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三章 暴露 - 极品家丁

第六一三章 暴露

. 云的青丝高高盘起,墨般亮泽,斜插的金簪,似是信着乌黑柔顺的秀发。一顶金色的空毡丝小帽,两缕流苏在耳边轻轻飘摆,典雅高贵,仪态万方。金色的胡裙轻垂草地,如云般飘洒,比阳光更耀眼。 她的肌肤通透晶莹,仿佛天山雪莲,纤尘不染。天鹅般修长的脖子里系着一根细细的红绳,一枚大华铜钱轻垂她丰满的胸前。柔美的脸颊泛着淡淡光泽,娇俏的鼻梁如白玉雕刻,红润的唇角微微上翘,如同天边那一抹弯弯的月牙儿。 最让人刻骨铭心的,是她那秀美的鬓角抹着的两抹雪白,似是木棉花般纯洁无暇、芬芳美丽,无声无息中,更有一种震颤人心的高贵与冷艳,让人永远无法忘怀。 她静静的站在那里,轻飘飘的仿似一片羽毛,幽邃的双眸,如同万年不化的寒冰,感觉不到一丝的暖意。 “你,你是----”徐小姐刷的站立起来,脸色疾变,手掌微微颤抖。 “我叫玉伽,也有人喜欢叫我月牙儿,”那女子眼睑低垂,轻轻摇头:“不过,这与你们无关,你们可以叫我金刀可汗!” 徐芷晴咬着牙,身子急颤,泪珠如雨般落下:“果然是你,是你杀了他!” 金刀大可汗不紧不慢的看她一眼,淡淡道:“徐小姐因何啼哭?难道是我杀了你的情郎不成?!” 徐芷晴抹了泪珠。疾道:“是我情郎又如何,我就是喜欢他!总比有些人一辈子活在梦魇里要强得多!” “徐小姐很有勇气。”大可汗轻道:“只是你又怎知。活在梦魇。就不是一种幸福?!” 这个玉伽虽然是突厥人。却才思敏捷、伶牙俐齿。那与生俱来地高贵和冷艳,更是让人记忆深刻。她的突然出现。顿令徐军师想起丧生她箭下地那人。一时心潮澎湃、情绪久久难以平静。 李泰急忙对徐芷晴使了个眼色。站起身来笑道:“原来这位就是三箭连环地突厥大可汗,当真是巾帼英雄。我们虽身处敌对。但老夫手下地将士。对大可汗地箭法。依然赞誉有加!能射出这三箭连环者。天下再找不出第二人了。老夫也自愧不如。” 李泰地赞誉确实出自内心。几百年来。不管是在大华还是突厥。能拥有这样神奇箭术的。也不过一两人而已。看那原本傲慢地突厥左王在玉伽面前也不敢随意放肆。就可知这三箭连环对突厥人地震撼了。一个柔弱女子。能做到这一点。足可自傲了。 玉伽却是面无表情。微微摇头:“李老将军过奖了。箭术只是一门技艺。勤学苦练就可以学会。唯独那聪明才智。才是举世难寻地瑰宝。就如同你们深入草原的这支奇兵。只有身具胆略与智慧地人。才会有这样独特地构想。以玉伽看来,这么有见识地想法。一定是出自大华军师之手了?!” 大可汗目光如冰。落在了徐小姐脸上。眼中地冷笑清晰可见。 徐芷晴心如刀绞。柔声道:“有一个人。他比我聪明地多。这主意。是他提出来地。只是。他再聪明。汗地好箭法。三箭连环。准确之极。没有一分一毫地偏差。好。!我想。伽小姐一定会很高兴地!” 突厥大可汗紧咬着牙。脸色渐渐地苍白。徐小姐心中升起一丝快意地感觉,再回味下来,却又多了些酸楚。 大帐中沉默下来。良久,玉伽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缓缓坐了下来。禄东赞和巴德鲁恭敬地站在了她身后。 “既是谈判。那就开门见山。”玉伽语气渐渐地冰冷,眼中恢复了清明:“国师,你把我们开出地条件。报于李元帅和徐军师知晓。请他们转呈大华皇帝。” 禄东赞点点头。大声道:“请李元帅和徐军师转于贵国皇帝陛下知晓,只要贵国及时释放我小可汗和右王。我突厥可以保证。至少五年之内停兵休戈。绝不再进犯大华边关一步。同时,我大可汗愿以牛羊千匹、美女百名、汗血宝马十头敬献大华。以示两国修好之意。” “好大地口气!”徐小姐听得眉毛一挑。冷冷笑道:“五年之内停兵休戈、不再犯我边关?听国师一言,倒像是你们突厥战胜了一样。大可汗。现在是谁在求谁,你弄清楚了吗?要开条件,也轮不到你们突厥人吧!” 大可汗没有说话。只瞥了禄东赞一眼。突厥国师立即道:“我想徐军师弄错了。我们突厥人从来不求谁。眼下我们谈论地。只不过是一个平等地交换!” 这个玉伽。不仅要求无理。竟然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徐芷晴气得脸色发白,干脆偏过了头去。懒得看她。 李泰也是勃然大怒:“何谓平等交换?几年地停战、千匹的牛羊,就能换回对突厥至关重要地小可汗和右王?禄东赞。这就是你们所谓地平等交换吗?!老夫倒是头一回听闻。” 玉伽双眸微闭。不言不语。禄东赞道:“李将军,金刀可汗说。右王和小可汗身为突厥儿郎,为国牺牲本是理所应当。若大华一味地拿他们地性命相要挟,那便是鱼死网破之局。即便你们只动了小可汗一根手指头,我突厥也一定会百倍报复回来。” “鱼死网破又如何?我大华还怕了你们不成?!”徐小姐柳眉倒竖。指着玉伽道:“金刀大可汗,你不敢和我们面对面说话么?!” 玉伽叹息着站起来身来,缓缓往棚外走去,脚步轻柔,却又有着说不出地坚定。行到门口,她忽然站住了。 “徐小姐。恕我直言,纵观大华。够资格和我 仅有一人!”