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四章 姐夫,你好傻 - 极品家丁

第六三四章 姐夫,你好傻

. 青旋一席夜谈,解决了所有难题,心中的爽快自不用两碗稀粥、将巧巧做的点心吃了个底朝天,又与两个儿子戏耍了会儿,这才趁着天气晴好,大摇大摆出了门来。 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往来如潮,吆喝声、叫喊声不绝于耳,贩夫走卒,百戏杂耍,让人眼花缭乱。林晚荣心情甚好,一路哼着小曲,东走走、西逛逛,碎银子不断的使出,买了许多小吃、零食提在手中,倒像是专门逛街来的。 四德跟在他身后,嘴里叼着块鸭脖子,咬的有滋有味,含混不清道:“三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嘘!”林晚荣转过头来,偷偷压低了声音:“我们今天去的地方,你可得替我保密,对谁也不能说!” 四德眼前一亮:“窑子?!” 三哥愤愤一脚踢在他屁股上,不满道:“混到我这个份上还用逛窑子吗?窑子逛我还差不多!” 四德敬佩的点点头,那倒是,现在全京城的小姐丫鬟们,谁不知道三哥的大名?若听说他要逛窑子,还不都得排着队等他?到时候谁嫖谁、谁掏银票,那都是说不准的事! 二人出了城门,直往北郊行去,过不上半个时辰,便到了玉佛寺前。 半年没回来,这玉佛寺已旧貌换新颜,不仅砖块瓦砾清理干净,那笑卧的弥勒佛也整饬一新。圣坊改成教书育人地学院之后。来往频繁,上山的道路也重新修建拓宽,比之昔日寻访青旋之时,已是通畅了许多。 圣峰之上,云雾笼罩,烟岚环绕。亭台楼阁。飞檐走碧。直似云中仙境。林晚荣来来回回巡视一圈。遥想与青旋和宁仙子的经历。仿佛就在昨日一般,心中温馨无比。 拾级而上,苍松翠柏,鲜花遍地,遥望琼楼玉宇耸立绝峰之颠,仿佛天上宫阙般清幽美丽。他心里念着仙子姐姐,脚下步伐加快,快到山顶之际。便听阵阵笑声随风传来。 这地方是一片鲜艳的桃李园。落英缤纷,七彩的花瓣如同纷飞的雨点,灿烂夺目。二十余个年轻地男女,正在园边赏花嬉闹,笑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昔日地圣坊已改成了学堂,文理工农医皆有传授,有这些年轻地学子们来此游玩也属正常。林晚荣摇头一笑。正要继续上山,却听一个清朗地声音道:“香君,你瞧这些花儿好不好看?” 那说话的人是个年轻公子,约莫十七八岁模样。手执一柄折扇。面带微笑,长身而立。生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周围的女子,脸带红晕。羞羞答答,目光多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小白脸再好看,林晚荣也不会留意的,倒是他那一声“香君”。让人皱眉。 这公子是对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说话,那小姑娘年纪不大,却是玉面红唇,隐隐有种颠倒众生的魅力。 听那公子献殷勤,小姑娘轻轻道:“你看到地花朵都是死地,好看是好看,却是少了些灵性!我见过最美丽的花儿,便是在这园中。落英纷飞、桃花如雨,有情人生死相依,那花瓣就如人心,片片都有真情!” 英俊公子听得精神一震。急忙道:“贤妹喜欢这桃花雨?那为兄便多采几朵,铺在你的门前,保教你欢喜!” 小姑娘有些恼了:“这花儿生在树枝上才美丽,你要摘了下来,那便是断了它的根源,铺在门前,与一团乱泥无异,比那多情桃花雨,更是相隔十万八千里!再说了,无缘无故的,我要你的花儿干什么?” 她语如黄莺,说话又脆又快,一点也不留情面。 公子脸上红了红,忙道:“香君说的对,花要有根才能有情,这次是我错了,为兄给你陪个不是。” 小姑娘哼了声,似也不愿意搭理他,偏过头去与身边地女伴说着话。 林晚荣听得一乐,半年没见,小师妹还是那么的牙尖嘴利啊! 说起这个李香君,倒真是个奇怪的人物。炮轰圣坊时初次见她,她还扎着两个小辫子,仿佛十二三岁模样,粉雕玉琢,煞是可爱。