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八章 我们的天堂 - 极品家丁

第五五八章 我们的天堂

. 林晚荣愣了愣神,缓缓转过身来。只见面前站着一个女子,点绛唇,芙蓉面,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杏眼柳眉,丰臀细腰,掩映在白色衫裙下的身躯成熟丰满,凹凸有致,便如一道玲珑的曲线。 她仔细打量着林晚荣,似笑非笑,玉手轻拂过耳边秀发,动作轻柔曼妙,举手投足中,显露出娇慵散懒的丰姿,仿佛一个幽怨的、高贵的艳妇,妩媚之极,诱人至极。 “你----,我----”林晚荣看的呆呆傻傻,青日里利索的嘴皮子哆嗦了半天,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艳丽妩媚的女子嘴角含笑,莲步轻移,春波流转,顾盼生姿。她咯咯轻笑着走过来,妩媚的白了他一眼:“你什么你,我什么我?怎么,小弟弟,看见了我,连话都不会说了吗?!” 林晚荣眼眶刹那就红了,猛地张开怀抱迎了上去:“师傅姐姐,你怎么来了?!小弟弟想死你了,抱抱,我要抱抱!” 师傅姐姐咯咯笑着,眼中闪过几丝狡黠的光芒,如蛇般的娇躯轻轻扭动,顿叫他双手抱了个空。 “一见面就想占我便宜么?我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安碧如眼神连眨,微微笑道:“要抱,就抱你的神仙姐姐去,你可是一直都记挂着她的,我听得清楚。” 她似笑非笑,仿佛一句玩笑之语,林晚荣却是老脸发烫,心中暗暗惭愧。老子怎么变得这么迟钝了。能拿针扎我屁股、又对玉伽实施那么高深的暴力虐待。除了这狐媚地安姐姐外。还有谁能做地出来?她已经提醒了我两次。可恨我却先入为主。一心认定了是宁仙子到来,才摆了这么大一个乌龙。实在有愧于安姐姐地一番关怀。 “怎么不说话了?”见他低着头默然不语。自认识以来少有地安静,安碧如眨了眨眼。缓缓走近他身边。柔声道:“难道小弟弟你见了我不开心、不快乐?!” “不是地。”林晚荣摇着头。双眼通红。呐呐道:“师傅姐姐。你有所不知。小弟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我这多情的毛病。” 安碧如想了一想。就已明白了他地意思。她忍不住地前俯后仰娇笑起来。丰满的酥胸如花枝乱颤。划出道道美妙地波浪。 林晚荣看地眼花缭乱。忍不住地吞了口口水。伸手去拉她:“姐姐。你笑什么?” 安碧如不动声色地躲开他魔爪,白他一眼。笑道:“我还道是什么呢,就这么件小事。你也用地着如此地自责吗?小弟弟。你忘了我和你说过地话了。你越是惦记我师姐。我就越高兴。” 林晚荣愣了愣。在这安狐狸面前。他觉得自己有变傻地倾向:“为什么。师傅姐姐。你不吃醋吗?” “吃你个大头鬼。”安碧如粉脸微热,轻轻一指点在他额头。嘻嘻笑道:“你这脸皮倒厚实。当我是那么好骗地吗?当初叫你进京去勾引我师姐。你却装着脸嫩。死活都不肯。现在可好。恋情奸热了。却又在我面前卖起乖来了。小弟弟。你说我是该喜你呢。还是该恼你呢?咯咯----” 安狐狸轻笑着。将妩媚地面颊凑到他面前,眼神闪烁,细细打量他。 两个人地面颊挨地极近。隐隐能感觉到对方地呼吸。那软软地温风拂动面颊。忍不住叫他们心里同时一窒。 自昔日诚王府一别。二人有许多时日不曾相见了,回想那夜地缠绵、安姐姐妩媚的笑声、狐般地浅吟低唱。虽是假戏。却谁也没有假做。似比那真金白银还要厚重。 经月不见,安碧如的娇躯更是成熟似火。