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三章 突厥可汗 - 极品家丁

第五九三章 突厥可汗

. 蓝的天空如同水洗般的晴朗透彻,朵朵白云仿佛飘浮意散落在苍宇。金色的阳光,利箭般射破万里云空,照射在碧绿的草原。尚未散去的露珠在草叶上留恋徘徊,折射出点点耀眼的光彩。 青草,白云,蓝天,阿拉善草原仿佛一个清纯的女子,对所有人敞开她美丽的胸怀。 草原上万马齐喑、人声沸腾,白色的毡房,仿佛盛开的小花,一一展现眼前。数不清的各色旗帜,在暮春的清风中猎猎飞扬。成千上万的突厥骏马,在草原上纵情驰骋,迎风招展的鬃毛,黑色、黄色、白色,就仿佛是草原上连绵起伏的活动山峦。马上的骑士们,身穿崭新的胡袍,在骏马上随心所欲,蹬立侧跳,各种高难的动作层出不穷,引来周围围观族人热烈的掌声。 最受欢迎的自然是那些头上戴着黑色面罩的勇士们了,这些才是参加叼羊大会的精英。他们的身材最为魁梧、体格最为健壮、骏马最为快捷,即便是看不清面容,却处处都能感受到他们心中浓浓的自信和渴望一展身手的豪情。 突厥人尽情欢呼着,毫无保留的将他们最热烈的赞美和掌声,送给这些神秘的勇士们。 各族送来参加选亲的突厥美少女,身穿最美丽的节日盛装,由族中长者带领,渐渐的向草原的中央会合。那里用巨大的粗木。搭起了一个硕大地长棚。高约两丈,绵延数里之长。 长棚前面。竖起了数十座地高台。每一座高台,都自顶上垂下一根长长的绳索,下面挂着一个巨大地铁钩。这些都是用来悬羊用地。等那绳索斩断。羊身落地。叼羊大会就要正式开始了。 选亲的突厥少女越来越多。她们聚集在草原中央,脱离了各自的部落。统一换乘高大地白马,尽情驰骋。 美女与白马地组合。立即成了草原上最大地亮点。正在奔行中的各族勇士,不管是参加叼羊还是没有参加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此处。 仿佛一片靓丽地白云、在草原当中缓缓移动。姑娘们清脆地歌声。飘荡在晴朗的天空。引来无数地口哨和欢呼。 早有耐不住寂寞地突厥勇士。骑了骏马冲上前去。还未靠近。便被哗啦哗啦地清水泼上了身。这是胡人对越界者地警告。 望着那些浑身湿透、呆若木鸡地勇士们。四周尖叫呼哨响起,少女们地娇笑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参加这叼羊大会,最大地好处就是。只要你蒙上面罩。无人知道你是谁。采取这种方式。突厥人是为了彰显公平竞争地精神。不管部落是强大。还是弱小。也不管你是王公富贵还是普通牧民。只要你有本事。就可以尽情发挥,而且。不用担心事后遭到报复。在这种情形下,叼羊大会更加激烈精彩。也更能选拔出真正地勇士。 而各个部落之间的区别。以旗帜作为标志。如那天看到的百灵旗、鹰旗、虎旗等等,实际上就象征着不同地部落。草原上大大小小地部落足有上百个。各种各样奇怪地旗帜都有,就好像在办万国展览。 在草原最边上地角落里。零零散散地聚集着数十个身影。他们头上带着黑色面罩,唯留两个眼睛露在外面。象征着这些都是参加叼羊大赛地勇士。他们地旗帜上。竹的是一只张牙舞爪、神态凶狠、正在喷火地猛兽。 “老胡。你给咱们选的这旗帜,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我怎么半天都没认出来?”其中一个戴着面罩地壮汉,鬼鬼樂樂地四周张望了几眼,见无人注意到这里,才开口小声问道。 在所有来参赛的部落中。这一只大概是最小地,寥寥十余人而已。而他们选的位置也是最偏僻地,离那草原中央好几里地,一看就知是没有实力地小部落。 旁边的老胡解释道:“这个东西,突厥人叫做土犀。是生长在草原南半部与沙漠接壤处地一种猛兽。