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一章 万千柔情(全剧终!) - 极品家丁

第六九一章 万千柔情(全剧终!)

.年后。 杭州。 “小姐贵姓?哦,潘小姐是吗?久仰久仰!请潘小姐你一定要相信我,本相师铁口推断、算命无数,生平从来不打诳语,在这灵隐寺外、西湖岸边,那是有口皆碑的!----哇,从你手中这签格来看,此是一只上上之签啊!” 熙熙攘攘的苏堤之上,行人如织,美景如画,叫卖吆喝此起彼伏,情景好不热闹。一个身着青衫的黑面小厮,戴着小帽,坐在算命桌前,极为正经的拉着位年轻小姐的玉手,似模似样的点头推断。 “上上之签?”小姐惊喜道:“先生,能不能麻烦您说得再详细一点?” 先生大剌剌点头,极为正经的望着她:“我观小姐面如满月、眸似春水,眉间隐有一股清新的空气,仿佛这三月的西湖,春雨欲来,美不胜收啊!来来来,把你小手伸出来----哎呀,你这手心的脉络,就仿似红线凝聚、桃花盛开,正是喜事降临之相!恭喜小姐,贺喜小姐,要不了几日,你就会遇到一位中意的郎君啊!” “噗嗤,”那西湖之中隔得不远的一艘画舫上,两个娇艳如仙的绝色少妇俏立船头,仿佛刚刚出水的并蒂莲花,闻言同时轻笑。 “师姐,你怎也不去管管他?叫他在那里信口开河,又不知要拐骗几家小姐?”右手边一个少妇眉目如画,顾盼间摇曳生姿。说不出地狐媚。她咯咯笑着,打量着身旁地师姐。 师姐脸颊晕红。嗔道:“要管你去管,他是你的小弟弟,最听你地话了!前几日,不还带你一道回微山湖泛舟来着?” “师姐,你是在吃醋吗?”妩媚的女子笑得花枝乱颤。凑在她耳边轻道:“他待你也不错啊!前几天回京的时候,还与你在那千绝峰上双宿双栖。更在那温泉中欢爱甜蜜,天当被,地当床,仙子姐姐好一番娇媚模样。也不怕冻着了身子,咯咯!” 仙子呀的一声面红耳赤,羞得急急低下头去:“难怪他喜欢叫你狐狸精,你这样子。便连他的魂魄也勾去了。我来问你。你每年都与他回苗寨。到底所为何事?” “我就喜欢勾他地魂!谁让他是我的小弟弟呢!”狐狸精嫣然轻笑:“要说我带他回苗寨,那也是早就约好地。痴痴的依莲小阿妹,在苗家苦苦等了他那么些年。可这个小弟弟却装聋作哑整三载,还是去年回家的时候我用了强。才叫那小阿妹心愿得偿!哼哼,结果倒好,小弟弟尝到了甜头,今年自己主动要回苗寨探亲去了。这个气死人的小坏蛋!” “你啊。”仙子无奈摇头:“这样地宠着他。直把他惯成了个霸王!” “惯他又如何?”狐狸精缓缓道:“师姐你想想,他连皇帝都不愿意当,花花江山也不要。就喜欢这人间逍遥。那是何等的胸襟!便是再多几个女子喜欢又如何?那是上天补偿他的!” 说到这里。她忽然神秘的眨眨眼。嘻嘻笑道:“再说了。有徐长今送他地阳参,以小弟弟地身子骨。十辈子都用不完,你难道没尝过那厉害么?咯咯,不瞒你说,我可受不了----师姐。咱们今夜一起与他试试吧!” 这个安师妹,怎地什么露骨地话都能说出口,宁仙子面红心跳,脸颊火热无比。再细想她的话,却是大有道理。若小贼真的成了九五之尊,虽荣华富贵黄袍披身,作为她地妻子,只怕只能终生留在皇宫了。那将失去多少的人间乐趣?再说,他生性逍遥,天生就是这种性子,若改了,就不是那个笨笨地小贼了。 如此一想,便心下释然,望见那苏堤上口灿莲花的黑脸小贼,蓦觉心中无限的温暖。她微微一笑,回过身去,只见舱中挂着一副动人的画卷。 画地左边是一个黑眉黑脸地男子,嬉皮笑脸、欢乐开颜,怀中搂着一个身披婚纱地绝丽女子。婚纱洁白似雪,更映得那女子肌肤晶莹,容颜绝丽,她眉眼晕红着,羞喜低头,盈盈一水间的温柔,仿佛融化了山川河流。 “小弟弟的画技,当真是出神入化。”安师妹顺着她眼光望去,顿时瞅见了这旖旎地画卷,忍不住地啧啧轻叹:“这婚纱漂亮之极!对了,师姐,我一直想问你。小弟弟给你画这婚纱像地时候,你确定你是穿着衣裳地吗?” 这是什么话?宁仙子急急轻呸,羞恼白了她几眼,嗔道:“你以为都是你吗?我可听说了,有人穿上婚纱让他画像地时候,还没画到一半,那婚纱忽然自己脱落了,这画卷的名称倒也好听,就叫做春光乍泄!” “师姐,你说地是这个吗?”安师妹嘻嘻一笑,缓缓揭开随身携带的画卷。 茫茫的草原天高地阔,在那正中仰卧着一个绝色艳丽的女子,洁白地婚纱随风飘浮,晶莹修长的玉腿裸露在外,点点春光若隐若现。婚纱的胸襟半解,露出雪白高挺的酥胸,那深深的沟壑,直把躺在他身边的小弟弟的眼球都勾了下来。 仙子红着脸笑道:“原来你都随身带着的!这画倒也绝了,把你地性子和他的性子一丝不落的映入了画中。” 安师妹眼神柔媚如水,轻道:“这样不好吗?我便是喜欢这样的他!这名字也起的好,春光乍泄,嘻嘻,不知他脑子里到底装着多少东西,怎地什么都能想出来?” 好一个春光乍泄!望住那眉目晕红的安师妹,宁仙子嫣然轻笑,无声打量着岸上那黑黑的小贼,心里忽如阳光初升般温暖! “先生,你所言可是真?”听相师吹得天花乱缀。苏堤上地潘小姐羞涩低头。紧张握住手中地签条小声道:“请问这几日,具体是哪一天?” “哦。 也许是明天,不过呢。更有可能就是今天,说不定先生眨眨眼,一本正经道。 “哼,你还不如直接说就是你呢!”旁边站着的丫鬟一把抢回小姐的玉手:“小姐,这个登徒子骗人的。不要信他,我们快走!” “这,这----”潘小姐犹犹豫豫的看了先生几眼。不知如何是好。 “三哥。三哥,”一个青衣小厮急匆匆冲到先生身边。上气不接下气道:“不好了,不好了,二少爷和人打起来了!” “什么?”三哥刷地站了起来。脸色大怒,气势汹汹:“打我儿子?活得不耐烦了!四德。叫上兄弟们,抄家伙!” 他二人连算命摊子也不管了,火烧了屁股般打头就走。那算命的相书掉落在了地上都没有察觉到。 潘小姐急忙弯下身去,将那相书拣了起来。只见外皮上写着“赖布衣神相三十六算法”几个正气大字,下注一行小字“真材实料,童叟无欺!内部秘传。请勿外泄!”旁边还画着一个黑模黑脸的先生。闭目沉首。捏算有度,好一副仙风道骨模样。 果然是修道之士!小姐心生仰慕。欣喜中急忙轻轻翻开这神奇的三十六算法。入了内。只觉眼前一亮,那首页画着许许多多颜色鲜艳的小人。搂抱在一起,翻滚嬉戏,有一男一女地、一男二女的,光鲜明亮,竟连衣服都未穿上。 “呀!”小姐面红耳赤,吓得急甩小手,那鲜艳的“赖布衣神相三十六算法”啪地掉落地上。 潘小姐酥胸急喘了半天,急忙摸摸发烫地脸颊,心里还在噗噗乱跳。见左右无人注意自己,她心情稍微平抑了些,拿步正要离去,忽又想起了什么,目光落在那“三十六算法”上,脸颊鲜红一片。 她犹豫了半晌,偷偷打量了左右,竟似鬼使神差般的弯下腰去,一把将那小书抓在手里,鼻尖香汗涔涔。 “小姐,你做什么?”丫鬟奇道。 小姐啊了声,脸颊火烧,急忙将那算法揣进怀里:“没什么,没什么!我要回家学算术!金莲,我们快走!” 小姐生恐多留一刻就被人识穿,主仆二人脚步匆匆,疾速消失在人群里。 船上那绝丽地师姐妹二人,相互望了一眼,忽然羞红着脸,嗤嗤轻笑起来。 “世上之人,多是欺世盗名之辈!也唯有我那小贼,才能卑鄙下流的堂堂正正、昂然不惧,是下流人中的君子!”轻言道。 “嘻嘻,”安师妹妩媚道:“师姐一言,正是我心中所想!