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三章 冰释 - 极品家丁

第六三三章 冰释

. 这一声传入耳内,肖青旋顿如石化般呆住了。 她娇躯急剧颤抖,恍恍然转过身来,只见旁边坐着一人,方面浓眉、黑脸笑颜,虽是嘻嘻哈哈,脸上却有着说不出的温柔色彩。 “你,你----”肖小姐又惊又喜,直直望着他,泪珠不争气的顺着脸颊哗哗流下。 林晚荣爱怜的将她搂在怀中,轻抹着她脸上的泪珠,温柔道:“傻丫头,我的家,我老婆、儿子都在这里,你们就是我手心里的宝贝,我怎么会舍得离开?!” 肖青旋嘤咛一声,狠狠钻进他怀中,双拳如雨点般砸在他胸膛,放声大哭:“叫你骗我,叫你骗我!你这狠心贼,为何不杀了我?!” 心碎之下又逢大喜,所有的委屈和快乐齐齐涌上心头,肖小姐再也不复女强人风范,躺在他怀中失声痛哭,阵阵哽咽,几乎要将泪水流干了。 林晚荣鼻子发酸,凑在她耳边道:“我也不是有意骗你的。那会儿你正在气头上,什么解释都不愿听,我怕你气坏了身体,所以才和凝儿她们----” 他呐呐干笑了两声,倒不好意思说话了。 肖青旋羞恼交加,狠狠拧住他胳膊肉,泣道:“你和我师傅相好,我却连气都生不得,这是何道理?!难道是你受委屈了不成?本想叫你冷静两天、长长记性,你却专来揪我的心,郎君,你便是我前世的冤家么?!要生生世世来折磨我!” 肖小姐说着,却又伏在他怀中放声哭泣,似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尽情释放出来。 林晚荣心中惭愧不已。确如青旋所说。他与宁仙子的恋情本就惊世骇俗,肖小姐身处两难之中。那般反应已经算是极为克制地了。 他微微一叹,默然道:“其实我和仙子姐姐----” “我不是怪你和师傅相恋----”肖青旋捂住他地嘴。无声落泪:“我是怪你一直瞒着我!林郎,我是你的妻子啊,如此重大地事,要不是我与你提起,你还要隐瞒到几时?” “我也不是有心瞒你的!”他满脸地无奈:“本想着北上归来,如果还能活着,就把这事跟你说说的。只是凑巧碰上我们儿子出世、你又在坐月子,这种时候怎好开口?” “你不开口我就不知道么?”肖小姐恼火的哼了声。忍不住在他胳膊上狠捏了几下,将那几处抓青了,才愤愤的停下手来:“你与师傅的事。我早就一清二楚了!” “什么?!”林晚荣大吃一惊:“你,你怎么知道的?!” 肖青旋心中苦涩。无奈摇头:“昔日你被师傅抓上千绝峰、我与徐姐姐她们合力救你之时,我随身便带着一根西洋远望镜。那峰上的一幕一幕----哼,你说。还有我不知道的么!” 林晚荣啊了一声,嘴巴蓦时张大。若真是这样,老子可算是全天下最笨地人了。绕来绕去不敢说的事情,却原来都在青旋的掌握之中。失算,失算之极! 他尴尬笑了两声,偷望了青旋几眼。小声道:“从远望镜里看到地东西,都是经过放大了的,特别是关于亲昵地动作。那个,那个,千万不要太较真----老婆。既然你早已知道了,为什么从来不问我?” 青旋狠狠白了他一眼:“我就是想看看,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对我坦白!哪知你这狠心的,竟是一直瞒着我,你对得起师傅么,你对得起我么?呜----” 肖小姐这一嘤嘤啼哭。林晚荣顿时头皮发麻,说来说去。青旋没错。仙子也没错,就我成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望着肖小姐柔弱的样子,想起她待自己地好,林晚荣心里酥软,急忙拥着她身子,柔声抚慰:“老婆,这次是我不对,我给你道个歉,这事不该瞒着你!但是你也要体谅一下老公啊,试想以我狡诈多变、卑鄙下流的本事,为什么独独这事不敢跟你提起呢?那是因为我尊敬你、爱着你,所以我才会从一只大老虎,变成了一只小老鼠!这恰恰就是我们情深似海的见证啊!老婆,你说是不是?!” 他舌灿莲花、唇鼻生香,愣是将一件风流之事变成了深情地见证,肖青旋吃他几句甜言蜜语,心下欣喜,却不敢流露,哼了声道:“你是小老鼠么?我师傅是何等样的仙子,却都折在你的手中,你这样胆小的老鼠,倒是世间少有!” 听她埋怨,便知她心中地恼怒已消逝了许多,林晚荣大乐着点头:“放心吧,我老婆这么聪明,下次绝不瞒着你----” “下次?!”