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三章 又见月牙儿 - 极品家丁

第六七三章 又见月牙儿

. 大华使者?”玉伽眉头一皱:“我前几日在巴彦浩特守将胡不归已派人来拜会过我,现在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大华使者?你可问清楚了?” 纳兰急忙点头:“我问过了,那人身上有大华皇帝的印信,大汗请看。” 小宫女双手呈上一件物事,玉伽取在手中美目轻扫,那是一面亮光闪闪的金牌,一边雕刻着张牙舞爪的金龙,另一边却是“如朕亲临”四个大字! 玉伽眉头一皱,不解道:“这个特使叫什么名字,他所来何事?” 纳兰捂唇娇笑:“特使只送了这样一面金牌,连名字都没有对我说起过。至于来干什么,纳兰就更不知道了!” “那他现在何处?” “就在我们营外等候着!” “哼,”玉伽将那金牌丢在身旁桌上,冷着脸道:“这个什么特使,倒是不懂事的很,前来求见本汗,既不通名又不报姓,当我突厥是什么?大华皇帝的令牌,在我们草原可行不通,就让他在外面等着吧!” “这----”小宫女目瞪口呆,急忙对香雪偷偷眨眼。 “大可汗,”香雪小声道:“既然是大华来人,又不肯通报姓名,说不定是汗王派来的呢!您还是见上一见吧!” 他派来的?玉伽脸色惊喜,挑开帘子便要冲出去,想了想却又止住脚步,嗔恼道:“这个没良心地人。两个月了,连只言片语都没写过给我!派个人来算什么?我才不想见呢!” “哦,”纳兰失望的叹了声:“那我叫他回去好了!” 小宫女转身要去回话,玉伽神色一急。忙道:“慢着!” 纳兰茫然不解的回过头来,金刀可汗脸上一红,小声道:“毕竟是自大华远来。不见也说不过去。你们叫这个什么特使。在门外候着。我处理完公文,有空的话就见他一见。” “是!”小宫女嘻嘻一笑:“纳兰明白了。我叫特使在门外等着,大可汗有空就见见,没空就算了!” 玉伽脸颊发热,笑着不语。目光轻柔之极。 跟在身边地香雪见她脸色有些疲惫,急忙道:“大可汗,您身子不便,可千万不能累着了。这公文还是留到明日再处置吧。” 突厥初逢大变,国事繁重,这一路行来。公文已堆积如山,金刀可汗默默摇头道:“今日的事情就要今日做完。我要是偷懒。就对不起父汗和萨尔木。” “可是你肚子里的小王子呢----要是汗王见了,那还不得心疼死?!” 玉伽羞得面红耳赤,小声道:“这才一个多月。不要紧地!哼,他要真心疼我,也不会这么久连封书信都不写来了!” 香雪听得直吐舌头:汗王离开总共才两个月不到地时间,大华和突厥相隔千万里,就算他写了书信,也不可能这么快就送到啊! 望着那成堆地公文,玉伽脸颊微微一热。无声抚摸着光洁的小腹,眸中泛出异样的温柔:“也罢,今日就先处置一半吧。都是那个坏蛋害人。” 香雪嘻嘻一笑,急忙将那公文搬去了大半。 玉伽缓缓坐上金色的王座。目光无声沉寂,那妩媚动人的青春少妇,瞬间又变成了领导草原地绝色天骄。草原各部落报上来的公文,在她眼前一一展现。 和平协议才签署两个月。突厥人从连年的征战转变为与昔日的敌人和睦相处,这中间自然有许多的冲突与挣扎。幸好自由贸易区已初具规模,对突厥民众生活的改善作用也开始逐步显现。内部反对地声音已渐渐的减弱了下去。 各部落地公文。多是与这新起地局面有关。都是突厥人的真实感受。玉伽看的时而欣喜点头,时而皱眉沉思。手中地笔一直没停下过。 她那勤勉的样子,直令香雪看的忧心,急忙提醒道:“大可汗,都快一个时辰了,该歇歇了。” 玉伽点了点头,手中的笔却没有停下。 突厥宫女眨眨眼道:“大可汗,那位大华使臣等了有些时候了,您要不要见见他?” “叫他进来吧!” 香雪偷偷一笑,无声的退了下去。 过不了片刻,金帐内忽然响起一个轻轻的脚步,似快捷又似沉重。 大可汗伏案正忙,闻听有人到来,连头也没抬起,淡淡道:“你就是大华来的特使?!” 帐中沉寂着,隐隐能听到急促地呼吸和怦怦的心跳,却无人说话。 短暂的沉默中,玉伽纷飞的手腕忽然轻轻一滞,身体瞬间僵硬,金笔无声掉落在地上。 “你,你是谁?”晶莹地泪珠沾在长长的睫毛上,闪耀着动人的光泽,她脸上悲喜交加,身子急剧颤动,连头都不敢抬起。 “你猜猜!”一个魂牵梦绕的地声音,在她耳边温柔响起。 天地仿佛都在旋转。金刀可汗身如抖筛般剧颤,她猛地娇叱一声,如玉的双手疯狂翻起满桌的文书,狠狠朝他扔过去:“你来干什么,你这个无情无义地坏蛋,我才不要想你!!” 柔软地绢帛仿佛无边地丝雨在帐中飞舞,无声打在他头上脸上,说不出的温柔。林晚荣嘻嘻一笑,轻声唤道:“小妹妹----” 玉伽如遭电击,两手抓着公文,呆呆立在那里,仿佛石化了一般。泪水仿如三月春雨,无声倾落。 她美丽而又憔悴地容颜,在无边的泪光中,就如含露的海棠,美不胜收。林晚荣看的又痴又傻,哽咽道:“我的小妹妹----” 月牙儿颤抖着抬起头来。望见那熟 黑的面庞、坏坏的笑容,无数个日夜里期盼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她忽然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 泪眼朦胧中。