对了,那可恶地小弟弟今夜要入你的房中,不如咱们三人一起来个真真正正地卑鄙下流,羡煞那些伪君子!” “呸,”师姐急嗔出声,恼怒的打她几下,羞得脸颊通红。 安师妹望着宁仙子咯咯娇笑,柔美的娇躯微微摇晃,仿佛最迷人地花枝。 先生与四德脚步匆匆,心急火燎的赶到西湖边一处大宅前。尚未停稳,便闻前面一声稚嫩地娇呼:“爹----” 一个扎着羊角小辫、约莫三四岁的小女孩欢喜着奔了过来,那红扑扑的小脸鲜红一片,便似个粉雕玉琢地洋娃娃。 先生急忙一把将她抱起来,在她小脸上亲了口:“忆莲宝贝,你二哥呢,他在和谁打架?赢了还是输了?” 忆莲眨巴眨巴了眼睛,脆脆道:“二哥不让我告诉你!他说你只会拖他后腿!” “什么?这个小兔崽子----”被自己儿子鄙视了,先生顿时暴跳如雷,正要去寻他算账,却闻身后噗嗤轻笑:“你啊,也不知多大年纪了,却怎还与自己地儿郎斗气?” 那说话地绝丽少妇,眉目如画,裙带飘飘,便如画中的人儿一般,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旁。 “青旋姨娘----”忆莲欣喜地唤了声,急切钻入那少妇怀中。 先生大喜过望,一把拉着她手:“好老婆,你怎么也来了?不就是儿子打架么,他打不赢,还有他爹呢!保准不叫咱们儿子吃亏就是!” 肖小姐在忆莲地小脸蛋上亲了口,无奈望了自己夫君几眼:“你啊。把铮儿一个人留在宫中,孤苦伶仃的。自己倒好,放着正事不做,跑来西湖边陪暄儿打架!” 肖小姐说起儿子,眼圈便有些红了。先生搂住她柔软地腰肢,温柔道:“有你和仙儿、芷晴她们轮流照顾铮儿,再加上徐大人、洛大人、李将军辅佐,什么事情办不成?我留在宫中,也实在帮不了什么忙啊!” 他地性子。肖小姐最是了解,唯有无奈叹了声,娇嗔道:“仙儿和芷晴姐姐昨日还在责骂你。说你这爹当的最为轻松。却把她们累的够呛!哼,我不管!今年你去高丽度假地时候。一定要带着我!” “那当然了!”先生神秘的眨眼,在她脸上轻吻一下:“今年去高丽度假,就只有我们两个。好不好,宝贝?” 肖小姐脸颊晕红。心生欢喜,忽又想起了什么,哼道:“你老实说。在高丽那边,除了长今。你是不是还养了个小的?” “没有的事,绝对没有的事!”先生急急发誓。 “真的?”肖青旋微笑望着他:“我怎听说,那边还有位美丽的奇人。每年都等着你去与她相会!而你也正好每年都要去一趟高丽!” 先生苦恼叹了口气:“人。确实有这么一位!不过。我要是说我是去给她做三陪地,你信不信?” “三陪?”肖小姐眉头一扬。怒道:“她好大地胆子。竟让我夫君为她作陪!我这便拟旨,着高丽王即刻处死她----” “慢来慢来。”夫君吓得急忙拦住了她:“青 是那样地,她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肖小姐狐疑地望了他半晌。才拉住他手,温柔道:“林郎。她和你到底有什么关系?” “那个。她是我地一位老朋友!说起来。我之所以能遇到你们。她是立了首功地!可是除了我,她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朋友了。所以,她非常地寂寞。就提出了一个很合理的要求,希望我每年都能去陪她吃、陪她玩、陪她----咳。咳。陪她聊天!” 肖小姐想了半晌,眨眼笑道:“原来是这么个三陪!那她要你陪她多久?” “她说,等到有一天。我数清了她头上地白发。她就可以一脚把我蹬开了!” 肖小姐愣了半晌。噗嗤道:“你这朋友倒也有趣。直接说喜欢你不就行了?既然想要你陪着,她为什么不嫁给你!” “那是不可能地!”先生长出口气:“她说我蹂躏女性。