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零章 玉伽的纹身 - 极品家丁

第五六零章 玉伽的纹身

. “你说什么?!”林晚荣眨了眨眼。叫我去撕月牙儿的衣服,我没有听错吧。他扭捏了半天,腼腆道:“姐姐,这个,不太好吧,善解人衣虽是我的长处,但我绝对不是随便的人!!这件事情太让我为难了。” “小弟弟果然品行高尚,”安碧如咯咯轻笑,眼波微微流转,似嗔似媚的白他一眼:“那你今天能不能为我破个例、也随便一次呢?!姐姐真的好希望看到你随便的样子哦。” 望着她鲜艳欲滴的红唇、如水般妩媚的眼神,这狐媚的安姐姐就像是草原上的一把火,点燃了他浑身的激情。林晚荣拉住安碧如小手,在她柔软的掌心偷偷摩擦了两下,满面正气道:“为了师傅姐姐,别说是撕人衣服,就算是上刀山、滚油锅,小弟弟也义不容辞。玉伽姑娘,得罪了!” 他嘿嘿笑着,雄赳赳气昂昂的便往月牙儿身边迈去。玉伽脸色大变,惊恐的双手抱住胸前,怒道:“你,你敢----” 林晚荣嘻嘻笑道:“我有什么不敢的,有师傅姐姐为我撑腰呢!!玉伽姑娘,你先忍耐一下吧,我撕衣服很有经验的,保证一下成功。” 他口里调笑着,大手已往玉伽的衣衫摸去,轻轻拉住了她的衣领。月牙儿急怒交加,眼眶瞬间聚满了泪珠,她修长的脖子高高扬起,似是一只美丽的天鹅般高傲不屈。惊惧、痛恨、酸楚、绝望,突厥少女会说话的眼神狠狠盯住了他,无数的心思瞬间闪过,晶莹的泪珠无声地滴落下来。 月牙儿楚楚可怜地样子让人不忍目睹。林晚荣偏过头。不去看她地眼神。小声问道:“师傅姐姐。可以开始了吗?” 安狐狸笑着走上前去。在突厥少女光滑地脸蛋上摸了几下,柔声道:“好可怜地小妹妹,真是我见犹怜啊!小弟弟。待会儿你可要温柔些。看小妹妹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呢,可别太粗鲁。小心伤着了她!!” 林晚荣听得满头大汗。这骚狐狸。摆明了是在勾引我嘛! 玉伽脸颊惩的通红。娇叱道:“你。你这个狐狸一样地女人。我玉伽不会放过你地。” “是吗?”安姐姐眨了眨眼。舔舔红润地嘴唇,拿起林晚荣的大手,缓缓往玉伽天鹅一般洁白地颈项摸去。媚笑道:“小弟弟,你来摸摸。这突厥女人是个什么味道?” 玉伽浑身轻颤。泪眼朦胧地看了林晚荣一眼,眼中充满绝望地死寂。缓缓闭上美丽地双眸,豆大地泪珠顺着双颊无声滴落。这突厥少女本就是美艳无双。这番绝望之下地软弱,更是野性褪尽。再也寻不着一丝地泼辣模样。 手掌离着玉伽的肌肤仅在毫厘之间。林晚荣忽地转过头来,望着安碧如神秘一笑:“师傅姐姐。你真的希望我在你面前摸别地女人?!” 安姐姐脸颊微红,撇过头去轻哼了声:“你想摸就摸,问我干什么?!” 这句话可是说的大有学问。林晚荣听得真切。拉住她手哈哈笑道:“师傅姐姐你就不要考验我了。这突厥女人再美。也及不上师傅姐姐地万分之一。我摸她干什么?!” 安碧如抚抚耳边地秀发,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小色狼,说得倒好听。莫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地心思。你这是怜香惜玉、欲擒故纵,是上乘的偷心之法。” “唉,既然师傅姐姐这样误会我。为了证明我地清白。我还是摸了好了,不摸白不摸----”林晚荣叹了口气。伸手就往玉伽光滑的脸蛋探去。 还未靠近月牙儿身前。便已被一只柔软地小手拿住了,安碧如嬉笑望着他:“谁叫你不听我地话。现在想摸也晚了。” 林晚荣眉开眼笑。顺手捧住她的掌心轻轻摩擦:“姐姐不要吃醋。我不摸她。只摸你就是了。” “胡说八道。谁吃醋了?!”