可等到下了山,她抹去小辫,却是身材容貌渐变,又仿佛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看地人眼花缭乱! 这丫头到底几岁?林晚荣没问过青旋,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今日记挂着宁仙子,不愿在此多留,也没与小师妹打招呼,拔腿就往山上行去。 李香君转过头来,盯着他背影看了几眼,忽然大声道:“侯方域侯公子,我喜欢那桃花,你去与我摘几片来!” 侯方域?林晚荣听得心神一震,这就是青旋说过地姓侯的那小子?还真有这么一号人物?他竟然真地和小师妹混到了一块?! “三哥,还上山么?”四德见他停住了脚步沉吟,忍不住小声问道。 林晚荣微微一叹,侯方域也好,李香君也罢,该说的都与青旋说过了,相信她自会想办法,若是老天执意要让小师妹遇人不淑,那也不是我能改变地事情!他自我安慰了几句,微微点头,带着四德沿阶而上。 “姐夫,姐夫----”传来,似带着无限的惊喜:“你怎么也在这里?!” 姐夫?这丫头叫谁呢?林晚荣心下疑惑。 四德眨了眨眼,悄悄道:“三哥,那位小姐好像在叫你呢!” 叫我?他急忙回头过去,只见侯方域侯公子正爬在树上摘桃花,李香君却站在园子边上,跳起来向他招手,笑得无比甜蜜。 这丫头眼睛倒厉害。隔着老远都能认出我来。他嘻嘻笑着走过去,点头道:“哟,是小师妹啊!好久不见,都长成大姑娘了,我差点没认出来!” 李香君不满地哼了声:“你是故意认不出来地吧!前几日师姐生宝宝,我回去探望。你这人满大院子的晃悠。 看见我!” 你倒是看见了我,怎么不给我打招呼?他笑着道:“那是因为客人多,才没留意到你。你放心,下次再办酒席,我一准记着你!” -- “香君,这位是谁啊?”侯公子也不知怎么爬上树去的,采了两枝鲜艳的桃花。殷勤送到小师妹手中。圣坊之上四季如春,别处地桃花早已败落多时,唯独这里却是粉嘟嘟地一片,甚是美艳! 侯方域果然生的唇红齿白、一表人才,林晚荣打量他几眼,笑着道:“这位就是侯公子么?我姓----” “他姓舒,”李香君笑着截断他的话:“大名叫书好!” “舒书好?!”侯公子念了一声,满脸的疑惑。 四德噗嗤笑出声来,林晚荣亦是莞尔。这是当日炮打仙坊之时,他诳骗李香君时用的名字。没想到小师妹还记得。 周围的男女学子们本就在留心听他们说话,闻这一言,顿时笑声四起,颇有些好奇的打量这位舒先生。 侯公子也已意会过来,这是李香君在拿他开涮呢!他不能对香君怎样,唯有对着林晚荣怒哼了声:“在下侯方域。商邱人士!受前任国子监祭酒举荐,来圣坊进修学习!但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侯方域倒是有些傲性,林晚荣微笑道:“侯公子不要介意,这是香君与你开玩笑呢。我浑号三林,道上的兄弟都这么叫我!” 三林?这个名字生僻地很,侯方域微哼了声,放宽了心思。 “侯公子,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位三林!”李香君嘻嘻一笑。无声站在林晚荣身边:“他是我姐夫!” 姐夫?侯公子瞪大了眼睛。旁边的诸位学子也是大惊,其中一位小姐望住林晚荣,轻笑道:“香君,你还有姐姐么?怎么没听你说过?不过你这位姐夫。倒是与一般白面小生不同,生的别具风味!” 她所说的白面小生,自是指侯方域而言了,男男女女的学子们失声轻笑,林晚荣大乐,笑得比他们还欢! 李香君轻扬中桃枝,贴住脸颊,笑着道:“姐夫,这是侯公子送我的花,好看么?” 侯方域心下一喜,急忙盯住林晚荣,期待着他的回答。 李香君虽年纪幼小,却已隐隐有股倾倒众生的味道,林晚荣很认真的点头:“不错,挺好看的!” “好看什么?!”香君听了却甚是恼怒:“这没有生命地花枝,比之你与师姐的桃花雨,相差万倍不止,又怎能好看?你这人,端地不老实!” 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情,怎能相提并论?