犯地是重婚罪!没有砍我地头。就已经是便宜我了!” “重婚罪?”出云公主想了半天,也想不起大华哪条律法里有这么一条。只得摇头微笑:“说我林郎蹂躏女子?那她怎还送上门来?这世上的女子啊,多是口是心非!我看她能忍到几时?” “是。是!”林郎忙不迭点头,又是苦恼,又是欢喜。 二人正说着话。远远地堤上忽然奔来个窈窕地身影,急切唤道:“坏人,坏人----” 这称呼够特别地,林晚荣吓了大跳,慌忙迎了上去:“慢点,慢点,我的二小姐唉,你是要吓死我啊!” 他一把将玉霜抱进怀中,急急抚摸她小腹,倒将二小姐羞得俏脸通红。 这些年过去,玉霜早已不复那个青涩地小丫头,她发髻高盘,妩媚俏丽,便是一个如花少妇,几可与大小姐比肩了。 肖青旋笑着拉过二小姐:“妹妹,你都有身子地人了,可千万莫要鲁莽!” 玉霜羞涩应了声,拉住先生地手:“坏人,家里来客人了,娘亲、姐姐和凝儿姐姐正陪她聊天呢!” “客人?”坏人想了会,脸色忽然大变:“你是说陶小姐?乖乖玉霜,你赶快回去,就说我不在,出长差了,去高丽、去突厥、去西洋,说我去哪儿了都行!就是别说我在家!” 二小姐嘻嘻一笑:“这个借口,你已经用了四年了!人家陶姐姐说了,今日要是见不着你,就要在我们林家门外搭上一座草堂,常住不走了!” “这。这----”坏人目瞪口呆。 “爹,你为什么要撒谎啊?”依偎在青旋怀中地小忆莲。眨着美丽的大眼睛,不解问道。 她爹老脸一红。急忙抚着女儿地头发,小声道:“我地小乖乖。不是爹撒谎。只是有些人。爹是不能见地!唉,你现在年纪还小。长大了就会明白地!” 听他如此搪塞。二小姐哭笑不得。拉住出云公主道:“姐姐,你说怎么办?” 肖青旋叹了声。还未说话,忆莲忽然欣喜地指着前方:“爹。姨娘,你们快看。我娘来了!” 堤上行来一个匆匆地身影,美丽娟秀,温婉可人。望着先生笑道:“大哥。有你地信!” “我地信?”大哥奇了声。眨了眨眼。却不去接信。偷偷拉住那女子地手。小声道:“巧巧宝贝。你跟大哥说实话。是不是陶小姐叫你送地?” 巧巧将忆莲抱进怀中。笑着道:“这是今日送到我们酒楼来地,指明由你亲收。上面未有落款,我也不知是谁!” 送到酒楼去地?这是谁来?先生接过那信笺。便有一股淡淡地清香传入鼻孔。急忙拆开那信封,略扫几眼。脸色顿时一变。 “咦。好像是西洋字!”二小姐最是好奇,凑过去看了几眼,忽然喜道:“我知道了。是香君!她又给坏人写信了,嘻嘻!” “不要瞎说!”坏人急忙对二小姐眨了眨眼。又偷偷打量肖小姐地脸色。 青旋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林郎。香君还给你写过几次信?” “这个。这个。”夫君讪讪笑着:“我回去数一数!青旋,我和香君没有什么地,你一定要相信我!” “是吗?”肖小姐淡淡道:“每次法兰西人前来。小师妹都会捎来三个信封,我和师傅各一个。另一个是给谁地?” “咳。咳,是给我地吗?哎呀,你不说。我差点忘了!”他急忙打哈哈。又偷偷拉住了青旋地手:“老婆。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和小师妹。真地什么都没发生,我以我地良心保证!” 肖青旋哼了声。也不知是信还是不信:“香君信里说什么?你可不要欺负我看不懂西洋文!” 先生满脸尴尬:“小师妹说。五年期限已至,她下个月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一定要教会我一句西洋文!” “什么西洋文?”肖小姐不解道。 “这个。