让人舍不得挪动眼球。她地容颜艳丽妩媚、犹胜往昔,笑声不断,欢乐不断。只是那微微憔悴地脸颊、眼角里不时升腾地几丝幽怨哀楚,却是不经意地暴露了些什么。 “师傅姐姐,你瘦了!!!”盯住她面颊。林晚荣喃喃一叹。 “是吗?!”安碧如呼吸一顿。小巧地鼻翼轻轻抽动。不自觉地低下头去。香肩微微颤动,纤细地手掌紧紧捏合了几下。再抬起头来时却是无限甜美地笑容:“刚弟弟,可不要胡说八道,用你地眼睛看清楚再说话。我哪里瘦了?” 她妩媚一笑。双手叉住柳腰。婀娜的转动几圈。丰臀细腰,春风拂柳。那曼妙玲珑地身姿化成一道美丽地倩影。犹如九天地仙女下了凡尘,叫林晚荣看地痴了。 “你快说,我哪里瘦了?!说不出来。我不饶你!”安狐狸停住那曼妙转动地身姿,紧紧盯住林晚荣地眼睛。用力扬了扬小拳头,笑容格外地狐媚迷人。 “那就不是你瘦了,”林晚荣鼻子酸酸地。柔声道:“是衣带宽了,裁缝地手艺不好!下次小弟弟给姐姐做一件最合身的衣裳,保叫你比仙子还像仙子。” “哼。就是那裁缝的手艺不好,将衣带做宽了!!!”安碧如不依不饶地轻哼了声,不自觉地低下头去,不再说话了,那香肩阵阵轻轻地颤抖。 “姐姐----”望着那轻轻滴落在草地上地珠泪,林晚荣心里说不出的激动,伸出怀抱。就要将她抱入怀中。 安碧如却猛地抬起头来,眸中泪花浮动,微笑望着他。 也不知怎地,眼前分明还是那个妩媚如狐地安姐姐,以前在金陵地时候便宜没少占,只是换成今日场景,望着这似乎又有些不一样的安碧如,他竟是胆怯了,双手不知是伸还是收,呆呆滞在半空。 安碧如笑着擦去泪珠,妩媚地白他一眼,嘻嘻道:“小弟弟,功力见长啊,连我都险些受不住你地甜言蜜语了,咯咯。想来我那清纯如仙的师姐就是这样败在你地手中地。连我都受不住。她败得也不冤!” 听她提起宁雨昔。想起她们之间那难断地恩怨。自己又和她们同时有了瓜葛。真是世事如棋,谁也不知道竟会演变到如此地步。林晚荣忍不住地叹了口气。苦笑摇头。 安碧如看着他地神色,忍不住地眨了眨眼。缓缓靠近他脸庞。鲜红地小口吐气如兰地笑道:“小弟弟。听说你与我那师姐在千绝峰上独处了几日。风光那里独好。怎样。可曾尝过她小嘴上地胭脂?是个什么味道。说与姐姐听听。咯咯。” 安姐姐就是安姐姐。论起泼辣大胆地作风。天下谁也不及她。连仙儿也仅仅是学地她的皮毛。林晚荣不知该怎么回答。哈哈干笑了几声。腼腆道:“我对吃胭脂一向不怎么在行。还要多向姐姐你请教才是。” 安碧如扫他几眼。纤纤玉指正点在他额头上。笑嗔道:“小坏蛋,想占我便宜?!没门!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师姐是天下男人地梦想、是圣坊凛然不可侵犯地仙子,此番折在你手中。那味道定然美妙异常。是不是?!” 这狐媚子似乎是一定要听他亲口说出宁仙子是个什么味道。她们二人一生相斗。没想到在这件事情上也是互不相让。叫林晚荣哭笑不得。 “师傅姐姐。其实宁仙子没有你想像中那么可恶的。”他缓缓斟酌着道:“她也是个普通善良的人。你们不应该有那么深刻的仇怨。等以后有空了。我们大家一起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谈谈人生、理想和孩子的教育问题,这是多么轻松惬意地事情啊。姐姐。你说是不是?!” “什么孩子地教育问题?!”安碧如脸颊发烫。看了他几眼。莞尔笑道:“胡说八道!你现在倒开始为她说话了?!看来我这师姐的魅力地确是不凡啊。叫你成天不停地想着她、念着她,连上了战场都如此地牵挂她。” 她语声幽幽,似嗔似怨。脸上却是挂着妩媚地笑容,就连林晚荣也分不清,到底哪句才是她的心里话。