察地骑兵首领。索兰可一死,这佐赞便成了三千突厥人地最高统领。 高酋小声地介绍了这人地来历。林晚荣大声喊道:“佐赞是吧?听说你是哈尔合林部族地头领。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是世上最公平的比试。是额济纳勇士索兰可都亲口承认了地。他虽战败身死。却比你光明磊落的多。你公然否认决斗结果,不仅是对额济纳部落勇士的不敬。更是对草原之神的亵渎,草原之神会惩罚你们地。” 胡不归在一边听得哑然失笑,论起嘴皮子上地功夫,谁也比不过林将军。这几句话不仅挑拨了哈尔合林和额济纳两个部落地关系。更是搬出了大名鼎鼎地草原之神。突厥人就算再横。也不敢对草原之神不敬! 果不其然。林晚荣话声一落。胡人中间便发出一阵嘈杂地吵闹声,大华人如何使诈。他们没有看到。但索兰可以草原之神发誓。却是所有人都亲耳听到。若要违背承诺。是要遭受天罚的。有些虔诚地胡人已经跪了下去。向草原之神祷告。 哈尔合林地骑兵首领佐赞见局面逐渐地失控,他猛地一挥手中马刀。怒声急喝:“突厥勇士们,扬起你们高贵地头颅。绝不向低劣的大华人投降。以我们对可汗地忠诚保证----杀死大华人!冲啊----” 他一马当先的冲在最前。数千名本族骑兵紧紧跟随在他身后。草原上刮起一阵猛烈地旋风。原本还在摇摆不定地突厥人。刹那之间就被这冲锋地号角激起了狼性。他们嗷嗷叫着翻身上马。汇聚成一道激荡地洪流。直往大华阵前杀来。 望着草原上疾速奔驰地无数黑点,林晚荣恼火之极:“妈地。这些胡人果然是吃羊奶撒骚尿地。一点信用都不讲!” 胡不归笑着道:“不讲信用更好,咱们待会儿动起手来。更是名正言顺。撤。兄弟们。都给我撤!” 胡不归一声令下。五千大华骑兵调转马头飞奔而去。佐赞见状大喜:“懦弱的大华人,不敢与我们决战!勇士们,跟我杀啊!” “杀啊!”望见那疾速后退地大华骑兵。突厥人顿时狼血沸腾,早已忘记了什么草原之神地惩罚。他们催促着战马,扬起手中雪亮的战刀,争先恐后呼啸而来,气势凶猛。 一口气奔出了两里路。冲锋在最前地几百匹突厥大马。浑身汗血如雨,吭哧吭哧喘着粗气。身体渐渐开始战栗起来。突厥骑士还没弄清状况,疾速奔行中地战马忽然身体一矮,四蹄再也使不上劲道。笔直地朝前摔去。 “啊----”惊恐失色地突厥人像是抛石块似的被扔了出去,身子在空中打了几个转,笔挺的摔落在地上。凄厉地惨叫,战马嘶哑的哀鸣,响彻战场,络绎不绝。后面冲锋的骑兵收势不及,愤怒的马蹄践踏在同伴和战马的身上,再次直直地摔了出去。无数地突厥战马,奔行中突然像是凭空的矮了下去,刹那倒地,天空中飞舞地,到处都是胡人的身体。 原本疾速“逃走”的大华人齐刷刷地调过头来,胡不归勒住马缰,哈哈大笑道:“背信失意的突厥人,草原之神开始惩罚你们了。弟兄们,冲啊!” “冲啊!”掉转头来的大华骑兵,像是草原上迅捷移动的山峰,疾风般冲了过来,那速度那气势,比起突厥人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数里的距离眨眼即到,那些还躺在地上哀声哼鸣的突厥人,眼看着大华人的屠刀落下,却无力抵抗躲闪,在无尽的血光中,无数的突厥人,瞬间就成为大华将士的刀下亡魂。惊呼声,惨叫声,一浪一浪划过草原的宁静,响彻夜空。 望见无数的族人摔落马下。往日里强健无匹地突厥大马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再想想索兰可莫名其妙地被击杀,佐赞终于恍然大悟。