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一章 骗与恨 - 极品家丁

第五七一章 骗与恨

. 这丫头竟然比我还厉害?被她一嚷嚷,林晚荣倒是愣了。什么叫做一滴都不能少?这小妞霸道的过分了吧。 死亡之海昏黄一片,狂风怒吼,飞沙走石,远远望去,便像一块疾速升腾的黄色云彩。漫天的风暴咆哮着,掀起飞扬的尘土,大小不一的碎石在空中飞舞旋转,噼里啪啦往地上砸来。处在风暴的当心处,即便是平日自认为强壮无比的林晚荣,也感觉身如一片枯叶,摇摇晃晃着便要飞上云天。他用身体挡住飞溅的碎石,将玉伽护在怀中。 死亡之海的威力,远超出林晚荣的想像,二人加在一起,好歹也有两百多斤的重量,可是在这风暴的眼里,却是轻的连一片树叶都不如。狂风吹打着衣裳,脚下的尘沙旋转着飞上天,二人身体不断的变轻,眼看就要离地而起。 “窝老攻,我们要死了吗?”突厥少女凑在他耳边大声说道,眼中闪过复杂难辨的光辉。 “别说话,咳,咳----有我在,你不会死!”林晚荣大吼了几声,才一张开嘴,便有无数的风沙尘土随风而入,塞满口腔鼻孔,惹起他一阵剧烈的咳嗽。就连呼吸都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有你在,我就不会死?!”玉伽紧紧咬住鲜艳的红唇,微微低下头了去。她沉默良久,忽地在他耳边轻声颤抖道:“窝老攻,如果你不是大华人,那该多好!!!” 废话,我爹我娘生就了我的黄皮肤、黑眼睛,哪能叫你说改就改?林晚荣恼怒道:“如果你不是突厥人。那就更好了。我可以在大华好好治治你!” 哗啦的狂风吹过。便如旱地拔葱般将二人同时向空中卷去。玉伽只觉身如浮萍般飘起,泪珠瞬间蕴满眼眶。她用尽力气大声道:“窝老攻,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咳,咳,抱紧我----” 那风势越来越疾,转眼便要将二人卷走。林晚荣被玉伽抱得紧紧,想要移动也是难如登天。他忍不住的虎吼一声,搂住少女地身子就势几个翻滚,甩出数丈开外。轰地巨响,二人方才立足处。瞬间便被夷为平地,满天尽是飞舞地黄沙。 玉伽说话间。风沙正呛入口腔。这一翻滚,更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再迟上一会儿。就真的要粉身碎骨了,林晚荣脸色苍白,冷汗都流不出来了。望着那咳嗽的流泪的突厥少女,林晚荣像是头被激怒了的狮子。疾声吼道:“我不管你是谁,你现在给我安静,安静!!!听到没有?!----***,没被沙暴卷走。却差点被你这小娘皮给气死!” 他一连吼了几声。吃了满嘴地沙子,脸上沾满黄沙尘土。模样甚是狰狞。 突厥少女呆呆的望着他。银牙将红唇咬得紧紧,泪珠忽然落了下来。 “不许你骂我!”她嘤咛一声,猛地钻进他怀抱里。张嘴就往他胸前咬去。玉伽的牙功,林晚荣早已见识过数次了,这一口下去,胸前便印出一排整齐的牙印,沁出点点血丝。 奶奶地,这突厥女人果然是属豹子的,咬得钻心地疼。漠风吹来,林晚荣唯有护住这刁蛮地女子,前有豹口,后有沙石,两边受疼。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厥少女终于松了口。望着他胸前那排整齐带血的牙印,她呆了呆,忽地双眸一湿,无力低下了头去。 “你属狗地?怎么不咬了?!”疼!林晚荣倒抽了口凉气,怒吼出声。 玉伽不言不语,取过她用生命换回的水囊,轻轻贴在他胸口的牙印上,又低下头去,缓缓的、无声无息地将脸颊贴在了水囊上。虽隔着个水囊,那流寇激烈的心跳声却是清晰可闻,她轻轻闭上眼睛,嘴角却是泛起一丝甜甜的笑意。 方才还野性十足的突厥少女,此时却乖巧地像只狸猫,双眸紧闭,长长地水润睫毛微微颤抖,双手双脚都收拢了,紧紧蜷缩在他怀里,一动不动。这般情形,倒是让林晚荣有些摸不着头脑。 玉伽蜷在他怀里,将他抱得死死,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没有了这丫头地叨扰,林晚荣心里也平复了许多。在漠漠地黄沙里,二人都不说话,天外狂沙乱舞、呼啸一片,这里却是静谧无比。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玉伽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林晚荣低头看时,却见那突厥少女脸带笑容,呼吸均匀,竟是睡熟了! 