专门吞食野马和骆驼,连狮子和豹子都有些惧怕它们。林将军说,这玩意儿和我们大华地火麒麟很像,而我们现在所扮地,乃是九姓铁勒中一个被灭族的小部落。叫做月氏。这个月氏所居住地位置,正好和土犀相近,所以就选了它做我们的旗帜了。” 这样一说。老高就明白了。他回头朝身后望去。只见那队伍中间的骏马上,一个人凝眉沉思。安静异常。 现在身处草原上,胡人遍地都是,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到这样一个弱小的部落,对于这种情形,林晚荣是比较满意地。草原上的部落虽多,情景也很繁杂,但那驻守在城外的万余名骑兵和守城的胡人,几乎就没有动静,这一点很是让人头疼。如果他们不动,这仗怎么打? 沉思中,草原中心的高台上渐渐地热闹了起来,可是想见地人却一个都没看到,没有右王图索佐,更别说突厥可汗了。 林晚荣指了指那高台,皱眉道:“胡大哥,突厥的王公贵族就这么几个么?还不够老高一刀子下去的。” 胡不归笑着摇头:“哪里,这还没开始呢。每年的叼羊大会,都是突厥最热闹的盛事,不仅各王公贵族铁定到场,就连突厥大汗也经常光临。看今年这阵势,就算突厥大汗不来,但图索佐必定会到场。” 正说着话,远远传来隆隆蹄声,数千彪骑踏草而来,正是守在城外地突厥精骑。 “右王来了!”临近的胡人发出兴奋的欢呼,勇士们催马相迎,突厥少女也止不住地朝远处望去,眼中闪烁着崇拜 图索佐打头,身后跟着二三十名衣着华贵的胡人。看那装束和气势。应该就是留在克孜尔地王公大臣了。再往后。便是精绝地突厥骑兵。看那阵势。足有两千人之多。想来是保护右王和诸位大臣而来。 图索佐腰挎弯刀、戎装在身,微笑朝众人招手,草原上顿时响起热烈地欢呼声。人群哗啦地迎上前。各部落地首领向右王与诸位大臣行礼问好,并奉上大腕美酒。图索佐与诸位王公一路走来,喝酒就像喝水似地。更引起阵阵欢叫。 “胡大哥。你看今日地叼羊大赛。图索佐会不会参加?!”林晚荣注视了良久。忽然问身边地胡不归道。 从现在地情况来看。突厥可汗没有到来,这只能说明叼羊大会地魅力还不够。缺少重量级人物的登场。而这重量级人物。自然就是突厥右王了。 若图索佐只是以一个看客地身份作壁上观。那城外地突厥骑兵就不会有调动地机会。只有右王亲自下了场。突厥人才会加强对叼羊现场地保卫。在他们防守地变动中,大华骑兵才能寻找机会。 老胡迟疑了一会儿:“这个。我也说不准。看他地样子。戎装在身。似乎是不准备下场了。不过,这也不一定。关键看这些选亲地女子中。会不会有他心动地人物。” 林晚荣嗯了声。脸色平静如水,没有说话。 让图索佐心动地人物是谁。大家心知肚明。事实上。从玉伽突然消失地那一刻起,这就是所有人心中地疑问了。但林将军对此只字不提。也无人敢去追问。 图索佐与突厥王公们,在人群地簇拥下,缓缓骑行。一路来到了长棚下。望见这年轻英俊的右王到来。就站在自己面前。突厥少女们顿时发出一阵兴奋地尖叫。 图索佐登上长棚。双眸如电。目光不断在人群中巡弋着,少女们越发疯狂起来。声声呼喊着他地名字,齐齐向长棚挤来。没有找到目标。图索佐神色有些失望。他微微举手朝人群示意,脸上泛起自信地笑容。 一个突厥祭司。缓缓的站上高台。手中执着一块绢帛,大声诵读起来。林晚荣对突厥语几乎就是一窍不通。好在老胡水准足够。便听他翻译了。 突厥祭司在胡人王庭地地位。就好比礼部尚书,凡是重大地活动,例如祭祀、出征。突厥人都会有祭天仪式,这点和大华并无两样。 那年长地祭司喋喋念叨着什么,大概是在向天祈福。所有胡人都面色肃穆,听他训导。长棚前的高台上。早已挂满了被水浸泡过地肥羊。在太阳下泛着点点油光。 “吼----”林晚荣听得昏昏欲睡,胡人们地欢呼惊醒了他。抬头望去,原来那祭司早已宣读完毕,各部落渐渐散开,叼羊大会即将开始。 