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七章 打赌 - 极品家丁

第六四七章 打赌

. 人说了会话,已是夜深露重、时辰不早,安碧如遥望忽然轻轻一叹,幽幽道:“我要回去了!” 林晚荣恋恋不舍的拉住她:“师傅姐姐,能不能不走?好久没见了,今晚我想跟你聊聊天,请放心,是很纯洁的那种!” “很纯洁的?”安碧如会说话的眼睛紧紧盯着他,妩媚一笑:“我要是留下来,就怕你能保住纯洁,我却要变得不纯洁了,咯咯!” 狐狸姐姐果然是敢想敢说,林晚荣笑着握住她玉手,久久不发一语。 安碧如望着他留恋的眼神,心中刹时温暖,轻轻抚摸着他脸颊,柔道:“你在山下要乖一点,不可随便欺负人,尤其不许欺负那些小阿妹。要是让我知道你干了坏事,哼,有你好看的!” 安姐姐笑着,手上的劲可不小,林晚荣腰际的嫩肉被她抓的生疼,却不敢叫唤,只得打个哈哈道:“姐姐说到哪儿去了,那些小阿妹我爱护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去欺负她们呢?” “那就更麻烦了!”安碧如在他鼻子上轻轻一点:“记住啊,可不要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恶事,要不然----后果很严重的!” 她似笑非笑,媚态毕露,林晚荣心中一骚,不自觉道:“会有什么后果啊?” “你很想知道吗?”安姐姐眼神如水,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目光落到他小腹以下,忽然抬起玉手轻轻向下一划。咯咯荡笑道:“就是这样了!” 不会吧!林晚荣顿时脸色苍白。急忙捂住裤裆,再也不敢说话了!安碧如笑得前俯后仰。脸色晕红中,仿佛一树颤动的梨花。 送走了安狐狸。已是繁星满天,想想即将到来地花山节,他又是兴奋又是担忧,不知明天到底会遇上什么事情。 大门“吱呀”一声推了开,高酋急匆匆窜进来,他身后还跟着十余条壮汉。皆是身材高大。孔武有力。双眼炯炯有神。进来就紧紧盯住林晚荣,黑色地脸庞涨的通红。 “高大哥,这几位是----”林晚荣正要开口相询,那前面领头地一名壮汉刷的拜了下去,恭声道:“末将泸州水师指挥使成自立,参见林元帅!” “参见林元帅!”成自立身后地十余名便装将士,齐刷刷的跪倒在地。恭敬叩首。 林晚荣听得大喜。急忙扶起诸人:“你,你是泸州水师的成大哥?哎呀,久闻大名啊,我在京中的时候,上将军多次和我提起过成大哥的威名!他还赞你,从福建到四川,水师是一等一的厉害!” “蒙老元帅惦记!”成自立欣喜不已,站起身来。手掌都在颤抖:“林元帅。今天能亲眼见你一面。末将就算死了也值!” “见我?!”林晚荣一愣,笑着道:“成大哥说地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懂?!” 成自立满面激动。大声道:“林帅以一支残军深入草原、纵横千里,大破胡人都城,生擒突厥可汗,所向披靡,直叫胡人都闻风丧胆,这是我大华百年未有过地伟业!凡有血性地大华男儿,哪个不服您拜您?林帅,你是我们大华军人地骄傲,末将今日能亲睹林帅风采,死而无憾!” “目睹林帅风采,我等死而无憾!”十余泸州水师的官兵说着话,又齐齐跪了下去,虔诚的向他叩首。 林晚荣急忙将诸人扶起,默默摇头:“成大哥过奖了,我那只是误打误撞,算不上什么伟大!真正了不起的,是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兄弟!相比他们,我什么都不是!” 这一句话说的暖人心,成自立等人更是感激佩服,这位林帅的性格,果然和传说中一样亲切。 “对了,成大哥,你们什么时候到地?”望见这些将士风尘仆仆,脸上满是尘土,脚上地布靴都已穿了顶,显见经过了长途跋涉,林晚荣急忙问道。 成自立恭敬道:“我们泸州的水师步营,共计一万二千余将士,接到高统领持金牌送来的手令,从兴文外围连夜出发,一路不敢间歇,日夜兼程向筠连赶来。目前,大部离筠连县城还有八十里的路程,明日午后时分可以赶到。末将担心林帅等得着急,便与步营统领张群张大哥商量,由他统领两部继续前行,末将带着二十余人先行一步,抄狭窄小路赶来,供林帅差遣。” 原来是这么回事,林晚荣感激的点头:“各位兄弟辛苦了,林某感激不尽。对了,成大哥,你知道这叙州驻扎的官军共有多少人?” 州与叙州相邻,成自立对此地的情形也不陌生:“叙州条件艰苦,无人愿意驻扎,官军约莫有三千多人,那统领叫做于正,据说与叙州府尹聂大人走的极近。另外,苗人地山寨里还有约莫两千苗兵,都是他们地大头领扎果私下篆养地,聂大人好像也不怎么管这事。” 这倒与出京之前了解的情形差不多,林晚荣点了点头,成自立又补充道:“末将在来时的路上派人打探过,叙州地驻军昨日夜里已全部赶到了筠连,听说是应府台大人所召,也不知所为何来!” .:_,,他在叙州有钱有权有兵,简直就是一手遮天的土皇帝,谁敢反对他?虽不知扎果与聂远清达成了什么协议,但只看这样势,就知情形不是那么美妙了。 