李香君这丫头年纪虽不大,性格却是喜怒无常,倒把人吓了一跳。林晚荣讪讪笑道:“这个不能比的,以后你自然会明白!小师妹,今天我还有事,咱们改天再聊吧!” “你有什么事,不就是急着去看我师傅么?”小师妹忽然笑道:“师姐答应了没?要师姐答应了,你也得好好求着我!没我点头,你永远上不了千绝峰!信不信?” 林晚荣蓦然睁大了眼睛:不会吧,仙子对我说过的话,小师妹怎么知道? 望着他吃惊的样子,李香君得意一笑,大声道:“侯公子,你送我这桃花,我姐夫说难看的紧!你还有什么新花样?” 这是哪里跳出来地姐夫,香君似乎对他言听计从?侯方域恼火不已,大声道:“若只是花枝,那自然算不得上乘!侯某身无所长,唯饱读二十年诗文,今斗胆赋桃花一首,与那花簇,一起赠与香君贤妹。还望笑纳!” “好啊,”李香君拍手笑道:“侯公子的诗文远近闻名,我最喜欢听呢!” 侯方域得了赞赏,顿时喜上眉梢,慢行了几步,缓缓吟道:“园中观玉树,杯里落影长。花红一万里,处处即吾乡。” 侯公子的才学果然名不虚传。片刻之间便有一首咏桃花,周围无不叫好。他朝诸人一一抱拳,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小师妹兴奋地拉住林晚荣胳膊:“姐夫,你也来作一首,一定要压过他。” 林晚荣淡淡摇头:“我可不会写诗!” “我才不信!”李香君望着他,轻声念道:“暮晓春来迟。先于百花知。岁岁种桃树,开在断肠时!这是什么?” 旁边的几个女学子听得又惊又羡:“香君,这,这诗是你作的?我仿佛在哪里听过!” 小师妹微笑摇头,骄傲的拉住林晚荣胳膊:“是我姐夫写给姐姐的!‘岁岁种桃树,开在断肠时!’,这是我一生中,听过最美地桃花诗!” 你才多大年纪。这就最美了?林晚荣哑然失笑。 这诗是三林所作?诸人吃惊地望住他,一片艳羡之色。 侯方域被抢走了风头,又见李香君对她这姐夫崇拜的紧,心中极大失落,恼怒之下哼道:“光会作诗算得了什么,只是耍耍笔杆子而已。好男儿就当铮铮傲骨、以身报国,上阵杀敌才是正经!侯某历来习文练武,广交朋友,多年前便已写好了遗书,只待朝廷一声召唤。便会毫不犹豫的奔赴前线!就算战死沙场,也比那些胆小鬼一辈子龟缩在后方,要强上百倍!” 他说地慷慨激昂,林晚荣却是哭笑不得。这小子口号喊的当当响,遗书写了多少年,还不一样龟缩后方、什么实事都没有办过?!这个侯方域。还真是有些不靠谱! 李香君眼神闪烁,也不知是个什么意思,轻笑道:“侯公子,你真是个了不起的人!” 侯方域欣喜不已,连道:“贤妹,你放心,我一定说到做到,做个有节气的人!” “啊。我想起来了!”人群中一位女学子冥思苦想,忽然蹦了起来,指着林晚荣,兴奋的直颤:“桃花诗。《林三诗集》!三林,你是林三?!天哪,你是林三?!” 林三两个字出口,那可就不得了,所有人刹那都 “是啊,他就是林三!是我姐夫!”李香君得意道。 “啊!”尖叫声瞬间响成一片,男学子们倒还矜持点,小姐们却如开水般沸腾着涌了上来:“林公子,林公子----” 四德奋力抵挡住那如潮地攻势,拼尽老命嘶喊:“三哥,我断后,你走先!” 小师妹嘻嘻笑着拉住他手:“姐夫,我们快走!” 她拉着他拔脚飞奔,直往山顶而去,那人群便在后面猛追。也不知行了多远,拐了几个山角,李香君终于停了下来,拍着酥胸,喘着粗气道:“妈啊,吓死我了!这些人干嘛要追你啊!你又不是神仙!” “对啊,我也是这样想的。”林晚荣哈哈大笑,看了她一眼,忽然语重心长道:“小师妹,我问你个事!” “嗯!” 林晚荣压低声音,小心翼翼道:“你是不是喜欢这个侯公子?” “什么?!”小师妹睁大了眼睛望着他。 “我说,你是不是喜欢这个姓侯的?” 他一连问了几遍,李香君恼怒道:“你猜!!” 两世为人,她都能与侯方域相遇,总会有那么些瓜葛吧,林晚荣点了点头:“我猜不出来,但按照道理,应该是喜欢的!” 李香君冷笑望他:“你说喜欢,那就算喜欢吧!” 林晚荣无奈叹了声:“虽然你年纪还小,但是鉴于李香君这三个字,我只能把你当作一个成熟的女孩来看待!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告诉你一句话。这个姓侯的,不值得你喜欢!” 