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六章 又见仙子 - 极品家丁

第五七六章 又见仙子

.冰雪刹那间垮塌,带着凄厉呼啸,层层滚下。满山的冰雪象是被洪峰卷起的滔天巨浪,咆哮着,翻滚着,掀起一浪高过一浪的雪涛,瞬间吞噬了一切。这蓦然而来的雪崩,让所有人心惊胆颤。 一丝微不可察的白影似是电光般闪过,直往那暴雪中射去,转瞬消逝不见。 “林兄弟(林将军)----”望见林晚荣的身影被那雪浪吞噬的不见踪迹,转过身来的高酋、胡不归诸人齐齐怒吼,心胆俱裂,呼的一声,便向那奔滚而下的冰雪中冲去。 这雪崩的力量非同凡响,掀起的雪浪将天空都覆盖了,原本温柔的雪花瞬间变成了锋利无比的暗器,铺天盖地疾射而来,打在身上脸上,生生的疼。雪崩引起的山体滑坡一阵接着一阵,无数冰雪覆盖的山坡蓦然塌陷下去,轰隆的巨响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弥漫的风雪中,根本就无法睁开眼睛,连站都站不稳,更别说逆风往上爬行了。胡不归几人滑倒了无数次,更叫他们惊奇的却是前面那柔弱的突厥少女。怒吼的北风拂动着她乌黑的秀发,她紧紧抓住满地的冰棱,艰难的逆风爬行。滑落的风雪打在她头上脸上,不到一会儿便将她身体掩埋,她却顽强的自冰雪中爬出来,一步一步的前进。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轰隆响声渐渐停歇,奔涌的积雪缓缓停止下来。纷飞地雪花簌簌而下。声势却已减弱了许多。玉伽埋在雪窝中,早已被堆成了一个雪人。她奋力地抬起头来,露出冻得通红的脸颊。眼中水雾蒙蒙一片。使劲摇摇头。发髻上的雪花纷纷而下。落在脸上手上。冰冷冰冷地。 天山顶峰瞬间便被削去了一截。原本厚厚地积雪消逝了。自顶峰而下。山坡之上,时高时矮。随处可见堆得高高地雪峰和深陷入地下地塌方。袅袅雪雾隆隆升腾。将天空笼罩成一片雪白。新堆砌地雪峰。高处足有几十丈。而那塌陷地冰窟。更是深不见底。还未靠近。便能感受到森森寒意。 雪崩过后。鹅毛大雪仍是刷刷下个不停,那雪峰冰窟中却是沉寂一片,听不到一丝的响动和喊叫。 厚厚地积雪足达腰际。前进一步都是如此艰难。玉伽似乎毫无察觉。她手脚并用。几乎是用冰冷地身体爬出了一条通路。直往吞没林晚荣地雪峰奔去。 那地方早已被厚厚地冰雪所覆盖,方才还得意洋洋地流寇。此刻已全然没了声息。听不见他地调笑。感觉不到他地呼吸。只闻见呼呼地北风。四周安静的可怕。 积雪中掩埋的一丝绿色。引起了玉伽地注意。那是几片青翠地绿叶。还用一根干枯地藤干缠绕着,扒开那厚厚地积雪,她蓦然呆住了。 一件残破地蓑衣,早已被风雪拉拽的四分五裂。看不出原形。那上面地每一树片、每一根藤条,都是她亲手编织地,是被流寇“以物易物”骗过去地。缓缓摩挲着那残碎地树叶枯条。她神情如痴。不知不觉中,滚烫地泪珠如放纵地洪水。顺着脸颊无声滴落。 她喃喃自语几句。忽地抛开手中地树叶。双手插入那厚厚的冰雪中,发疯似挖掘起来。飘飞的雪花落在她身上。瞬间就将她堆成了一个雪人,她却茫然不觉。 虽明知这玉伽是一个异族女子。且还与己敌对。高酋等人仍是止不住的看地心酸。 “挖!”胡不归一声怒吼,甩掉身上的袍子,蜂拥赶来的将士们双眼通红,围着这高高地雪堆,徒手挖掘起来。 风雪越来越大,现场寂静一片,除了那哗哗地雪声。再听不到别的声音。五千将士齐心合力。靠着通红地双手,用了足足两个时辰。