肖小姐顿时瞪大了眼睛。 “哦,没有了,应该没有了。”他偷笑道:“我是说,假如,如果,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听他说的话从来都有股子不正经地味道,肖青旋也是无计可施,在他胸口垂了几拳,幽幽叹道:“早知你是女人的克星,却没想到连师傅也着了你的道!这北上征途、刀枪无眼,她与你相伴千里、同生共死,世上能有几人有这般地情意?!这可真是爱护到家了!我问你,你几时去接师傅下山?” “青旋,你,你的意思是----”他蓦地睁大了眼睛,心脏都要跳了出来,却不敢露出一丝喜色。 “还要我再说一遍么,”肖小姐无奈道:“师傅那般待你,你要负了她,天理难容!” 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就像做梦一样,他甚至一时都难以接受,傻傻的望住肖青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肖小姐在他额头轻戳几下,苦笑道:“非是我生性豁达,生在皇家,这般事情,历朝历代都不曾少见。也说不上什么稀奇了!” 难怪呢。我这点破事,放在高墙内的皇家宫廷。那真是雪花一样的纯洁!他顿时来了精神,又是欣喜又是烦恼道:“仙子姐姐说。要你答应了,我才能上山去找她!可是以她地性格,只怕不会轻易下山!” 宁仙子地性情,肖青旋自是了解,她轻轻点头,白了他几眼:“师傅心性高洁,若非遇到了你,断然不会考虑这凡俗之事。她不愿下山来。那是正常。待到过上几天,我与你一起去请她!” 要是青旋去请,仙子能够见她一面。就已经是烧高香了!把仙子带下山?那除非是菩萨显灵了! 他苦恼地摇摇头,肖小姐明白他地心思。噗嗤一笑:“我也知道,以师傅地性情,她铁定是不愿下山地!” “那怎么办?”他顿时急了。 “从神仙堕落凡尘。哪是那么容易地?!何况又有我与她这重关系!”肖青旋瞟了他几眼,叹了口气,轻轻道:“依我看,师傅要不愿意下山,你也不要强求,你们就在山上成亲!不出意外地话,她总会有下山的一天!” 在山上成亲。这个倒是挺有创意!林晚荣想了想,蓦然睁大了眼睛:“青旋,你是说。等仙子也生儿----哈哈,明白了,明白了。到时 侯她一定会下山的!老婆。你真聪明!” 肖小姐眼中聚起一层薄薄的水雾。摇头苦道:“叫我来算计我师傅,你这冤家。害惨我了!” 确实有些对不起青旋,他老老实实的低下头去,不吭声了。 难得见他如此乖巧,肖小姐也不忍再责怪,拉着他手,轻道:“还有安师叔的事,你当仙儿是傻瓜么,妹妹心里明白着呢!以后可莫要自作聪明了!” “是,是!”林晚荣诚心诚意的聆听老婆教诲。对于仙儿,他可就有办法多了,何况安姐姐也不是什么省油地灯,她肯定有办法搞定的! 既然青旋什么事都知道了,他也无心隐瞒,索性将与安姐姐相约苗寨的事说了一遍,连带着玉伽中毒的经过也一一道来。 肖青旋轻道:“苗寨的事情,我听仙儿说过。安师叔为人,外表放荡不羁,内里却是谨慎纯真。她与月牙儿种毒,定然有她的打算。既然事关金刀可汗地生死,玉伽又对你情深义重,你还是早些去寻安师叔为佳!” 林晚荣嗯了声,还未说话,忽觉胳膊一阵疼痛,抬头望时,却见肖青旋双眸含泪,狠狠拧紧他手臂:“我圣坊一门,个个都被你欺负,真个恼死我了!” “哪里,哪里,”他跳起来打个哈哈:“还有香君,还有香君嘛,她不就漏网了嘛!” “什么,”肖小姐顿时柳眉倒竖:“你连小师妹的主意也敢打?!你要欺负她,师傅定然不饶你!” 老子还真是没一点好名声啊!他哈哈急笑了两声:“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么?!咦,不说不知道,回来好些天了,还真是没见着香君啊!” “谅你也不敢!”肖青旋哼了声,温柔揉着他胳膊:“小师妹除了练剑外,平日里喜欢些诗词歌赋、奇门杂术,我便叫她到学院里学习去了,和玉霜相隔着不远。她就一直住在山上,前几天回来看我的时候还问起了你。只是你在招呼客人,没见着你她而已。” 原来如此,那丫头也挺爱学习的嘛,林晚荣笑着点头。 “林郎,”肖小姐犹豫了半晌:“有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前几天小师妹回来,对我讲起说,学院中有一个姓侯的公子,文采极佳,总喜欢围在她身边献殷勤!” “姓侯的?”林晚荣差点跳了起来:“侯什么?!” 肖青旋摇头道:“好像叫侯什么方什么地,我一时没记住名字!只听说他姓侯,我便想起了你对我说过的话!” 娘的,还真出这么个人物啊。林晚荣嘿嘿笑了声:“那小师妹对他感觉怎样,是不是为他风采所迷?!” “听说那人外貌才华极佳,一直围绕着香君打转,不过看香君的样子,似乎并不如何痴迷。”肖小姐笑道:“我这小师妹,你不了解。她要喜欢一个人的话,一定是闷在心里,从来不会对人说起。真正挂在口边的,倒八成是不喜欢的!” 那姓侯的长得帅、会作诗,对小姑娘地吸引力是巨大的,即便小师妹现在不喜欢他,长久处在一起,危险也是巨大地。林晚荣无声一叹:“青旋,你要真地为了香君好,就听我一句话,叫她远离这姓侯的。不要问我为什么,也不要怀疑我有私心!老实说,我地良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好过!” “嗯!”肖青旋甜甜一笑,无声依偎在他怀中:“夫君,你虽然奸猾狡诈风流好色,但是你的心肠却是天下最好的,你从来不欺负好人!” 我老婆的评价真是中肯啊,他哈哈大笑着钻入被中,将她紧紧搂住。肖小姐蜷缩在他怀里,闻听他有力的心跳,轻抚着他胸前的伤口,忽然泪珠簌簌流了下来。 “怎么了?”林晚荣急忙抚去她脸上泪痕。 “林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么?”肖小姐紧紧抱住他,喃喃问道。 “好!”林晚荣斩钉截铁答道:“等把手头的几件事办完,我也不瞎转悠了,一心一意陪着你们,我们一起慢慢变老!” 肖青旋欣喜不已,温柔而又霸道的哼了声:“今晚你谁的房也不许去,就在这里抱着我!” 他嘻嘻一笑,轻嗯道:“光今晚不行,我可要抱你一辈子的!” 肖小姐惊喜哭泣,心神恍惚中沉沉睡去,只觉人生从没有如此安稳。 翌日一早醒来,神清气爽,困在心中的难题都被青旋化解,浑身一阵轻松。下了楼来,只见花园中,巧巧正带着萨尔木辨认花瓣。 “这个是槐花,夏天盛开的。”小妮子指着园中的落英,极为耐心的讲解:“那个叫桂花,八月十五前后开得最盛。这边鲜红的是桑惠,甜静的很,你尝尝!” 小可汗轻嚼了几口,欣喜道:“巧巧姐姐,昨天晚上你做给林大哥吃的糕点,是不是有槐花、桂花,还有桑惠?!” “萨尔木真聪明!”林晚荣踏步走过去,大笑着道。 自大军回到京城,萨尔木便住进了林家大院。小家伙虎头虎脑、惹人喜爱,又得知他是玉伽的弟弟,诸位夫人对他更是关怀备至。洛凝教诗词,仙儿教音律,大小姐教术算,连老高也凑热闹,教了小可汗几招入门刀法。十数天下来,萨尔木与诸人已是熟的很了。 “大哥,”巧巧欣喜的拉住他手,温柔道:“姐姐怎么样了?” 林晚荣笑着点头:“青旋好的很,叫我感谢你呢!小宝贝,你昨晚哭的大哥心都碎了,怎么看都不像演戏!” “不是演戏!”小妮子羞涩道:“我想着大哥你要是真离开了我,我就再也不活了。” 大哥还没来得及感动,萨尔木拍拍巴掌站起来:“巧巧姐姐,他这个人没趣味之极,你喜欢他,那是明珠投暗!” 这小子都会用成语了,林晚荣笑道:“我怎么没趣味了?” 小可汗哼道:“背诗词吧,比不过洛凝姐姐!弹琴吧,比不上仙儿姐姐,刀法一塌糊涂,连高酋都敌不过!骑马射箭,那就更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你说,哪里有趣了? 巧巧抿嘴偷笑:“大哥不是和别人比这些的,他是用脑子的!诗词歌赋、刀法箭术,苦练十年,又怎比得上他心思半点? 萨尔木微一发愣,神情黯淡下来:“我姐姐也是这样和我说的!林大哥,你想不想我姐姐,你为什么不去看她?!” 能不想吗?!林晚荣微微轻叹:“去的,我一定会去的!萨尔木,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快点长大! 小可汗似懂非懂的望着他。巧巧紧握着大哥的手,感觉着他手心里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