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五章 咫尺之间 - 极品家丁

第五九五章 咫尺之间

. “大可汗?!” 这一声出口,不仅高酋惊悚的张大了嘴巴,就连林晚荣也是目瞪口呆。玉伽竟然是突厥人的大可汗?!这不是开玩笑吧! 关于玉伽的身份,他曾经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公主、王妃甚至是草原上最神秘的女巫师,所有的可能都想过了,唯独没有把她和可汗关联起来。在崇尚武力、男权至上的阿拉善草原,美丽的月牙儿竟然成为了突厥人的大可汗,这简直就是上帝与他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老胡,你没有听错吧?”高酋兀自不信,拉住胡不归又问了声。 胡不归摇头苦笑,朝前面疾指:“我能听错?你看看这些胡人对她的膜拜吧,若不是大可汗,谁能有她这样的荣耀?” 身前密密麻麻一片,所有的突厥人都恭敬的长跪在地,口中念念有词,向着玉伽叩首。 “你今夜也许是无意的善举,将会换来回报。玉伽以草原之神的名义发誓,我突厥攻陷你大华城池之后,将只会驱逐,不再屠杀大华的妇孺幼童,这是给你的回报。” 攻陷达兰扎部落时,玉伽傲然说过的话语,依稀响起在耳边。 精美的金刀,神秘的狼纹,禄东赞似明非明的暗语,一幕一幕的往事,仿佛放电影一般,在眼前一一浮现。把这一切连串起来,玉伽的身份早已经昭然若揭,只是他却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固定思维害死人那!林晚荣无语叹了声。 老高偏执地摇头:“我还是不相信。草原上这么多勇士。图索佐、巴德鲁、禄东赞,哪一个也不是省油地灯,怎么会让玉伽做了大可汗?!” 这一点。老胡就没法解释了。林晚荣沉吟半晌。忽然笑道:“高大哥。眼光不要只落在玉伽身上。你别忘了。她身边还有个小可汗。” 高酋撇撇嘴:“小可汗,小可汗怎么了?!他还不是得听大可汗的!一大一小。胡人的规矩可真够混乱地。” 林晚荣笑着摇头:“我倒是和你看法相反。他们设置这一大一小两个可汗,极有可能正是为了防止混乱地。” 防止混乱?胡不归和高酋都是一头雾水。 林晚荣点了点头道:“如果我猜地不错,这个所谓地小可汗。应该就是刚刚去世地毗迦可汗的子嗣了。子承父业,王位传承。本来是天经地义地事情,谁也没资格说三道四。可是看看小可汗地年纪。问题就出来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执掌一个强盛的汗国。还要与大华开战。这简直就是天大地玩笑。” 确实有问题。胡不归情不自禁的点头:“老臣幼帝。历朝历代都曾有过。那最重要地。当然是要选好临终托孤的辅政大臣。毗迦可汗身为武力强盛地一代大帝。在传位之前不会不考虑这些地。” “所谓临终托孤地辅政大臣。其实咱们闭着眼睛也能数地出来。”林晚荣扳着手指,一个个点道:“巴德鲁、图索佐、禄东赞。一左一右一国师。这几人在突厥地权势最为强大,没了他们,谁辅政都不行。” 这三个人。占据突厥地半壁江山还多。毗迦可汗不可能置之不理。高酋身在宫中多年,对这些事最为了解。急忙点头道:“林兄弟说地不错。这三人必定是平起平坐地首席辅政大臣。谁也不能让谁。如此才能平衡各方势力。” “可是问题又出来了。”林晚荣摊手笑道:“左王很强大,右王很强大。国师很强大。这里面最弱小地。偏偏就成了年幼无知、毫无实权的小可汗。身为一代天骄地毗迦可汗。怎么会让自己地儿子环饲在虎狼的怀抱中?!” 老高喜道:“我明白了。所以就有了玉伽大可汗。” “不错。”林晚荣沉声道:“大可汗应该就是各方势力平衡的产物。这人不仅要在突厥有极高地声望和地位。更要有莫大地智慧和勇气。而且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毗迦可汗一定会挑选与小可汗最为亲近的人。并赋予她最大地权力。这样她才有能力护卫小可汗。而在小可汗成年之后。她也必须卸任。归权于原主人。” “所以。毗迦可汗就挑选了月牙儿。月牙儿不仅聪明智慧,更因为她是个女子。对所有人都构不成威胁。令大家都放心。如此一来,在这种微妙地平衡中,最不可能地事情,偏偏就成了最好地选择。妙啊,实在是妙。”胡不归兴奋地拍手:“这样说来。