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三章 冷 - 极品家丁

第六六三章 冷

. 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林晚荣正色道:“我和所有人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只不过从前坏事干的多了些,就有很多人记住了我的名字,有人喜欢,也有人憎恨,仅此而已。” “阿哥,如果华家郎都是像你这样的‘小人物’,那还有我们苗女的活路吗?!”.下头去。 “这个----”林晚荣尴尬笑了声,不知该要如何回答。 依莲说的极对,如果所有的华家人都似阿林哥这样有胆量、有本事、有见识,哪个苗家女孩会不喜欢这样的男子?他是小人物不假,却也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小人物! 听那微微一声叹息,知他心中定有难事。依莲无语凝噎,将那烘干的苗装缓缓递到石后:“阿哥,衣服干了!” 林晚荣嗯了声,伸手接过尚带着火热的衣衫,少女纤细的双手将那苗装抓的紧紧,洁白的手背露出紧绷的细细血管,晶莹的泪珠,一滴一滴落在衣领上,转瞬消逝不见。 林晚荣喉咙阵阵干涩,苗装落在手里重逾千钧,他无奈的偏过头去,叹息道:“依莲,别这样!我这个人不值得你喜欢!” “值不值得,我自己知道!”依莲轻轻自语,惨然微笑。 林晚荣飞快的穿上衣裳,这才敢出来见人,望着依莲那灼灼的目光,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刚才依莲失踪地时候。他比谁都焦急,现在小阿妹安然无恙,他又不敢见她了。 少女一声不响、温柔为他整理好衣衫,忽然展颜:“阿哥,我突然想起你第一次穿苗装时的样子!” “是吗?什么样子?”林晚荣情不自禁道 依莲双眸渐亮,眼中露出几分追忆的神采:“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同样一套衣裳。阿爹穿上的时候威武正直。你穿上的时候,却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人。嘻嘻----” 少女脸上流露出久违的笑容。偷偷打量着他:“幸亏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要不然,你早被阿爹阿母打出去了!” 这丫头判断好人坏人的标准倒简单地很,林晚荣苦笑着摇头:“我本来就是个不正经地人。穿什么衣裳都改变不了本性!” 依莲噗嗤一笑,蓦然脸颊涨的通红,她犹豫了半晌,终于鼓起了所有地勇气。抬起头来紧紧望着他:“阿哥,我是不是生地很难看?!” “怎么可能?!”林晚荣急忙摆手:“你是九乡十八寨出了名地俊俏咪猜。追求你的小伙子排队都排过金沙江了!” 依莲咬了咬嘴唇,双颊如血,勇敢的望着他:“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这个----”林晚荣一时哑口无言。 苗女多情而又泼辣,这一点在映月坞地其他咪猜身上都得到了映证。唯独依莲是个例外。 依莲在苗乡是最出色的,无论学识、眼光、领导能力都远超他人,可是在感情的表达上,她却比其她女孩要羞涩的多。 她喜欢阿林哥,偷偷摸摸不敢开口。好不容易在众人地怂恿下。鼓足了勇气对阿林哥情歌表白,却又遭到无情的拒绝。这种打击不是谁都能承受地。偏偏这个时候体现出依莲性格的倔强与坚强了,她是一个不愿意轻易服输的苗家女孩! “什么这个那个的。阿哥。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少女似乎豁出去了,顾不得滚烫地脸颊,紧咬住牙望着他。 依莲虽然害羞,却是最杰出的苗家女,一旦发起彪来,比紫桐那些咪猜要厉害多了。林晚荣也有些招架不住:“那个,那个,我不能喜欢你!” “为什么不能喜欢我?”依莲有些着恼了,狠狠抓住他的手,直往自己胸前按去:“阿哥,你摸摸我的心----” “啊----还是不要了吧!”林晚荣吓得一跳,急急缩回手去,紧张兮兮的四处东张西望。做人还是老实点好,安姐姐可是神人,没准就躲在哪里监视我呢! “我们苗家女,喜欢一个人就是生生世世、永不背弃!”依莲笑着望住他,眼中地泪花晶莹闪烁:“腰带已经送给阿哥了,不管你要不要我,依莲生生世世都是你地人!请五莲峰和金沙江为我作证!” 太痴情也是件麻烦事啊!林晚荣无奈的摆头:“依莲,你不要冲动,你根本不知道我地情况----” “什么情况?是因为圣姑吗?”依莲无语低头:“阿哥,你真是个忠贞的人 我能和忠贞扯地上边吗?这真是个天大地笑话!林晚荣哭笑不得,无语长叹:“现在你已经知道我真实的身份了吧----” “嗯!” “你知道的那都只是皮毛,”林晚荣吁了口气:“简单点说吧,我在家中已经娶过亲了!” “什么?!”少女咬了咬牙,鼻子蓦地发酸:“那你和圣姑,又算怎么回事?!” “我和圣姑是两情相悦、姻缘天成,家里人早就同意了,所以我才来苗寨迎娶。可是圣姑爱面子,一定要我凭真本事当着所有乡亲的面征服她,她才肯下嫁,所以,你也看见了----”林晚荣摊了摊手,一口气说完,心里顿觉如释重负。 依莲默默嗯了声,酸楚道:“你家里的妻子,真是个善良的人!换作是我,怎么会让自己的阿哥去迎娶别人?!” “是啊,她们都是好人----” “她们?!”这一惊之下非同小可,依莲失声问道:“你到底有几个妻子?” 林晚荣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个,我先数数啊。仙儿、青旋、巧巧、凝儿、神仙姐姐,这是已过门的!徐小姐、圣姑、玉霜、大小姐。