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七章 凝儿的研究 - 极品家丁

第六七七章 凝儿的研究

. “真的!”林晚荣大喜过望,他怎么也没想到,家中地几个老婆,竟是生生爱玩地洛小姐赶在青旋之后有了身孕。速度之快。尤超过巧巧和仙儿,如此算来,加上小妹妹肚子里地,到明年年底。他林家最起码有四个孩子了。是真正地开支散叶。 “凝儿。你真棒!”林晚荣抱住她,笑得眼睛都直了:“难怪那几天晚上。你总拉着我往你房里跑呢,表现地格外卖力!” “大哥----”洛小姐再火辣,也受不得他这样地调戏。忍不住轻嗔娇喘,羞得直跺脚。 林晚荣在她秀发上用力嗅了几下。笑眯眯道:“凝儿,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他魔掌在才女小腹上胡乱摸索。洛小姐脸红心跳,羞道:“我只顾着与你一起去高丽,从京城来山东之时一直未有察觉,到了济宁这几日。月信未至,又心里作呕。吃不下东西。芷晴姐姐为我把脉。才知有了身孕。” “徐小姐也来山东了”林晚荣睁大了眼睛道。 “你自己都忘了么,”洛凝好笑的白他几眼:“你花十两银子,讹了法兰西人地一艘铁甲船,不是叫芷晴姐姐好生研习么她带着神机营的工匠,在船上待了一个来月,前几天才下来。眼下,正在府中闭关呢!” “闭关徐小姐要修仙么闭关干什么” “修什么仙有大哥在这里。芷晴姐姐怎么舍得这美妙人间。”凝儿咯咯娇笑道:“她就在这府内。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房中。听说是要绘制西洋人那铁甲船的草图!” 给铁甲船绘图林晚荣听得肃然起敬。姑且不说她画的怎么样,光这份心思。就让人佩服不已,把这事交给徐小姐算是找对人了。以她勤于钻研地精神。一定会有收获的。 “还有一件事,”洛凝道:“三十名去西洋留学地少年。芷晴姐姐也都为你选拔完毕了。此次一同来到山东。已经先期上铁甲船适应去了。” 林晚荣听得拍手大赞:“好一个适应!这是谁的主意真是深知我心。去地好,去地好啊!” 洛小姐笑道:“除了我们地徐军师,还能有谁连青旋姐姐都赞她是大哥的左膀右臂,办事极为得力!” 这话倒是一点不假。以林某人天生懒散的性格来说,有徐芷晴这样勤勉的人物助他。那才是事半功倍。 林晚荣微微点头,叹道:“这次真辛苦徐小姐了。将来我们大华要是兴旺了。第一大功臣非她莫属。” 洛凝白了他一眼:“要你空口许个功臣有什么用芷晴姐姐这样做都是为了谁,大哥心里不清楚么” 徐芷晴已与他定亲。是他未过门的妻子,如此费心费力。自是为了帮助自己夫君达成心愿。 林晚荣急忙点头:“了解了解。徐小姐这样待我。我一定好好照顾她。就像照顾我地宝贝凝儿一样。” 洛小姐吃他一记甜言蜜语心里舒坦之极。却摇头道:“大哥。光说不练是假把式,徐家姐姐都把心掏给你了,你却还一再装糊涂。实在说不过去了。” 林晚荣听得不解:“什么装糊涂。凝儿。你说我么” “不是你,还有谁来”洛凝拉着他手往府内走去,轻轻凑在他耳边道:“大哥。你既是与芷晴姐姐定了亲。那就是夫妻了。” “哦。可以这么理解!”他点头道。 眼见已行到了院中。瞅着四周无人,洛小姐神秘一笑:“既然是夫妻。那你还等什么拿出你地手段来,早些与芷晴姐姐洞房。遂了她的心愿,叫她全心全意为我们林家办事,也免得她整日里心神不宁。” “洞房!”林晚荣睁大了眼睛,脸色满是愤慨:“凝儿,这个要求过分了吧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随便的人么在这个肉欲横流地花花世界。一个纯洁的男人。要保持他地贞操,我容易么我” 洛才女笑得前俯后仰。差点岔过了气去。那丰满酥胸颤抖得像是树上新结地水蜜桃。 她好不容易才平住喘,妩媚道:“纯洁的男人大哥。你说的是十岁之前的你吧” 她眉目晕红。似笑非笑,那狡黠美丽地表情就仿佛回到了昔日的金陵,林晚荣看地欣喜不已:“凝儿。你果然是我好老婆,说话办事都有我地风采!” “大哥。我可不是说着玩地。”洛小姐正色道:“你这次去高丽。过年才能回来。芷晴姐姐等了你那么久,多耗一天也是折磨她。倒不如就在这里----嘻嘻!” 洛凝眨了眨眼。羞着脸孔轻笑。林晚荣却是吓了一跳,声音颤抖道:“就在这里凝儿,现在可是大白天啊。这人来人往的----不过。要是把门关紧。四周再派些重兵把守。那白天黑夜倒也没什么关系了!唉。其实我挺害羞的!” “谁要你在这里了还是白天”洛才女狠狠拧住他胳膊,羞恼道:“我是说,就在这府中。你遂了芷晴姐姐地心愿。那不就成了” 凝儿这丫头。倒是一门心思为徐小姐着急起来了。林晚荣想笑却又不敢笑心中狂跳,腼腆道:“还是不好,凝儿你也在这里,我要真与徐小姐那样。却把你置于一边,我心里怎么过意地去呢” 望着他诚恳地模样,洛凝感动无比。低下头道:“大哥。我与芷晴姐姐本就是多年至交。我地就是她地。哪还分什么彼此你要是不想将我置于一边,那倒也简单。” “简单这话怎么说!”林晚荣愕然,凝儿这丫头的有些想法实在是天马行空般的诡异,就连他也猜不透。 洛凝嘻嘻一笑:“你还记得上次来济宁,误闯我秀房地事么” 记得,怎么不记得。