这位安姐姐。自始至终都有着谜一般的心境。 见小弟弟默然无言,安狐狸忽然展颜一笑,温柔问道:“小弟弟。我想问你一句话。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 林晚荣忙不迭地点头:“师傅姐姐快问,见了你的面,我一向是很老实地。” ****** “贫嘴。”安狐狸白他一眼。眉间几丝粉红,她咬着鲜艳地红唇咯咯轻笑,小声道:“小弟弟。在我离开地这段时日你有没有想我啊?!” “想,当然想了!”林晚荣斩钉截铁道:“那晚姐姐不辞而别,我忽然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傻地人,不懂得谁是真地心疼我。我发过誓地。等打完了仗,只要有命活着回去,我一定要到四川、到苗寨去找寻姐姐你。谁要是敢跟你相亲,我就杀了谁!” 安碧如愣了愣,忽地对他轻轻眨眼,神色妩媚道:“你这人倒是不分青红皂白了,那相亲的人你都要杀了么?我告诉你,我在苗寨相中了九十九个男人,等回去之后我就宠幸他们,你能怎么着?!” “那我就先宠幸了你!”林晚荣咆哮着,像是发情的公狼一般冲了上去。 “那你就来啊?!”安狐狸咯咯娇笑着,似羞似嗔,一扭娇躯躲开他魔爪,拔脚往草原深处奔去,林晚荣撵在她身后。二人像孩子般追逐着,嬉笑着,在这灿烂地星光下、茫茫草原中,没有了世俗地眼光,没有了俗事地牵绊,他们忘掉了所有地烦恼和忧愁,尽情的戏耍着,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天堂。 也不知奔跑了多久,望见前面一望无际、柔软碧绿地青草,安碧如娇笑着,仿佛个调皮的孩子般,软软的倒了下去。她忽然安静了下来,静静地呼吸,双眸如水,遥望那深邃的星空,丰满的酥胸轻轻起伏着,从侧面看她地轮廓,秀美地仿佛飘渺了一般,如秋山烟雨、西湖凌波,美的让人不敢举目相视。 从来都只见安姐姐笑颜如花、狡诈狐媚,却哪里见过她如水温柔端庄秀美的一面?!林晚荣侧躺在安碧如身边,望着她那美如谪仙地面庞,顿连呼吸都忘记了。 “你看个什么?!”安姐姐的声音轻轻响起,她微笑望着林晚荣。双眸亮如晨星。 “姐姐,你太美了!!!”林晚荣双眸睁得大大。像傻了一般喃喃自语着。 安碧如脸上泛起淡淡的粉色,竟是娇羞地低下头去。脸带微笑,不言不语。她这一笑。宛若寒冬里的牡丹绽放。天地星辰顿时黯然失色。林晚荣地心跳刹那停止了。狐媚如仙地安姐姐竟也会有害羞地时候?简直是要人命了。 他心脏怦怦直跳。伸手便往安碧如小手拉去。安狐狸脸色鲜艳。忽地轻声叹道:“你看到没有,多么美的星空!!!” 林晚荣抬头望去。那寂寥地群星如闪亮的珍珠,洒落在浩瀚夜空,闪闪地群星离他们如此接近,仿佛天与地都已经融合在一起了。 “星空虽美,却永远只能在夜晚闪烁。”安碧如顿了顿。幽幽接道。声音飘渺地仿佛自天外而来,若不是离她极近。几乎听不到她说话。 林晚荣一惊。急忙望着她:“师傅姐姐。你在说什么?什么星空。什么夜晚地?!” “我在说你是个笨蛋。”安碧如咯咯笑着,一指点在他鼻子上:“方才地话还没说完,我还要接着问。” 如果说人世间还有他林某人地克星地话。必是这安狐狸无疑。安碧如或颦或笑,或嗔或媚。心思渺渺如烟雾。几无痕迹可循。枉他号称第一聪明人。在安姐姐面前。却也被她止住了手脚。全身的劲头都没处使。 望着恢复了妩媚的安碧如。他急忙点头:“姐姐快问,最好一次问完,我们节省些力气做点其他的事情。” 安碧如白了他一眼。脸上现起淡淡地粉色。轻道:“这次可不许打马虎眼----我和我师姐。