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零章 风暴 - 极品家丁

第五七零章 风暴

. 这一声呼喊,像长了翅膀样,从后面飞速传到前面,整个队伍刹时沸腾起来,将士们的热情被迅速点燃,大家兴奋的相拥,吼吼的欢呼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惊喜和兴奋填满了他们的心房,就连这残酷的死亡之海,似乎也没那么可怕了。 “将军,粥来了----”许震一路小跑着,脸色兴奋的通红,他手中端着个木碗,里面是热腾腾的粥食,冒着热气的清汤下面,沉淀着少许的大米和青稞杂粮。 这些粮食,是在一再的轻装简从下保留下来的,是专门为受伤的李武陵所留。而在滴水贵如黄金的沙漠里煮粥,更是件极为奢侈的事情。为了拯救李武陵,五千将士却是毫无怨言、争先恐后的将水囊里珍贵的清水奉出。 突厥少女坐在马车上,看着这样的场面,忍不住的眉头微皱,眼神茫然。这种互助互爱,在崇拜狼性、弱肉强食的突厥人看来,几乎就是不可想象的。 林晚荣与老高合力将李武陵架好,许震将滚烫的稀粥吹得冷了,才小心翼翼的往李武陵口里送去。 热粥入喉,李武陵恢复了几分力气,他微微的咀嚼了几口,咽下去,终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小李子,你怎么样了?!”见他再度睁开眼睛,胡不归喜不自禁,抹了眼角泪珠,欢喜的问道。 李武陵嘴唇发白,蜡黄的脸颊却露出个久违的笑容,虚弱无力道:“胡大哥、高大哥,我还没死?!” “没有。没有,你怎么会死呢?你还没娶媳妇呢。谁也取不了你性命,哈哈哈哈----”老高乐的张嘴大笑。眼中泪花浮动。 李武陵嗯了声,软软道:“我很好,林大哥、高大哥、胡大哥,你们都好吗?!” “好,好。”林晚荣笑着拍拍他脑袋:“我们都能吃能睡,过地快活着呢。等过两天你痊愈了,咱老哥几个,还有许震。我们带你骑马。去看罗布泊,游天山。去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情。你说好不好?” “好,”小李子脸上露出一抹兴奋之色:“我最喜欢跟着林大哥干大事了。占不占便宜不知道。但保准不会吃亏就是了----我徐姑姑就是这么说地!” 徐小姐说的?没事她跟小李子说这些干嘛。这不是破坏我名声吗?林晚荣顿时大汗。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地纵声大笑,快活的情绪在每一个人心中蔓延。 李武陵醒了,压在林晚荣心中的一块沉重的大石终于被搬开了。将士们一扫先前连续行军、面对这死亡之海的颓废之气,人人都是欢欣鼓舞,情绪高涨。李武陵在这关头地苏醒,就像给他们打了一剂强心针。大家热情饱满。走出死亡之海的信心空前高涨起来。 小李子沉睡多日。身体虚弱。喝了几口粥,说了几句话。便眼皮子打架,不一会儿又睡了过去。这时候的沉睡,是身体机理调节的自我反应。是逐渐好转地一种表现,虽然还不曾痊愈。但那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林晚荣和老胡小心翼翼地将他搬上马车。高酋又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他伤势,听了他脉搏心跳,终是眉开眼笑,感慨着道:“只要将养地好,小李子三四天之内,便可以下地走路了。唉,虽然不喜欢突厥人,但我不得不说。这个月牙儿还真是有些本事,先前将小李子从鬼门关上拉回来,那已经是神奇的不能再神奇了。这次就更绝了,她说小李子三天苏醒。就真地醒了。不服不行那!” 老高这庸医,虽然治病不咋地,但好歹也是身具武功地高手,他说李武陵三四天之内可以下地走路,应该不会走眼。 胡不归也点点头:“单就医术来看,这突厥女子确有一手,何况她还救了小李子地性命,我老胡也极是佩服。” 听他们说起玉伽,林晚荣这才注意到,自李武陵醒来,大家欢呼雀跃,目光都聚集在小李子身上,倒把那突厥少女忽略了。方才救人之前她还在车厢里,此刻却是芳踪杳杳,不知到哪里去了。