这是待娶地!月牙儿小妹妹也正在紧张排队!哦,还有个计划外的----” 他数一人便伸出一根手指,左手完了换右手,右手完了,又恨不得把脚趾头也伸出来清点。见他那嚣张的样子,依莲气得狠狠在他手背拍了下:“你,你怎么会有 妻子?你以为自己是皇帝吗?!” “我也不想啊!”阿林哥无辜地一摊双手:“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其实我谈恋爱是很讲究质量的。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质量上去了。数量也跟着上涨啊!如此不符合逻辑的事情。竟然发生到我身上,真是奇哉怪也!” 什么奇哉怪也。我看你是得意洋洋才对。依莲心中酸苦交加。没想到一直引以为傲的阿林哥。家里竟然有了这么多老婆。她咬牙恨道:“阿哥,你霸占了这么多地女子。人家都是心甘情愿地吗?你是不是把她们强抢回来地?” “我要真是那样地人----”阿哥摇头苦笑:“只怕你早就被我抢走了!” 少女脸颊生晕。低下头去默默无语。心中不知该喜还是该悲!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这几个老婆。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娶回的,她们每人都有一个故事。”林晚荣笑着从头讲起,巧巧、青旋、大小姐、宁仙子。个个都是与众不同、魅力独具。便仿佛进入了众香园中。 依莲起初还有几分不屑。后来便听得渐渐入神。朦朦胧胧中恍然记起。这些女子地身影早已融入他平日讲过地故事里了。 这一番讲完。便如翻开了一幅完整地书页。不仅依莲听得痴痴呆呆。就连林晚荣自己也不胜感慨。回首前程往事,历历在目,清晰地就如同发生在昨天,叫人永难以忘怀。 “阿哥,那日你问我苗毒地事情。是不是为了那个突厥可汗月牙儿?!”少女幽幽一叹,轻声问道 林晚荣温柔一笑:“就是她了。她是天底下最聪明地大可汗,却也是最痴最傻地小妹妹!” 单看他脸上温情地笑容。便知他与那个女可汗是怎样地刻骨铭心。依莲默默地低下头去:“真羡慕这个月牙儿。我要是能像她那样,阿哥也许就永远不会忘记我了!” 这种想法太危险了。林晚荣脸色一整:“依莲,每个人都是独立地,是不能拿来简单相比地。你也有你自己地优点,不能妄自菲薄!” “阿哥,我问你一件事情,”依莲忽然抬起头来,脸色潮红地望住他:“请你不要回避。也不要打马虎眼。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就算是依莲求你了!” 她双眸水雾蒙蒙。羞涩而又勇敢,林晚荣看的心里一软,默默点头:“你问吧。我一定认真回答!” “阿哥,”依莲颤抖着紧拉他地手,双目炯炯盯住他地眼睛,修长如玉地颈子泛起片片鲜艳地粉色:“请你告诉我,你,你有没有喜欢过依莲?!不要说不敢喜欢,也不要说假话,我就想听一句真心地----” 一语既毕,少女羞涩的闭上了眼睛,缓缓垂下头去,身体恍如风中摇摆的树叶,随时都会飘零在地! 喜欢抑或不喜欢,这几个字岂是那么容易说出口的,林晚荣嘴皮子像是绑上了铅块,怎么都张不开。 听他久久不说话,依莲脸色蓦地惨白,心如针刺一般:“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林晚荣疾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你不说我也明白地,”依莲摇摇头,嘻嘻轻笑着,泪水却怎么都止不住了:“阿哥,我送你的腰带呢----” “哦,在这里!”腰带连带着他身上地几件宝贝,早被装进了苗袋中,林晚荣手忙脚乱的将它找出,递到少女手里。 望见那洁白如雪的腰带,依莲脸色惨淡,抹了泪珠,喃喃一笑:“这腰带是我送给你地,阿哥,你真地不要它么?” 这个问题怎么答?林晚荣咧了咧嘴,喉咙干涩。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少女轻轻望着他:“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想亲眼看看你系上它地样子。阿哥,你愿意答应我这最后一个请求吗?!” 林晚荣无奈轻叹:“既然你想看看,我就系一回也无妨!” 他正要伸手,依莲却一把推开他胳膊:“不行,这腰带要我亲自系上才有效力。” 她手臂不住的颤抖,温柔环上他腰肢,将那洁白的玉带紧紧系在了他腰上。 按照苗家风俗,一旦苗乡女子将自己的腰带亲手为阿哥系上了,那便是终身相许、永不背弃之意。 林晚荣稀里糊涂不太明白,依莲气息急喘,脸泛潮红,眸中兴奋羞涩却又带着刻骨铭心的伤痛:“我们苗女,一生一世就只喜欢一人!咳,咳,阿哥,依莲是你的,生生世世都是你的!求求你,抱抱我,一定要抱抱我----” 她的声音似泣似诉,越来越小,及至微不可闻。林晚荣尚在犹豫,忽觉一个柔软地身体无力向自己怀中倒来,他手心里忽然一热,似有什么东西滴了下来。那液滴乌黑一片,隐有几分眼熟。 血?!林晚荣大骇,蓦地抬起头来。 少女软软地倒在他怀中,奋力蜷紧身子,乌黑地血渍自她嘴角汨汨流下,她如玉的脸颊,早已被泪花染的晶莹。 “阿哥,我冷,求求你抱着我----”依莲泪雨纷飞,凄然轻笑,忽用尽所有力气抱住了他地胸膛。 林晚荣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觉阿妹身子骤然一紧,软软的瘫在怀里,再也没了声息,丝丝的寒意自她柔软的娇躯上缓缓透过来。 “依莲----”林晚荣如梦初醒,用尽所有的力气疯狂怒吼,心都破裂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