玉伽与毗迦可汗还有小可汗之间,必然有着最亲密的联系。” “金刀,金狼。大可汗。”林晚荣赞许地看了老胡一眼,点了点头。无声一叹:“其实,无论从智慧、容貌还是勇气,月牙儿在突厥都是最拔尖地。若让她做突厥可汗。本来也没什么奇怪地。----唯一可惜地是,她却生作了女儿身。我猜想,毗迦可汗临终前,最遗憾的,也许就是这件事了。” 口中虽惋惜,心中却有些莫名的庆幸,如果月牙儿真的是个男子,那大华与突厥的战争,将会变得更加残酷和激烈。只可惜,上天永远不会有如果! “做个摄政王也不错啊,”老高嬉笑道:“以月牙儿的手段,给她数十年的时间,不管什么左王右王突厥国师,有谁能是她的对手?到时候,把小可汗踢掉,摄政王扶正,由她自己做一个一代天骄的女可汗,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说起玉伽的手段,林晚荣从不怀疑,只是,她真的会那样做吗? 远远望去,暮春的阳光里,大可汗金色的脸颊,妖冶高贵,熠熠生辉。想着她无所不用的手段,林晚荣忍不住的迷惑。 “糟糕!”胡不归突然惊了一声,满面懊恼道:“擒到手的突厥大可汗----我们却把她给放了,这可怎生是----” 高酋瞪他一眼。老胡这才意识到走口,偷偷瞥瞥林将军,啊啊了两声不敢再言。 想起安姐姐地那一针,突厥大可汗的生命也只剩几个月而已,捉与放又有什么区别?林晚荣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高酋眼珠一转,嘿嘿笑道:“其实,我倒有个化干戈为玉帛的方法,可叫我们大华兵不血刃的就收拾了突厥人。” 还有这样的好事?胡不归忙道:“什么方法,高兄弟快说。” 高酋得意道:“月牙儿不是突厥大可汗兼摄政王么?这一路上。她对林兄弟的情形,想必大家也看到了吧。只要林兄弟略施小计。擒获了她的芳心,以月牙儿的聪明才智。收拾左右王就跟玩似的,那小可汗就更不值一提了。到时候,合林兄弟与月牙儿的奸诈,哦,不,是计谋,让月牙儿做突厥独一无二地天可汗。一统草原。那简直就是手到擒来、容易之极。接下来么,嘿嘿。由林兄弟赐这美丽的天可汗几个大胖小子,纯粹大华地种子----娘的,什么突厥人胡人。全部由大华人统治,我们可不就一统草原了么?!” 老高这个淫货,太他娘地有才了!这可不是开玩笑,此事具有极高的可操作性,只要林将军点头,成功率至少有六七成!胡不归瞪大了眼睛,口水嘀嗒嘀嗒,直想给老高几个熊抱。 我儿子当突厥可汗?高酋的话,把林晚荣也吓了大跳。那话虽淫,理却不淫,只是过于下作了些。 “还是醒醒吧,”他一脚踢在老高屁股上,笑道:“你们忘了吗,现在的玉伽,和咱们可是陌路人。而且,摄政王就是那么好干的吗?你们看看,那逼宫的可不就找上门了----” “图索佐,你是在对谁说话?!”玉伽声音不轻不重,不疾不徐,字字落在草原上人们的耳中,她金色地脸颊倏然冷冽,庄严立现。突厥人跪伏在地,莫敢相望。 月牙儿被誉为草原上最高贵地木棉花,她的美丽、庄严、勇气和智慧,即便是在号称武力至上地突厥,也为无数人所景仰。兼之其出身高贵,手中的金刀更是至高无上的王权象征,骄傲地图索佐也不敢掠其锋芒。 他急忙深深一拜:“请大可汗息怒,图索佐别无他意,只是为了兴盛汗国,才不得不问。” 话里虽是仍带刺芒,那锋劲却已不自觉的弱了许多。他比玉伽大上十来岁,算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也是功高盖世的右王,但要从突厥右王变成玉伽的汗王,虽只有一字之差,却是难如登天。 “右王辛苦了!”月牙儿微微点了点头,却是不置可否。她一手高举金刀,一手牵起身旁的小可汗,自长棚上缓缓而下,沿草原前进,对着所有突厥人挥手。 膜拜与欢呼震动天阙,突厥人疯狂的向前涌去,这一刻,玉伽不是普通的女人,她是执掌金刀的突厥大可汗,是草原之神的象征。 月牙儿与小可汗一路走来,时不时的停下来,与身边的子民交谈,亲切抚摸他们的战马,微笑致意。无数人呼喊着大小可汗的名字,草原上热烈沸腾的气氛,顿时升到了顶峰。 真是个聪明的女子!!!林晚荣深深一叹,你可以骂她作秀,但这走下高台的短短几步,对突厥人鼓舞的力量,确实是难以形容的巨大。突厥大可汗她很明白自己的弱点,但是,她更清楚自己的优点,也同时将这优点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只是可惜,她的生命却只剩短短百来日了。