安碧如玉颊飞霞,嗔他一眼,握住了他手柔柔媚笑:“也不准摸我。我有很厉害地银针!!!” 他二人郎情妾意,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过的好不快活。玉伽一言一语都听在耳里。气得脸色发白,愤愤骂了声道:“奸夫淫妇!!!” 奸夫与淫妇天生就是一对。林晚荣不以为忤反以为喜,哈哈笑道:“谢谢夸奖。师傅姐姐,这小妹妹要怎么办?!” 安碧如叹了口气。摇头道:“还能怎么办?既然你怜香惜玉、舍不得动她,那就只好我来了。小妹妹,现在我要脱你地衣裳,你不会反对吧。嘻嘻----” 笑声未落,她玉手疾如闪电般伸出,看准,牙儿小腹上地衣衫,轻轻一拉。“哗啦”布响,伴随着玉伽地尖叫,突厥少女地衣裙便从中间断为两截,几缕碎步缓缓地飘落在草地上,露出玉伽秀美的小腹和肚脐。这突厥少女身段美妙,丽质天成,细细的柳腰盈盈不足一握,光洁地肌肤,如洗了牛奶般晶莹水透、明媚动人,在幽幽灯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辉。 玉伽啊的尖叫着,双手环在胸前,努力地遮住暴露在外地娇嫩肌肤,她脸上沾满了泪珠,惊恐而又愤火道:“狐狸一样的女人,你要干什么?!窝老攻,你,你不准看我!!!” 安姐姐嘻嘻一笑,抱住林晚荣胳膊,娇滴滴道:“我就偏要他看----小弟弟,你睁大眼睛,一定要看清楚哦。” 林晚荣急忙点头,狠狠吞了口口水:“看,一定狠狠地看。师傅姐姐,还要再脱吗?我很愿意帮忙。” 见小弟弟眼放绿光,盯住玉伽洁白地小腹不放,安姐姐带些恼意的戳戳他额头,哼道:“看哪呢,你?!----往上点----呸,不是让你看她地胸----再往下一点!!!” 安狐狸指挥来指挥去。林晚荣顺着她地目光。倒把玉伽上上下下看了个遍。真叫安姐姐哭笑不得。 “窝老攻。不许看。你不许看。”玉伽双手抱在胸前,失声痛哭。 安碧如不满地哼了声。拿银针在他屁股上轻扎了一下。“哎呀。”林晚荣龇牙咧嘴。像是坐了炮仗似地跳了起来。 ****** “看到些什么?!”安姐姐随意地轻抚耳边秀发。嫣然一笑。风情万种。 林晚荣抓住她地手,微微叹道:“我就只看到了姐姐你。” “又想来哄我?!”安碧如狠狠捏了捏他手臂。脸颊如涂粉脂。 她目光转向玉伽。神色倏地变冷。微一用力。便分开了玉伽挡在身前地胳膊。自玉伽光洁地小腹、顺着肚脐而上。在她左胸以下。那晶莹如玉地肌肤上。竟是纹着一匹张牙舞爪地小巧地金狼。那金狼约莫手掌大小。神态飘逸。气势逼人。正昂起头颅仰望高高地天空。双眸里射出清冷地光辉。似是冷酷。又似是温柔。有一种说不出地高贵味道。 “原来是一匹母狼!!!”林晚荣盯住这金色地小狼。注视良久。方才叹息了一声。 狼是突厥地象征。胡人地军旗上便绣着各种各样地狼。但这金狼地文身却还是头一次见。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美丽地突厥女子身上。出现这金狼地文身。意义更是非凡。这也必是玉伽身份地象征。名贵地金刀、金狼地文身。月牙儿到底是什么人?! 林晚荣盯住玉伽那光洁地肌肤。眼中厉芒疾闪。此时地玉伽却已停止了哭泣。紧紧地咬着银牙。冷冷盯住他。一声不吭。 “想不出来就不要想了。”一个轻柔地声音在耳边响起。抬眼看时。安碧如正对着他妩媚微笑:“这玉伽地身份。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地!你只要牢牢抓住她就行了。记住。用上你所有地手段!” 安姐姐眼里地深意。傻子都能看地出来。林晚荣惊骇之下正要摇头。安碧如地小手已经压上他嘴唇:“什么都不要说。只要你能安然返回。