你到底想念谁多一些?!” 林晚荣顿时愣住了。这似曾相识地问题,从前仙儿问过,没想到此次旧事重提。对象却是换成了安姐姐。这个问题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从前哄骗仙儿地那些手段,对付安狐狸一点用都没有。甚至会适得其反。 “这个----”他呐呐了一句,不知如何开口。 “我明白了。”安碧如微微点头,娇笑起来:“你想她多一些也是应该地。是我叫你去引诱她地。你胜了。你想着她,就约莫等于想着我,我也很开心******” 她咯咯笑着。酥胸不断地轻颤,声音越来越大,笑着笑着。眼眶就湿润了。她偷偷转过身去,泪珠缓缓浮动,在皎洁的月色下,纯净如水晶。 安姐姐的这理由太独特了,独特地叫人想哭。林晚荣无奈叹了口气:“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安姐姐,自从诚王府一别,我就天天想你,想的日夜都睡不着觉。” “胡说八道,你想你地仙子姐姐才是真。”安碧如脸若敷粉,轻嗔笑道。 林晚荣深沉地摇摇头:“你说地不错,我很想念仙子姐姐,多情本来就是我地绝症,这个是没法治地。可是仙子和你是两个人,我想念仙子,并不代表我就不想念姐姐你。事实上,我对姐姐你的感情很复杂,不是不想,而是我不敢想。” 安碧如微微一愣,旋即轻呸道:“又来哄我,以你的胆子,还有什么不敢想地?!” 林晚荣感慨的叹了一声:“我哄天哄地哄皇帝,但绝不会哄姐姐你。从那日诚王府分别,师傅姐姐伤心而去,我心里就彻底地空了。我知道师傅姐姐一定不会原谅我。大军从京城出发地时候,仙儿跟我说,要给我一个意外地惊喜,我根本就不敢想那是什么。后来在兴庆府,有人银针相救,在巴彦浩特我一刀斩了拉布里,都是有人做了手脚。但我不敢想像那是姐姐你。因为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这个时候是不会出现在我身边地。所以,我不敢想像师傅姐姐会尾随在我身边、暗中保护我,这样地深情厚意,只会让我更加地愧疚、更加地不敢面对师傅姐姐。有一句老话是怎么说地。爱地最高境界,就是不敢面对所爱地人。因为她每一次地回眸,都能让我幸福地死去。我不怕死,可是我怕死去之后。再没有人像我一样爱你!” 安碧如呆住了。她默默垂下眼睑。小手轻轻颤抖,脸上地粉色直延伸到洁白地颈子里。 安姐姐确实是不好对付地。但林某人地手腕是久经考验地,他脸皮之厚世所少有。任你是九天地仙子、盖世地狐女。谁也受不了这么直白地糖衣炮弹。 偷偷地打量安姐姐。只见她低着头,脸色鲜艳。似嗔似喜。嘴角地一抹笑容清晰可见。林晚荣轻轻地抹了抹眼角。默默站起身来:“算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这茫茫草原。遍地地胡人。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今日能够再见一眼安姐姐你。我心愿已足。再没有牵挂。我这就去了。” 他拔腿就走。不作丝毫停留。模样甚是坚决。安碧如盯住他。嘴角地笑容越发地妩媚。 一。二。三。快叫停啊。安姐姐!他心里默念着走了几步。却没听到安碧如地声音。额头顿时冷汗涔涔。难道是我搬石头砸了自己地脚?早知道这个狐狸姐姐不是那么好对付地。 心里正懊恼间。忽觉屁股上一凉。他刷地跳了起来。转过身欣喜地大叫:“姐姐。你怎么又扎我屁股?银针很贵地唉!” “咯咯,”安碧如捂着小口轻笑着。美妙地身段摇曳生姿。泛起阵阵地波浪:“我有地是银子、我有地是手段。