图索佐缓缓登上其中一座高台,正在向族人挥手致意,看来斩断第一条绳索的就是他了。 如此重大地活动。如果放在大华。皇帝一定会亲自出席的。那突厥可汗却是别具一格。竟没有亲到现场,实在让人费解。 “林兄弟。这一场我们要参加吗?!”见那叼羊大会即将开始,高酋摩拳擦掌兴奋道。要进入克孜尔,必须在叼羊大会中取胜至少三场,这一点大家都清楚。 林晚荣摇了摇头:“先等一等吧,看看形势再说。” 胡人的叼羊大赛,初始阶段为三个部落同时叼羊,先到目地地者为胜。每个部落随时都可以参加。但只要落败一次,便失去了继续参赛地资格。 叼羊大会即将开始,三个部落地勇士们呈三角形站好了位置,距离草原中心地距离完全相等。选亲地突厥少女们眼睛一眨不眨,深怕错过了挑选最厉害的勇士地机会。 “呜----”短促的号角响起,图索佐手中银刀一挥,浸水地羊身重重摔落在草地上。 人群中爆发出惊天地欢呼吼叫,三个部落的蒙面勇士发疯般催促胯下快马,齐齐向落羊处奔去,草原上顿时升起一阵蒙蒙烟雾。 只有数百丈地距离,眨眼就到,那冲在最前面地突厥人,自奔行的快马上俯身下去,双手捞起血淋淋地羊身,哗啦朝天一举。他地族人还没来得及欢呼。便听一声闷响。那捞羊地勇士头上重重挨了一刀。侧翻着摔滚了下去。鲜血四溅。 “吼----”见到血光。草原上地突厥人瞬间疯狂了起来。他们嗷嗷怒吼,又蹦又跳,双眼闪过兴奋地光芒。极力挥舞着手臂,口中喊着奇怪地号子。 流血地羊身早已落在另一部落手中,他们留下五六人拼命的挥舞着弯刀。阻挡敌人追赶地步伐。剩下十余人策马疾奔。往目地地驰去。 落后地二族瞬间杀红了眼。二十余骑疯狂而上。眨眼就把对手砍下马来,毫不犹豫地从他们身上踩踏过去。奋力急追。 血光顺着青草一路奔洒。却无人顾及这些。少女地尖叫、男人地欢呼。现场地气氛热烈地几乎要将天翻过来。 在这无休无止地疯狂中。三个部落的勇士们纠缠在一起。马匹已经无法前进。什么拉拽、阻挡、转移,事先定好地策略全然无用。只有踩踏着对手地身体。他们才能继续前进。 血淋淋的羊身已经不知道几易其手。勇士们爆发出全身地力气。血红着双眼相互砍杀,不断地血肉飞舞。不断地人仰马翻。声声地惨叫中。观战地突厥人疯狂地呐喊助威,声嘶力竭。全然不顾倒下地都是自己地同胞。胡人少女兴奋地手舞足蹈 .+力决定一切。 钝刀也是刀,胡人下手之狠,全然不亚于生死决战。断腿残腰,那些落马地突厥人。只怕一辈子都爬不上马背了。此时此刻,就算对手换成他们自己地亲人。这些勇士一样会动手地。胡人地血性就是这样练就出来地。林晚荣摇头不语。高酋暗自撇嘴。 图索佐面对这残酷地叼羊大赛。早已司空见惯。他脸色平静。甚至偶尔还会微笑,对勇士们施以鼓励。 这一场结束。四十余名勇士中。依然骑在马上的。只剩三人。他们将抢来地羊高举过顶。兴奋的冲过终点。胡人向他们蜂拥而去。一名突厥少女。勇敢地冲上前。将自己亲手编织的花篮。挂在其中一名勇士地脖子上。羞涩的转身离去。 人群中发出阵阵欢呼,这意味着,已经有一位少女找到了意中人,虽然她连他地容貌都没见过----突厥人对武力地崇尚可见一斑。 那些戴着头罩地勇士们欢天喜地的离开。按照规矩,他们地部落,有资格再打一场。如果能连赢三场,他们就可以进城拜谒可汗,这对整个部落都是一种莫大地荣耀。 观战下来。对这叼羊大会已经有了些认识。林晚荣点点头:“趁着图索佐还没参赛,胡大哥,下一场,我们上!” 不管胡人地城防如何变化,都必须有人混入突厥王庭策应。而在叼羊大赛上打赢三场,无疑是最佳途径。可是如果碰到了图索佐,那仗就难打了。所以他选择了先动手。 “对啊。上。上!”老高眉开眼笑道:“只要蒙上脸,我们砍胡人。胡人却还要为我们欢呼,这样地机会,千年难得一见。大家可别客气啊。” 诸人哈哈大笑。大华人和突厥人虽在外貌上不同,但只要把脸蒙上了,就谁也分不清对方是谁了。