无数地忧伤和喜悦同时涌上心头。 “窝老攻----”她紧紧抱住他,嫣然轻笑。泪雨滂沱的脸颊紧贴着他胸膛。美丽的容颜艳绝了尘世之间。 全世界就只有小妹妹能喊出这三个字!林晚荣顿如被点了穴般,呆呆站在那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静止!两个人无声相拥,心灵一同颤动。 他们同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却怎么都找不到一个词语来形容自己此时地心情。纵然是天高地广,也永远比不上他们心中的感觉。 日中到日暮,二人静静依偎,没说过一句话。整个世界,却都已落在他们手中。 “大可汗,大可汗!”天色黝黑,帐外传来两个小宫女轻声而焦急的呼唤。金帐之中。整个下午都静谧无声,也不知大可汗和汗王到底怎样了。 金刀可汗急忙擦去脸上的泪渍。脸色羞红,轻哼了声道:“这两个小丫头,不得了了,竟敢合伙来骗我!” “你不要怪她们,”林晚荣急忙拉住她手:“是我叫她们不要说的。” “这么说。你也来骗我了?”玉伽望住他,委屈的哼了声。 林晚荣呵呵一笑:“哪里是骗?我这个不懂事的特使,只是想让金刀可汗有个意外惊喜。” 想起那会儿说过地话,玉伽脸上一热,轻道:“神神秘秘、装神弄鬼。早知是个假特使,我就直接叫她们将你打走了,免得受你欺负!” 见她倔强的娇俏模样。林晚荣心里一暖,脸色却是蓦然严整起来:“小妹妹。老实说,我这次见到你,却是惊大于喜!” “为什么?”玉伽蓦然睁大了眼睛,咬紧了牙齿。狠狠望着他。便像昔日死亡之海中二人斗气时地模样。 这丫头,倒是什么都没变过!林晚荣看的好笑,板着脸道:“因为。你太不爱惜自己!我在你帐外等了快一个时辰。你一口气处理公文。连口茶都没喝上。要不是我进来,你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你这样的摧残身子。我能高兴的起来吗?” 月牙儿羞涩瞪他一眼,嗔道:“我才没有摧残自己呢!这个世界上,能够摧残我的,只有一个人!你知道他是谁?!” 林晚荣摸着鼻子打了个哈哈,语重心长道:“小妹妹,现在和以前不同了。你现在是一个人吃,两个人补,一定要多休息。你是大夫,这个道理比我懂得多!你要再那样下去,不是要让我着急死么?” 玉伽脸颊嫣红,紧紧贴住他胸膛,羞笑道:“我就是要让你心疼,这样你才能想着我,记着我!是大夫又怎么样,这些道理,只有你对我说,我才能记住!” 月牙儿地性子就是如此,林晚荣早已熟知,唯有无奈一笑。 金刀可汗忽然神色一整,怒道:“窝老攻,我郑重警告你!要是下次再敢超出两个月不给我写信----哼,你折磨我,我就折磨他!” 她在小腹上轻轻抚摸着,脸上又是羞涩,又是骄傲。 林晚荣脸色煞白,以小妹妹的性子,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万一哪天我写信不及,那后果简直就不敢想象! “是,是!”他忙不迭的应承了,心里却在盘算,我先把那几百封信写好,每半个月就送一封,这样总没问题吧。想到得意处,已是忍不住的摇头晃脑。 玉伽似是早已料到了此着,眨眨眼道:“你这人作弊成性。为防你事先写好,我每次地回信都会提一个问题,你下封信要将答案写给我。这样一问一答,你就无法作弊了,嘻嘻!” 她抚摸着胸前的铜钱,咯咯笑个不停。 林晚荣黯然长叹,老婆太聪明,绝非男人之福啊! 二人久别重逢,心中的喜悦自不用言说,玉伽在别人面前是领袖群伦地天骄可汗,在他面前,却是温柔可爱的小妹妹。虽已珠胎暗结,那少女地狡黠与刁蛮,却益发的让人欢喜。 二人说了会话,望见金帐中散落满地的公文,月牙儿忍不住的俏脸一红,忙道:“你在外面等我,我将这里收拾一下。” 手下本有纳兰香雪两个小宫女可以指派,只是这遍地狼藉,乃是她与窝老攻重逢地惊喜见证,她自不愿假手他人。 林晚荣急忙道:“那可不行,你现在身子重,哪能做这些事情?还是我来吧!” 玉伽羞喜地看着他:“这些文书都是我们突厥的机密,你想刺探?那可不行!” 林晚荣哈哈大笑:“突厥最大的机密都被我探过了,这些还怕个什么!” “下流!”月牙儿娇羞无限,狠狠瞪着他。 笑了一阵,林晚荣拉着她手,正色道:“将我眼睛蒙上,我来帮你收拾!” 月牙儿轻嗯了声,自怀里掏出块柔软地黑布,还带着淡淡地芬芳。林晚荣顿想起昔日分别之时那柔肠寸断地一幕,心中唏嘘不已。 黑布蒙上眼睛,眼前顿时黑暗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他下意识的扶住了玉伽地胳膊,心中竟有些紧张起来。 那日的月牙儿,大概就是我现在这般的心情吧,他鼻子无端一酸,手指微颤。 “窝老攻,”见他惶恐模样,小妹妹无声无息握紧他的双手,轻轻道:“我是你的眼!!”

下一篇   第六七四章 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