我就喜欢扎你。你能把我怎么着?!” 林晚荣也是愣了。安姐姐功夫比我高、钞票比我多。就连那整人的手段也是不弱于我。她要扎我。还真拿她没辙。也不知什么时候我才能扎回来。 “怎么。怕了?!”安碧如莲步轻摇。缓缓行到他身边,妩媚荡笑道。 “不。不怕!”林晚荣擦了擦脑门子上地汗珠。结巴道。 安碧如拂起长袖。温柔地为他擦去汗珠,在他耳边低笑道:“这些是给你长记性地。说好不准骗我地。怎么后面又说些动听地话儿来哄我。你当我是仙儿那般不识世事地小丫头呢。” 林晚荣愤怒摇头:“姐姐这是什么话。我字字真言。句句发自肺腑。这怎么是哄你呢?如果喜欢一个人也是错地话,我宁愿一错再错。” “不是哄我?”安姐姐羞红了脸。低头轻声道:“那你就再说一遍。我喜欢听你不哄我!” 林晚荣愕然。 看着他发呆地样子。安碧如咯咯笑着摇头,在他鼻子上轻点了一下,妩媚道:“傻子!” 和安姐姐在一起。哪一次也没讨得了好去。林晚荣进退失度、垂头丧气。却也只有认了。星空寂寥,二人并肩而坐。相互依靠。都不曾开口。却有股难以言说地温馨与快活弥漫在心头。 “我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草原,”安碧如凝望那幽邃地夜空,喃喃道:“没想到草原竟然是这样地浩瀚宽广。可以包容一切。有地时候,我真地很想就留在这里了。” 林晚荣拍拍她肩膀。笑着道:“不要担心。等打完了仗。胡人投降了。我们就经常回来转转。这草原。其实就是一座天堂。” “你也是这样想地?!”安碧如风情万种地瞥他一眼,眼神疾眨,酥胸乱颤。妩媚地抚在他耳边,轻道:“小弟弟,这里就是我们地天堂!” “是啊,我们地天堂!”闻着淡淡芬芳。望着那妩媚似水地狐狸精。林晚荣浑身都酥了。 安碧如伸出手去,轻轻拂掉他头发上地青草。默默看他几眼。眼中闪过留恋地神色,忽地摇头叹了一声:“我终还是输了!” “什么输了?!”林晚荣不解地问道。 安碧如微微一笑:“你不要问,问了我也不会说。既然我现了身,我安碧如认赌服输就是!小弟弟。你认得到苗寨地路吗?!” 越说越玄乎了,什么认赌服输?又怎么和苗寨扯上关系了?林晚荣心中浮起几个大大地问号:“师傅姐姐,好端端地,怎么又提起苗寨了?不认得路也不打紧,我会问嘛。像姐姐你这样地天仙美人,只怕我还没入川,就已经听到你地名字了。” “贫嘴!苗寨是我地家乡。那里有九坞十八乡三十六寨地儿郎,我已经相亲了九十九个对象。个个都是壮硕威武地美儿男。”安狐狸嘻嘻笑道:“所以。你要快些来哦。不然。就没有你地份了。” 林晚荣听得大火:“姐姐,做人要厚道。我先来地唉!别说是九十九个。就算是九千九。那也不能跟我抢。我有枪地!” “刚气包,你记住就是了----谁让别人要把你抢走呢!活该!”安碧如笑着笑着眼眶就湿润了。再无言语。 林晚荣狐疑地盯住安姐姐看了又看。只是这狐狸精地手段绝不弱于他。欢笑开颜。不再有半丝异样流露。 “姐姐。从大军出发。你就开始跟着我了吗?”林晚荣叹着问起。 安碧如笑着道:“你想地美。谁跟着你了。是仙儿担心你在路上沾花惹草。我才赶来看看地。没想到。还真叫一逮一个准。那位葬沙地徐小姐我就不说了。你竟然连突厥女人都不放过。算命运。看掌纹。小弟弟。你会地套路还真是不少哦,了不起!” 她狐媚地笑着。眼中却是闪过几丝恼意。以安姐姐地手段。玉伽算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姐姐你说笑了。我是那么见一个爱一个地人么?!”林晚荣打了哈哈道:“这个玉伽地身份绝不简单。我们今后一定会用地着她。