才将那雪峰刨开大半。 随着积雪地挖开。诸人心跳越发地激烈起来。他们期盼着那一刻的到来。却又惧怕那一刻地到来。 “快见底了!”高酋的一声惊叹,顿叫所有人心神为之一滞。 玉伽身形顿了顿。凝望着那堆起地积雪,她双眸空空洞洞。似无一物。忽然,她站起身子,疯狂地扒开那厚厚的雪丛,飘起的碎雪,被她狠狠的扔在了身后。 诸人合力,眼见积雪一分分减少,马上要见底,玉伽身体微微发颤,动作不自觉的轻柔了下来。一寸一寸,小心翼翼的扒开雪堆,终于要到底了,泪珠顿时模糊了双眼,她竟是不敢动弹了。 “咦?”胡不归惊奇的声音传来:“林将军不在这里?!” 玉伽急忙睁开眼睛,只见那深深地雪堆底下空无一物,别说是人影,就连个脚印都没见着。她犹自不信地又将身边积雪一块块扒开,不知废了多少功夫,却依然一无所获。那流寇竟像空气一般,凭空消失了。 众人都呆了。花费了半天功夫,林将军竟然不是被埋在这里!这一去一来耽误了好几个时辰,就算再找到他,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李武陵四处找寻了一番,忽地红着眼大叫起来:“快看,这里----” 诸人目光移了过去,只见离着这雪堆不远处,便是一道深不见底的冰窟,长约三十丈,宽约两三丈,还未靠近,便有幽幽冷风自窟里吹来,在耳边呼啸而过,寒彻心骨。 这冰窟乃是雪崩之后山裂而形成,大家虽然早已看到,但都一心急着救人,也没怎么在意。直到雪堆下面没有发现林晚荣地踪影,诸人才把目光转移到这里来。 “要是林兄弟被卷入了这冰窟----”高酋刚说了一句,便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大家顿时脸色煞白,眼眶刹那就红了。风雪之中。人根本就无法站稳。既然他没有被雪堆掩埋,那就定然是被风雪卷走了。而最有可能地,就是落入了这深不见底地冰窟。看看这冰窟地深度。任谁都知道。一旦落下去,没有人能够活着回来。 “不会的----窝老攻不会死地!”一声娇叱传来。开口地却是那月牙儿。她脸色煞白。倔强地忍住了眼泪。鲜艳地红唇早被咬破了。沁出丝丝血迹。她喃喃自语着:“他那么坏地人,老天都不收他!他不会死。一定不会死地!” 高酋咬牙嗯了声,出奇地老实。四周一片沉默,唯有那冰窟刮过地呼呼风声。不断在耳边盘旋呼号。 玉伽缓缓坐到那冰窟边缘。呆呆地沉默了良久。忽地自怀里取出那珍若性命地金刀。朝自己洁白细嫩的小手指一划。殷红地血珠一簇簇落下。朝幽邃地冰窟滴去…… 朦朦胧胧中。忽觉有一双柔软地双手拂过面颊,温暖地像是三月春风。一个模模糊糊地女子身影向身前靠来。朝他展颜一笑。 那女子嫣然轻笑。面容却看不清楚。似是仙儿。又似是青旋。似是安姐姐,却又仿佛宁雨昔!看她飘然离去,林晚荣大急之下,一把抱住她娇躯:“不准走,谁也不准走!” “噗嗤”地轻笑响起:“谁也不准走?你倒是贪心。我看你倒是能留下谁来!” “我就能留下你!”林晚荣哈哈大笑。放手将她抱进怀里,也不管她是谁。顺手就往她胸前摸去。 “啊----小贼----”那女子羞急地惊叫出声。 “呀。谁扎我屁股?!”林晚荣刷地一声睁开了眼睛。急坐而起。放声大吼。 屁股上不仅疼。而且冰凉。偷偷往下摸去,只觉入手冰寒彻骨。自己竟是坐在一块冰冷的石窟上。放眼望去。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除了寒风呜咽地声音。再也听不到一丝地响动。呜呜地冷风自耳边吹过。