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零章 重回草原 - 极品家丁

第六七零章 重回草原

. 将离开苗乡,圣姑虽是心性豁达,却也忍不住的黯然蜷在小弟弟怀中,泪珠湿透了他的胸膛。 林晚荣与安碧如相识年余,还是头一回见她如此的悲伤,相比起济宁城外初次相识时的妩媚英姿,只觉此时的安姐姐更加真切,更惹人爱怜。 他心中柔情万千,将她搂在怀中,轻声蜜怜,一刻也不肯放开。夫妻二人如胶似漆,却比昨夜的洞房花烛更加甜蜜温馨。 心中有事难以入眠,不到四更天便起来了。窗外还是繁星点点、夜幕深深,整个叙州、整个苗乡都沉寂在漆黑的夜色中。 四德和老高早已在楼下等着了,将行装都收拾完毕,圣姑默默打量着这承载她无数幸福的温馨小楼,心里忽然生出些凄切彷徨,双眸浮起淡淡的泪珠。 小弟弟无声握住了她的手,温热的感觉让人心头一暖。安碧如缓缓偎进他怀里,轻声道:“我们什么时候再回来?” “你想什么时候回都可以。”林晚荣嘻嘻一笑:“叫依莲把这房子照看好,到时候我们全家组成个旅游团,草原苗寨四处闲逛。那日子是多么的快活!” 他这设想倒是伟大,安碧如妩媚白他一眼:“原来是要组团,难怪你处处留情呢!照这样下去,过不了两年,我们林家人便可以组成一支浩浩大军远征高丽了。” “姐姐说笑了,说笑了!”他老脸一热。急忙打了个哈哈,心里却道,我有长今妹送的阳参,百人斩那是有些夸张,十人斩却是绰绰有余了。 说起依莲,他急忙抬头四望,小楼内寂静无声,今早起床便没有看见小阿妹地影子。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想起昨夜她企盼的眼神。他心中忽生出些淡淡的感伤。握住圣姑的手,兀自又紧了些。 “时辰不早了,”四德小声道:“三哥,夫人,该启程了!” 安碧如默默点头,最后望了眼这温馨的阁楼,忽地银牙一咬。拉着他疾步走了出去。 才踏出门楣,二人便齐齐呆住了。五莲峰上峰下,黑压压的全是人头,挤满了连夜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苗家百姓。山谷空寂无声。 “圣姑----”漫山遍野的人群,缓缓跪了下去,寒冷地秋风中,点点泪痕清晰可见。 安碧如双眸湿润,无声哽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林晚荣刷地跳上高台。疾声道:“乡亲们请起!请大家放心,我和圣姑,每年都会回苗寨来看看地。这里是你们的家,也是我们的家。” “圣姑!”所有苗家人都失声痛哭,诸位长老也忍不住的老泪浮动。 安姐姐一生都在为苗寨而不懈奋斗,这万人相送的场景,便是对她最好的回报。圣姑泪落双颊,步伐重逾千钧,全赖小弟弟抱的紧紧,才有勇气穿过人群。 “圣姑----” “阿林哥----” 声声地呼唤在他们耳边飘响回荡,望着苗家人那执着而又企盼的眼神,林晚荣心中感动万分,他们爱护安姐姐,那便是爱护我!他唯有不断的抱拳作揖,才能表达心中的感激之情。 好不容易挤下山来,浑身上下已全是汗珠,还没来得及松口气,耳边便传来四德的惊呼:“快看,那是什么?!” 高高的五莲峰顶,一盏盏孔明灯随风浮起,缓缓飘向空中。昏黄而又温馨的灯光,仿佛闪耀在天边的萤火虫。 一个娇俏地苗家少女,如玉地双手捧着那温暖的***,一盏一盏,轻轻放飞。 夜空中洒满纷纷的萤火,斑驳明亮,像是一条飘浮地玉带。 ***越飞越远,越飞越高,渐渐朦胧,化作了浩瀚的星空。 少女无声凝立,泪痕犹新。 “依莲!”林晚荣长长一叹,心神刹那融入了苍茫的夜空。 安碧如在他脸上温柔一吻,轻轻道:“放心吧,会回来的。” 来时三人,返回时却已多了个妩媚多姿的安姐姐,苗寨之行心想事成。四人快马加鞭,不几日便已行到了金沙江边,眼望着就要行出叙州边界了。 汹涌的江水奔流不息,三江交汇处险峻依旧。遥想昔日渡江的情形,小舟山歌、苗家阿妹,一幕一幕,就宛如发生在昨天。 正自唏嘘,却觉手心一紧,被人狠狠捏住了,安碧如嘻笑道:“高统领、四德,你们先回京城吧!” 高酋听得迷迷糊糊:“回京城?!圣姑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安姐姐在林晚荣脸上温柔一摸,笑道:“你们回去禀告,就说小弟弟被我绑票了,用完了归还!” “绑票?”小弟弟大惊:“师傅姐姐,什么意思?” “我要带你去个地方!”安碧如神秘的眨眨眼:“一个你最想去的地方!” 我最想去的地方?林晚荣心里怦怦乱跳,忽然啊啊的大叫,兴奋钻进安碧如怀中:“姐姐,欢迎绑架我----唉,你怎么不早点绑?!” 这夫妻二人浓情蜜意的打着哑谜,四德老高面面相觑,谁也弄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 将高酋二人打发走了,安碧如拉住林晚荣大手,妩媚瞥他几眼:“小弟弟,你知道我们要去哪儿么?” “我不管,姐姐去哪我就去哪!”小弟弟正气凛然。 圣姑咯咯娇笑,在他耳边狠狠道:“猜出来也就罢了,却还要故意说些好听的来哄我,哼,当我治不了你么?” 林晚荣挤挤眼,笑意吟吟:“还是晚上再治吧,现在是白天,人来人往的不太方便!” “呸”,安碧如面红耳赤。在他胳膊上 了下,却不知想到了哪里,眼波如水,嗤嗤轻笑了起 自叙州北上,由川入陕,由陕入甘,道路崎岖难行。