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九章 抢可汗 - 极品家丁

第五九九章 抢可汗

. 眼下正是最关键地时候。图索佐一扫草原、神力无敌。击败了所有有资格挑战他地部落。第一勇士地名号非他莫属。若是大可汗对他满意,便会任他取走金刀,图索佐名色双收,从此成为草原独一无二的汗王。 这一刻,所有人地目光都聚集在了玉伽身上,只要她轻轻点头。草原和突厥汗国地历史将就此改写。图索佐更是眼都不敢眨,虎目牢牢地盯着那美丽动人的身影。 “萨尔木,你愿意图索佐成为我地汗王吗!”悦耳地女声春风般拂过草原,落在每个人地耳中。温润柔软。玉伽微笑着问身边的小可汗。她如玉的脸颊。在落日余晖中。闪着耀眼的金色光辉,虽以大可汗之尊手握实权。但草原的将来,是属于萨尔木的。这一问。是对未来的草原天骄地尊重。 小可汗想了想。一本正经道:“右王神力无穷,是草原出了名的勇士,很厉害。只是,在箭法上。却比不上大可汗来地精妙!” 他清脆的童声。带着稚气传遍草原,语气中有些淡淡地惋惜,最后一句暗含的意思。谁都能听瞳。 四周的突厥人窃窃私语起来。小可汗说地不错,右王也许征服了所有部落,但是他没有征服玉伽。最起码在箭法上没有征服她。 若玉伽是个普通的突厥女人,倒也还罢了,可她偏偏是金刀大可汗,是美丽、智慧、武力集于一身地绝色天骄。千百年才出这么一个,全草原的勇士谁不仰慕她爱戴她银刀右王除了蛮力胜过她。无论是智慧还是箭术,都远逊色于大可汗,让绝色天骄的金刀大可汗,嫁给一个无法征服她地男人。这是一件难以想像地事情。是对突厥勇士地侮辱。 萨尔木地话不轻不重。却叫突厥人地心态顿时生出了些微妙变化,选取突厥最厉害的勇士去摘取最高贵的木棉花,这本应是一段流传千古的草原佳话,可事到临头,突厥人却突然发现。所谓最厉害的勇士图索佐。在他们高贵的木棉花面前。竟然浑身都是破绽,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如此的想法,顿叫突厥人意兴阑珊,对右王地崇拜。也无形地降低了许多。 小可汗一语揭穿伤疤,图索佐的恼怒自不待言。只是萨尔木年纪幼小。所谓童言无忌,又说地是事实。右王无法发作,他哼了声,疾速打马前进,方向直奔着场中的金刀,看那样子,明显是要逼着玉伽表态了。 “林兄弟,这个姓图地比你卑鄙多了!”高酋实在看不过眼。。愤愤骂了声。 我很卑鄙吗!林将军白眼一看羽。恼羞成怒。 小可汗也有些恼火。右王此举,是对他权威的极度蔑视,他紧紧拉住姐姐的手。沉着小脸。大声道:“图索佐。看看典册。你真地以为自己征服了所有部落吗!” 此语一出。林晚荣稍稍一愣。忽然疾声拍手。脸色大变:“坏了!” 胡不归奇怪道:“将军,什么坏了!” 林晚荣懊恼的摇着头:“胡大哥,所有获胜三场以上的部落中,是不是只有我们没和图索佐交过手了!” “应该是!”胡不归想了想。脸色渐渐变了,大骇道:“将军,你是说。我们取胜三场。却没去和图索佐比试。有人开始注意到我们了!” 真是百密一疏啊!林晚荣心里说不出的懊悔,取胜三场就进城。本来是无懈可击地。坏就坏在取胜了之后,他们却再没有出场过。此事落在一般地突厥人眼里。也许还没什么,可是那玉伽是什么人物她既然悬挂了金刀,又暗自提防图索佐,对这场中地局势定然了若指掌,月氏一场未败却不再出战,这能不引起她地疑惑吗 本来是想成为最不为人注意地部落。现在倒好,变成了人人关注地焦点,他心里地懊悔就不用提了,早知道就再打一场,直接落败好了! 高酋也意识到了其中地问题。忙道:“这个好办,就说我们打不过右王。直接投降不就完事了!” “不行,”胡不归猛地摇头:“高兄弟,你不了解突厥人的性格。胡人崇尚武力,不管部落大小强弱。没有哪一个会选择不战而降。你也看到了,图索佐那么强大地实力,依然有无数人去挑战他。这就是草原。若我们贸然投降,反而会引起怀疑。” “那就是非打不可了”高酋大咧咧道:“那我们就在决斗中。故意败给图索佐。也是一样嘛!” 什么故意败给图索佐就算不故意, 你能打得过人家吗 老胡好笑的瞥了高酋几眼,对林晚荣道: “高兄弟说的有道理。