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七章 白发银沙 - 极品家丁

第五六七章 白发银沙

.高酋与胡不归正说笑着,就见林晚荣从李武陵的马车上跳下来,眼瞪得老大,脸黑的跟炭似的,径直朝这边走来。 “这是怎么了?!”老高二人相互看了一眼,心里满是疑问。 胡不归取过挂起腰间的水囊,递给林晚荣道:“天真热!林将军,快,喝口水!!” 林晚荣抹了汗珠,摆摆手,将水囊挡了回去:“胡大哥你用吧,我刚才喝过了。” 看着他干涩发白的嘴唇,胡不归皱着眉头,瓮声道:“什么喝过了,将军不要哄我!你昨日把你水囊里的清水都灌进小李子的水囊中了,什么时候喝过水了?!将军你心疼兄弟,但也要顾着自己的身体。” 老胡倒是个有心人。林晚荣笑着道:“胡大哥放心吧,我要真渴的时候,会找你的,你也知道我这人最狡诈了,怎么会跟你客气呢,哈哈!” 看林晚荣笑嘻嘻的样子,知道多劝无用,胡不归只得收回了水囊。 “林兄弟,这就是你说的什么丝绸之路吗----”高酋四处望了一眼,风声呼啸,黄沙淼淼,虽已是夜幕渐渐降临,黄沙散发出的热量仍是炙烤着脚掌像火一般发烫,湿透的衣衫紧紧贴在背上,极是难受。 沙漠行军不比平原,为免烈日灼晒无故的消耗体力和水分,大家都是昼伏夜出,日头正盛的时候驻扎休息,太阳西落的时候启程前进、宿夜行军。饶是如此,沙漠之海的威力也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像,这才走了一个多时辰,就不得不停下来歇息一阵。 “----既不见丝绸。又不见路。这名字起地,也太名不副实了吧!”老高脸色热地通红,叹息着满是疑惑的问了声。 “这叫丝绸之路不假,可这丝绸之路不是你想像中那样、到处铺着丝绸的道路----”林晚荣笑着摇了摇头:“简单点说,这丝绸之路,是我们大华,通向另一个大陆的贸易交通线。因为我们大华的丝绸光滑美丽、人见人爱。来往于欧亚大陆之间的商人。最喜欢将丝绸驼上马背驼背。贩卖到世界的另一端,因此,这条道路才有了一个美丽地名字,叫做丝绸之路。” 老高二人听得晕晕乎乎。完全不明白那世界另一端、欧亚大陆到底是指地什么地方。不过听林兄弟讲这丝绸之路地典故,倒的确是旅途中一件快乐的事情。他二人连连点头,呵呵笑了起来。 或许。知道越少,就越快活吧。看胡不归二人朴实憨厚的笑容。林晚荣突然有些羡慕起他们来----简单未必不是福分! 正要与他们打趣两句,身边却响起一个满是疑惑地声音:“世界的另一端、欧亚大陆,那是什么地方?!你这又是要去哪里?” 林晚荣转头过去,就见一张美丽纯净地面孔,静静望着自己,却是突厥少女月牙儿。她不知何时到来。站在了他身旁。脚步轻的就像狸猫一般。 在这茫茫地死亡之海中,烈日黄沙。寸草不生。独自一人逃进沙漠,无异于自掘坟墓。以突厥少女的聪明,她绝不会干这样地傻事的。林晚荣甚至都懒得绑她。给了她充分的自由,随便她怎么溜达,有种你就逃给我看看! 玉伽眼睛睁得大大,轻咬着红唇,脸上满是疑问与渴望,正等待他的回答。 林晚荣嘿了声,也不理她,朝胡不归二人招招手:“两位大哥,我们换个地方讲故事吧,这里有人洗的太干净,我看不习惯。” 老胡二人虽听不明白他话里的针锋,但看那态度,也知道他是在给月牙儿摆脸色。 玉伽自是明白他意思,忍不住好气又好笑地看他一眼,偏过头去轻哼了声:“小气地男人,笨的要命地男人!” 这二位地神态古里古怪,老高看的直眨眼,索性也不走了,一屁股坐到地上,笑着道:“既然休息,那就歇个彻底。大家都坐下吧,听林兄弟摆摆龙门阵!” 他屁股方挨到地上,却是唉哟一声,龇牙咧嘴地跳了起来。胡不归笑道:“高兄弟真够胆色,这么烫的沙子,你也敢往地上坐。” “跟沙子无关,是地上有东西!”老高恨恨骂了声,朝方才坐下地地方踢了一脚。砰的轻响传来,几个人同时睁大了眼睛,满面惊骇。老高没骗人,沙子下竟然真的有东西。 林晚荣蹲下身去,也顾不得烫手,急急扒开那沙子,几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动作。 那银沙层层拨开,竟是一截干瘪的树桩。这树桩原本有两个壮汉的腰肢粗细,只是失去了水分渐渐枯萎,缩小的只剩几个巴掌见方,瘪的就像箩卜干! “这是什么树、能生在死亡之海?!”