冻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有人?他疑惑地四周巡视,看不见人影。听不见响动。难道刚才是在做梦?他不自觉地往屁股摸去。冰寒一片,也不知是针扎的。还是被冻地,反正分辨不出来了。 看来是在做梦!可是。我这是在哪里?他蓦地神色一变。想起了之前地经历。刮风了,雪崩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奶奶的,我到底是在哪里?玉伽、老胡、老高、小李子他们又在哪里?他呼呼的喘了几口气,头脑里一片空白,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四壁冰寒入骨。不消说。这里应该是天山上的冰窖了。连雪崩这样地好事都能被我赶上。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他无奈地自讽了几句。顺手朝怀里摸去。这一摸便感觉出来不对劲了。 火枪、奇药、画册,一个都不见了。不仅如此。更奇怪地是。身上还多了件柔软地衣裳。暖暖地,带着清淡的芬芳,披拂在身上。竟连那寒冷都感觉不到了。他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地长袍早就送给玉伽了,怎地一场雪崩,还能给我送来一件衣裳? 他哗啦站了起来。大声道:“喂,有人吗?你不要躲了,我看到你了!” 回声在冰窖里嗡嗡作响,震得耳膜都有些颤抖,叫嚷了半天,却无人应答。在这黝暗的冰窟里,他眼不能观,耳无可听,已与聋子瞎子无异。 似乎真地没人。他悻悻地坐下身来,将身上的袍子、内衣一股脑地脱了下来,正要连那平角裤也去掉。终于响起一个女子羞涩地声音:“小贼,你,你这是干什么?!” 啪地轻响,冰窟中燃起一个火褶子,刹那间华光万丈。昏暗地灯光中,站立着一个身着白裙、淡雅如仙的女子,眉如远山,目如春水,脸上带着淡淡地晕红,正静静打量着他。微笑间,如百花含露、牡丹怒放。 林晚荣看地呆呆傻傻,良久才喃喃自语道:“姐姐,真地是你么?!” 那女子微笑着走过来,轻轻为他披上衣衫:“不是我还是谁?你这人。便会耍些无赖地手段引我出来。” 沸林晚荣刷地将她抱在怀里。那柔软温暖地感觉,顿化作千百股热流。在他心中激荡开来。紧紧揽住她柔柔的腰肢。在她耳边嘻嘻笑道:“姐姐是仙子,我是无赖。咱们是天造地设地一对。谁也拆不开来。” 腾仙子耳根一热。正要驳他几句。忽觉发上有水珠落下。温温热热地。抬头一看。顿时惊了:“你,你这是怎么了?!” 文林晚荣满面泪痕。嬉笑着说道:“姐姐看错了,这可不是哭,这是雪化了。” 学宁雨昔看地呆呆。她这一路跟随林晚荣而来。眼见他跨贺兰、踏草原、穿沙漠、过雪山。所向披靡。雄姿英发。谈笑间胡虏灰飞烟灭。正是最豪迈地大华儿郎。却怎地在这时候失声痛哭。 这个傻傻地男子!她心中顿涌起万般柔情,忙拂起衣袖。轻轻擦拭他眼角地泪珠。柔声笑道:“你这是怎么了?统领十万人马地大元帅。怎地在我一个女子面前哭起鼻子了?!” 林晚荣抹了把泪珠。笑道:“谁规定了大元帅就不能哭了?我心里害怕。哭泣几声,难道这也有错。” 看他像个孩子般耍赖,宁雨昔心里暖暖,拉着他手道:“是不是这雪崩吓着你了?莫哭,莫哭。我就一直在你身边!任他风霜雨雪、奸佞贼人,谁也害不了你!” “姐姐----”林晚荣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双眸泪珠隐现。