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四章 棘手 - 极品家丁

第五七四章 棘手

.就地修整的这两天,是所有将士进入阿拉善草原以来最为开心快活的时日。没有金戈铁马,没有砍戮杀伐,面对着这如画一般美丽的风景,人人沉醉其中。重伤初愈的李武陵,经过这两天的调养,恢复速度极快,临到出发前,已经可以打马飞奔了。 倒是玉伽显得无比的沉默,偶尔会坐在溪水边好一阵的发呆,时而笑,时而哭,唯独不和林晚荣说话。那冰冷的态度,仿佛又回到了在巴彦浩特初次擒下她时的情景。 经过了两日的修整与补充,五千人马继续前进。连死亡之海都被征服了,还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经历了沙漠里的生死锤炼,将士们的心志都坚定了许多,对前景也充满了信心。 他们宿营的那条河流叫做锡尔河,起源于天山的最高峰托木尔峰,与楚河、伊犁河并称为天山的三条玉带银河。 追溯着锡尔河逆流而上,渐渐的靠近了天山东麓,地形慢慢变得陡峭,人烟也极为稀少。一片片高山草甸上,长满了苔草青苔,仿佛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地毯。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小花,点缀着碧绿的草原,仿佛一条鲜艳的画卷。沿着河流两旁,隆起座座古冰垅,在暖暖的阳光照耀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辉。 如此美丽动人的景致,倒叫人一路走,一路看,不自觉的留恋其中,浑然忘记了他们是在行军打仗。 伤愈的李武陵牵马前进,不断的四处打量着,啧啧惊叹:“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山?果然是气候宜人、风景如画。要是能常住在这里。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对了,林大哥,你以前来过这天山么?要不然,你怎么知道穿越了罗布泊,就可以到达天山脚下?” 林晚荣这一路地表现,只可用神奇二字来形容。从伊吾进入罗布泊,走了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丝绸之路,虽是历经艰难,却神奇般的穿越了死亡之海。就连临走出沙漠,几乎迷路之际。都会有羚羊为他领路。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所有人都震颤于林将军的大智慧。 小李子的这个问题。算是替所有人提出了疑问,不仅胡不归等人把目光注视在了他的身上。就连那一路行来默默无语的玉伽,也忍不住的看他几眼,似乎也在期待他的答案。 林晚荣眼也不眨,大言不惭道:“天山----来过,我当然来过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句话你应该听过吧。那就是专门用来形容我地。唉。我这个人一向都很低调的。” 李武陵上上下下打量他几眼,笑着摇头:“像林大哥你这样低调地人。真的很少见了。不过看你对天山这么熟,应该地确以前来过。林大哥,你还去过哪里?” “多了。什么高丽、琉球、东瀛、南洋、西洋、波斯,这么跟你说吧,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都留下过我的脚印。” 你今年才几岁,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环游世界,也走不到这么多地方啊!听他大吹牛皮,众人乐的哈哈大笑。 越往山上走,天气渐渐的寒冷起来,海拔不断的提高,天山的地质风貌也逐渐地改变。不见了青草红花,山坡上沉积了深厚地积雪,方才还温暖如春的气候,刹那便被严寒所覆盖。四处地冰川河道都被积雪堵塞,结上了厚厚的冰层。山势陡峭,冰层之间裂缝纵横交错,密如蛛网。最大的宽约数丈,深足两丈,隐隐还能听见水声咆哮,不绝于耳。 好冷!林晚荣不自觉地捂住了耳朵,脚下已是开始打滑。身边传来一阵紧咬牙齿的格格轻响,转头看去,只见月牙儿衣衫单薄,俏脸冻的红彤彤,双手正抱住柔弱的臂膀,身体瑟瑟发抖。 林晚荣皱了皱眉,上山之前就已嘱咐过大家,要做好防寒的准备,将士们都胡乱扯了羊皮树----长的呼吸,她心跳一阵快过一阵,眼中越来越迷惘。 徐芷晴的名字,她自是听过地,原来流寇和这大华地女军师,也是有瓜葛的。她紧紧咬牙,心跳地忽快忽慢,难以抑制。 流寇这个人,真是世界上最奇怪的人,看着鬼头鬼脑、似乎没有多少学问,可是每到一处,他总能摆出些门门道道、讲几个动人的故事,似信手拈来,偏又引人入胜。这一趟穿沙漠、 过天山,便似一趟奇异地观光之旅,历沙暴、观蜃楼、览天池,一路上听他讲些奇奇怪怪地故事,时间如流水般划过,纵然受再多地苦累疲劳,自己都浑然不觉。 她呆呆发愣,心中时冷时热,也不知怎地,便有泪珠落了下来。 高酋诸人望着那落泪的月牙儿,几人眨了眨眼,嘻嘻笑着将林晚荣拉到一边:“林兄弟,喜事啊,喜事啊!” “喜从何来?”望着老高嘴角泛起地淫笑,林晚荣止不住的打了个寒战。 高酋朝那边呶呶嘴,附到林晚荣耳边嘿嘿道:“兄弟果然好手腕,看这玉伽的样子,只怕身心都已经沦陷了。以你这么尊贵崇高地身份,亲自去糟蹋这突厥女人,那可不就是她天大的喜事?” 原来是这么个喜事,林晚荣微微摇头:“高大哥,你觉得这玉伽高贵吗?” “高贵!!!” “聪明吗?!” “聪明!!!” “那就对了,”林晚荣悠悠道:“这玉伽的身份非同凡响,你也早知道了。一个既骄傲高贵,又美丽聪慧的女人,尤其是玉伽这样突出的女人,是那么容易就沦陷的么?!” 这事倒是没想过。高酋呐呐道:“别人或许不行,但以林兄弟你的魅力,那就另当别论了。” 林晚荣拍拍他肩膀,严肃道:“高大哥,做人一定要谦虚。我除了长得帅一点、学问多一点、人品好一点,其他的,也就没有什么魅力了,真的当不得你这样的夸奖。你也千万不要到处宣传,就让这几千号兄弟稍微了解一下就是了。低调,一向是我为人处世的基准。” 林兄弟果然很谦虚、很低调,高酋暴汗着点头:“那,这位玉伽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林晚荣双手摊开,无声一叹:“可是依现在的情况看来,不仅我搞不明白,就连她自己也有些拎不清了,你说,还有比这更棘手的事情么。” 果然很难缠,高酋深表同情的看了他一眼,碰上玉伽这样的女子,也只有林兄弟才能和她斗上十来个回合,换了别人,早就缴械投降了。 怀着心事,穿过天池,直往峰顶而去。冰雪越来越多,沟壑纵横。离顶峰不过数百丈的距离,林晚荣抬头远眺,只见远远的苍穹下,隐隐约约露出一道青色的山幕,飘渺虚无,一眼望不到边。 胡不归站在他身边,兴奋道:“将军,那里就是我们要到达的地方了?” “不错。”林晚荣用力挥手:“那就是阿尔泰山。从这里开始,大华铁骑,即将踏破突厥的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