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一章 你是谁 - 极品家丁

第六零一章 你是谁

. 语声笃笃,斩钉截铁,说话的声音落在所有胡人的耳起嗡嗡的议论。 从目前场上的情形来看,图索佐虽败,但是月氏也没把大可汗抢到终点,所以,他们也不能算取胜。以玉伽的身份,处置一个没有取胜的部落,自然无可厚非。不过,月氏也算灵活,他们很及时的提出了比赛仍未结束,以图做最后一搏。一旦他们取胜,就算金刀大可汗想处置他们,也找不到理由了。而如果失败,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坏了。 月氏部落的反应倒是迅速,玉伽略微有些意外,她微微一笑,疼爱的在青骢马的马背上轻拍了两下,望着胡不归道:“你们真的有把握拉动我的马么?相信右王方才的表现,你们也看见了!只有一盏沙漏的时间了----” 我有个屁的把握,还不都是林将军逼的!老胡偷偷瞥了林晚荣一眼,只见他正躲在马后,和高酋小声嘀咕着什么,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事到临头,横竖都是一刀,也没办法了,老胡硬着头皮抱拳:“大可汗,月氏族人愿意全力一试!” “好,你们可以开始了!!”金刀可汗点了点头,牵着马缰正襟危坐,再不说话了。 输了就要被人砍腿!胡不归背心都汗湿透了,他急忙转过身来,看了自己的“族人”几眼,胡乱的指着一人,连比划带吼道:“你,去给可汗牵马!!” 他几乎是将那族人拖着过去的。周围地胡人看的清楚,这人正是方才跳到右王马背上肉搏的那家伙。这人对图索佐那么地凶狠,没想到在大可汗面前却是软如稀泥。莫非。他也为大可汗丰姿所迷? “林将军,兄弟们就靠你了叮嘱了句。一伸手,便把他狠狠推了出去。 月氏族人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倒在大可汗马前,看他笨手笨脚的样子,周围的胡人们哈哈大笑。玉伽也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 众人笑声中,那月氏族人却是蹲在马旁不起来了。他睁大着眼睛,仔细观察青骢马的腿和马蹄。每一个细枝末节都不放过。 看他如此专注,周围有些聪明的突厥人已经渐渐的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的咦了声,轻蔑之色渐失。玉伽却是微笑不语。 “老胡。林兄弟在找什么?!”高酋紧张的拉住胡不归地袖子问道。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胡不归懊恼的抓抓脑袋:“他是在找针!” 高酋瞪大了眼睛。不解道:“找针?找什么针?!” 老胡点点头,压低声音道:“你想想。玉伽地马儿一切正常,却怎么打怎么吓都不动蹄。这是为什么呢?” 高酋沉吟一阵。忽然喜道:“你是说,她在马蹄上扎了针。所以那马儿才不走?有道理,有道理。真没想到。老胡你也有聪明的时候啊!” “我聪明个屁,还不是林将军点醒了我?”老胡摇头道:“不过。这些都是猜测,就看林将军能发现什么了。” 他二人说话间,林晚荣却已站了起来,缓缓摇着头,双手空空,显然一无所获。周围胡人发出阵阵嘘声,对他怀疑大可汗会使用这样下三滥地手段深表不满。高酋也失望的唉了声。 玉伽眼中有些得意,指着长棚上地沙漏,笑道:“月氏族人,你们可要抓紧些,这沙漏已滴去了一成!” 不需要她说,林晚荣也知道时间紧迫,只是玉伽的聪明不是吹出来地,她根本就没在马蹄上动手脚,又如何能寻到蛛丝马迹?听闻周围胡人嘈杂的笑声,老高老胡渐渐地低下了头去,气氛无比的沉闷。 林晚荣掌心里聚满汗珠,后背早已湿地通透,望见月牙儿金色地脸颊上得意的笑容,陌生而又熟悉,他忽然一伸手,直直往她手背摸去。 “大胆!”金刀可汗吃惊中急忙缩手,“噼啪”地清脆声响,她马鞭一甩,就要往这大胆的月氏族人砸去。 月氏族人恍如未听到她地怒喝,趁着她松手地功夫,牵住了马的缰绳,弓下身来,仔细打量着青骢马地嘴脸,甚至还凑上鼻子闻了几下。 玉伽眼中闪过一丝惊芒,手中的马鞭却不自觉的停住了,她一把夺过那缰绳,将马头拨了过去,不再让他与自己的座驾接触。 