林晚荣默默摇头,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快看,玉伽朝我们这边来了!”高酋小声轻唤,急忙低下了头。 那边,月牙儿与小可汗推开了保护他们的突厥骑兵,款款而行,微笑着挥手,向这边角落里的胡人致意。图索佐跟在二人身后,警惕的眼神四处打量,显然在防范敌人对可汗的偷袭。 “来了!”老胡向所有人低喝一声,示意他们噤声。这十来号人里,精通突厥语地寥寥可数。要是谁碰上玉伽或者小可汗问话。就说他是哑巴,由老胡统一作答。 十丈。八丈。五丈……的月牙儿再不是那个清纯美丽地突厥少女,她地妆容高贵。脸上虽是含着微笑。眼神却有说不出的冷冽与智慧。 在周围振聋发聩地欢呼声中。林晚荣低下了头去,将面罩用力往下拉扯,身子往后退了退。这种时候,没有谁地精神不紧张。但是在这种紧张中。他的感觉却前所未有地清晰,能清楚的听见玉伽地每一声轻笑,能辨别出她每一次微小地步伐,甚至能听见她每一次平静的心跳。 熟悉的、淡淡地芬芳飘过。独一无二的萧家香水。清脆的童音在耳边响起。那稚嫩的小可汗指着胡不归抱在手中的旗帜。眨眼道:“姐姐,这个是什么旗?!” 这次不需胡不归地翻译。只看小可汗地动作就就知道他在问什么。 温柔地声音笑着道:“这个叫土犀,是生长在大漠南部的一种猛兽。与月氏部落相邻。你们是月氏地族人么?!” 后面地一句话。却是问胡不归的。老胡急忙单手抚在胸前:“月氏族人。向大可汗、小可汗致敬。草原之神与我们同在。” 离得近了。才看清月牙儿美丽地脸庞。宽大地金色胡袍。将她玲珑地身段包裹地紧紧。微蓝地眼神平静而清澈。鲜红地口唇娇艳如滴水地樱桃。她的神色略有些憔悴,脸上却挂着和蔼地笑容。 “你们月氏部落。现在还有多少人?牛羊足够吗?听说你们方才叼羊已经赢了一阵。不简单!”玉伽点了点头。亲切问道。 老胡冷汗直冒,幸亏林将军有先见之明、叫他早做准备,要不然,还真得出岔子。他骄傲而又恭敬道:“草原之神保佑。月氏现有族人九百八十人,牛羊上千匹。” 小可汗听了,却是奇怪道:“姐姐,月氏族人为什么如此之少?!” 玉伽微微嗯了声:“月氏原来是九姓铁勒地部族。后来因战乱。导致人数锐减。萨尔木。我们突厥是由许多部族组成的。很多的族人,是来自九姓铁勒。他们眼睛地颜色和虽然我们略有不同,但是他们都是我们的子民。你要好好的保护他们,让他们富裕安康。” 小可汗萨尔木点了点头。又道:“那大华人呢?他们人很多,我们正在和他们打仗,将来破取了贺兰山,我要怎么对待他们?!” 月牙儿微笑道:“打仗的时候。一定要狠。不能心慈手软,要让敌人惧怕。但是。一旦他们成为你的子民,你就要好好对待他们,让他们和我们地族人一样,有肉吃,有衣穿,这样,他们才不会造反----” 图索佐听得摇头,大声道:“大可汗,图索佐不赞成你地看法。我们突厥是马上打出来地地盘,入了关,就要狠狠打压大华人,让他们永远抬不起头来。那赵康宁你也看到了,大华人都是奴性十足,只有刀和血,才是对他们最好的统治。” 放你妈地屁!胡不归听得咬牙切齿。 “正因为有你这种想法,所以,大华人才会拼命的反抗我们,直到今天,我们也没打下贺兰山。”玉伽懒懒说了句,便不再与他辩驳,摸着小可汗的头道:“萨尔木,你懂得思考这些,姐姐很高兴!你将来一定会是草原最英明地可汗。” 她对小可汗点点头,又微笑着朝月氏的旗帜呶呶嘴。小可汗果然机灵,立即大声道:“月氏部族不足千人,竟能在叼羊大赛中取胜一场,实在不易,加赏肥羊五十头!如果再赢,本汗再赏!其他部落也照此办理。” “谢大可汗,谢小可汗。”胡不归“感激涕零”,周围的胡人兴奋大呼。 林晚荣冷眼旁观这一切,虽然听不懂突厥语,但看周围胡人兴奋地脸色与炙热眼神,便能猜出几分。就这一阵,不管是左王、右王还是禄东赞,谁也比不上月牙儿。为人上者,果然非同凡响。 说了几句话,玉伽便偏过头来,轻轻走动,微笑着向周围胡人致意。 林晚荣站在人群中,玉伽缓缓挪动,那立身停下地地方,却正巧就在他面前。他大吃了一惊,急忙往人群中钻了钻,只是怎么也挤不动了。 二人前后隔着三四个人,自人缝中面面相对,他甚至能看清月牙儿红润的双唇、修长地睫毛。距离不远,便在咫尺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