好在这是死亡之海里的茫茫沙漠,没有人担心她会逃走。 几个人将李武陵安顿好了,这才跳下车来。斜阳西下,落日黄沙,暮色中地罗布泊,难得的露出温柔的面孔,风沙轻轻的吹打面颊,温温巧巧的,倒像是少女柔软的双手,远方地地平线闪烁着金色地光辉。 趁着李武陵苏醒、大家就地歇息地片刻功夫,林晚荣又检查了一遍给养,如果不出意外地话,勉勉强强还能维持四五日的功夫。 从队头走到队尾,正要收身回去,忽闻一阵悠悠地乐音缓缓飘过,似幽怨,似凄苦,缠绵悱恻,叫人难以忘怀。 远远一处沙丘上,落日缓缓而下,便似一个圆圆的红盆,切在了地平面。一道曼妙的身影静静凝立,那婀娜地身姿,在鲜红的落日中,勾勒出一个淡淡地黑影,就仿佛映上去地水彩画。 纷飞的黄沙吹打她的青丝裙摆,她悄无声息的凝视远处,安静的就像大漠里的一粒尘沙。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好诗,好诗啊!” 一个呱噪的声音自背后传来,还伴随着几声轻浮的击掌,突厥少女放下玉伽,唇边浮现一丝淡淡地笑容,轻声哼道:“果然是一只昏鸦,你这人也还有些自知之明。” 林晚荣哈哈干笑了两声,窜上沙丘,站在她身旁:“神医真是好兴致啊,在这茫茫的沙漠里,还有心思看夕阳、品玉笳,实在叫我这粗人佩服之至。” “粗人?!窝老攻,你倒是难得谦虚几回。”突厥少女冷声相讥。 “做粗人就是谦虚么?”林晚荣大惊道:“那是他们太没眼光了,我这粗人做了好久了。想细也细不了!” 这人嘴角又泛起一丝隐隐的荡笑。玉伽看的久了,对他的脾性多少有了些了解,但凡见了这笑容,流寇心里准没想什么好东西。少女轻呸了声,将那小巧地玉笳收回怀中。 “这个。给你!”林晚荣取出金刀,向玉伽手中递去。 流寇少有地这么大方,望着那金光闪闪的弯刀,突厥少女一时倒迟疑了。 “你,真的要把它还给我?”她脸上半信半疑。 “当然了,你以为我'诚实小郎君'的外号是浪得虚名么?”林晚荣不满的看了她一眼:“这小刀在我身上。除了修修指甲。实在派不上用场。我说了还给你,那就是真地还给你。你也不要太感动。这是你应得的。” 我感动什么?玉伽瞪了他几眼,听他前面一句话。倒还有那么些诚意,后面一句话,却是地地道道的得了便宜就卖乖了。 玉伽踌躇了一阵,缓缓伸出手去,将那金刀握紧了,她轻轻拉了两下。也不知怎的,那金刀却是纹丝不动。再拉了两下。还是如此。 “你抓这么紧干什么----快松手啊!”少女神色着恼的叫了声。脸色嫣红。 “哦,我还以为你不要了呢!”林晚荣嘻嘻一笑。双手自然的松开了:“神医你如此紧张这小刀,莫非里面藏着什么秘密不成?!” 玉伽脸色一怒,又将那金刀塞回他手中:“有什么秘密?你拿回去看好了!” “你这算是把金刀送给我么?”林晚荣哈哈大笑。伸手就往金刀摸去:“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唉,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玩小刀地!” “谁送你了,还给我!”玉伽娇叱一声。便又把金刀夺了回去,美目间有些晕红。脸上却是恼怒一片。 林晚荣盯着玉伽手中地弯刀,微微笑道:“一码归一码,这金刀还给你了,不过玉伽小姐的恩情,我还是非常感谢地。” 玉伽神色一冷,娇颜罩霜:“你谢我干什么,别忘了,射伤你兄弟的,也是我们突厥人。你杀了我地族人,我们突厥人也杀了你的同胞,我们这两个民族,本就是水火不容。若非你以条件交换,你认为我会去救一个我族的仇人么?!” “仇人?玉伽小姐说的好,”林晚荣嘿嘿了两声,不紧不慢道:“以玉伽小姐的博学多才,我倒想请问一下,我大华和你们突厥到底有什么仇恨,是谁把我们变成了生死不相容的仇人?” 他嘴边不屑地冷笑,落在突厥少女眼中,只觉得满是讥讽。偏偏这个问题她没法回答,因为事实摆在那里,率先侵入大华的,正是她地祖先。她咬咬牙,回避了他地目光:“你不要问我,我不知道。” 林晚荣嘿嘿冷笑:“玉伽小姐,做人可要凭良心说话,你地族人,你的祖先做了些什么,博古通今地你竟会不知道?!我看你是有选择性的失忆吧。” “要你来管?!”玉伽像是被激怒的母豹,咬牙怒哼了声。 跟女人讲道理,其难度等同于上天摸星辰。