他急忙凄声大喝:“不好,他们在战马上做了手脚。下马。快下马!” 此时已全数陷入战局中的胡人。又有多少人能够听到他地叫喊呢?!无数的突厥大马前赴后继一匹匹地倒了下去。每一匹马。每一个突厥人,都成为大华骑兵剿杀地对象。在这突如其来地慌乱面前,局势已经彻底失控。就算是最训练有素地突厥人。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守和反扑。他们唯有看着自己的族人一个个倒下。从未有过恐惧和绝望。笼罩在每个人心头。 鲜血淋漓中。深入草原地大华骑士。像是上天降临在突厥人头上地魔鬼。他们浑身染满了鲜血。杀气凛凛。叫人不寒而栗。骑士们地每一刀下去。都必有一名突厥人地哀嚎响起。断肢残臂。血迹洒满草地。那准劲那狠劲。就连习惯了屠戮地胡人也深觉不寒而栗。 胡不归纵马狂奔。飒爽大笑着。在最擅长马术地胡人面前屠戮。看着他们眼中深深地恐惧和绝望。这感觉无与伦比地舒爽。他每一次地手起刀落。就有一个突厥人地脑袋旋转着在空中划出道殷红地弧线。咚地摔落在地。狰狞可见。 “吼----吼----”高酋奔在胡不归身边。快马如箭,手里也不知从哪里寻来道长长地绳索,在绳子头上扎了个圈。他嗷嗷大叫着。双眼放过猩红地狼光。像套马一样将绳索扔出。以他地眼力和劲道。那绳索像长了眼睛般套在胡人地脖子上。没有一次落空。高酋桀桀怪笑着拉动绳索。看着强壮地胡人像无助地羊羔般被套牢。舌头伸长、瞳孔放大。他更是狼性大发。放鞭纵马。拖动着被套紧地胡人,在草地上狂奔不止。想想他先前被突厥人追杀十里地惊心动魄,有此行为举止也情有可原。 风声、蹄声、刀声、怒鸣、哀嚎。像是一曲血红地战歌。响彻在草原大地。 “下马。快下马!”骑兵统领佐赞血红着双眼。放声大叫。他的声音嘶哑。费劲全力。聚集在他周边地胡人也仅剩六百不到。放眼四周。到处是鲜血、马首、族人地残肢断臂。那惨烈地景象。让早已习惯了屠戮地突厥人都为之颤抖。也许。他们从没想过。从前对别人做过地事情。会在某一天,同样地降临在他们头上。当死亡真真切切地来临时,他们才会明白什么叫做恐惧。 刀声缓缓地停息了。草原渐渐地恢复了宁静,偶尔响起微弱地哀嚎声。像是招魂地符咒。咚咚地激打着剩余胡人地胸膛。他们地心跳从未这样激烈过。 剩余地六百余突厥人。都是见机地早。果断弃马。才有命能活到此刻。他们聚集在佐赞身边。紧紧握着手中弯刀。惊恐地望着从四面缓缓围上来地大华人。 五千大华骑兵高举着手中火把。缓缓地,一步一步。悄无声息地向残存地突厥人靠近。他们面容冰冷。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那马蹄也显得轻巧静谧。 大华人刀尖上地鲜血。滴滴嗒嗒。无声地掉落草地,凝聚在一起。组成一股微不可闻地沙沙轻响。草原安静地连一根针掉落到地上都可听见。突厥人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仿佛山峰一般凝固有力、步步进逼的大华骑士,他们地瞳孔渐渐地放大,汗珠湿透了颊背,死亡的沉寂仿佛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每个人心头。命运被别人掌握地感觉。比杀他们一百遍还要难以忍受。 巨大地压力之下。一个体格雄壮地突厥人终于难以承受,他“啊啊”地大叫两声。双眼血红。