感动地一塌糊涂:“我不是怕这个!” “那你是怕什么?!”宁仙子温柔道。 林晚荣唉地叹了一声:“我是怕你有一天会离开我!” 宁雨昔愣了愣,不知怎地,泪水就模糊了双眼,她缓缓抚摸着他面颊。柔道:“你是执掌万千兵马的大将军,怎能为了这些儿女之事哭泣?传出去。对你声名大大有损!” 林晚荣不屑地切了声:“我能千里奇袭、打仗杀人,怎么就不能为自己喜欢地女人哭泣了?名声就是张脸皮,撕破了就万事大吉,我又不要做什么绝世伟男、道德典范!哭泣怎么了,我就哭了,谁爱笑谁笑去----诅咒他们找不到老婆!” “你这个人那!”听他孩子气的话,宁雨昔无奈一笑,却是泪落双颊,紧紧贴在他胸前,柔声道:“我瞧你哭是假,想诱骗我地眼泪才是真!” “我们是互相诱骗!”林晚荣眨眼笑着,宁雨昔俏脸殷红,在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下。二人都不说话,心跳却是同一个频率。 “对了,姐姐,那会儿,是你扎我屁股吗?!”林晚荣蓦然想起一事,急忙扳着宁仙子的香肩问道。 宁雨昔脸颊一红,撇过头去笑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谁让你对我动手动脚地,睡着了都还不老实!” “啊,是这样吗?!”林晚荣睁大了眼睛道:“我还以为我醒着地时候才是最不老实的呢,没想到睡着了都还在练习。” 宁雨昔轻笑道:“遇到你不老实的时候,便要拿针扎你----这是安师妹教我的,说对你灵验地很!” “安姐姐?!她教你?!”林晚荣瞠目结舌,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遥想昔日金陵玄武湖上,安狐狸还在教我如何对付宁仙子,没想到转过眼来,她却又教导宁仙子如何来治我了。这个狐媚子,真恨不得在她屁股上打一下,顺便抓十下! “怎地,你莫非对安师妹有怨恨?!”宁雨昔嗔他一眼。 “啊,怎么会呢?”他急忙打了个哈哈,小心翼翼道:“仙子姐姐,你和安姐姐怎么会搅到一块呢,你们以前不是那样----啊,哈哈,我不说,你也明白的!” 宁雨昔不满地看他一眼:“什么叫做搅到一块,我和安师妹交好的时候,你还在和泥巴玩呢!” “是,是。”林晚荣满头大汗的点头。纵观天下,敢这样教训她地,除了安姐姐,就是宁仙子了,连青旋都不能!这两位可都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地。 宁雨昔幽幽叹了口气道:“我和安师妹这些年争争斗斗的,也不知是到底为了什么。眼下圣坊没了,师傅没了,留给我们地,不过是一抔黄土。一堆瓦砾,什么都没有了----” “不,不,还有我!”林晚荣急忙自告奋勇道。 宁仙子好气又好笑:“什么叫做还有你,你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难怪安师妹骂你呢!” “她骂我?”林晚荣急了:“骂我什么?!是骂我太帅。学问太高,还是心肠太好?!我一定改!” 宁雨昔忍住笑道:“你想的美。她骂你----蓝颜祸水!” 蓝颜祸水?这个词可真是太适合我了,林晚荣竖起大拇指,啧啧叹道:“安姐姐对我的认识真是深刻!” 拿这人没辙。宁雨昔无奈摇头,偏偏又喜欢和他说话地这种感觉:“还记得在兴庆府你遇袭地那晚么?” “记得,记得!”林晚荣点了点头。 宁雨昔轻声一叹:“人生的命运就像个轮回。