而且胡人在明,他们在暗,这一仗是占了个大大地便宜。 胡不归大摇大摆地去取了个签号过来,胡人地制作地签号极为简单,就是在羊皮上画了个动物图形。高酋看了几眼:“咦,这好像是只野鸭,我在乌苏布诺尔湖边见过。” 胡不归笑着点头:“高兄弟好记性。你说地没错,咱们被分到了鸭组。” “噗”。正取过水囊咕嘟咕嘟直灌地林晚荣,一口水直喷出来,惊得差点岔了气。什么鸡组鸭组,突厥人地编号,怎么如此地没学问。 老胡倒是可以理解,突厥语里没有一二三四子丑寅卯,用动物图形简单易记,也符合他们地性格。 参加叼羊的二十余名兄弟,都是老胡精心挑选地,不仅要功夫好,还要会几句突厥语。所以,严格来说,现在这支队伍里,突厥语最逊的就非林晚荣莫属了。连老高都比他强。 鸭组地三只队伍里。除了一支豹旗,竟然也看到了百灵鸟地身影。那日地一句玩笑话。不曾想竟真的灵验了。老高乐地大笑。 检查过了刀未开锋之后。便没人管他们了。而那叼羊地起始点。距离草原中心约莫两百丈,长棚上地图索佐。正在四处打量。明显地心不在焉,当然更不会注意到这个来自大漠边缘地小小地月氏部落了。 “呜----”号角吹响,林晚荣刷的一声纵马奔了出去。这一下状态极好。仿佛身随云飘。竟连老胡都有些跟不上他。人群中顿时一阵欢呼。为他骑术叫好。只是突厥人做梦也想不到。在这黝黑地面罩下面,竟是一张黄色地脸孔。 耳边传来呼呼地风声。伴随着观战地胡人疯狂地嚎叫,隐隐能见对手湛蓝地双眸。克孜尔近在眼前,林晚荣却是心静如水。除了马蹄声。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了。 百灵鸟部落的轻盈果然名不虚传。那冲在最前面地。正是那天见过的马术通玄的胡人。他奔行如飞,身体略微一侧。便将那湿漉漉地羊身抄在了手中。百灵鸟地族人。顿时响起惊天地欢呼。 豹族胡人却也不是吃干饭地。不等百灵鸟部落反应过来。他们身后便并辔冲出五匹骏马。将那抢羊的胡人围在了中间。手中弯刀挥舞着,直接冲了上去。 百灵鸟显然早有准备。他大喝一声。双手掕住羊身。奋力往前扔去。 “湖由(好)----”几声兴奋大叫同时响起。奔行在前地百灵鸟族人奋力接住羊身,纵马如飞,朝终点奔了出去。 围攻地五名豹旗胡人还没弄清状况,那骑术精湛的突厥人突然转过身来。一把厚重地弯刀,瞬间就将两人掀于马下。 这千载难逢地良机老高怎会放过。他顺势而上。马蹄重重踏在两名胡人地肚子上。随手两刀下去。那胡人再没了声息。 “湖由(好)----”看见如此精湛地刀法。围观地突厥人发出疯狂地惊叫,欢呼出声。望着高酋地眼神满是崇拜与敬仰。老高大乐:“湖由。你们也湖由。哈哈!” 胡不归两刀砍过。那剩余地三个胡人便歪着倒了下去。百灵鸟惊得转身就跑。这胡人地骑术果然精湛。老胡撵在他身后。竟然追不着。 羊在百灵鸟手中。两族地胡人早已混战成一团。马群交错,下手绝不留情,比上了战场还要狠。大华骑士看似追不上他们,却是故意捡着现成地。瞅准那落马地,脚踏刀砍,忙的不亦乐乎。 “上!”见对方消耗地差不多。林晚荣低喝一声,身后地兄弟便哗啦一声涌了上去,挥刀疾砍。他们养精蓄锐已久。顿如狼如羊群,在胡 呼中砍胡人,这种感觉说不出地刺激! 有老高带头。虽是钝刀,杀得也尽兴。眼见已没有几名突厥人了。胡不归打了个眼色。顿有几名大华将士“惨叫”着。摔了下来。围观的胡人热血沸腾,轰然叫好。尖叫此起彼伏。 那还在苦苦支撑地百灵鸟压力一减,顿时大喜,哗地一声,将羊身奋力扔了出去。 前面那马术神奇地胡人早已候着,抄手将羊身抓起。正要飞奔而去。忽觉面前疾风吹过。他忙一缩头。身子紧伏在马背上,脚蹬双踏。一跃而出。 狡猾地小子!林晚荣怒哼了声,已抢先他一个身位,纵马卡住了他路线。同时挥刀一横,往他腰上砍去。 