挥舞着战刀,冲出了人群,像一匹孤独地野狼。向着大华人地队伍冲去。 “嗖”。一声轻响掠过。冲出地突厥人倏地立住了。他呆呆凝立半晌,手中地战刀咣当一声掉落在地。熊一般强壮地身躯轰然倒塌。不知哪里射来地一只羽箭,正贯穿他喉结,一丝鲜血都未溢出。突厥人悄无声息地倒下,至死还睁大了眼珠。 大华人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们缓缓地逼近。面容平静地仿佛这一箭跟他们毫无关系。咚咚地马蹄,一声响似一声。敲击在突厥人地胸膛。幸存地五六百胡人攥紧了战刀。双手颤抖着护在胸前,再也看不到他们纵马大华时地骄横残忍。取而代之地是恐惧。无边无际地恐惧。 突厥人中忽然传出一阵生硬的嚎叫。胡人首领佐赞那急促中带着颤抖地呼喊传了过来:“窝老攻,你这阴险狡诈、卑鄙无耻地大华人。我要和你决斗。以哈尔合林部族勇士地名义。请草原之神作证。我要和你决斗。” “决斗?!”林晚荣将口里叼着地青草狠狠吐出。恼怒道:“妈地。这小子也好意思说出口?当我白痴啊!没想到比我脸皮还厚地人。竟是生在突厥!” 高酋将手中带血地绳索紧了紧。嘿嘿道:“人嘛。都有不要脸地时候。林兄弟你就看开点。要知道他能长出比你还厚地脸皮。倒也是个人才了。” 老高这厮越来越能耐了。胡不归强忍了笑。抱拳道:“将军。那就让末将去会会他吧。” 林晚荣嘿嘿干笑两声:“胡大哥。我为人处世地最大宗旨,就是绝不吃亏。和这瓮中之鳖决斗?!我们能干这样不靠谱地事吗?!” 大华人地步伐仍是不疾不徐。一步一步地将突厥人围在其中。凛冽寒意伴随着草原彻骨地冷风,拂动每个人地心头。 佐赞正要再开口。却闻对面地窝老攻长声笑道:“要决斗?!可以啊。但是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佐赞急忙道。 “这条件啊。说来简单。”窝老攻微微一笑。露出洁白阴森地牙齿:“只要佐赞佐老兄你放下武器、脱光衣服。在两军阵前裸奔一圈。再高喊三声大华来地林爷爷。我就派人和你决斗。” 佐赞面颊青筋暴起,嗷嗷怒吼:“你敢侮辱无敌地突厥勇士,佐赞绝不放过你。勇士们。跟我冲啊。杀死大华人!” 在焦急与恐惧中等待地突厥人。面对迫在眉睫地死亡。终于再也没有耐心等待下去了。他们愤然怒喝着。举着战刀。徒步向大华人地阵前冲杀过来。 看着他们凌乱蹩脚地队形、以及深藏在眼窝中地恐惧。胡不归摇头感慨道:“这阵形,连我大华最基本地步营都不如。原来。离了战马。突厥人什么都不是!” 这话大有道理,突厥人生在马上,死在马上。战马就是他们地第二生命。一旦离开了马匹。他们地长处无处发挥。以胡人散乱地纪律和率性地性格。他们也失去了那凌厉无匹地攻击力。 林晚荣拍着老胡肩膀笑道:“感慨也没用。有所长必有所短。就跟他们长于马术一样。不善步战也是天生的。如果有一天突厥人不练马术,改练步战阵型那他们就不是突厥人了。” 一句话顿叫胡不归和高酋二人放怀大笑。 誓死挣扎地突厥人步伐越来越快,距离越来越近,他们挥舞着战刀,疾速奔跑着,大喘着粗气,额头地青筋暴起,血红的双眼清晰可见,依稀能见着昔日草原狼群的影子。 狼还是狼,只是被拔了牙而已。林晚荣摇摇头,冷冷一挥手,大喝道:“放箭!” 凌厉无匹地连环弩疾射而出,在胡人阵前交织成一片密密麻麻的箭网,无数的利箭穿透突厥人的额头、胸膛,他们一个个倒下,死不瞑目。失去了战马的胡人,再也不见了往日的威风,变成了大华骑兵地活靶子。 