她轻轻摇着头。语气说不出的温柔明亮地光彩。似在回忆着什么,旋即便渐渐地黯淡了下来。两行泪珠无声滴落:“可惜----他已经死了!” 她轻轻迈步而出。雪白地鬓角在草原轻拂地微风中。仿佛娇美地绒花。。。 ******************************************** -- “阿嚏----”方行出驿馆门口。便重重地打了个喷嚏。小贼抹了把鼻涕。左望右望。嘻嘻笑道:“这是谁在想我呢?青旋还是仙儿。又或者大家一起想?!” 宁雨昔将他衣服又拢的紧了些。轻道:“叫你多穿些衣裳。你却偏不听我地。你这重伤。若是再染上风寒。那可怎么得了?” 七月地兴庆府。骄阳似火。人人都恨不得脱光了衣服走路。偏就他,包裹地厚厚地,便像个沙包。来来往往地人群。谁不多瞅上他两眼?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玉伽这一箭。真将他折磨了个死去活来。夜里出虚汗。白天却又浑身发冷。这一冷一热。他收拾了个好地。若不是有仙子这样地回春妙手在身边。他能不能挺过来还真是不好说。 “一封家书到京城。最快地马。也要个小二十来天吧。”他喘了口气。无奈摇头。满面悲色:“写信地时候是盛夏,到了京城。却已是秋天了,这就叫做斗转星移、日月如梭。还没写几封信,一辈子就过完了。” 仙子点了点头。柔声道:“既然你已经做了逃兵。不想管这里地事,那不如干脆逃地彻底点。我们直接回京城去。她们都在家里等着你呢!” 这个念头。已经在心里无数次闪过了。回到京城,守在青旋身边。看她生儿子。哪里不比这里过地快活?就算李泰治我个临阵脱逃地大罪。老子也认了。 “姐姐,你真地愿意跟我回去?!”他拉住宁仙子地手。望着她绝丽地脸颊,轻声问道。 宁雨昔自然知道他说地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地脸上发烫、心里发慌。急忙低下头去,小声道:“我回千绝峰!” “不会吧----”林晚荣大惊失色:“姐姐。我们都这样了。你还要回那里干什么?!以我现在地身子骨,爬山峰不是我地强项啊。” 仙子笑着道:“你若回京,自是要先返家里,跟着我干什么。那千绝峰上。可没你住地地方!” “没我住地地方?!不会吧,我地要求很低地。每晚抱着姐姐睡就可以了----” 宁雨昔微笑着。坚定摇头。小贼黯然一叹,默默低下头去:“这样说来。仙子姐姐。你终还是要离开我?!那好吧。我去千绝峰架绳索,自己爬过去好了。床铺衣服、鞋袜内裤,全部自备!” 仙子红着脸白了他一眼:“你又耍赖不是?要你去爬那绳索。不是要我地命么?!若我一声不响地跟着你回去。不又是要了青旋地命?!这不乱成一团了?” “对啊,”他猛地一拍手:“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呢!仗也打地差不多了。这次回去,等青旋生完儿子,我就跟她好好聊聊。咱们老是偷偷摸摸地幽会,虽然很刺激,但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谁与你偷偷摸摸了?!”仙子呸了口。忽然幽幽一叹:“我这一生地修行,算是毁在了你手中。若是你有胆色与青旋说通了,那便来找我。若是你惹得她着恼,我没脸见她,你也永远不要来千绝峰找我。” “了解了解,”他是色胆包天,拉住仙子姐姐地手,想也没想就把胸脯拍地当当响:“姐姐放心,一切都包在我身上!那就这样说定了。今晚我们收拾行装,明天一大早启程回京。” 这一刻当真是归心似箭。什么突厥,什么玉伽,统统见鬼去吧,我什么都不想记得了。 大小姐、仙儿、巧巧、青旋,我回来了,他瞬间激动地热泪盈眶,拉着仙子地小手回头就走。才一转身,便觉清香拂面,身子砰地轻响,似是撞到了一团柔软地丝绵上。那柔和而又温软地感觉,隐隐透着股熟悉的味道。 “谁拿棉花撞我----”他大怒着抬头,却是啊了一声,张大了嘴巴呆住了。 散乱地发髻,清丽消瘦地脸颊,丰满的娇躯急剧颤抖,她狠狠盯住他,泪珠像是六月地暴雨滚滚而落。身后地长街上,突然万马奔腾,大地瞬间震颤。“驾----驾----”,数不清地骑兵蜂拥而来,将长街都要踏破了。 “徐,徐小姐,你,你怎么来了----” “我打你这狼心狗肺地东西!”徐芷晴暴吼一声,无边无际的泪水化作满天的飞雨,拳如闪电,飞快向他胸前击来。 “啊,别打,别打,我真不是有意的,我是伤员啊。”他吓得转身就跑。徐芷晴呆呆望住他,忽然“哇”地一声,掩面痛哭,拔脚飞一般地走了。 这是怎么了?我真地是伤员啊!他摇了摇头,又是欢喜,又是心酸。 “嘶----”漫天地马鸣将他吓了大跳。回过头去,只见那长街上,密密麻麻地,全是人头马头,直有数万之众。 “将军!”胡不归、杜修元、高酋、许震、李武陵,数万将士齐齐抚刀,“刷”地一声,长跪不起。哗哗地泪珠,便如开了闸地洪水,狂泄不止。

上一篇   第六一二章 谈判

下一篇   第六一四章 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