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四章 迷惑 - 极品家丁

第六七四章 迷惑

. 人虽倾心相爱,但身处关系敏感的两国,该要避嫌的这也是对小妹妹的尊重。 林晚荣蒙着眼睛,摸索着一张张捡起那散落在地的公文,亲自交到她手中。月牙儿嘻嘻轻笑,眸中泪花浮动。 他二人心有灵犀,通力合作,不到片刻功夫,金帐内便收拾整齐。 携手迈出帐去,纳兰和香雪早已等候多时了,见他们出来,欣喜的急忙跪下:“恭喜可汗,恭喜汗王!!” 玉伽脸颊嫣红,轻哼了声道:“你们两个,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敢合力来欺骗我了?!” “大汗恕罪!!”两个小宫女急忙磕头:“我们只是想给您一个大大的惊喜!” 林晚荣笑着劝和:“两位小姐姐都是忠心为主,就请大可汗原谅她们一回吧!!” “你倒是会做好人,”玉伽羞恼的白他一眼,向小宫女们挥了挥手:“都起来吧。下次要再敢做他帮凶,我就可不饶你们了!” “是!”纳兰和香雪嘻嘻一笑,站起身道:“禀可汗、汗王,晚膳已备好,请二位用膳。” 月牙儿点了点头,拉着他向草原中间行去。 那里早已点燃了熊熊的篝火,一只硕大的野羊挂在木架上,金黄的油汁缓缓滴在火堆中,噼啪轻响,看着甚是肥美。 玉伽从旁边的盘中抓起一把调料,小手轻挥,洒在了羊肉上。顿时油光翻滚。香气四溢。 她取过小刀,在那羊身上割下几块嫩肉,盛在盘中递给他,嬉笑道:“尝尝我的手艺!!” 那羊肉本是腥膻,玉伽却不知用的什么佐料,不仅袪除了膻味,且肉丝更香更嫩。爽口之极。林晚荣尝了几口,忽然长长吁了口气。 月牙儿神色一紧,急忙道:“怎么。不好吃么?!” 林晚荣摇着头嘻嘻一笑:“小妹妹。我们在草原上开个烤羊店吧!凭你这手艺,用不了三年,我们就是全天下最有钱地人了!” “奸商!”玉伽欣喜白他一眼:“我才不跟你做生意呢!” 小妹妹是最聪明地突厥人。那烤羊的手艺,当真是好得没话说。看他狼吞虎咽的样子,玉伽娇笑连连,忙取过绢帛为他擦脸擦嘴,温柔之极。 林晚荣正大快朵颐。望见她动人的眼神,急道:“小妹妹。你怎么不吃?” 香雪嘻嘻一笑:“汗王有所不知。我们大可汗手艺虽好,却自幼不喜欢吃肉,平日里都是素食为主。” “真的?!”林晚荣听得目瞪口呆,突厥人不吃肉?!难怪小妹妹生的这样聪明伶俐呢。可恨草原大漠与她一路同行,这丫头竟然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那桌子上早已放了几样青菜草菇,与大华一般无二的煎炒。望着他吃惊地样子,玉伽妩媚瞥他几眼:“怎么,不行么?” 林晚荣正色摇头:“小妹妹,你这个习惯不太好。只吃肉固然不对,可是全吃素,那也太过偏颇,尤其像你现在这样----” 他用手比划了肚子圆圆的手势:“一人吃,两人补,现在是咱们的小宝贝最需要营养地时候,你可不能给他断粮啊!来,吃一口!” 他夹起几块羊肉亲自送到她嘴边,玉伽羞喜一笑,轻咬了几口,脸色嫣红地偎进他怀里,温柔似水。 二人久别重逢,自是如胶似漆、甜甜蜜蜜,将那国家民族的恩怨尽数抛开,说不出的开心快乐。 温馨中,月牙儿忽然抬起头来,紧紧盯住他:“窝老攻,你老实说,这些天来,有没有每天都想我?----看着我回答,不许眨眼睛!!” 这丫头倒霸道!林晚荣嬉笑摇头:“每天每天地想你?对不起,恕我做不到!” “什么?你----”玉伽气得脸色煞白,身子摇摇欲坠。 林晚荣拉住她手,温柔一笑:“我只能每分每毫、每时每刻的想你。如果哪一天,你感觉不到我的思念,那是因为,我已失去了呼吸!” 玉伽呆呆望着他,酥胸急剧起伏,蓦地泪花奔涌,嘤咛一声扑进他怀里,双拳如鼓点般砸在他胸膛,喜极而泣:“我打你,打死你这坏蛋!叫你哄我,叫你哄我!” 论起脸皮之厚、手段之多,当世谁能及得上他?就只短短几句话,便已让名震大漠草原的金刀可汗心灵震颤、彻底沦落在他怀中。 “窝老攻,你这些好听的情话,都是跟谁学地?”玉伽无声依在他胸前,睫毛轻颤,俏脸火红如炽:“骗人骗的出神入化了!你能不能每天都对我说上十遍?我喜欢听你说!” “这个----”林晚荣大汗淋漓,急忙拍着她肩膀,语重心长道:“小妹妹,我这个人一向都不擅长甜言蜜语,你也知道地。这次虽然为你破了戒,但是那好听的话,就如最甜的蜜糖,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品尝才能感觉甜美,要是每天当成米饭来吃,那可就嚼之无味了。” “果然是个腼腆的人!”小妹妹哼了声,嗔道:“我不管!反正我高兴的时候,你要陪着我高兴!我不高兴的时候,你就要把我哄高兴!” 林晚荣点点头:“那要是遇到我伤心的时候呢?” “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月牙儿缓缓摇头,无声贴在他心口,幽幽道:“我这一辈子,就只喜欢我的窝老攻!我一定会让你开心快乐,这是你的小妹妹的责任!” 小妹妹的责任?林晚荣听得鼻子一酸,心里感动莫名,紧紧抱住了她柔美的娇躯,再也不愿放开。 二人浓情蜜意中,只觉天地消弭无形,人世之大。