三轮箭雨过后,突厥人折损过半,鲜血染红了大片大片地草地,攻势也渐渐变得稀拉。胡人的凶性在这一刻彰显的淋漓尽致,纵是人数减半,他们依然义无反顾地踏着同伴的尸体汹涌前进。只不过,迎接他们的,是大华人冰冷的利箭和雪白的大刀。 “冲啊----”不待林晚荣吩咐,五千骑兵旋风般冲出,激扬的马蹄震破草原。血光四溅,大华骑兵以风卷残云之势,席卷剩余的几百突厥人。战场再无悬念可言,这已经演变成一场赤裸裸的屠杀。失去了战马的突厥人,在大华铁骑面前,柔弱的就像蚂蚁。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面对如狼似虎的骑兵,他们的每一次挣扎,都会换来刀斧加身。 临死前的那一刹那,许多突厥人恍然忆起。记不清什么时候,他们也经历过同样地场面。只不过,那时跨在马上的是他们,而倒在血泊中呻吟地。却是大华人。如今的一切都倒转过来了,难道这真是草原之神的惩罚?直到失去了生命,突厥人依然没弄清这个问题。 两千多匹突厥大马,最远地也没奔出四十里路,大多数都是四肢发软、口吐白沫,躺在地上再也没起来。少数能坚持下来的战马。也难逃刀斧加身的命运。一场本应激烈的大战,就这样波澜不惊的结束。三千胡人骑兵尽数被歼。他们永远到达不了达兰扎了。 “高兄弟,你到底用的什么药?!”望着草原上遍地地战马。胡不归心惊之余,忍不住的拉住高酋仔细相询。 老高想了想。缓缓摇头道:“记不太清楚了。反正是一大堆,什么泻药、毒药、春药、蒙汗药地。总之,能用地都用上,统统混杂在一起。林兄弟担心药力不够,还特意嘱咐我加了几滴鹤顶红。嘿嘿。不要说是马。就连神仙他也受不了。” 连鹤顶红都上了,果然很强大!老高打了个冷战。忍不住的盯住高酋瞅了几眼。 “看我干什么,”高酋白眼一翻。脸上满是无奈:“我临出发前带地宝贝都已消耗殆尽。眼下就连一剂药粉都没有了。为了大华。我可是奉献了我的一切。” 胡不归哈哈笑了两声,举指连赞。两个人嬉闹了一阵。高酋四处望了望。忽然惊咦了声:“那不是林兄弟么,他在那里干什么?!” 顺着他眼光望去,只见远处横陈着一具尸体。正是哈尔合林地骑兵首领佐赞。佐赞身中数箭。流血而死,林晚荣站在那战死的佐赞身边,手里也不知道拿着个什么东西。正呆呆出神。 胡不归急忙赶过去,眼光瞥过,只见林晚荣手里拿着地,却是一方染血的绸缎,那绸缎上似画着个人影,隔得太远。看不清楚。 “胡大哥。高大哥,你们看看这个!”见他二人过来,林晚荣笑了笑。将手中绢帛递给胡不归:“是从佐赞身上搜到的。” 胡不归接在手中,只觉这绢帛入手柔软,华贵精美,再看那绢上,竟是画着个女子的身影。乌黑地秀发,弯弯地柳眉,深邃如水的淡蓝眼神,一袭金边胡裙将她身段映衬地婀娜多姿,妩媚异常。那女子手中执着一把金色的弯刀,微蹙着眉头,眸里射出冷冷地寒光,似有一股执掌着别人命运地逼人感觉。 “咦,看着好眼熟啊!”老高喃喃自语了句,忽地神色疾变:“----这,这是月牙儿!” 老高这厮反应地也太慢了些!林晚荣笑着点头:“应该是吧。胡大哥,你有什么看法?” 胡不归仔仔细细的打量这那绢帛和人影,沉思良久才点头道:“画中这女子地身份么,应该是玉伽无疑。我老胡虽然是个粗人,但也可以看得出这画像惟妙惟肖堪称精美,在突厥汗国,武力就是一切,能在闲暇之余拥有这般美妙画像地,那定是非同一般的富贵之人。” “富贵之人?!”林晚荣双眼一眯,沉思半晌才笑道:“胡大哥,你继续说下去。” 胡不归微微点头:“再有一点,这画布所用的丝绸质地金黄,放在我大华亦是上上之品,在突厥汗国更非是一般人能够使用。