一连走了十数日,才见到塞外的尘烟。 安碧如却不如何着急。每天日出而行。日落而息。荒郊野外地,时不时抽出些功夫“整治”他,那艳绝天下的妩媚神态,直刺激的林晚荣神经噗噗乱跳,享不尽的温柔艳福。二人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片刻都不肯分离。这一趟蜜月之旅,过的甚为温馨甜蜜。 穿过盐川、宁武两郡,魂牵梦绕的贺兰山赫然在望。望着那巍峨耸立的关口,林晚荣长长的吁了口气,心思早已不知飞到了哪里。 大华与突厥签订了停战协议,两国放下兵戈和平相处,不到两个月地时间,战时无比萧条地兴庆府人口就成倍激增。骡马商队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已渐渐恢复了昔日塞上江南地风采。 胡不归、杜修元等人便率领大军驻扎在兴庆贺兰一带。林晚荣与安姐姐正是蜜月之中,也不愿去叨扰他们,径自出了兴庆贺兰山峡谷。重新进入那茫茫的大漠之中。 五原之战焦痕犹存,昔日战场拼杀的情景历历在目,如今故地重游,顿又想起那血雨腥风的岁月。 两国边境处,长棚犹在,从沙漠延伸到草原,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细细的直线。 昔日的这里,曾是一片火红的玫瑰海洋,绝丽脱俗地金刀可汗,将她所有的激情与泪水,都尽情抛洒在此处。重新站上这片土地,林晚荣只觉脚下发沉,头顶眩晕,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我真的回来了么?!可是小妹妹呢,她又在哪里?他喉咙一干,无声的握紧了手掌。 “你和玉伽,是在这里谈判的么?”缓缓抚摸着那厚重的木桌,安碧如轻声问道。 “就是这里。”林晚荣微微点头,目光落到桌上那已风干的花束上,昔日与月牙儿斗智斗勇斗狠地情形历历涌上心头。时过境迁,那所有地愤怒和痛苦,都已成为最甜蜜的回忆。 火红的花海,金色地撵帐,凄美的艳舞,还有惊世骇俗的金刀可汗,那两天两夜,是他生生世世抹不去的印记! 望见小弟弟沉默不语,眸中隐有淡淡的氤氲,安碧如心中一柔,无声握住他的手,轻道:“你想她么?” “这个,我可不可以不回答?”小弟弟眼珠一转,小声问道。 “那就是想了?!”安姐姐妩媚白他几眼:“你倒是胆子大了,在我面前,还能想着别的女人!哼,今晚,你睡沙漠,我住草原!” “这个惩罚太残酷了吧?!”小弟弟满面委屈,凑在她耳边道:“可我在别人面前也想着你,这又怎么说?” “想我?那是应该的!!”安碧如嘻嘻轻笑,脸颊泛起艳丽的红晕。 果然是我老婆,有我的风范!林晚荣大乐着在她脸上亲了下,抑郁的心情一扫而空。 见他心境开朗了,安碧如嫣然一笑,轻轻掸去他发丝上的尘土,温柔道:“从这里到突厥人的王庭,还要走上几天?” “若是汗血宝马、日夜不停,也需要五六天的功夫!”林晚荣点了点头,见她微笑不语,似乎丝毫不为玉伽所中之毒担心,忍不住道:“师傅姐姐,你能不能告诉我,小妹妹到底中的什么毒?” 安碧如轻嗯了声:“是一种你永远都想不到的毒!” 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吗?我能想到的毒,大概就只有春药和蒙汗药了,要是这些,那还用的着找师傅姐姐么?林晚荣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姐姐,能不能说的再清楚点?这日子也没几天了----” 看他苦着脸神色黯然,安姐姐咯咯娇笑,纤纤玉指在他额头上轻戳了下:“笨笨的小弟弟,你那月牙儿小妹妹自己都不着急,你急个什么?” 我当然急了,不仅是小妹妹,她肚子里还有个小林呢!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就是一尸两命啊。 “你与这月牙儿,倒真是一傻一痴啊!”安碧如心疼的抚摸着他脸颊,柔声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她是你的小妹妹,我还会害她么?!” 有了师傅姐姐的保证,林晚荣略略松了口气,又有些迷惑:“那我们什么时候去给她解毒?” 安姐姐眼珠轻转,笑道:“这个么,就要看你的诚心了!” “诚心?什么诚心?!” “你忘了么?”安碧如附在他耳边,轻轻道:“这草原,有一个我们的天堂!你一定要带我回去!” 我们的天堂?林晚荣眨了眨眼,恍然忆起草原之上与安碧如诀别的那一夜的情形,心里顿时满是温馨。 似安姐姐这样的女子,坦荡率真,心中想到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她既是迷恋宽广的草原带来的无拘无束的感觉,要回到这里也就不足为奇了。 他哈哈大笑着跳起来,拉住她手:“天当被,地当床,师傅姐姐当新娘!圣姑,我们现在就走!” 安碧如脸颊嫣红,羞涩白他一眼:“小淫贼当新郎!” 淡淡的风沙打在脸上,二人欣喜无限,手拉着手跨过国境线,脚步落地的一刹那,林晚荣忽然愣住了。 “怎么了?”安碧如急忙问道。 脚下绿草成茵,直往天际铺去,仿佛一块碧色的地毯。林晚荣悲喜交加,默默注视了良久,轻轻言道:“我这一脚,就算跨回草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