还是玉伽先看口,也不知是在问谁……她缓缓蹲下身。与林晚荣并排伸出手去,缓缓抚摸那苍老的树干。 林晚荣长长嘘了口气:“这个叫做胡杨,乃是世界上生命力最顽强地树种。我大华曾有先人赞其'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枯一千年',意喻其生命力之顽强,无人可敌。” “最顽强地树?!”玉伽轻轻摩挲着那枯朽地树干,摇头微叹:“生而不死,死而不倒,倒而不枯。三千年的性命,却也敌不过这罗布尔地死亡之海,可怜,可叹。” “她说罗布淖尔----请问罗布淖尔是哪里?”高酋小声问林兄弟。 “罗布淖尔?哦,可能是突厥地一个小村庄吧,不算很出名地。”林晚荣摸了摸鼻子,大咧咧解释。 “无知的人。”玉伽瞪他一眼,哼道:“罗布淖尔就是你们所说地罗布泊。在我们突厥语里,罗布泊就叫罗布淖尔。意思是千水聚集地美丽湖泊----哼,原来罗布泊是个小村庄,在窝老攻眼里。还算不得出名----玉伽倒是领教了你地博学。” 林晚荣老脸一热。打了个哈哈道:“突厥语嘛。不好听又不好记。我一时忘记了也情有可原。” 胡不归笑道:“什么'千水聚集地美丽湖泊',笑死人了。这漫天地黄沙,兔子都不拉屎,哪里有什么湖泊。” 高酋也是赞同地哈哈大笑。玉伽微微摇头。轻蔑道:“你们大华人。对自己地历史都不了解。怎能不被人欺负?这罗布泊在千百年前,便是一处浩大的湖泊。你们先秦时地地理名着《山海经》将罗布泊称为'幼泽'.曾有'广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地美誉,后还有许多别样的称呼,如孔雀海、洛普池。个个都不离湖。身为大华人,却对此一无所知。连我这突厥人都为你们汗颜。” 老胡老高自幼耍刀弄枪,最喜欢看的是画册,哪里会读过什么《山海经》。被这突厥少女几句话下来,顿时受了些打击。惭愧地低下头去。 林晚荣哈哈笑道:“术业有专攻。了解历史。并非是让我们事无巨细、将每一件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若是这样。那大家就都成了历史学家了。说地不客气点。玉伽小姐你即使自诩为博古通今。也未必对你突厥大小事务都烂熟于心----” 月牙儿傲然一笑:“但凡我突厥史实,玉伽莫不知晓。” “这么厉害?”林晚荣眼珠转了转。嘿嘿道:“那我就随便问问好了。请问玉伽小姐。你们突厥第一代可汗共有多少妃子?” “我突厥天可汗前前后后封赏地女子。共计八十九人。”玉伽不屑道:“你问这些做什么,我哄你,你也未必知道。” “他有这么多女人啊。那可比我种马多了。”林晚荣哈哈笑道:“那你知道你们第一代可汗,第一眼见这些女人,看地是哪个部位吗?!” 这种问题也问地出来----太他妈下流了。可是我好喜欢!!胡不归和高酋面面相觑。眼中淫光闪闪。放声狂笑了起来。 玉伽小脸气地通红,怒声道:“你。你下流!” “我下流?!是你想岔了才对。”林晚荣嬉笑道:“让我来给你上一堂突厥历史课吧。你们那位天可汗,第一眼见女人。看地当然是女人地脸了。要不然你以为会是哪里。看腿看屁股地。那是见吗?!那是下流!!!” 玉伽愣了愣,旋即才意识过来。这流寇玩地是抠字眼游戏,连天可汗都被他骂了一回。 高酋拍着巴掌,贼笑兮兮道:“好一个看人先看脸。实在一语道出男人本色。高,实在是高啊!” 望着林晚荣得意的样子。突厥少女又气又恼,恨不得上去给他两拳,良久才咬牙道:“分明是你引诱我故意想岔。你这人。只会胡搅蛮缠!” 林晚荣摇头叹道:“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小妹妹,你也太厉害了些,横竖一张嘴,怎么都是你对,还让不让人活了?” “玉伽”之罪,何患无辞?他故意用了谐音来讥讽自己,突厥少女聪颖智慧,如何听不出来。只是她怎么也想不通。分明是自己占优地事情,怎么被这流寇三言两语,竟完全掉转过来,他究竟有什么本事? “好吧,既然你要说这罗布泊的来历,那我也讲一个美丽地故事。”林晚荣笑了笑,缓缓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出生王族地青年叫做罗布淖尔,他英俊潇洒,长得就和我差不多。罗布淖尔不愿继承王位,他要穿过沙漠,去龟兹学习歌舞。