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什么叫装B?(2) - 极品家丁

第六十三章 什么叫装B?(2)

这类故事电视上小说上演得多了,林晚荣不屑的道:“少爷,不瞒您说,我最瞧不起的就是这些花魁了。说的好听点叫花魁,说的难听点,就是叫装b。什么花魁草魁,再花魁,她也还是婊子。青楼是什么地方啊,那就是让咱们男人乐呵乐呵的地方,到了青楼,你不卖肉,就弄一张小脸就想糊弄过去,把咱们男人当傻子了?光看那脸就知足了,那还不如回家找副仕女图好好的欣赏呢,花那银子做什么?” “哦,哦,林三,请问一下,什么叫做装b?” “装b就是----打个比方来说吧。这青楼里的婊子,明明就是给人睡的,偏偏还有什么卖艺不卖身的花魁故作清高,这就叫装b。” “有道理,有道理。”表少爷顿生知己之感:“林三,看不出你很有感慨那,怎么,以前逛过窑子?” “没有,没有。”林晚荣急忙谦虚的道:“只是听这些卖艺不卖身的花魁的故事多了,有些麻木了。我就在想,到了青楼就该卖肉,要不然还是青楼吗?还有那些什么公子才俊,在花魁前人五人六的装模作样,说是欣赏人家的才华,可是背地里却是怎样一副嘴脸,咱们是男人,可都清楚的很。只有表少爷您,纯朴自然,美玉天成,那才是真正的英才俊杰。” 表少爷眼冒金光,紧紧拉住林晚荣的手道:“林三,你这话真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这是二十两银子,是少爷我打赏你的。你今天晚上就跟着少爷我好好的享受享受吧。” “谢少爷。”林晚荣将银子收入手中,脸上满是“感激”之色。动动嘴皮子,便有二十两银子入帐,何乐而不为。 “林三,看你这么有办法,能不能再帮个小忙?”见林晚荣收了银子,表少爷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谄媚的道。 “但有少爷吩咐,林三无不听命。”看在银子的面子上,林晚荣豪迈的道。 “林三,你有没有办法,让少爷我多多亲近亲近这位花魁?”表少爷略带几分腼腆的道,提出的问题却是这么的直接。 “这个,这个,少爷,您难道不怕二小姐和大小姐有意见?”林晚荣额头冷汗,这个表少爷还真有种,这种要求也能提出来。 表少爷叹了口气道:“这就好比是桌上的两道菜肴,一道是味道虽美却完全吃不着,另一道却是味道不差,还有希望能吃到,林三,你要是我,你选哪道?” “这还用说,自然是先吃那道能吃的。”林晚荣强忍着笑意道,这个表少爷虽然草包,这个比喻却也有几分意思。 “对,就是这个道理。先吃那道能吃的,然后再慢慢图谋那些还不能吃的,最终把不能吃的,也变成能吃的。”听到林晚荣赞同自己,表少爷立即兴奋起来,却一不小心便暴露了狼子野心。 真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个表少爷虽然草包,没曾想竟然有这般雄心壮志,实在是让林晚荣有些佩服他的脸皮之厚了。 “怎么,你不答应?”表少爷见林晚荣愣在了那里,急忙又掏出二十两银子放在他手里,紧张的道。 “不是我不答应,只是,少爷,你也太高看我林三了。我连那花魁的样子都没有见过,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够帮的上忙?” “无妨,无妨,林三你足智多谋,一定会有办法的。那花魁叫做秦仙儿,长得国色天香,貌美无比,你看了就知道了。我也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要那花魁秦小姐,能够多看我几眼,能与我说上几句话,就心满意足了。” 说起这花魁秦小姐,表少爷便有些痴呆了,似乎又想起了秦小姐的美丽模样。 林晚荣奇怪的道:“难道这位秦花魁,比大小姐还要漂亮?” “非也,非也。”表少爷急忙道:“就像我刚刚说过的一样,一个是只能看的,一个是可以吃的,你会先要哪个?” 这表少爷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见他那副花痴的样子,林晚荣暗自好笑,将四十两银票收在怀里笑着道:“那我就想想办法,让那秦小姐多看看少爷,多与少爷说两句话吧。” 见林晚荣答应,表少爷高兴异常,他有种直觉,凭着这个家丁的优异表现,这位花魁秦小姐一定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秦淮河,古称淮水,据说秦始皇时凿通方山引淮水,横贯金陵城中,故名秦淮河。 项羽建立大楚王朝之后,绵延千年,长盛至今,随着经济和文化艺术的发展,秦淮河一带更是繁华异常。 十里秦淮,两岸贵族世家聚居,文人墨客荟萃,当真是个读书人梦里的天堂。 秦淮风光,以灯船最为著名。夜晚之时,河上之船一律彩灯悬挂,游秦淮河之人,以必乘灯船为快。 林晚荣站在这秦淮河边,感慨万千。眼前的秦淮河,富贾云集,青楼林立,画舫凌波,成江南佳丽之地。古迹、园林、画舫、市街集于一身,异常繁华。 “少爷,你说的妙玉坊在哪里呢?”这是林晚荣在这个世界第一次逛窑子,表现的自然要“初哥”一点,怎么能抢了少爷的风头呢。 果然,表少爷郭无常极为畅快的一摆手,指着远处的一处楼阁道:“你看看,不就是那里了?” 顺着表少爷手指的方向看去,远处凛立着一座华丽的楼阁,有四层来高,彩旗飘扬,灯笼高挂,光鲜明亮,富丽堂皇,还没走近,便可以听见男人们的欢笑声和姑娘们的娇笑。 郭无常似乎是这里的常客,也不要林晚荣带路,径自越过他,直往妙玉坊门前冲去。 “郭公子,你可来了。”热情的老鸨扭着肥胖的身段凑到表少爷跟前大声笑着说道,妩媚的眼神差点让林晚荣将饭都吐了出来。 这时代的妈妈桑和自己那时候的相差甚远,林晚荣对比起自己经历的风月场所,就妈妈桑的身段与脸蛋来看,档次都比这妙玉坊高了不少。不过在这个时代,能有这么大规模和人气的青楼,在这秦淮河边,也是数一数二的了。 郭无常也毫不避嫌的在那老鸨子的屁股上摸了一把道:“韩姐姐,你可想死小弟我了。” “哎哟,我的郭公子,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姐姐。”韩姐姐笑着回道。

下一篇   第六十四章 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