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秦仙儿(2) - 极品家丁

第六十六章 秦仙儿(2)

不用说,这妙人儿自然就是是妙玉坊的花魁秦仙儿了。 林晚荣看着那秦仙儿的影子,嘴角忍不住泛起一丝冷笑。 举凡是个花魁,都不愿轻易让人见到自己的容貌,玩神秘,玩暧mei,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眼球,跟林晚荣做生意的炒作手法异曲同工,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那秦仙儿也不说话,只十指轻拨,便闻一阵天籁之声由远及近,缓缓而来。 初时声响尚轻,似是山上清泉汩汩而下,逐渐便又紧凑起来,似初春之细雨密密麻麻。细耳凝听,那琴声仿佛带着奇异的魔力,音韵似在头顶盘旋,又似在耳边私语,直让人沉醉其中。 “陇首云飞,江边日晚,烟波满目凭阑久。 立望关河萧索,千里清秋,忍凝眸。 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别来锦字终难偶。 断雁无凭,冉冉飞下汀洲,思悠悠。 暗想当初,有多少、幽欢佳会; 岂知聚散难期,翻成雨恨云愁。 阻追游。 每登山临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场消黯,永日无言,却下层楼。” 一阵悦耳的女声传来,清脆平缓,仿佛在诉说着少女心事般,轻柔温婉,将这词中幽怨,表达的淋漓尽致。 这是前朝大宋著名词人柳三变做的一首词,词牌名做《曲玉管》。柳三变,乃是前朝词曲大家,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许。其词缠mian徘徊,旖ni近情,乃是词中的极品。 此时这词由秦仙儿唱来,琴音相和,意尤隽永,似有一股说不出的忧愁,融入了这词的境界中。 妙玉坊里原本嘈杂吵闹的人群此时安静之极,秦仙儿一曲完毕,大家仍旧沉浸在那美丽的境界中,久久未曾回味过来。 程瑞年和洛远两位公子,呆呆望着珠帘后的俏丽身影,脸上满是仰慕,再回头看那表少爷,更是不堪,口水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十足的一副猪哥模样。 就连那暗藏心事的秀荷主仆,也是沉浸其中不能自拔,良久,绝色公子方才叹道:“今日闻此一曲,经年不思丝弦。若这秦仙儿不是我要找的人,我与她做个姐妹,倒也是件妙事。” 这群人中,最清醒的要数林晚荣这个下等家丁了。 这秦仙儿的歌喉曲艺美则美矣,但对于林晚荣这种听惯了电子合成音乐的人来说,却显得太单调了点。 林晚荣左顾右盼一番,见表少爷痴痴呆呆的样子,便想起收了他四十两银子,答应他要引秦仙儿注意他的事情。 那秦仙儿一曲完毕,盈盈起身,旁边丫环掀起珠帘,一张国色天香的面孔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青丝高盘,玉面粉腮,杏眼琼鼻,樱桃小口,虽是一袭素衣,却光华隐现,行走间如弱柳扶风,顾盼间美目盈盈,端地是个美貌无比的女子。 林晚荣的心里猛跳了几下,这个秦仙儿长得可真是水灵灵的,与那日玄武湖边巧遇的恶妞肖青璇有的一拼,而且更多了几分妩媚之色。 秦仙儿面露微笑,美目四顾,她的眼中似乎有着一种神秘的魔力,让人看她一眼,便忍不住看第二眼,看第二眼还要再看第三眼。大厅中不管男子女子,皆都呆呆望着她,似被她收摄了心神。 秦仙儿掩唇轻笑,娇声道:“小女子秦仙儿,这厢有礼了。” 那叫做洛远的总督公子率先反应过来,折扇轻拍手掌,朗声道:“在下洛远,见过仙儿姑娘。” “在下程瑞年,给仙儿姑娘问好了。”见洛远开了口,那程瑞年也是迫不急待的大声说道。 “在下柳更生,见过仙儿姑娘----” “在下……” 见数十个公子哥都争先恐后的向秦仙儿献媚,林晚荣急忙拍了郭无常一下道:“少爷,少爷,快说话啊。” 郭无常神情痴痴傻傻,死死盯住那秦仙儿,口水飞流而下,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靠,这表少爷太没志气了,林晚荣心中暗骂。 “萧家下等家丁林三,代表我家郭无常少爷,向秦姑娘问好。”林晚荣也大声说道。 可惜,他声音虽大,却还有数十位公子同时报起姓名向秦仙儿行礼,哪里还有人注意到他一个下人的声音。 “小姐,原来那个登徒子是萧家的家丁,这下我们可找到他了。”该听的人没有听见,林晚荣的话却尽数落入秀荷主仆的耳里,秀荷兴奋的说道。 绝色公子皱眉道:“他这人虽然坏了些,却也有些才学,怎么会到萧家去做下人呢。” 秀荷道:“他虽有些学问,但他这人品行不好,那日那般欺负小姐,就应该罚他去做下人。” 林晚荣见自己的声音竟然无人听见,以洛远和程瑞年为首的公子哥们,拼命的向秦仙儿示好,而这郭表少爷太不争气,林晚荣心里不爽,见眼前桌上有个茶壶,他一不做二不休,拿起那茶壶,便向地上狠狠摔去。 “咣当”一声脆响,如一声炸雷般响起,秦仙儿和诸位公子的目光便都被这边吸引了过来。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林晚荣在表少爷背上重重拍了一下,大摇大摆的站起身来,抱拳道:“萧家家丁林三,代表我家郭无常少爷,向秦姑娘问好。” 表少爷吃痛,啊的一声惊叫起来,清醒过来,见秦仙儿正盯住自己,他急忙抹了一把口水道:“秦,秦,秦小姐----” 众人见他说话结结巴巴,便都哄笑起来,秦仙儿朝郭无常微笑了一下道:“这位就是郭少爷么,小女子有礼了。” 秦仙儿识人无数,对这主仆二人自然不会在意,与郭无常打过招呼之后,便转过脸去与其他人说话。 程瑞年道:“适才听闻仙儿姑娘一曲,让人如坐云端,如饮甘醴。仙儿姑娘不仅有仙人之姿,更有天人之技,实在是让瑞年好生仰慕啊。” 秦仙儿轻掩玉唇娇笑道:“程公子过奖了,仙儿蒲柳之姿,哪能入得程公子与洛公子法眼。抚琴弄曲这般雕虫小技,更是难登大雅之堂。” 秦仙儿神色娇媚,说话间,眼光盈盈流转,说不出的动人。 程瑞年高声道:“仙儿姑娘太谦虚了。姑娘如花容貌暂且不谈,单就这曲《曲玉管》,便是登峰造极完美无缺,我从来没听过这般美妙的曲子,仙儿姑娘可称得上是当世之大家啊。” “公子谬赞了。”秦仙儿谦道,脸上却隐隐有几分骄傲之色,单就琴技而论,她的确可以称得上是登峰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