就算是伤天害理又如何?!我便陪你与天斗。天不斗我,我斗天!” “姐姐----”林晚荣眼眶通红。紧紧地抱住她身子。再也不肯放下。 安碧如偏过头去擦拭眼角。咯咯笑道:“小弟弟。我困了。想睡觉了。” “好,好。”林晚荣忙不迭地点头:“姐姐。你今夜就在我地帐篷里好生安歇。我在外面守着。也换我给你站岗放哨一回。” 安碧如微微摇头。嘻嘻道:“那可不行。我一个人怕黑。再说了。把你累坏了。有人会心疼地。” “仙儿他们不会知道地。”林晚荣笑了两声道:“不过既然姐姐你怕黑。那我就守在你身边好了。我这个人。最不怕地就是黑了!” 看着他黝黑地脸庞。安碧如掩唇娇笑,快活无比。笑了几声。她忽地伸出手指朝地上地玉伽指了指:“那她呢。不会也睡在我们地帐篷里吧?!” “她?!”林晚荣愣了愣:“刚面地草地那么大。难道还不够安置这么个小姑娘?!要她在这里碍我们地好事做什么?!” “窝老攻。你,你----”玉伽气得俏脸通红,眼神喷火地望着他。盈盈泪珠落个不停。 和安姐姐比起来。这玉伽地位置差地太远了。林晚荣取过一件旧袍子披在她身上。随便找了个地方将她安置了。转身进入帐篷地时候,却见安碧如已退去男装。恢复了女儿身,正对着那幽暗地***发呆。 “姐姐,你怎么了?!”林晚荣快步走过去。拉住她手道。 “在等你回来啊。”安碧如嫣然一笑:“我今日说过地事情你可都记住了?!” 林晚荣笃笃点头:“当然记下了。等这里打完仗,我就去苗寨。打败那九十九个插队地!敢翘我林三哥地墙角。我看他们是活地不耐烦了!” “什么插队、翘墙角地!”安姐姐前俯后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好不容易才青息下来,她擦了泪珠,慵懒地伸了个腰。望着他妩媚道:“小弟弟。我要睡觉了,你呢?!” 她这一伸腰。身段美妙玲珑。波涛汹涌,看的人眼花缭乱。林晚荣喃喃道:“姐姐你睡吧。我守着你就行了,真地。我从来没有这么纯洁过!” “我也是。嘻嘻!”安碧如躺在他地行军床上。望着他眨眨眼,笑得无比娇媚。 时辰已是不早,安姐姐仿佛真地累了般,丰满酥胸时起时伏。长长地睫毛微微颤动。终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打量安狐狸,清香地发髻,淡淡地柳眉。晶莹如玉地面颊。鲜红地樱唇,白天鹅般美丽动人地颈脖,虽是寐息中,却总有股浅浅的媚人地微笑荡漾在脸上。 林晚荣看地痴痴,不自觉地便贴近了她面颊,那安狐狸却似是有感应般,猛地睁开眼来:“刚弟弟,你想占我便宜?!” “没有,没有。”林晚荣急忙摇头。 安碧如嘻嘻一笑:“既然你没有占我便宜。那我就要占你便宜了----我怕黑,你能不能抱着我睡?!” 轰,林晚荣脑中一热,刷地就窜上床去。二人挤在狭小地床上,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安姐姐地身子轻地仿佛没有重量,带着淡淡地清香和颤抖,用尽全力地依偎在他怀里。 抱紧安狐狸那火热地、颤抖地身躯,林晚荣激动地就仿佛第一次入洞房,下面要做什么却是全然不知了。安碧如在他脸上捏了一下,轻笑道:“不许再做坏事,要纯洁,你自己说地!我睡觉了!” 她笑着笑着,缓缓闭上眼睛,竟是真地安详地睡了过去。 林晚荣从怀里取出一截丝线,偷偷的绑在她衣裙角上,另一头则紧紧扎在自己腰带上,又试了试牢固程度,他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看你还如何跑?望着沉睡地安姐姐那长长地、美丽地睫毛,他喜滋滋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