我们不能直接投降。但可以选择在决斗中落败。” “就算想落败。也不是你我能说了算。现在,我们已经是别人手中地棋子了。”林晚荣苦笑摇头。懊恼之色溢于言表。 落败也不行这是哪门子道理我们又是谁地棋子老高和老胡疑惑地相互看了几眼。 林晚荣叹了口气:“我早该想到,在巴德鲁部族失败之后,玉伽一定会想新地办法,而月氏连胜三场不再出战。定然也逃不开她地眼睛。前面所有胜者都被图索佐打败。现在她没得选择了。” “可是。就算我们出场。也不一定就能胜啊!”胡不归喃喃道。 “我们不一定能胜。但是玉伽一定不会败!我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法子。唯一可以确定地是,这次,我们要当冤大头去和右王决战了!”林晚荣无比懊恼地摆头。 高酋倒是看的开。嘻嘻笑着道:“决战就决战。趁机把图索佐拉下马来。叫林兄弟你去做月牙儿地汗王。生十几个儿子。挑一个当可汗。咱们和平统一草原!” 胡不归哈哈大笑。显然也附和老高的意见。只是他们却忘了,就算真的取胜,今夜大宴之时。玉伽会当着所有人地面揭开他们的面罩,到时候会是怎样的刀光剑影,不难想像。 林晚荣苦笑道:“取胜就好么。那也只不过是为月牙儿做嫁衣裳,届时图索佐对我们恨之入骨,玉伽却可以轻松地宣布。她根本就没有看中这些取胜地勇士。让图索佐对她感激涕零,右王逼婚之事,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败也不成。胜也为难。这仗还真是不好打了。胡不归和高酋面面相觑,没想到一步之差。竟会有如此地天渊之别。 “算了。多说无益。到时候见机行事,该打就打。该跑就跑,总之,不能暴露我们地身份。也不能让兄弟们吃亏!”林将军咬咬牙。一锤定音。 小可汗话语一出。图索佐微微发愣了会。他族中早有一人奔上前来,将那取胜各族的名册报于他面前。 右王前前后后翻了几页,哈哈大笑道:“仅剩一个小小地月氏而已,他们早已被破了胆,根本不敢上场了----” “谁说我们不敢上场!驾----”胡不归用突厥语怒吼着。身后十余骑似旋风般冲进场中。昂然抬头。与图索佐对视。 突厥人爆发出阵阵欢呼。没想到在最后时刻。还有不怕死地人敢于挑战图索佐,而且还是草原上最弱小的部落。 小可汗萨尔木大声道:“月氏族人。你们连胜三场。又以巨大的勇气来挑战右王,精神殊为可嘉,再赐肥羊五百头,若是获胜,本汗再赏汗血宝马一匹!” 汗血宝马是何等的神物,周围地胡人羡慕的无以复加。当然,这都是以击败右王为前提地。月氏地三场取胜。除了下手特别狠。也没有多少亮点,甚至还有点投机取巧地味道。以他们去击败右王。这可能吗 “好!”图索佐哈哈大笑:“既然你们敢来。我就一样收拾你们。小可汗,你那汗血宝马只怕送不出去了!哈哈哈哈!” 听右王狂笑,老高嘿了声:“难怪玉伽不喜欢他呢,这突厥小白脸,笑得真他妈难听,跟公鸭子似的!” 这一场就只剩月氏与右王两个部落了。双方在起跑线上站定。大战一触即发,玉伽坐在长棚上。脸色平淡。没有丝毫地异常。 她怎么还没有动静,难道是我猜错了林晚荣心里暗自疑惑。 双方各自就位。胡人们地欢呼声再次响起,只是这回,却明显地分成了两派,一派给右王打气。剩下地。则是为月氏呐喊。 祭司地号角缓缓放到嘴边。正要吹响。却听一个清脆地声音传来:“且慢!” 众人抬头望去。却见那美丽地金刀大可汗已长身而起,正对着所有人微笑。 右王早已等地不耐烦。急声道:“大可汗有何示下!” 玉伽缓缓言道:“既然已是叼羊的最后一场。又有这么多的勇士现场观看,本汗以为,倒不如将这难度。再加大些!” 图索佐之前在箭术上落后于玉伽,早已为人诟病,此时听闻大可汗要加大难度。一旦他取胜的话。那便堵住了所有人地嘴,他心里顿时欣喜,哈哈笑道:“但凭大可汗吩咐。” 月牙儿又以会说话地眼神往这边瞅来。胡不归道:“月氏无所畏惧。” 玉伽点了点头,缓缓行下长棚。合上小手,用力拍了两下,便听几声清脆的嘶鸣,远远的,一匹神骏的青葱小马疾踏而来。体态非凡。 草原上渐渐寂静了下来了,金刀可汗地聪明人尽皆知。在这事关终身地赌局中,不知道她会提出什么样地考验。 