林晚荣哼了声:“好一个聂大人,倒把叙州经营成一块铁桶了!苛捐杂税,草菅人命,无数苗华百姓的血汗,都被他贪污殆尽,光只 ,就是十恶不赦了。” 成自立轻道:“这位聂大人地名声,叫做天高三尺。我们隐隐约约也听过,只是叙州与外界无桥无路,具体是个什么样子,我们就不太知晓了。” .).无桥无路定是他故意为之。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地人进不来,他才可以为所欲为。 成自立带来的人数虽不多,却是专为林帅所备。尽是精干之人。准备得甚为齐全。连那苗衫每个人都备了一套。林晚荣看的极为满意。花山节近在眼前,多了这些令人放心的帮手,他顿觉轻松了许多。 几个人细细合计,将明日之事安排妥当,说完话时。已过二更时分。城内城外寂静无声,唯有山中树梢传来地阵阵虫鸣在耳边轻轻回响。 与老高出了城来。驻扎在城西地各苗家山寨早已安歇了,横七竖八躺着的都是苗家青年。熊熊的篝火照耀着他们年轻的脸庞,宁静而又安详。 找到了映月坞所在,诸人都已安歇了,林晚荣美美的躺在地上,双手抱头,眺望星空,直觉心旷神怡。 迷迷糊糊中正要睡去,忽觉有些不对劲。似乎少了些什么。他哗地站起身来。在人群里搜来寻去,却没看见那道窈窕地身影。 依莲不见了!! 他有些吃惊,这个苗家少女身为映月坞地头领。自律极强,每到这个时候,都会为大家巡夜驱蚊,今日怎么忽然不见了?惊慌之下急忙推醒四德。四德迷迷糊糊道:“依莲小姐不见了?不会啊,我方才还见她巡夜来着!” 方才还巡夜,那就一定没走远,林晚荣心下略定,只是望着这遍地地人群,他却不知到哪里去寻找。噼里啪啦的篝火提醒了他,一个女孩子夜里孤身离开。绝不会往乌七八黑的树林里钻,应该往火光明亮地地方去寻找。 他坚定了心思,顺着火光一路游弋,也不知走了多久,忽见那高高的山岗上燃烧着一簇熊熊地篝火,在整个城西都是最旺的。那火光的旁边,蜷坐着一个小小的黑点,正聚精会神地低下头去,不知在做什么。 他心里一松,悄无声息走到她背后,却见苗家少女身前摆着许多削好的绣片,她纤细的玉手执着炭黑,正往那竹片上一点一点的写着什么。 “依莲!”他轻轻唤了声。 少女听得身子一颤,急忙转过头来,欣喜望着他:“阿林哥,你回来了?!” “是啊!”林晚荣嘻嘻一笑,顺势坐在她身旁:“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干什么?我回来没见着你,还以为你被人贩子拐跑了呢,差点把我的魂都吓掉了!” “真的?”依莲羞涩一笑,小声道:“阿林哥,你地胆子真的很小哦,不仅怕蛇,还怕人贩子,嘻嘻!你身上不是有柴刀么?拿出来用就是了!” 怕这两个玩意儿,难道也是错误?他哈哈笑道:“柴刀是用来砍柴的,不是用来杀生地!依莲,这么晚了你不睡觉,躲在这里干什么?” “没听到你讲故事,我睡不着。”依莲轻若无声,忽然将那几块竹片递到他手中,欢喜道:“你看----” 她手上满是炭屑粉末,晶莹地手指已染成了漆黑,林晚荣微微摇头,取过她身边的水囊,将清水缓缓倒入她手中。 “阿林哥,你真好!”少女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玉齿,脉脉低下头去,无声轻笑。她自草丛边上寻来几片树叶,在手上抹了几下,那炭末便被清水冲刷地一干二净。林晚荣瞧得直眨眼,这是什么玩意儿,竟比香皂还神奇。 他取过那竹片默默打量,只见上面写满了华语,虽比不上凝儿她们的字体美丽,却每个字都工整娟秀。林晚荣看地一喜:“这些都是山歌啊!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把它抄下来呢,依莲,你真聪明!” 少女得他夸奖,摇头笑道:“我也不聪明,要是早点想到这个法子,你就不用那么烦恼了!这主意是我昨晚上想的,今天劈了好多的竹片,写到现在,才有二十首不到。明天你把这些带上,说不定就会有用处。” 林晚荣嘻嘻道:“和我唱歌的,就只有圣姑了,我会那几首也差不多了,不会再有别人来找我的!” “还想着圣姑呢?你都快掉魂了!”少女自然不信他的“鬼话”,咯咯笑着,轻轻望他几眼:“你怎么知道没人来找你?我看寨子里的咪猜,中意你地就有不少!这是花山节,咪猜们都很大胆的,到时候要有人找到了你,看你怎么办?嘻嘻!” 林晚荣哈哈笑道:“就我这半吊子的阿哥,还有人来找我?说出去都让人笑!” “不一定哦!”依莲眨了眨眼,忽然来了兴致,轻道:“阿林哥,那我们就打个赌!如果没有人来找你,就算我输,我每天给你捶腿捏背!” “那要是有人来找我呢?” “自然是你输了!”少女低下头去,小声道:“那你就要和她对歌,不许糊弄人家。怎么样,你敢不敢赌?” 林晚荣笑着点头:“这有什么不敢的,我这个人逢赌必胜!不过有一点我事先声明啊,圣姑来找我那可不算!” “还想着圣姑呢?美得你!”依莲望着他,嫣然一笑:“那就这样说定了!阿林哥,你一定会输的!”

下一篇   第六四八章 公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