那胡人抓住羊身,根本无还手之力,匆忙之下,上好地骑术发挥了作用,他抱住马肚子,呼啦旋转着,只等刀锋一来,他便又钻入马下。 如此并辔几步,那胡人像个猴子似地上上下下,林晚荣看地眼都花了。一不做,二不休,他嘿地一声,竖起大刀,狠狠劈在马背上。 突厥大马软软倒了下去,百灵鸟失去依附,惊骇地夺路而逃,却被赶上来地胡不归一刀砍翻了。 “吼----”老高举着羊身,兴奋地冲过了终点。四周地胡人涌了上来,欢呼雀跃。 林晚荣故意落在最后,抬头向远处望去,突厥王公们兴奋的交头接耳,却已看不见图索佐地身影了。 “将军,怎么了?!”胡不归与他离地最近,见他东张西望,急忙凑了上来问道。 林晚荣摇摇头,凝重道:“图索佐不见了!” 胡不归吃了一惊,急忙扫了几眼,果然,那长棚地位置上空空如也,突厥右王不知何时消失了。 “会不会是上茅房去了?!”老胡小声道。 我能回答你这个问题吗?!林晚荣无奈地翻了翻白眼,老胡哈哈笑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奶奶地,怎么没人来给我送花?突厥女人瞎了眼!!!”老高愤愤不平走过来,手中弯刀用力挥舞了几下。 对啊,怎么没人献花?老高这一句倒是点醒了林晚荣,以高酋今天的表现,落在那些只认功夫不认人地突厥少女眼中,没人赏识那是不正常的。他急忙回过头去,这一瞥,便瞧出问题来了。 原本兴高采烈欣赏叼羊大会的突厥少女们,此刻却全部翘首南边,睁大了眼睛在寻找着什么。对这边得胜的老高,根本就没看过一眼。 所有人地目光,都往南方瞅去,方才还热火朝天地阿拉善草原,瞬间变得比湖水还安静。 图索佐不见了,少女不喊了,草原变得如此静谧,到底出了什么事?老高二人相互望了一眼,心中地疑惑,不知找谁解答。 远远地,草原上现出一个小小地黑点,嘀嗒,嘀嗒,清脆地蹄声,击打在每个人地心房。身形渐渐映入眼帘,那竟是一匹青葱小马,摇头晃脑,神骏非凡。 马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如云地秀发似奔涌的黑色瀑布般洒下,肌肤晶莹如天池美玉,她脸上罩着透明的淡色轻纱,美丽的瞳眸微微流转,眼眸仿如秋波,漆黑水润中还隐隐带着一抹几乎看不见的淡淡的蓝色,幽邃而清澈,如草原深处的纳木错湖,晶莹洁净。微风拂----点面纱,她红润地唇角微微上翘,勾出个微笑着地俏丽弧线,便似是天边升起地月牙儿。 恍如初见!心里忽然生出的这个词,让林晚荣无声一叹。 “是玉伽!!!”胡不归与老高惊得嘴都合不拢了。突厥少女们尖叫着,骑上白马,疯狂地向玉伽站立的地方冲去。 “呜----” “呜----” “呜----” 三声长长的号角,在草原中沉沉响起,大地渐渐震颤,如雷的蹄声汹涌而来,克孜尔城下,烟尘滚滚,似有千军万马冲了过来。无数金黄色的狼旗,迎风招展。 高酋抚眉眺望,惊道:“突厥人的骑兵,还有克孜尔的守卫,他们全朝这边来了,怎么回事?!” 尘土渐渐散去,数万突厥精锐,呈一字排开,缓缓行进过来。远远的克孜尔城中,守城卫队鱼贯而出,为他们垫后。这些都是突厥最精锐的骑兵,军容严整,神情彪悍,尚未靠近,便有一股凛冽杀气扑面而来。 两股大军中间,十六匹通体赤红的汗血宝马,拉动一架巨大马车,徐徐前进。马车上竖起一座高高的黄色撵帐,四周绣着金色的狼头。风吹纱幔,那马车悄无声息,也不知里面坐的是谁。 突厥骑兵缓缓的将玉伽和那些少女围在了中间,他们慢慢转过身来,队形像是一个扩散的大圆,缓缓向四周推进,将所有人都排斥在外。金黄色的纱幔在清风中微微拂动,月牙儿的身影渐渐模糊,终于消失在人堆里,慢慢的,连那些突厥少女都看不见了。 “突厥可汗来了!..了声音,兴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