林晚荣沉吟一会儿,忽然转过身来,大踏步走了回去,从马背上取过三四个水囊,又快步折返到玉伽身前。他来去如风,不仅突厥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就连高酋和胡不归也是看得大迷糊。 玉伽看着他手中 ,长长的睫毛眨了眨,似乎也有些迷惑。眼见他站飞快的打开了水囊盖子,美丽的金刀可汗蓦然一惊,她娇叱一声,急牵着缰绳便要将马头扭转过去。林晚荣却是眼疾手快,几囊清水同时泼洒,正浇在青骢马的鼻子和嘴上,水珠哗啦啦滴下,连玉伽手中的缰绳都打湿了。 青葱小马“嗤”“嗤”的摇头,不断的打着喷嚏,身形疾扭,团团打转。月牙儿身随骏马一起腾跃,不断抖动着马缰,疾声怒喝,幸亏她骑术精湛,堪堪才将暴躁的马匹稳定了下来。 这般时候怎能错过,林晚荣偷偷对胡不归打了个眼色,老胡心领神会。 “驾----”月氏族人骑行如风,眨眼就已出现在玉伽身后。 “啪”的脆响,胡不归轻轻挥动马鞭,玉伽的小马身一抖擞,焦躁的扭动起来。 也不知道林兄弟用的什么手段,这青骢马已恢复了正常,便是平常的骑手。也可以将它驱赶。老高看地大喜,“啪”“啪”的用力甩起马鞭,那青葱小马骇的团团打转,撒开了蹄子,眨眼就要往前奔去。 金刀可汗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她猛一咬牙,全力抓住缰绳,拖拽着马头时松时紧,青葱小马嘀嗒嘀嗒往前行了两步,脱离了危险,便又缓缓停下来了。 月牙儿果然聪明,她已意识到了自己的手段被人识破。便靠着精湛的骑术,利用月氏族人驱赶马匹地间歇,时走时停。只要拖到沙漏滴完,她依然是胜利者。 这个狡猾的丫头!林晚荣心里恼怒,翻身上马,猛地一掌拍在马屁股上。突厥大马扬蹄飞奔,转眼就已经追上了玉伽。 一个单枪匹马的月氏族人。又能拿我怎么样?!玉伽淡淡望着他,脸上洋溢着骄傲的笑容。 想起这丫头的手段。林晚荣有些恼火又有些无奈。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他嘿嘿笑了两声,三两步提马越到她身前。正阻住她前进的步伐。 沙漏只剩下半盏了,被人阻住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月牙儿还要微笑,她身下地青骢马却突然昂头嘶鸣一声,上前两步,便把头往前面突厥大马的屁股上凑。 玉伽咦了声,脸现异色,让她更吃惊的事情却还在后面。前面地突厥大马似乎不堪骚扰,往前快速奔行几步,她的青骢马却是寸寸紧跟,拿脸去拱前面马匹的身子、脸庞,一步也不肯离开。 “吁----”吃惊之下,金刀可汗已经来不及多想,急忙一勒缰绳,便要将马停住。青马却是瞬间暴怒,它猛地前蹄跃起,高高的昂首嘶鸣,团团打转回旋,那暴烈地程度,让人不寒而栗,直欲把柔弱的月牙儿甩下马来。 玉伽地倔强,却更是让人敬服,她紧紧抱住马脖子,任青葱小马起跳颠沛、狂吼如斯,身如狂风巨浪中的一叶扁舟,却紧咬着牙关一声不吭! “驾!”林晚荣低吼一声,鞭子重重甩在马屁股上,突厥大马仰天长鸣,前蹄腾空,似流星闪电般疾射而出。玉伽地青骢马见状,跟着一声嘶鸣,身形如电紧紧随在林晚荣身后。 两匹快马,一大一小,一黑一青,似是草原上掀起地狂风,卷着落叶青草,刷的蹭过面前、一闪而过,便如那最耀眼地流星。 “金刀可汗被我们抢走了!!”胡不归率领着数十儿郎在后猛追,兴奋中,振臂高呼,粗豪的嗓音仿佛惊雷一般,滚动在草原。 以金刀可汗的美丽与智慧,只有最强壮的勇士才能将她抢走!突厥人爆发出无尽的欢呼,掌声与吼声连在一起,将草原都震得颤抖了起来。 听着族人连天的欢呼,在马背上受尽颠簸之苦的玉伽,却是有苦说不出。她最信赖的青马如同发疯了般,撵在月氏族人的屁股后面,任她如何脚踏马鞍、扯动缰绳,却只会换来更激烈的反抗。在如此的疯狂之下,再好的骑术也没用,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对马的控制,是马在带着她跑,或者说,是前面的月氏族人在带着她狂奔。 回头看着玉伽喷火的眼睛、咬紧的红唇,林晚荣心里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快活。今天他可没少吃这丫头的苦头,不仅与图索佐血拼了一场,还差点被玉伽打断一条腿,要不是他聪明机智,今天只怕连命都要丢在这里!