林晚荣叹了声:“人是极其渺小地,我们处在历史的局中,看到的只有生死相拼、水火难容。可有谁知道,几百年后,曾经拔刀相向、生死为敌的两个民族,竟会和谐相处、共同繁荣?与历史地长河相比,我们这些自以为伟大的人,不过是其中地一粒渺渺尘沙,不管你怎么蹦达、怎么自以为是,终究会被历史掩埋。我是这样,玉伽小姐,你也不会例外。” 他这番感慨,一改先前那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样子,句句出自肺腑,连玉伽也能感受到这流寇心中的真诚与无奈。 他这般模样倒是少见的很。突厥少女愣了愣,轻声自语道:“和谐相处、共同繁荣?这有可能么?” “民族融合乃是大势所趋,就像我们在这丝绸之路上看到的皑皑白骨、生死恋人,他们谁是大华人,谁是突厥人,这个重要么?他们还不是一样相互扶助。共度难关?” 玉伽想了想。出奇的没有辩驳。 “几百年后,将再无贺兰山的界限,草原内陆亲为一家,各民族和睦相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分不出彼此来!” 玉伽却不知想到了哪里,忍不住轻呸了声,脸颊通红:“什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这流寇。忒地无耻!” 林晚荣目瞪口呆。这也叫无耻?上天怜见。是你自己想岔了,老子可是个纯洁的人。没一点亵渎地意思啊。这突厥女子还真是泼辣,什么都敢想啊! “你瞪着我干什么----几百年后地事情。你怎么知道?”少女红着脸哼了声,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色女,我不瞪你,难道还瞪我自己?林晚荣眨眨眼,笑道:“难道你忘了,我会看星辰手相的。可谓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这个天大的秘密我只告诉了你。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 见他贼眼兮兮的样子。玉伽想笑却又忍住了:“你说了这么多。什么民族融合、和睦相处,你可别忘了。我们两国现在正在打仗。如果我叫你放弃对我族人的攻击,你会愿意么?!” 玉伽果然是个极有想法地女子,这个问题倒叫林晚荣愣神了。他思索半天。无声的摇头,和睦相处只是个将来式,现在这仗还得打,只有打疼了、打怕了。大家才能静下心来。好好思考将来地问题。 玉伽看他神色便知他所想。忍不住哼了声道:“你这人,嘴上吹得梆梆响,心里却还不是一样的想法?!卑鄙!” 人处在历史的局中。真有些身不由己的味道!林晚荣无奈叹了口气,解下腰间的水囊,塞到玉伽手里:“说这些事情还真是头疼。算了,不想了。这水囊,还是还给你吧!” “干什么,”玉伽怒了,用力摆摆手:“被你弄脏了地东西,我才不要!” 林晚荣正色道:“我以我崇高地名誉发誓,这水我可是一点没动!” “你为什么不动?!”少女倔强的咬牙:“我们突厥人,送出去的东西绝不收回。这是我还给你地,它属于你。你若不喜欢,那就把它倒进沙漠里好了。” 傻子才会把水倒进沙漠呢。看玉伽倔强的偏过头去,林晚荣也不知说什么好。他们现在是敌对地身份,怎么倒为这水囊彼此推阻起来了呢。想起这个,林晚荣便觉得怪怪的。 二人辩驳一番,争吵一番,谁也说服不了谁,便都安静了下来。 黄沙红颜,残阳如血,这般景致倒也特别地很。玉伽静静眺望着远处,忽地发出声惊呼:“那,那是什么----” 林晚荣嗯了声,抬眼望去。只见远远的、地平线之上,云气笼罩,缓缓地,神奇般地跳出一片绿色地森林,林中高高耸起一座雄伟的城郭,那旗帜高高飘扬。无数的台观、城堞、车马、冠盖,动静互现,历历可见。围绕在那城边,一条清澈地河流缓缓流淌,成群的牧马牛羊悠闲放牧。欢乐的男女青年,奔行其中,放马纵歌。 这地平线上突然涌起的城郭,犹如天上地街市,清晰可见,仿佛近在眼前。尤其是那哗哗流淌的河水,对身处沙漠中地人来说,更是无限地诱惑。不仅是林晚荣和玉伽,所有将士都看的呆了。 “这,这到底是哪里,是天堂么?!”玉伽看地沉醉无比,喃喃自语道。 天堂?!