仿佛就只 男寡女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晚荣忽然轻轻一叹:“小妹妹。你怎么不问问我萨尔木地事情?” 玉伽哼了声。恼怒白他一眼:“这还用问么?要是亏待了萨尔木,你还敢来见我?!” 林晚荣哈哈大笑,和月牙儿这样地聪明人说话,真是省时省心。他将萨尔木在京中的情形讲了一遍,何时起床、何时安歇,每天吃些什么、玩些什么,事无巨细。都一一道来。 玉伽听得美目微湿,默默摇头,黯然不语。 这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最大难题。二人都不知道要如何解决。 望着她神伤地样子。林晚荣长长吁了口气。轻轻道:“你不要担心。总归有办法解决地!萨尔木是我小舅子,我总不能让自己地小舅子一辈子都回不了家吧!” 月牙儿俏脸嫣红,羞涩的白了他几眼:“谁是你小舅子?我才没答应嫁给你呢!” “是吗?”林晚荣嘿嘿一笑:“这可由不得你不答应。到时候我们孩子都会叫娘了!” 小妹妹面红耳赤,浑身酥软。无力的将头钻进他怀里,轻道:“你押着萨尔木没关系,我也押着你儿子呢!咱们就比比赛,看谁更狠。哼!” 那是我儿子,可也是你儿子。这是能比赛的事情么?林晚荣摇头轻叹,愁绪万千。 望见他左右为难的样子,月牙儿面露得色,咯咯笑道:“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惹我!” 她容颜绝丽。笑容妩媚如花,林晚荣看的痴痴:“你再厉害我也不怕,我们就生生世世互相招惹吧!” 月牙儿目光一柔,奋力扑进他怀中,再也不愿开口。 二人相依相偎,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光,小宫女香雪缓缓行过来。红着脸道:“禀可汗,时候不早了,请您和汗王早些安歇!” 玉伽嗯了声,抬起头来羞涩望他,脸色艳若朝霞:“我地汗王,今天晚上,你会留下来么?” 林晚荣心中一酥,急忙点头:“当然了,我来就是为看小妹妹的!” “是!”香雪轻笑而去,月牙儿又羞又喜,紧紧拉住他地手。 “不过,明天我就要走了----” “什么?”玉伽脸色一惨,立时泪聚双眼,狠狠甩开了他地手。 林晚荣苦笑摇头,不顾她挣扎,将她玉手紧紧握在了掌中:“我又何尝想走呢?!事实上,我急着离开,就是因为我想早些回来!” 月牙儿一惊,会说话的大眼睛瞪着他,却又拉不下面子,倔强地不肯开口。 林晚荣无声轻叹:“快到年底了,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没有办,心里实在不安生!等把这最后一个心愿了了,我就再无牵挂,到时候回草原来看你,小妹妹想到哪里我就陪你到哪里,好日子长着呢!” 玉伽再也忍不住,小声道:“你,你要去哪里?” “高丽!” 月牙儿眉头微皱,无声拉紧他地手:“高丽?你去那里干什么?” “哦,因为发生了一些意外情况,”林晚荣干笑两声:“我有一些珍贵的种子被人盗走,所以,我要去把他们追回来!顺便拜会一位当世奇人,看看他到底是哪路神仙!” 玉伽听得惊奇莫名,噗嗤笑道:“就你会作怪!你又不种花种菜,能有什么珍贵的种子,叫高丽人偷去了?” “一言难尽那!”林晚荣摇头叹息:“等从高丽回来,我再慢慢告诉你吧!想想我这一年,打年初到年尾,天天都在行路,也不知走了几千几万里,就没歇过脚!小妹妹,看在我一年奔波劳碌地份上,这一次就不要生我地气了,好吗?” 他语气中有深深的疲惫,那软绵绵的姿态前所未见。能叫他服下软来实在不易,玉伽看的柔肠千转,垂下头去温柔嗔道:“你早些说,我还能怪你不成?只要你经常来看看我,我保证再也不骂你了!” “打是亲,骂是爱,又打又骂才痛快嘛!”林晚荣笑着在她耳边吻了下,正色道:“其实,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小妹妹你身上所中地毒!” “毒?”月牙儿呆了呆,大眼睛扑哧扑哧疾闪,紧紧望着他:“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她这一问,倒叫林晚荣愣住了。 玉伽脸颊晕红,羞涩道:“你去问问你那个狐狸一样的师傅姐姐吧。那个女人,真太坏了!” “别胡说,师傅姐姐是好人!”林晚荣急忙喝止她,贼眼兮兮地四处打量着。 安姐姐的手段,谁也没他清楚!要是月牙儿得罪了她,圣姑一怒之下,再不给小妹妹解毒,那就什么都玩完了! “她是不是好人,我比你清楚!”月牙儿脸颊鲜艳一片,轻哼了声,愤愤道:“都是她,设好了圈套让我钻!气死我了!” 林晚荣听得迷惑,急道:“小妹妹,什么圈套,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啊,”月牙儿望着他,又是无奈又是欢喜,目光无比轻柔,娇羞嗔道:“我怎么就喜欢上你这个傻子呢!要知道为什么,问你的师傅姐姐去!我才不跟你说!” 这才是奇了,她们两个都不跟我说,我问谁去? 正无可奈何间,小妹妹轻轻拉住他地手,羞喜一笑:“汗王,夜了,我们歇息吧!” “哦----”林晚荣听得心里一酥,脑袋发麻,心神荡漾中,便什么事情懒得去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