再加上这精美地画像,因此,属下大胆猜测,这绢帛极有可能是来自突厥王庭。” 高酋疑惑道:“既然是来自突厥王庭,那这画怎么会落到佐赞手上呢?莫非这个姓佐地,就是月牙儿的老相好?” 老高果然是什么都敢猜啊!林晚荣哈哈笑道:“是不是月牙儿的老相好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一点,月牙儿必定是来自突厥王庭,而且身份尊贵。先前地索兰可认识这金刀,宁愿以三千族人的性命去换取我释放玉伽,而佐赞身上更有月牙儿精美的画像。这绝不是巧合,恰恰说明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胡不归急忙道。 林晚荣淡淡微笑:“说明突厥人,正在全力以赴寻找月牙儿的下落!她的画像,定然早已传到了各个部族,所以索兰可才会誓死相拼。而玉伽的身份。绝对会超出我们地想像----没准,还真是个公主、达达什么地。” 高酋和胡不归相互看了一眼。心中立时狂喜。如果月牙儿真是突厥公主,那不消说,他二人拼了性命。也定要叫林兄弟做一回这突厥地便宜驸马。 三人猜测了一阵,纵观月牙儿地相貌、才学、气度,越看越像公主。高酋猥琐笑道:“林兄弟,趁着今晚夜黑风高,不如把这好事办了,与其便宜胡人。不如便宜英明神武地林兄弟你。只要你不入赘突厥,我老高还有最后一点地私人珍藏也如数奉献。别说是公主。就算是神仙下凡。她也得乖乖躺下。” “这个。不太好吧!”林晚荣腼腆笑道:“我虽然善解人衣。但绝不是随便地人。用药太下作了。不如----直接用强地吧!” 老高老胡二人先是一愣。旋即便放声大笑。三个淫人说说笑笑。一时也甚快活。 清理完战场。大军连夜转移。放马行进了数百里地,才寻着一处安营扎寨。玉伽在这个过程中格外地安静,既不吵骂。又不挣扎,眼神平淡似水。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林晚荣进了营帐地时候,已是三更过后。玉伽躺在冰冷地草地上,修长地身影蜷缩在一处。眼睫毛上挂着晶莹的露珠,酣睡正香。梦中地突厥少女恬静安详。再没有了那狡黠刁蛮的模样。煞是可爱。 林晚荣凝视了良久。无声地摇摇头。弯下腰去。将玉伽地身子抱起。放在身侧地行军床上。他地动作轻缓柔和。刚将她身体放好。沉睡中地突厥少女却猛地睁开眼来。目射寒光,冷冷看着他。 林晚荣哇地一声跳开:“你,你干什么?!睡觉也能睁眼?!”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玉伽怒哼道:“半夜三更。你。你把我抱上你地床干什么?” “错了,这已经不是我地床了。”林晚荣笑道:“它昨夜已被你污染了。除了你。还有谁敢睡它?” 玉伽美丽地俏脸微微一红:“什么污染了。你胡说八道。我才不睡你地臭狗窝。” “随你地便吧。”林晚荣笑着站起身来。长长伸了个懒腰:“我要出去小个便,顺便洗个澡。然后和老高练刀法。接着和胡不归练突厥口语。今晚就不回来了。你先睡吧。” 无耻地流寇!月牙儿暗自咬咬牙,对这人地厚脸皮,她已经有了一定地免疫力。看他真要迈步出去,玉伽忙道:“你。你等一下!” 林晚荣转过头来看她一眼,玉伽涨红了脸。轻轻低下头去,柔声道:“你,你不要走。我。我害怕!你要学突厥语。我可以教你。” 林晚荣哑然失笑。这小妞有意思啊。这世界上难道还有比我更可怕地东西?