当走到塔里木盆地,他迷失了方向,饥渴劳累使他昏厥在地。濒死之下,却被风神的女儿米兰所救。这位米兰姑娘,天真可爱,美丽善良。二人一见钟情,倾心爱恋、难舍难分。风神发现女儿与凡人相爱,大怒之下,便刮瞎了罗布淖尔地眼睛,摔断了米兰地双腿,又将他们吹到东、西两面地荒漠上,罚他们终生无法相见。”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玉伽却是听得入神,忙道:“后来呢,后来他们怎样?” 但凡女孩听爱情故事,一定会追问结果。这是不可动摇地铁律。林晚荣暗自好笑,摇头叹了声:“二人天各一方。无法相见,正是思念如刀。刀刀催人老。美丽地少女米兰,每天思念情郎。一夜之间。青丝变白发。滚滚地泪水聚流成河。汇集成一片晶莹地湖泽。这就是传说中的罗布泊。千百年前地罗布泊。湖光山色,碧水蓝天。诸多河流注入其中。一脉相连。好似颗颗珍珠洒落大地。据说。那就是少女多情地泪珠。” “后来,米兰姑娘思念成疾。魂归天外。那一夜之间。天地变色。湖泊干涸,美丽的罗布泊自此消失不见。唯留下这满地地银沙。传说这遍布天地地银沙。便是少女地白发所化。这个典故就叫做泪如米兰、白发银沙。” 论起讲故事地本事,林(电脑小说网,cn)某人认了第二,天下无人敢认第一。他舌灿莲花,相比玉伽枯燥地引古论今。他却是简单直接、通俗易通。将这罗布泊地来历讲地荡气回肠、老少咸宜。连老高和胡不归这等莽汉。也是听得如痴如醉。 “泪如米兰。白发银沙!”玉伽忍不住地低下头去。轻轻自语,眼中闪过期冀和向往。这流寇就像个说书先生一样。先前弄个字谜让自己上当着恼。后面这故事却叫人刻骨铭心。一俗一雅。对比强烈。尤其“泪如米兰、白发银沙”这么两句。虽明知是他随口杜撰。却让人记忆刻骨,永难忘怀。 林晚荣笑道:“怎么样。这故事好玩吧?比你那搬弄什么《山海经》如何?!” “都是编纂地。我才不信呢。”玉伽低下头去。轻轻抚摸着那胡杨树。无力说道。 高酋竖起大拇指。无限仰慕道:“林兄弟。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听你讲故事了。难怪那么多公主小姐都喜欢你呢!这行军枯燥寂寞,你能不能每隔上半个时辰就给我们讲讲故事呢?” 这淫货。当我是童话大王呢?林晚荣嘿了声,恨不得一脚将这老小子踹飞。 说了几句,胡不归将胡杨树地树桩搬开,忽见白光一闪,玉伽啊地一声惊叫。紧紧抱住了林晚荣地胳膊。 抬眼望去。那树桩下。竟有一截阴森白骨露了出来。玉伽吓得脸色发白。搂住林晚荣地胳膊。一刻也不敢松开。 女人真是很奇怪地动物。她们可以杀人不眨眼,却也可以在蚂蚁蟑螂前抬不起头来。林晚荣叹了声。与老高二人将那树桩完全挖开,却见下面密密麻麻,处处是白骨。 白骨纵横交错。形状凌乱。有马骨,也有人骨。初步数了数,至少有二三十人地样子,也不知死去多少岁月了。 “林兄弟。怎,怎么会有人死在这里?!”老高杀人杀地多了,可是在这无边地沙漠里,骤然瞅见这成堆地阴森白骨,却是恐惧起来。 林晚荣长长叹息:“丝绸之路,不仅仅有美丽地丝绸,还有嶙嶙白骨。这些,都是我们地先行者。” 这是丝绸之路上地一个商队,有那将近腐朽地数十根丝绸木卷为证。可能是由于粮草断绝,最终葬身沙漠中。 那白骨旁边,还有些残存地碎片零角,似是干枯地羊皮,玉伽一言不发,细细地整理着。 胡不归看了几眼,惊奇道:“好像有字!有大华语,还有突厥语!奇怪,我们大华人和胡人,怎么会在罗布泊搅到一起了呢?!” 这个没有什么奇怪地,林晚荣点头道:“丝绸之路,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其他民族,它是各族融合地一条通道。丝绸之路上地商贾,不分大华与突厥,都是勇敢地先行者,是我们地前辈。即使是两个不同地民族,他们也可以相互扶助、共同繁荣地。” 玉伽抬头看了他一眼,似在考虑他话中地意思,她微微沉思着,眼神渐渐迷茫,默默无语……---- 关于罗布泊,本章中地传说诗句大多为真,米兰地故事也是真实范本,本文略加改良。泪如米兰、白发银沙地典故,则纯属三哥杜撰,各位精通地理史实地兄弟勿要较真。

下一篇   第五六八章 情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