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六章 两个问题 - 极品家丁

第六六六章 两个问题

. 说他要将聂远清贪墨的银两全部还给叙州,成自立二佩服。自古官家收钱容易放钱难,林帅这一举动,无疑是打破了官场潜规,还了叙州百姓一个公道。 “同时,昭告华苗两家所有乡亲,”林晚荣沉着脸道:“聂远清罪大恶极,所犯罪行罄竹难书,我已向皇上老爷子禀报,聂远清不必押解进京,只等刑部公文一到,就在叙州府外处以极刑。乱世当用重典,不能让这个狗东西死的太痛快,要对他施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以警戒后来者。所有叙州百姓,都可现场观看行刑!” 林元帅这是动了真怒了,手段虽恶,却是为老百姓鸣冤,叙州百姓的好日子真的来了。成自立与张群听得兴奋不已,齐齐抱拳:“谢林帅!末将这就去办!” 二人兴冲冲奔了出去,林晚荣无奈摇头,办的了一个叙州府,可天下有多少个聂远清?如何杀得过来?除贪乃是天下第一难事,尚在襁褓之中的赵铮,不知不觉已重担在身,将来不知会有多少头疼的事情! 正沉思中,四德飞快的钻了进来:“三哥,快,快,苗寨二长老给你送喜服来了!” 喜服?林晚荣眨了眨眼,旋即反应过来,急道:“快迎!” “恭喜,恭喜啊!”二长老捧着一身崭新的白苗衣衫,笑眯眯的行了进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想起安姐姐妩媚的眼神。林晚荣心里一热,所有地愁绪顿时一扫而光。他笑嘻嘻的迎上前去,躬身接过二长老手中的衣裳:“有劳阿叔亲自送喜,在下惭愧惭愧!” 四德把早已封好的红包塞了过去,二长老笑着接过,老怀大乐:“多谢阿林哥了。好事将偕,还请你快些上山,圣姑正苦苦期盼着呢!” “好。好!”林晚荣乐的嘴都合不拢了。急忙将那崭新的衣裳换上。 这苗装是专为他而做。穿着极为得体,看着袖口那象征着白苗的纯净丝线,也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从映月坞出发、依莲为他换衣时含羞带笑的娇美俏脸。 “阿叔,我想跟你打听一件事!” 二长老爽朗笑道:“都快是一家人了,还和我见外吗?你有什么事就直接问。” 阿林哥身份超俗,本事非凡。对叙州百姓更是爱护有加,圣姑能与他结成姻缘,也算是一件大大地美事。各位长老从抗拒到接受,观念已经渐渐地发生了改变。 “阿叔,今天早上,你见过依莲了吗?”林晚荣压低了声音,小心问道。 “依莲?”二长老摇摇头:“没看见她,倒是她爹布依与我们商讨了一整夜地苗寨事务。天亮方才歇息。阿林哥。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是依莲将我带到五莲峰,这才有了我与圣姑的美好姻缘。我要好好感谢她!”他可不敢说出小阿妹为他殉情的事,要让这些长老知道了,还不得找他拼命? 难得阿林哥知恩图报,二长老欣慰的点头。林晚荣穿上苗装,挂好大红,便在震天的炮仗声中,礼乐齐鸣,直往五莲峰行去。 归银叙州、绞杀聂远清的告示才刚刚贴出,筠连县城内外早已人头攒动,公榜前挤得水泄不通。所有的华苗百姓围在一起争相观看,兴奋地拥抱欢呼,庆祝的鞭炮仿佛过节一般,从街头燃到街尾,经久不息。 老百姓的愿望其实最简单,他们不求当官的能有多大的能耐,只希望你清正廉洁、公平处事。可是普天之下,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又有几人?林晚荣看的唏嘘不已,陡然想起赵铮的身份,蓦觉身上地担子又重了几分。 “快看,阿林哥,是阿林哥!”有几个眼尖地,一眼瞅到了大红花轿中的林晚荣,顿失声惊叫起来。 “阿林哥,阿林哥----”四面的人群潮水般涌了上来,兴奋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大街顿挤得水泄不通,花轿再难行动一步。 林晚荣唯有从轿中行出,向着四周连连抱拳,鞠躬不已。整个筠连县城刹那间沸腾了,受够了贪官污吏的气,天上忽然掉下个阿林哥,兴民生、杀奸佞、除恶霸,叙州百姓想做的事,阿林哥都一一替他们办了,怎不叫人喜出望外。 今天是阿林哥与圣姑的大喜之日,人群越聚越多,欢声笑语震天作响,他的轿子走到哪里,人群就跟到哪里,迎亲的队伍越聚越长,一眼望不到边。 五莲峰上早已红绸漫天,张灯结彩,看到轿子行来,顿时礼乐大作,鞭炮齐鸣,所有人高声欢呼,气氛热闹之极。 “站住!”才行到峰下,面前忽然现出一帮盛装打扮的苗家姑娘们,红苗、白苗、青苗、花苗各支系的都有,笑嘻嘻的拦在了轿子面前。 四德机灵之极,疾步赶上前去,陪着笑道:“各位姐姐,时辰不早了,还请诸位行个方便,早些放我们上山吧,别让圣姑等太久了!” 他说着话,手里的红包一个接一个的塞,姑娘们接过红包揣进怀里,嘻嘻笑着道:“想娶走我们圣姑,哪有这么容易?快叫阿林哥下来说话,答的好了,我们满意了,才能放他上山。要不然,圣姑今晚就要独守空房了,咯咯!” 迎亲遇上拦道的,那就只有受人摆布了!林晚荣急忙下了轿,笑着抱拳:“各位阿姐阿妹,叫我有什么事吗?” 