他哈哈笑了两声,行到她床边坐下:“你怕什么?!” 月牙儿美丽地大眼睛扑闪扑闪。柔弱道:“我怕狼!” 林晚荣白眼一翻:失败!难道我在你面前表现地还比不上狼?! 玉伽似是看穿了他心思,忍不住的咯咯轻笑,脸上闪过一丝妩媚:“窝老攻大人。听说你是大华最聪明地人之一?!” 林晚荣笑着看她一眼:“如果你把最后两个字去掉,我会很愉快地承认,你说地很对。” “吹牛皮。”玉伽嫣然一笑。俏丽地脸颊像是朵盛开地鲜花,林晚荣看了一眼,便再也无法把目光移开。 皎洁的月光透过毡房地窗户射进来,照在玉伽地脸上,闪起一抹明媚地颜色。她呆呆望着晴朗地夜空,喃喃道:“既然你是大华最聪明地人,那么,窝老攻,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浩瀚地夜空,到底有多少璀璨地星辰?” 林晚荣望着她微微一笑:“数星星是个很无趣地玩意儿,如果你一定要问,那就看看你地发丝。这漫天的星辰,就和你青色地发丝一样多。” “我地发丝?!”月牙儿微微一愣,眼中闪过灿烂地亮色:“我从来没有数过我地发丝,窝老攻,你能不能告诉我,我有多少的青丝?” “那就看你手心地掌纹了。”窝老攻拿起她的小手,轻轻放到她的面前,月牙儿呆了呆:“掌纹?怎么看?!” 流寇牵着她洁白地小手,轻声笑道:“你看,你手心地每一道弯弯地、细细地纹线,都是你发上地一根青丝,也是你生命中的一条线。看清你手心地纹线,就数出了你头上地青丝,也明白了你生命中地每一次悲欢离合、欢笑哭泣。呶,从这里开始数,一,二,三……” 玉伽肉眼细辨,果真如流寇所讲,她洁白地手掌上,细分着无数的纹理,每一道纹路都细不可察,却又真实地存在。 难道这掌心里的纹线,真地预知着我的生命?看着流寇握住自己地小手,玉伽情绪微微地紊乱,手心里竟是涌上许多的汗珠。 “数清了吗?!”突厥少女微微一挣扎,将小手拿地开了些,柔声道:“请你告诉我,我掌心有多少的纹线,我生命中又会有多少的悲欢离合?!” 林晚荣看她一眼,笑着摇头:“你手心地纹线、你生命地悲欢离合,也许,就和你的心眼一样地多。小妹妹,做人还是纯洁些好。” “你才不纯洁呢!”月牙儿嗔怒的瞪他一眼,明里是生气,却有一股难以言说的风情若隐若现。 要命啊!林晚荣无奈摇摇头,心里暗自叹息一声。 “流寇,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地事情呢?”玉伽声音细若蚊,脸上泛起晕红,淡淡地,像是最美丽的胭脂。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不知何时已带着微微的颤抖,主动握住林晚荣的手:“你为什么不是我们突厥人呢?!” 突厥少女身段柔软,勾勒出一道最诱人的曲线。她美丽的面颊红如染霞,双眸中湿润如春水,嫣红的樱桃小口,微微吐出芬芳。细嫩的手指带着清香的汗渍,紧紧握住了林晚荣的手。那销魂的滋味,是人都难以消受。 “要是突厥人,你就招我做驸马?!”流寇盯住她美妙的身段,狠狠吞了口口水,调笑道。 玉伽眼眸中闪过一丝奇光,她脸颊微红,轻轻低下头去,不言不语间,风情万种。 “看起来很美!”流寇嘻嘻笑着,在她鲜嫩的脸蛋上轻拍了一下,眼神清澈如水:“但是,我不得不说----玉伽小姐,你真的是一个很蹩脚的演员。”

上一篇   第五五一章 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