李香君顿时恼了:“我喜欢谁,用的着你来管?当初与我师姐说,叫我一定远离姓侯的人,你凭什么就能掐会算?我凭什么要听你的?是好是孬,我自己还辨别不清楚么?你,你分明就是看不起我!” 我怎么看不起你了?要不是冲李香君三个字,鬼才愿意管你呢!看她愤怒模样,林晚荣无奈摇头:“好吧,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是我狗拿耗子了!” 小师妹噗嗤一笑:“你是狗,我才不是耗子呢!现在你弄明白没有,我到底喜不喜欢那姓侯的?” 林晚荣白眼一翻,火大道:“我怎么知道?!” “这就对了!”小师妹嘻嘻笑道:“你根本就不明白地事情,跑来胡说八道什么!我要喜欢一个人,是绝不会说出口的!叫我说啊,你这人不仅多管闲事,而且笨的要命!真是弄不明白,师姐和师傅,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笨蛋?” 李香君睁大了美丽的眼睛,脸上满是天真无邪,只有林晚荣知道,这小丫头比魔鬼还要魔鬼! “对了,那姓侯的说你是胆小鬼!”小师妹嘻嘻哈哈,乐得不行,紧紧抓住他臂膀道:“姐夫胆小鬼,你能不能给我讲讲前线打仗地事?听说你连他们可汗都抓了,全大华最了不起的人就是你了!” 林晚荣被这丫头整的怕了,冷冷回绝:“对不起,国家机密,恕难奉告!” “小气鬼!”李香君倒也不是那么在意,她忽然叹了声:“姐夫,我要去西洋!” “什,什么意思?”林晚荣大吃一惊。 小师妹哼道:“你装糊涂么,听说你要选派三十人去西洋学习,徐军师昨晚连夜上了山,今天一早就开始选人了,好多人都想去呢!” 徐小姐倒是急性子!林晚荣笑着摇头:“去西洋留学,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那里人生地不熟的,很容易受人欺负。何况你又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会有诸多不便!” “又瞧不起我了不是?我有武艺,谁敢欺负我?别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一样能做到!”李香君颜色一整,忽然又嘻嘻笑了起来:“再说了,我去了西洋,你就再也不用担心什么姓猴的、姓猫地、姓芶的会接近我了!岂不是省了一大麻烦?!” 这丫头的想法天马行空、来去自由,连林晚荣都有些跟不上节奏,他急忙正了脸色:“小师妹,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到底为什么要去西洋?” “你一定要知道么?”李香君望着他,无语轻笑:“我去西洋,就只有一个目的----学好本事,让你崇拜我!” 林晚荣愣了半晌,忽然前俯后仰,放声大笑起来。 李香君见他满不在乎地样子,双眸不知不觉湿润,怒喝道:“笑什么,很好笑么?不准你笑!” 真搞不懂这丫头在想什么!林晚荣无奈道:“叫我崇拜你?那你首先问问自己,你崇拜我吗?!” 李香君紧盯住他,默默咬牙轻嗯了声,声音细不可察。 林晚荣微微一呆,小师妹却已咯咯笑了起来:“我崇拜你?!这你也相信?!姐夫,你真的好傻哦!” 娘的,老子真被这小丫头整糊涂了,他摇头苦笑:“小师妹,你的抱负很伟大,只是要达成这个梦想,今生恐怕都很难实现了!” “没试过怎么知道?”小师妹轻柔道:“我这一生的目标,就是要让你崇拜我!就好像我崇拜你那样,嘻嘻!” 这句话真难理解!但见李香君心意已绝,再难阻挡,林晚荣无声一叹:“你有宏大志愿,我没法阻拦!但是青旋和仙子姐姐那边,如何说服她们,就靠你自己了!” 李香君狡黠一笑:“我就说你答应了,她们难道还敢反对?” “你----”林晚荣勃然大怒。 小师妹凝望着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姐夫,你好傻哦!

上一篇   第六三三章 冰释

下一篇   第六三五章 相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