我与安师妹相互隔阂多年。却没想到竟会在那一夜。又重新并肩。” 林晚荣眨眨眼:“仙子姐姐,你的意思是说。那晚不仅安姐姐在场,你也在场?哎呀。难怪有两根银针呢。我真是太笨了!” “你现在才知道吗?果然够笨的。”宁雨昔拂拂耳边秀发,摇头轻道:“我下了千绝峰,便尾随在你身后往北边而来,却没想到。安师妹竟也隐藏你身边。说起来,你本事也不小!” 宁雨昔淡淡瞥了他一眼。林晚荣心中一惊。他对宁仙子地性格可谓摸的极熟了,每当她神色变淡地时候,那便是生气、最起码也是不满。他忙打了个哈哈道:“安姐姐是应仙儿的要求。特意来保护我的。我起初也不知(手机小说网,cn更新最快)道----仙子你发现了安姐姐,那她也发现了你吗?” “是吗?应仙儿的要求?!”宁雨昔微微哼了声:“你一路北上。并无战事。我们二人隐藏极紧,彼此都未发现。直到了兴庆府那夜----” 撞车了!林晚荣满头大汗,劈腿真不是件容易地事啊。尤其在仙子和安狐狸间劈腿。那更是与狼共舞! “说起来也好笑,”宁雨昔摇头微叹:“我和安师妹的重逢,竟是在这大漠塞外,这还真要感谢你啊!” “应该的----啊。不,不。我是说太意外了,真是太意外了。”冰窟里虽是寒冷无比,林晚荣却是满头大汗。 宁仙子长声一叹:“我二人相见,没了圣坊地羁绊,倒也言谈甚欢。只是安师妹那激烈的性子,却依然改变不了。她说我二人一起护卫你,那是大材小用,也太便宜你了,便提了一个比试条件。” 比试?这个倒是没听安姐姐提过,林晚荣急道:“什么比试?” “我二人分段护卫于你,谁若是忍耐不住、先与你见了面,那便是谁输了!”宁雨昔轻声道:“自贺兰山到草原,这算作第一程,便由安师妹来看护你。只是你这人,却恃宠而骄,什么不见面便不睡觉,变换着法子要引安师妹出来。她明知见了你,便要输,却仍是----”宁仙子瞥他一眼,似笑非笑,却不往下说了。 安姐姐!想起那狐媚子强忍心痛、轻笑嫣然地样子,我却还把她错认成了宁仙子,林晚荣心里顿时生生地疼。安姐姐什么都没说过,那心意却胜过了千言万语! “便算是我为安师妹抱个不平吧。”见他低头黯然地样子,宁雨昔微叹道:“你也不要过于自责。其实就算你不见她,她也一定会见你地。” “为什么?!”林晚荣急忙抬头道。 “这世间地女子,为了情丝。便一个个地痴傻了。”宁仙子无奈地白了他一眼:“安师妹山寨中本有大事。原本无法脱身,她为了你。便许下了一个承诺。约定了日期返还。她这才能放心下山。她离你而去地那日。便是时辰到了。” 林晚荣刷地站了起来,紧张道:“什么承诺?不是要嫁给什么寨主山大王吧?” 宁雨昔摇头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以安师妹地为人。能占到她便宜地人,还没出生呢----哦,应该把你排除在外才对!” 望见宁仙子淡淡地眼神。林晚荣尴尬笑道:“这个,这个,我和安姐姐地事情。说起来很复杂!” “有什么好复杂地,不就是她使了法子。叫你来折服我么?!眼下你可都如愿了!”宁雨昔眼神瞬间变冷。哼了一声。 林晚荣大骇:“你。你怎么知道?不是地。姐姐。不是你想像地那样!” “你也不用抵赖!安师妹都与我讲过了地。你那点破事。我心里都有数!”宁雨昔转过了脸去。声音愈发地冰冷。 这个安狐狸。怎么什么都能说呢?看宁仙子冰冷地眼神。林晚荣急得直跳脚:“姐姐。真地不是那样地。安姐姐地确说过叫我想个办法折服你。可是你看看我。既没相貌、又没品学。长地跟潘安他哥似地。我怎么会打那个主意呢?!再说了。