这样也能睡着?女人,真是不能用常理来衡量啊!林晚荣仰天悲呼,痛心疾首。 恐怖的沙漠风暴终于带着呼啸,绝尘而去,只留下满地的杂物碎片、黄沙瓦砾,可谓遍地狼藉。林晚荣双腿深陷沙地,厚厚地黄沙,直堆积到他大腿根处。 “起床了!晚荣恶狠狠地一掌拍在玉伽的翘臀上,突厥少女啊地一声惊叫,拔地而起。只见自己躺在沙地上毫发无损,倒是那流寇被黄沙埋进去大半个身子,脸上沾满黄沙,呼吸急促,疲累的仿佛就要倒下去。 “下流!”突厥少女轻呸了声,脸色赤红一片,她急急的蹲下身,自怀中取出那名贵地金刀,刷地一声插进他身前的沙土中,奋力挖掘着,要将他解救出来。 见这突厥少女野蛮施工,根本就不在乎那名贵的金刀。那一刀一刀都靠着大腿根上,再近上几寸便是关键位置,林晚荣吓得脸都白了:“慢点,慢点,小妹妹,这么名贵的金刀,用来挖土太浪费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不要你管!”玉伽应了一声,手中的金刀却是刷刷的几声,掘的更急了。 这是要我的命啊!林晚荣大惊,急忙按住她手:“小妹妹。谢谢你地好意了。你这小刀太名贵,我怕待会儿一不小心,撞到我身上的某样坚硬物体。磕坏了你的金刀。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磕坏金刀?玉伽一愣。待看清楚那金刀下手地位置,却是啊了一声急急收手。双颊赤红地转过了头去。女人终究还是脸嫩啊。林晚荣哈哈笑了几声。 “不要脸!”玉伽瞪了他一眼,轻轻将金刀插在一旁,徒手为他掘沙。 二人齐心合力,刨了好一阵,才将那沙土清理地差不多。林晚荣使出吃奶的劲,从沙堆里蹦了出来,却见腿上红彤彤地满是流沙刮痕。裤子也破破烂烂地,只剩了几道布条随风摇摆,尚幸平角裤还在。才没有丢大丑。 玉伽望着他这狼狈模样,咬了咬牙。想笑,鼻子却是酸酸的。 “看什么看。没见过我这么拉风的人?!”被这突厥少女盯的实在有些不好意思。林晚荣恼羞成怒的喊了一声。 玉伽偏过头去。小声哼道:“难看死了----谁看你?” 这一场突如其来地沙暴,在数百丈开外生生的堆出了一座巨大的沙丘,面积足有数十亩地大小,其威力可见一斑。马车被掀到空中。摔落成碎片,连那火头军用地唯一一口大锅,也飞出几百丈,埋到了沙坑中。 “林兄弟。你怎么样。没事吧?!”高酋顾不得抹去脸上的尘沙。急急奔过来问道。 林晚荣嗯了声:“我没事。就是后面要穿着开裆裤赶路了,不过这样也不错。最起码不会影响我青春期的发育了!” 强就一个字!高酋听得冷汗刷刷,对林兄弟佩服地五体投地! “小李子怎么样了?”林晚荣正色问道。 老高拍着胸脯道:“有我在,你就放心吧。保这小子一点事没有。方才我还喂他喝水了呢!” 林晚荣点了点头,与胡不归在队伍中来回穿梭着,清点着损失。 威力如此巨大的沙暴,就连熟习沙漠习性地胡不归也未曾见过,这一番受惊吓自是难免。好在前面的路上也遇到过几次沙暴,诸人已经积累了些经验,大家紧紧拥在一起,互帮互助、应付得当,人马损伤极小,林晚荣也颇是欣慰。 当然,也有遗憾地地方,流沙刮起地锋利碎石割破了两个水囊,叫原本就捉襟见肘地水源愈发的紧张了起来,诸人都觉心痛不已。 “咦,”胡不归跟在林晚荣身后,忽地惊了声道:“将军,你的水囊呢,怎地不见了?” 老胡这一喊,高酋也急急转过身来,这时候,清水可比黄金还宝贵 水囊?林晚荣不自觉往腰间一摸,玉伽美丽的面容瞬间在眼前浮现。沙暴最猛烈地时候,是这突厥少女以身涉险,拼死将那饱饱的水囊抓了回来,林晚荣还为此怒骂过她。现在看来,她这举动,或许就能挽救数十条饥渴的生命。 林晚荣还未说话,高酋朝不远处望了一眼,顿时长长的哦了声,笑道:“原来在这里!” 几个人顺着他目光望去,只见玉伽骑在一匹青葱小马上,咬着鲜红地嘴唇,双手中却捧着一个饱满地水囊,握地紧紧,贴在胸口。 见诸人目光瞅过来,突厥少女微哼了声,将那水囊藏在了身后。 这仿佛孩子般地举动,引来众人哄堂大笑,气氛好不热烈。老高挤眉弄眼道:“这水囊啊,也只有林兄弟能取过来了,大家等着瞧就是了。” 他一语双关,诸人哪能听不明白,顿时笑得更加厉害了。玉伽离得远远,不知他们在笑什么,脸上满是茫然。 老高这淫货,倒是什么都敢想,林晚荣无奈的摇了摇头,摆摆手,大队人马继续前行。 罗布泊里地海市蜃楼、沙尘暴都见识过了,大家都已经无所畏惧了。只要不迷路,水和粮食能够供应上,死亡之海是可以征服的。 这一路前行下去,又经历了几场大的沙暴,大家渐渐的习以为常,都不再那么恐慌了。