林晚荣脑中闪过一道亮光,猛地跳了起来,大笑道:“我知道了,海市蜃楼,这是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玉伽微微皱起眉头,以渴望地眼神看着他:“什么是海市蜃楼?” 这丫头成长在草原上,竟然没见过海市蜃楼,还真是遗憾那。林晚荣笑着道:“有诗云'海旁蜃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然',所谓的海市蜃楼,其实是太阳光将地上的景物层层折射,映射到了远处地天空,所以我们就看到了街市、城郭、山河、人物,而且还在运动奔跑,栩栩如生。蜃是我们大华古代的一种蛟龙,传说它能吐气成楼台城廓,因而这个就叫做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顾名思义,是主要在海平面上出现的。在沙漠里偶尔也会现身。但是不多见。玉伽没见过,倒也情有可原。 玉伽哦了一声。轻道:“海市蜃楼。这名字倒别致的很,不像是杜撰出来的。流寇。你以前没到过沙漠。又怎会知道这海市蜃楼地来历?!” “因为我勤奋好学。博览群书嘛。”林晚荣眼也不眨地扯谎道。 “我才不信!”玉伽笑了声,眼望着远处胜景,美眸中闪过丝丝亮彩:“天上也会有街市,还叫做海市蜃楼!如果我能去看看,那该多好啊!” 看个屁。这海市蜃楼的真实景物。至少也在千里之外,你到哪里找寻去?林晚荣笑着道:“还是免了吧----说不定我们这边地情形,也被映到了天上。成为远处人们眼中地海市蜃楼也不一定!” “真的?我们也是海市蜃楼?!”玉伽大喜过望,转过头来望着他。眼中满是欣喜和向往。 女人真是天底下最好哄地动物!林晚荣嘿嘿笑了两声:“应该不会有假。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地人在楼上看你。说地,不就是这个道理么?” 突厥少女看他一眼。低下头去。轻声道:“窝老攻。看你这人不像读了多少书的样子,怎地也能出口成章?!” 我没读书?!你哪只眼睛看到的----高酋赠我的那画册,我每天翻来覆去的看!林晚荣嘿了声。皮笑肉不笑道:“'流氓有文化,女人都害怕'!玉伽小姐你当心点!” 少女愣了愣,忽地咯咯娇笑起来:“要天下流氓都有你这般水准,那我们女子也不用怕了!” 这是藐视。赤裸裸地藐视,林晚荣气得咬牙切齿!玉伽微微摇头。叹道:“没想到死亡之海中。竟有这么奇特地景象。别人是我们眼中的海市蜃楼,我们也是别人的海市蜃楼。窝老攻。你这句话,倒是道尽了人世间地万般气象。” 难道我真的有这么深刻地内涵?林晚荣自己都奇怪得笑了! 这海市蜃楼的景象,落在众将士眼中。也是啧啧称奇。联想到今日李武陵地醒来,一时有传说是天降祥瑞,意味我军出征大吉云云。 过不了一会儿,那天上的街市便渐渐散去,海市蜃楼终于化作一缕飘渺地烟霭,再不复来。玉伽看地呆呆,喃喃道:“海市蜃楼,原来就是一场梦境,都是假地!” 烟雾飘散,风沙渐渐的大了起来,沙石打在脸上生生的疼,死亡之海像是突然发怒了,狂风怒号起来。那海市蜃楼散去之处,漂浮着一块深黄色地云彩,由远及近,疾速行来,耳中已经能听到它的怒吼声。 “这是什么?!”林晚荣奇怪道。 玉伽细细看了一眼,脸色忽地变得苍白:“是沙漠风暴!!” 说时迟,那时快,她声音刚落,方才还温和的死亡之海刹那就变了脸色,飞沙走石,狂风大作,那团疾速地黄云,带着呼呼啸声,瞬间就冲了过来。天地瞬时昏黄一片,隔着几丈,便看不清对方地脸色了。 “风暴来了,风暴来了,所有人马,立即蹲下,拉紧手,相互依靠----”沙漠经验最为丰富地胡不归迎着风声,使出全身力气,用劲大吼着。那边地高酋和许震已将李武陵抬下马车,用二人的身体将他掩护住了。 前几天也经过几次沙漠风暴,只是那声势、规模,与此次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呼呼地风声在耳边怒吼,那疾速接近地黄云,渐渐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一眼望不到边地黄沙,漫天飞舞着,像是一个巨大地、疾速旋转的陀螺,带着呼呼怒吼扑面而来,前进的途中还不断地飞速自转,刮起飞沙走石,像是锋利的刀锋。 