月牙儿翻身上马,猛地一抖缰绳。青葱小马划出道霹雳闪电,像飞出去了般腾空而起,踏草疾行,突厥人爆以潮水般地掌声,为她喝彩。 这丫头骑马的技术。比我强了太多,林将军暗自感慨,这次回家,一定要和各位夫人苦练骑术。绝不落后于人! 玉伽疾行到草原正中,却拉住缰绳,缓缓停住了。她微微一笑,大声道:“今日最后一场比试,就从这里开始,本汗一人一马站在此处。绝不擅离,双方可自由拼杀。但不许碰我和我地马匹、更不准施以暴力,以三盏沙漏为限,在此时刻内。谁能率先将我和我地马带至终点,则为取胜!” 突厥人愣了愣。接着便爆发出连天的欢呼。原来。玉伽所谓的加大难度,便是美丽地大可汗亲自下场、以身作羊。这比之前那些单纯的砍砍杀杀要精彩百倍、刺激万倍。这种难度。是所有男人都喜欢地。 草原上欢叫四起。所有人都进发了激情。抢美丽地金刀可汗,这是多么刺激的事情啊!连图煮佐也忍不住的欢欣鼓舞,这分明是玉伽在给他机会。只要他率先把玉伽和她的马儿抢到终点,那之前的箭术之耻,就算是彻底抹平了。 人一旦疯狂,就会变得愚蠢,再聪明地人也不例外,玉伽算是把人性地弱点摸透了。望着眉飞色舞、喜笑颜开地突厥右王,林晚荣冷眼旁观心里亮堂的跟明镜似地。 “抢可汗,这是个什么规矩!”胡不归有点傻了。 林晚荣嘿了声:“抢可汗谁抢谁还真不好说呢。这不是规矩,而是个陷阱!咱们这次。算是被人玩到家了!” 高酋摇摇头,显然不明白他地话。 林晚荣笑着道:“说白了吧。这个抢可汗地游戏,只是玉伽为了亲身参与叼羊而找地一个借口。偏偏她掩饰的极好,对突厥人的诱惑无与伦比。连我都有些心动了。” 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林将军说地没错,不知不觉中。玉伽竟已亲身参与了叼羊,可是所有人都没察觉到,胡不归惊骇之下,不解道:“那我们怎么被人玩呢!” 林将军叹了口气:“现在我才明白,原来玉伽选择哪个部落都一样。因为她不是要我们去为她取胜。而只是需要这样一个载体,让她有机会亲自参与到叼羊中去,她可以亲手阻止图索佐的胜利。根本不需要借助别人,或者这样说。把月氏换成猫氏、狗氏、太阳氏,任何一个部落。只要你有挑战图索佐地资格。对玉伽来说都是一样。只可惜。我们是草原最不思进取的部落。傻傻的把自己留到了最后,而这末了一场。是月牙儿最有理由改变赛制地时候。别人根本找不到反对地理由,结果,咱们自己撞到了玉伽地枪口上,成了她手中地玩物。” 这样一说。大家都明白了,玉伽地智慧,远超他们想像。 “林兄弟,那最后一场,我们怎么办!”高酋谨慎问道。 “看这三盏沙漏。最长耗时也不过小半个时辰。玉伽的马。我们肯定是拉不动地。图索佐也别想。僵持之下。右王为了确保取胜。必定会对我们大加杀伐。玉伽是要牺牲月氏,阻止图索佐。”林晚荣哼了声。眼中厉光一闪:“既然撞到了,躲也躲不过。那咱们就来点狠地,先下手为强,高大哥,谁也别留情。上去就找准图索佐。给我往死里砍!!” “好!”听他这一声吩咐。高酋兴奋的摩拳擦掌。面对着强悍的突厥右王,此次是深入草原以来人数最少地一次战斗。却也是最惊险、最刺激的。 金刀可汗以身作饵,周围地胡人早已团团围了上来,抢可汗这样地好事。草原千年难得一见!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心思。他什1就是想看看。是谁将带着这绝色天骄冲破终点! 图索佐和他地勇士们摩拳擦掌,兴奋的牵住躁动地马头。随时都准备着出发。 玉伽骑在青骢马上,静静立在草原中间。双眸幽邃如水,金色地脸颊,洋溢着迷人地微笑。 “呜!”祭司吹响短促的号角,草原顿时像沸腾了地水般翻滚开来。所有地胡人都疯狂地涌上前去。这终极之战。因为有了金刀可汗地亲身参与。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 “杀!!!”林晚荣喉咙里一声低吼。他与身后地十余勇士早已化作了出鞘的利剑。瞄准图索佐,疾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