这丝绸之路一个最明显的特征,便是厚厚尘沙下掩埋着无数的骷髅白骨。一路收敛了这些先行者的遗骸,却也成了指引他们前进的路标。 李武陵的伤势渐渐地好转,果然如高酋这庸医所判断,在风暴过去的第四日。他便可以下地走路了。这个好消息让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其鼓舞作用是巨大的。 救回了小李子,功劳最大的就是月牙儿,可她偏偏是个突厥人,这世事还真是难以琢磨。只是自那日沙暴过后,玉伽却是不知怎么了,渐渐变得沉默,眼神时而炙热,时而黯淡,时而快乐。时而忧伤,有时候还流露出一些莫名的惊恐。叫人摸不着头脑。 水和粮食在一天天的减少,越往后面走。就越是困难。不得已,只得选择屠宰了部分体力衰弱的战马。饶是如此,又行了数十日功夫,饮水便彻底的断绝了,五千余人顿时陷入了绝境。 “林兄弟,你当日不是说,再走七日便可行出罗布泊么?”老高扶着马背。喘着粗气问道:“如今。两个七日都不止了,我们怎么还在沙漠里打转转?” 当日为鼓舞军心而吹的牛皮。被老高一语戳穿了。所有地饮水昨日夜里就已耗完,三日之内若是走不出沙漠,他们就要像丝绸之路上的前辈一样。永远埋骨在这死亡之海了。 林晚荣心急如焚,舔了舔干裂地嘴唇,声音嘶哑着道:“高大哥别急,如果我猜测不错,罗布泊的出口应该就在这附近了。也许明天,不,也许今晚,我们就可以在一汪清澈地湖水里畅游了。” 在沙漠里二十来天,别说洗澡,就连喝水都是一滴滴的控制,虽然明知道林兄弟这是在画饼,老高仍是忍不住的舔了舔嘴唇,眼里充满了渴望。 行到现在,风沙已经渐渐的小了,空气也没那么干燥了,而且连续四五天都没有碰到过沙暴了,这些是到了沙漠边缘的症状。只是那罗布泊的出口到底在哪里,却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正在四处打量着,忽觉袖子一紧,有人在身边,轻轻拽他衣裳。转过头去,便看见突厥少女俏丽地脸庞。由于缺水,她鲜艳地红唇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双眸却是流淌着盈盈水光,脉脉望着他。 玉伽有好几天没和他说话了,今天竟然主动找到他,倒叫林晚荣好一阵奇怪。 “你跟我来----”少女将他引到一角,咬了咬牙,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这个,给你!”入手幽香光滑,却是一个孩童巴掌大小地玻璃瓶,瓶中盛着几滴清水,刚好覆盖了底部。 “这是哪里来的?”林晚荣大吃一惊。这些时日,所有人的饮水一律实行配给制,这覆盖瓶底地清水虽少,却至少要一两天才能分配到。 “我偷的!”少女冷冷看他一眼,撇过了头去。 这话怎能信?林晚荣骇然道:“你把水省下了----你这两天都没有喝水?!” “胡说,我喝过了的。”玉伽倔强道:“谁让你不搜身?这是我从水囊里偷偷留下的!” 林晚荣咬了咬牙:“这水你留一半,剩下的给小李子!” “你敢?!”玉伽顿时怒了,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玻璃瓶,冷道:“那是你的兄弟,与我无关。若你要把这最后一滴水送给别人,我宁愿让它流进沙漠!” 她一下拔开瓶塞,便要往地上倾倒。 “你疯了?!”林晚荣急忙夺过小瓶,看着那倔强的少女,他无力的叹了口气:“好吧,算是我欠你的。一半留给你,一半留给我,总可以了吧。你不要摇头,我这个人也有原则的,大不了一拍两散,就让它流进沙漠。我数一二三,张嘴----” 玉伽愣了愣神,还未省悟过来,一股清泉便顺着唇流入喉中。她下意识的吸吮了一下,猛然便觉不对。流寇竟然手不停歇,那瓶里的水珠,全然灌进了她口中,一滴也不曾剩下。 望着那空空如也的小瓶,她呆了呆,忽然放声大哭:“窝老攻,你这卑鄙的人,你敢骗我?!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我再也不要看见你!” 她刷地跨上青马,啪的一鞭抽在马背上,那骏马便甩足飞奔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哟?林晚荣还在呆呆发傻,忽闻身后的胡不归惊喜的大呼:“将军,快看!”

上一篇   第五七零章 风暴

下一篇   第五七二章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