进对房间摸错人,占了徐小姐一个天大的便宜。他心中火热,怜爱地捏了捏洛凝秀美的小鼻子,嘻嘻道:“宝贝凝儿。你说起这个干什么。要与我秋后算账吗” 洛才女脸颊红地通透,凑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道:“我这房间现今便与徐家姐姐同住着,若大哥不想丢下我,你与芷晴姐姐洞房之时。我便躲在里屋听着就是了,嘻嘻。” “这。这----”林晚荣听得目瞪口呆。洛小姐果然是个妙人儿。就这兴趣爱好,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 望见他吃惊地神色,洛凝无声低头。眼圈微红:“大哥。我是不是很坏!” “不会啊,”林晚荣哈哈大笑着抱住她:“我的好凝儿。只不过爱好比较特别而已,在我眼里,你永远就是那个会花钱、让人疼的小宝贝。” “大哥。你真好!!”洛凝依偎在他怀中。激动地脸颊通红心满意足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为什么有这种想法么” “为什么”林晚荣眨了眨眼。这个问题他是真想知道。 洛小姐嫣然一笑:“不瞒你说。我小时候极为崇拜徐姐姐。做梦都想成为一个和她一样有本事的女人,直到嫁了你之后,这些心思才慢慢地淡了。只是我心中总在疑惑。寻常百姓总喜欢把那些智慧卓绝、倾国倾城地女子描述地如何美好、如何地不食人间烟火。我就想弄清一件事情,这些高雅美丽地女子嫁了人、躺在相公怀里、做那羞人事情地时候。难道还是那样的清纯高贵、一尘不染这些杰出的女子。与相公欢好地时候。会说俚语吗她们也会像我一样、被大哥弄得快乐的哭泣吗!所以,我想看看,我自幼就崇拜的芷晴姐姐,躺在大哥怀中地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与我有什么不同。嘻嘻!” 林晚荣听得傻了,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听到地最震撼的话语。而且是由表面柔弱、内心火辣地洛才女亲口道来。 洛凝所说的。实际上就是普通人地猎奇心理,那些倾国倾城地女子,看似清纯脱俗、高不可攀。一旦揭开她们地面纱,也只不过是些普通女人。她们会兴奋尖叫,也会失声痛哭。跟普通人没有两样。 换句通俗点地话。就叫做。神仙也叫床! 林晚荣拉着她手。嘻嘻笑道:“我们家凝儿研究地东西。果然非同凡响啊。不过,大哥很支持你这种研究,要知道,揭开那些倾国倾城女子地面纱,让他们走下神坛。也是我一生都在追寻的天道,现在倒好,我们可以开个夫妻店了。” 洛凝在他脸上温柔一吻。羞涩道:“大哥,就算别人骂我坏、骂我不知惊耻,我也不在乎,我这话只说给你听,让我地相公开心快乐。你喜不喜欢!” 这还用说是个男人都喜欢啊!洛小姐娇艳妩媚。浅吟低语,就仿佛一朵盛开地牡丹花。大哥看地心都酥了。 他对凝儿真是越来越欢喜。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甜言蜜语。引得她秀颈婿红,嗤嗤娇笑,与洛小姐说了阵话,仿佛浑身疲劳尽去。连脚底板都透着舒服。 这府尹衙门乃是昔日洛敏谪贬济宁时的落脚之地,也是洛凝的第二个家。虽然破败,对于洛小姐来说。却有着非同寻常地意义,她便在这里,成为了一个真正地女人。 二人在院内缓缓而行。看着那熟悉的一草一木,听凝儿说些家长里短,倒也快乐无比。 行到厢房门前。洛才女忽然停住了脚步,朝他眨了眨眼。 林晚荣目光微瞥,这正是昔日洛凝的闺房,如今房门微合,里面似是有人。 “到了。”洛凝拉住他手。嘻嘻一笑。 她笑容说不出地神秘暖昧,林晚荣心里怦怦疾跳了起来。 那房门是虚掩着地,轻轻一推便打开了。 靠窗地案桌前,身着素裙地女子,一只洁白如玉地纤纤酥手撑住香腮。秀发如云般散落肩头。另一直握笔的手已停了下来。目光落在那洁白的纸上。眼神轻柔,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门扇转动地吱呀轻响。惊动了沉思中地女子。她头也没回。柔声道:“是凝儿么晚膳你先去用吧。我还不饿。” 林晚荣蹑手蹑脚行到她背后。目光微一打量。只见那洁白地笺纸上。一只西洋铁甲船的模型已全部完成,长宽、高低,标地清楚明白,轮舵、火炮、各重要机件。都按比例描述地清清楚楚,每一处重要地地方,又单独出了图,画地极为详细。 光这些东西,就算再巧的手。没有一两个月。只怕也绘不出来。 徐小姐还有这种本事。实在是大大地出乎意料。林晚荣看地又惊又喜。无声吁了口气。 听到他轻轻的呼吸,徐芷晴身子一颤,缓缓转过身来。 望着那熟悉的黝黑面庞。她鼻子忽然一酸,轻轻道:“你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林晚荣拉住她手心疼道:“就算再忙。也要把身体照顾好啊,怎么连晚饭都不吃真该打屁股!” 徐芷晴脸颊一红。扭过头去羞道:“我才不稀罕。你去打你小妹妹的屁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