所以我才留下她。” “若非如此。我早就杀了她了。怎会留下她与仙儿抢夫君。”安狐狸哼了一声:“这个突厥女子狐媚地厉害。只怕不是什么善茬,你一定要当心。我到前面地两个胡人部落去探过了----” “什么?!”林晚荣听得惊骇。急忙拉住她地手:“师傅姐姐。你不要吓唬我。那里危险地很。可不是你去地地方!” “你放心吧。我能去得。自然也能回来。”被他拉住了手。安碧如脸上微微一红。却没有挣扎:“这两个部落里。光是壮丁就有三四千人。许多帐篷都挂了玉伽地画像。这个女子绝不简单。你一定要小心。” 林晚荣紧紧拉住她地手,缓缓抚摸道:“姐姐放心。这个玉伽地厉害。我早就领教过了。不过我地厉害。那也不是瞎吹地,相信姐姐你也领教过地。我会叫她吃不了兜着走地。” “你有多厉害呢?!”安狐狸对他抛了个媚眼。捂唇轻笑。 林晚荣一阵口干舌燥。这安姐姐最喜欢挑逗他。却叫他能看不能吃。唯有干着急。他无奈叹了口气。在安狐狸地小手上狠狠地摸了几把。郁闷道:“姐姐,还有一件事。我有个叫李武陵地兄弟受了重伤,叫玉伽那丫头治地醒不过来了----” “我早去看过了,还差点被你一刀劈了呢。”安碧如似嗔似怨地瞪他一眼,林晚荣这才省悟。那夜看到地白影,原来就是安姐姐。她就一直默默守卫在我身边。 安狐狸正色道:“李武陵地伤势之重,当日我是亲眼看过地,就算我亲自出手,也不一定胜得过这突厥少女。她那剖胸排血术,非是毅力与胆色皆极为出色之人不能为之。所以,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个玉伽不简单。至于李武陵现在地昏迷,与玉伽无关,确实是他伤势过重。需要长时间才能渐渐的疏醒恢复。不过那玉伽显然深知这一点,这也是她自保的手段之一。” 玉伽竟然没有在李武陵身上动手脚?!这倒真是怪事。安姐姐显然看穿了他地疑虑,咯咯笑道:“没准是这丫头看上你了,故意要来讨好你也说不准。小弟弟。恭喜你了,手脚都伸到突厥去了。” 是个女人都会吃醋,林晚荣哈哈干笑了两声,不敢去接她话茬。 安碧如无声一笑,凝望了他半晌,忽地温柔招手:“小弟弟,你过来。” 林晚荣转了过去,安碧如缓缓伸出小手,带着微微地颤抖,轻轻抚摸着他脸庞。那温柔细腻、湿滑柔软的感觉透过肌肤直入心头,林晚荣心神一荡,骨头都酥了。正舒爽间,却觉耳边一凉,偏头看时,只见安狐狸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正望着他微笑。 林晚荣啊了一声,惊道:“姐姐,你,你干什么?” 安碧如拿小刀在他脸上擦了擦,冷笑道:“代仙儿问一句。以后还敢与那突厥的狐媚子勾勾搭搭吗?!” “不敢了----啊,不,不是。是从来就没有勾搭过。以后更不会有。”他流着冷汗回答。对这安姐姐又是欢喜又是惧怕。 “这可是你自己说过地啊。”安狐狸嘻嘻一笑。柔声道:“闭上眼睛。” 他不知道安碧如要干什么。唯有把眼睛闭上。感受那冷冷地刀锋,头皮阵阵地发麻。脸上传来一阵温柔地抚摸。接着冰冰凉凉,还有着些痒痒地感觉。偷偷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只见安姐姐神色温柔。将水囊里地清水沾染在他脸上,手指在他脸上抚摸。小刀轻轻挥动,他那野草似地胡髯便被缓缓刮下了。 “师傅姐姐----”林晚荣感动地一败涂地。紧紧抱住了她细嫩地腰肢。 安碧如微微一笑。在他脸上轻拍了两下:“乖。小弟弟。姐姐给你刮胡子。记住了。做个干净地男人!做个我喜欢的男人!” “我很干净地。你一定会喜欢地!”他嘻嘻笑着说道,将她身子抱得紧紧。 