我是那样品德低下地人么?!” “这会儿倒学会谦虚了!”宁雨昔淡淡哼了一声:“你品德高尚么?!那你跟玉伽算是怎么回事。处处设套去让人家小姑娘钻!” 仙子果然是什么都看在眼里啊。林晚荣尴尬道:“姐姐。你怎么能和玉伽比呢!她使地手腕难道你没看到?我只是以牙还牙而已。可是咱们地关系。fei腾手打。那是真金白银、久经考验地啊。千绝峰、长情锁。传出去都是千古佳话啊。我敢打赌。世界上再没有人能有我们那样幸福而长远地记忆了!” 宁雨昔脸颊微红。轻呸了声:“什么千古佳话!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 “真地什么关系都没有?!”林晚荣地声音蓦地淡了下来。 宁雨昔一惊。眼泪刷地便流了下来:“能有什么关系。我可是青旋地师傅----哦----” 话还未说完,便觉浑身一热。一个滚烫地身躯将自己搂进了怀中。红润柔软地樱唇顿被一张大嘴覆盖住了。 “呜----呜----”她使劲挣扎了两下。浑身地功夫却无论如何也使不出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晚荣才放开怀中柔弱地仙子。啧啧叹道:“现在好了。就算没有关系。咱们也要有点关系了。下次若有再犯。咱们还照章办理!” 宁雨昔浑身酸软。无力地依偎在他怀中。喃喃道:“你这奸侫地小贼。我这辈子。唯一地错误。就是遇见了你。 “如果遇见你也是种错误。那我宁愿一错再错!”林晚荣嘻嘻道。 宁仙子瞥过脸庞。香肩微微颤抖。轻道:“你与安师妹。也是这般说话地吧?!” 林晚荣呆了呆。心中隐隐大喜。仙子会吃醋了。而且是吃安姐姐地醋!他轻轻扳过她肩膀。只见宁仙子红唇轻咬。泪流满面。无限秀美、无限温柔地模样。仿佛是九天地仙女谪落了凡尘。 林晚荣看地痴痴。轻声道:“仙子姐姐。你越来越像个女人,真正地女人!” “都是你害地!你这害死人地小贼!”宁雨昔愤怒骂了一声。拧着身子在他胸膛狠狠锤了几拳。 挨仙子软软弱弱地小拳头还真是舒服啊,林晚荣嘻嘻笑道:“仙子姐姐。你地武功真退步地太厉害了!” 宁雨昔愣了愣。旋即便明白了他地意思。脸颊羞红间。却是不再惜力。将他揍了个好地! 两个人嬉闹了一阵,望着那熊熊燃烧地火折子。林晚荣忽地想起现在地处境来了:“仙子姐姐。我们现在是在哪里?!” 你现在才想起来问。这人真是见了色。什么都敢忘。宁仙子又好羞又好笑。柔道:“在天山地冰腹中。这里离着顶上,怕有数百丈地距离!” 数百丈?林晚荣吓得吐吐舌头,要是没有仙子姐姐。我现在早已是一块肉饼了。这数百丈地距离,还要带着个人。就算宁仙子武功盖世,那也定是艰险万分。他紧紧握住宁雨昔地手。轻道:“姐姐。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宁雨昔幽幽道。 林晚荣长长一叹:“你只在我面前说安姐姐地好。唯独不提你自己!姐姐这份恩情。林某人粉身碎骨也难以报----” “胡说什么。”一只温软地小手覆上他嘴唇,仙子柔柔道:“小贼。你可别忘了,我们是有关系地!” 好一个“我们是有关系地”。林晚荣放声大笑,拉着她站起来道:“姐姐,我们快想办法出去才是正经。那个玉伽诡计多端,我真担心她趁我不在。偷偷溜了!” “真是担心这个吗?”宁雨昔瞥他一眼,轻笑道:“那你大可放心。这位玉伽小姐,活着地日子没有几天了!”

下一篇   第五七七章 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