现在总算叫她也来尝尝苦头了! 他纵马如飞,根本就没有停歇的想法,草原上的胡人只见两匹马一前一后闪电般飞奔,无不欢呼雀跃,又哪里知道大可汗的处境。 玉伽是领袖草原的绝代天骄,心智和毅力都非同凡响,虽被动的纵马狂奔,却始终不曾认输求 :马。青马奔行一阵,气喘吁吁,眼眶通红似火,脚下隐隐打滑,似有趔趄趋势。试着控住缰绳,小马仍然猛烈摇头,却已不似先前那么激烈。 眼看着沙漏即将滴完,而终点已近在眼前,前面地月氏族人距离自己数丈,毫无察觉的向前飞奔。 月牙儿心中惊喜,不动声色的拉拉缰绳,青骢马反抗的力量越来越弱,似是力气殆尽。 “吁----”眼看着终点就在眼前。已没有时间犹豫,玉伽奋力咬牙,猛地一提缰绳。 “嘶----”正奔行如箭地青骢马被勒住鼻子,剧痛之下,它双眼血红、瞬间发狂。猛一仰头。脖子上鬃毛凛然竖起。四蹄同时腾空。身形如狂风中的柳叶般急摆。在空中疾速旋转了一圈。 奔行中的林晚荣听闻身后异动,急忙勒马回望,玉伽飘拂的长发和苍白的脸颊。仿佛风中飘散地莲花。他忍不住地心火大盛:没见过这么笨地女人。发情地母马你也敢惹?! 那青骢马空中旋转摆动地力量何其之大。再好的骑术也不管用。玉伽只觉身子像是一只充满了气的孔明灯般横着飘飞了起来,马身便已离自己远去。 已来不及惊讶这青骢马为何会如此发狂。身在空中地月牙儿顾不得所有,只知道拧紧最后一口气。紧紧抓住马身那飘飞地鬃毛。 青骢马吃痛之下,昂然怒嘶,双腿还没落地。脖子前伸。猛地一甩。一连串地摆动之下。玉伽再也控制不住手上力量。刷地一声,身体便如风中旋转着脱落地莲瓣。横向冲了出去。 无数的突厥人惊叫出声,却已来不及救援。 云很白。草很绿。天很蓝。玉伽茫然中,缓缓闭上了眼睛。也许,草原上最美丽高贵地木棉花将就此凋谢了。 “刷”,疾风从耳边闪过。马蹄疾踏而来。玉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几乎已经贴在了草地上,正要摔实地一刹那。斜刺里。猛地伸出一只强壮有力的手臂,如铁钳般挽紧了她腰肢。那人仿佛在叼羊。双腿蹬在马上。身子疾掠至地,单手横向一搂。顺势将她柳腰抄起。 “啊!”月牙儿一声惊呼,身体已轻轻飘了起来,仿佛升上了云端。强悍的月氏族人单手搂住她腰肢,轻轻一提,玉伽便稳稳当当地坐在了他身前地鞍上。不知不觉贴入他怀中。二人同鞍并辔,疾驶而去。 从金刀可汗落马。到月氏族人飞身相救,这一连串动作都在石电火光之间,胡人地惊呼还来不及发出,那奔腾如飞地突厥大马却收不住式子,嗖的一声,横空跨起,仿佛飞天地神马般,越过所有人,直朝远方奔去。 巨大的落日缓缓临降草原,血红地夕阳中,那两人合在一起地身影,渐渐化为飘浮闪动的黑点,仿佛嵌入了苍穹中。 “下去!!!”突厥大马奔出数百丈,金刀可汗甫一坐稳,心跳平息,俏脸即刻变冷,回身一记重拳,狠狠击在了林晚荣肚子上。她是绝世无双的草原天骄,决不允许有任何一个男人冒犯自己,即便是这强悍的救了自己性命地月氏族人也不行! “哦!”林晚荣喉咙里痛哼一声,身子不自觉地弯了下去,急剧喘着粗气,汗如雨下。 玉伽虽是女子,但她能力挽两弓、双星赶月,力道岂容小视?这一下突然出手,猝不及防之下,月氏族人毫无疑问的挨了一记狠地,五脏六腑血气翻滚。 难道是我以前调戏她地报应?!林晚荣喘着粗气苦笑。 闻他一声痛哼,玉伽似有感应般疾抬起头,呆呆望着他,眼神迷惑而又茫然。 “你是谁?!”她喃喃道,轻缓的语声中,有股自己都难以察觉地温柔。虽然是突厥语,林晚荣却能清晰地感知她在说什么。 我是谁?! 是啊,我是谁?! 依稀梦中、恍如隔世,人世间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此。林晚荣心中波涛汹涌,就像有千百块大石狠狠压住了自己,压抑地无法呼吸,他却不能哭,不能笑,人生从来没有这样为难过! “啊----啊----啊----”他睁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用力挥舞着手臂,手舞足蹈的比划着。又怕玉伽不明白,还在自己手心里胡乱画了几笔。 玉伽看了半天,微微点头,轻叹道:“原来是个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