诸位咪猜上上下下打量他,忽然有一个花苗的小阿妹眨了眨眼,娇声道:“阿林哥,你喜欢我们圣姑吗?” “当然了!”林晚荣极为正经道:“我喜欢 就像云彩迷恋天空!” “阿林哥的情话好动人哦!”花苗阿妹嘻嘻笑着:“可是。光说地好听没用。除非你把这个吃了,我们才能相信你!” 她扬起手中一个尖尖长长的火红小辣椒,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阿林哥,这是我们苗寨独有的朝天椒,连最勇敢的咪多,一天也只能吃下半个,还要喝下三桶的水,呵呵!”二长老善意的提醒道。 林晚荣吓得脸都白了。这群小阿妹。红包照收。难题照出,霸道之极,简直就是要我的命啊! “怎么,不敢了?那你可就上不了山了,嘻嘻!”见他犹犹豫豫,苗家的姑娘们顿时纷纷起哄,笑声响成一片。 四德紧张兮兮地凑到他身边:“三哥。怎么办?” 这是在苗乡,他要迎娶地是苗寨地圣姑,还能怎么办?认了呗!林晚荣愤一咬牙:“好,我吃!” 他大踏步走上前去,自那花苗咪猜手中接过尖尖的朝天椒。花苗阿妹眨着眼,神秘笑道:“阿林哥,你要想好了,这个可是很霸道的。吃了它。只怕你肚子会痛上三天三夜呢!” 肚痛总比心疼好,我今天要上不了山,安姐姐还不心痛欲绝?他牙齿哆嗦半晌。终于心下一横,抓起那朝天椒就塞进口中。 方一入口,便觉不对劲,这小辣椒清脆可口,香甜之极,哪有半分霸道模样?原来是个纸老虎,上了这些丫头的当了! “阿林哥,你真笨哦!”姑娘们的欢笑声充斥耳边。 过关!林晚荣大喜,正要从人群中迈过。一个红苗的咪猜飞快的拦在了他面前:“慢着!” 林晚荣抬头扫了眼,顿时惊了:“紫桐?怎么是你?” “想上山,哪有这么容易?”紫桐哼道:“有人叫我问你两个问题!答不上来,我可也不能放你走!” 林晚荣心里噗噗直跳,声音轻轻发颤:“你是说依莲?!” 紫桐扫他几眼,不满道:“你管是谁,只说你答还是不答?” “答,当然答了!”林晚荣忙不迭点头。 “这还差不多,”紫桐微微一笑,面色稍缓:“第一个问题,昨夜你放地花灯,为什么会飞上天?” 那飞天灯笼的神奇,乃是众人亲眼所见,也不知阿林哥施的什么魔法。紫桐这一问,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心神。 “这个么,其实很简单,我们日常生活中,只要多多观察,就可以发现这个奥秘。”.荣微微一笑:“蘸了桐油的灯线燃烧之时,灯笼中的空气就会受热膨胀,气压减小,空气变得比外面稀薄,重量自然也随之减小,所以它就飞起来了。” 这个道理,在他说来简单,众人却是半信半疑,这样就能造出飞天的灯笼?未免太过于简陋了吧。 林晚荣也不多加解释,正色道:“真知来自于实践。各位兄弟姐妹如果不信的话,也可以照我那样做几盏灯笼试试,到时候,一定会有意外惊喜。” 紫桐沉思不语,眼光却偷偷往人群中打量,林晚荣早已注意着她,顺着她目光望去,一个娇俏地身影在人群中闪过,转瞬消失不见。 “依莲!”林晚荣差点跳了起来,是她,一定是她,依莲没死! 他又喜又急,正要跳进人群追她,紫桐却笑着拦在了他面前:“不管你说地是真是假,这飞天灯笼,总有人会试试的!再问你第二个问题。我们苗家的上刀山,历来只有尊贵地法师才能使出,阿林哥你是个华家人,怎么也能做到呢?” 这个问题更加扣人心弦,阿林哥爬上三十六级刀山,乃是众人亲眼目睹,无法作假。谁都想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奥秘。紫桐一声问出,四周顿时寂静无声,无数双眼睛紧盯着他,企盼着他的回答。 林晚荣眼珠一转,嘻嘻笑道:“这个问题么,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最好找个人来亲自做下试验。” “我来!”紫桐一咬牙,自告奋勇道。 “那可不行。”林晚荣缓缓摇头:“爬刀山也是有规矩的,谁提的问题,就要由谁来试验,那样才能灵验!” 他打的幌子真假难辨,紫桐一时陷入为难之中,眼神不断的往人群中打量。林晚荣神目如电,望见人群中那双亮晶晶的明眸,顿时欣喜若狂。 那女子瞧见他的目光,惊惶之下正要逃走,却觉身子撞到了一扇宽大的胸膛,阿哥那熟悉的声音带着颤抖在她耳边响起:“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依莲,这可不能怨我,是他自己找到你的!”紫桐嘻嘻笑着拍拍巴掌,跳到二人身边:“阿林哥,你就拿她做实验吧,我们依莲很愿意的。” “阿姐!”少女轻嗔着开口,红霞满面。 活蹦乱跳的小阿妹就站在眼前,安姐姐果然没有骗我,就不知她说的处置,到底是怎样的刑罚?林晚荣轻轻望着她,叹息道:“依莲,你怎么那样傻?” 这一句话,就只有依莲能听懂,少女抬起头来,脉脉打量了林晚荣一眼,忽然展颜一笑,双眸水雾蒙蒙。 “你想知道这爬刀山的秘密么?”.荣无声握住她的手。 “嗯!”感受着他温暖的掌心,依莲娇躯轻颤,忽然泪如泉涌,用力点头。 林晚荣爽朗大笑:“那好。今天,我就让依莲小阿妹,真真切切感受一回这上刀山的滋味。”

上一篇   第六六五章 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