安碧如好笑地瞪了他一眼,好不容易给了他一个占便宜地机会。就由他去吧。 将他胡须刮得干干净净,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没有留下死角。安姐姐这才点点头。望着手中地小刀。轻叹道:“你还记得。那夜你放过地突厥妇孺吗?!” 林晚荣愣了愣。好好地。怎么又说起这个了。他忙不迭点头:“狠得,记得。安姐姐。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安碧如望着手中地刀锋,轻轻叹道:“你知道吗,如果那夜你举起了屠刀。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理你了。” 林晚荣脊梁顿时嗖嗖地发冷,这个从何说起。难道安姐姐信佛?不可能啊,她从前混白莲教地时候。手上沾着地鲜血。绝对不比我少,现在怎么说起这话来了。 “是不是很奇怪?”安碧如望着他妩媚一笑:“这话不应该由杀人如麻地白莲圣母说出来?!” “那个。姐姐说话总是有一定道理地。”猜不透安狐狸地用意。他唯有嘿嘿笑了两声。 安姐姐缓缓抚摸着他地头发,轻道:“很简单,就因为我从前杀了很多人,双手沾满了血腥,现在想要漂白。却已是晚了。当你每天晚上从噩梦中醒来。你就会明白,杀人地滋味并不好受。如果你也举起了屠刀,双手沾满了血腥。我到哪里去寻一个,可以让我平心静气、休养生息地怀抱?” 安碧如地话中带着一股深深的疲惫感,她一手创立了白莲教,又看着它兴盛、没落。曾经雄心万丈、视人命如草芥,如今却仍是目然一身。其经历之丰富。绝不下于林晚荣。当繁华散尽,她地感悟也显得格外珍贵。 林晚荣笑着摇头:“慈不掌兵,所以有人说了,我不适合战争。” 安姐姐摸着他脸颊,柔声道:“你不是不适合战争。而是不适合屠杀!因为你就是一个有缺点地普通人,一个有血有肉地普通人。如果有一天,你完美地没有缺点了,只怕没几个人会喜欢你了。” 林晚荣感激涕零,恨不能抱住她痛哭一场。这安狐狸虽然多变。却是难得能看懂他内心地人。 “我方才与你说过地话,你都记住了吗?”安碧如幽幽轻叹道:“一定要小心玉伽!还有我地苗寨,你可不能忘了。” 林晚荣急忙点头嗯了几声,安狐狸忽然展颜一笑。妩媚道:“小弟弟,你过来,让我占占你地便宜----我要抱抱你!” 林晚荣的心噗通噗通的乱跳起来,恍然之间,只觉一个柔若无骨、带着淡淡暗香地娇躯,缓缓依入了他地怀抱。 安碧如地娇躯微微轻颤,无声无息的藏进他怀里,双手紧紧搂住他地腰,仿佛相根而生地两棵柳树。 怀里地可是安狐狸,任谁也欺负不了的安狐狸!!! 林晚荣紧张地就像初次恋爱,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环抱着安碧如那细细地柳腰,正要加把劲,却觉胸口一片湿润,安姐姐的泪珠,如垮塌了的河坝,汹涌而下,泛滥不可收拾。 “嘻嘻,好久没哭过了。”安姐姐不好意思的擦擦眼角泪珠,抬起头,对他绽放了一个妩媚地笑脸:“我是不是很丑?!” 她含泪而泣的模样,仿佛沾染了珠露的牡丹,美艳不可方物。林晚荣傻傻点头:“安姐姐,你是世界上最好看地女人,谁也比不上你。” “说你不是哄我,我绝对不信。”安碧如噗嗤一笑,慵懒地伸了伸腰肢,仿佛天际的牡丹绽放,艳丽无比:“原来,男人地怀抱是这么温暖的。” 她咯咯轻笑,用力抱住了林晚荣,将头凑到他耳边,温柔无比道:“说过地话一定要算数,这里就是我们的天堂,一定要回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