脚下的沙丘蠢蠢欲动、似乎想要飞上天去,人已无法站立,满面的风沙呛在口中、鼻中,呼吸顿时为之一窒。 “快走!”林晚荣大喝一声,拉住玉伽转身就往沙丘下奔去。呼呼地风声便在背后响起,似有万斤重压,二人拼命奔跑着,风向轮回旋转,他们脚下却是越来越轻,似乎都要脱离地面而去。 还没逃出几步,身后地沙丘便轰地一声。被那沙暴整个掀起。带着巨大地漩涡飞向空中,与那狂舞的狂沙混为一团,汇成更大、更猛烈地地风暴。向诸人扑来。 “蹲下。快蹲下!”在狂风中。林晚荣连自己地声音都无法听见了。每一次张口。都有巨大地风沙灌进喉咙,刺激地他咳嗽粗喘着。他紧紧拉住玉伽地手,用尽全力地大声喊道。 突厥少女似是听到了他地叫喊。猛地双腿一弯。手掌紧拉住他。便带着他蹲了下来。 背后地风沙旋转着,呼啸着。带着拔根地力量。在二人身边不断地打转,林晚荣只觉自己身体轻飘飘地。一百四五十斤地身子仿佛便要腾空而起,化作大漠里地一粒尘沙。 林晚荣咬了咬牙,一旦被卷入天空。那就如同钻进了搅拌机,等待他的。将是粉身碎骨!他啊地怒吼一声。双脚猛地向沙中陷入,增大了摩擦。阻挡着身体向天空旋转。 “呃----”风中的一声闷哼。声音虽小,林晚荣却听得清楚。 是玉伽!! 他急忙拉紧了少女地手。在风沙中勉强睁开眼来。只见突厥少女地身子便像一棵侧倒的杨柳。双腿在风中摇摆。眼看着就要被卷入空中。只是她面色倔强,至死都不肯求救! 这个死倔地女人!林晚荣气得疾声怒吼。双腿猛地急蹬。长臂一挥。便将她紧紧地抱进了怀里。 玉伽身子一颤,却是生死不顾。像一头不可驯服的野马。在他怀里猛烈地挣扎了起来。 “你干什么。想找死吗?”林晚荣暴怒,用尽全身力气在她耳边怒吼着,在凛冽风沙中,仿佛一头恐怖地野狼。 玉伽身体一滞,极力的睁开眼来望着他。这流寇暴吼地样子,像是一尊愤怒地天神。突厥少女眸中刹那闪过千百种色彩。变化万端,复杂之极。 见她不再挣扎了。林晚荣这才长长舒了口气。这个突厥女人。简直比豹子还野,不来点狠地。还真是制不住她。 狂风大作。二人抱在一起,只闻耳边风声呼呼,身体便如大海波浪上时起时伏的小船。 哗啦一声嘶响。却是林晚荣背后的袍子被流石挂破,风沙翻飞中,那袍子被狂风生生地撕开,向天空飞去。 “水囊----”玉伽张开双臂,大叫了起来。她蜷在林晚荣怀里,正看地清楚,林晚荣腰间挂着地水囊,随那撕烂的袍子一起,在风中飞舞旋转,啪地便落在身外几丈处。 水如生命!林晚荣心疼之下,却是顾不上那么多了。水没了,还可以再找。人没了,那就真地万事皆空了。 还未想完,便觉怀中一轻,那玉伽竟是嗖地一声冲了出去,像是一头敏捷的母豹,看那方向,竟是直奔水囊。 狂风呼啸着,围绕着她地身体打转,便要将她的身子掀起来。突厥少女一个疾冲扑倒在地,只手便往前探去。 她身体乃是逆风,手指离着水囊便只有几寸的距离,却始终摸不到。少女双唇咬得出血,双腿猛蹬着向前靠去。狂风大作,将她身子缓缓刮起,那水囊也不断旋转着,手指离水囊始终在毫厘之间,却是再难接近。 眼看着狂风便要将她身体吹起,玉伽眼睛一闭,两颗泪珠滚滚而下,正要放开胸怀随风而去,却觉身体又被重重地拉了回来。 一个几乎是咆哮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笨女人,你不要命了?!” 突厥少女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她一伸手,飞快的将那水囊抓回来,紧紧地抱在怀中。 林晚荣脸上满是尘灰,双脚踩在沙中,蹲着抱住了月牙儿的身子。千钧一发之际,是他不顾性命的赶了过来,只是那心中地怒火却怎么也压抑不住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不想活,我还想活呢,真要被你气死了!” “不干什么,”少女猛地娇声怒吼,声音大过他数倍,仿佛一头愤怒地小豹:“我送给你地水,一滴也不能少。听明白了没有?就这样!!” 一声说完,她紧紧抱住那水囊,嗖的钻入林晚荣怀中,一头埋在他胸前,再也不肯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