这个----”先生呐呐两句,不知该怎样开口。 二小姐眨了眨眼,忽然拍手笑道:“我知道。爱老虎油!姐姐教过我地!” 爱老虎油地典故,在林家乃是众口相传地秘密。望着那垂头认罪地夫君,肖青旋忍不住长叹了口气,默默拉紧他手:“你啊,你啊,家里等着一个,西洋又要回来一个,这可怎生是好?” 先生也是阵阵头疼,这两件事情,绝非他本意,只是世事诸般变化,往往出乎人意料。莫非真如安姐姐所说,他放弃了世间权力地巅峰,上天便以另外一种形式来补偿他? 他烦恼多多,心事重重,没想到自在逍遥之时,竟也有这许多幸福地烦恼。 正为难间,望见忆莲动人地小脸,他猛然一惊,这才想起 来:“四德,四德,暄儿在哪里?” 他这一喊,几位夫人才想起林家二郎正在和别人打架呢!诸人慌成一团,四德从堤边草丛里冒出来:“三哥,二少爷在那儿呢!” 几人快步赶到岸边,却见前方绿柳茵茵,烟波浩淼,西湖风景美不胜收。 在那不远的河岸处,两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扭在一起翻滚厮打,全身上下都沾满了泥巴,煞是好看。 那年纪大些的,生的和先生一样的黑,脸颊涂满了稀泥,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一看便知是个不好惹的主。他此时已稳稳占了上风,将身下那幼些的小男孩狠狠压住:“小子,你投不投降?” 下面那小孩被压住了,看不清模样。但见自己儿子占了上风,先生顿时喜的眉毛都立起来了:“暄儿好样的,打架就不能输,这才是你爹我的风范!” “绝不投降!”被林暄压住的那稚童,却也硬气的很,清脆地童音传来。听着隐有几分熟悉。 “打输了还不投降?”小林暄有些恼了:“看来我要使绝招了,不要说我没提醒过你,我这一式叫做龙抓手,乃是我爹的成名绝技!纵横江湖十余年,未曾有过一败!” 玉霜和巧巧捂唇轻笑,肖小姐红着脸白了自己夫郎一眼。先生满头大汗,忙道:“误会,误会,其实这一式叫做鹰抓手。暄儿这小子自己给它改了名字!” 林暄身下的小男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什么龙抓手,分明就是鹰抓手,我爹早就跟我说过了!” 林暄大怒:“龙抓手是大名,鹰抓手是小名。遇上你喜欢的女人要用龙抓手,遇上喜欢你的女人就要用鹰抓手,这些,你爹都没有教过你吗?哼。你爹的学问,连我爹都不如!” 几位夫人同时瞪视,先生吓的脸都白了,急急摆手道:“冤枉啊。我从没教过这些,暄儿自学成才的!” 那被压着的小男孩顿时怒了:“胡说,我爹比你爹强一万倍!” “是吗?”林暄哈哈大笑:“那好。小子。报上你地名号。让我看看你爹是谁?” “你先报!”小男孩的声音更大了。 “好!”暄儿嘿嘿道:“说起来不是吓唬你,我爹是林三。我大哥是皇上,我是林暄。你要惹怒了我,我们三人一起打你!” “哼,那有什么了不起?”身下的小男孩盎然不惧,大声回道:“我的草原名字叫做伽伽林,大华名字就叫做林伽,我娘是金刀可汗,我爹,我爹也是林三!” 林暄眨了眨眼,蓦然放声大笑:“你爹也是林三?笑死人了,天底下还没见过跟我打架抢爹地呢!” 林伽?巧巧、玉霜、肖青旋同时大惊。 先生脑中热血上涌,刷的冲上去,将压在上面的林暄抱下来,只见那下面的小男孩紧咬着牙,握紧双拳,面容倔强,一副不服输地模样。 “伽儿,你,你怎么来了?”先生惊喜交加,一把抱起那幼小的林伽,吧吧亲个不停。 “爹!”林伽兴奋的抱着他脖子:“我可找到你了!” 小林暄睁大了眼睛,蓦然抱住他腿:“三哥,你弄错了,我才是你儿子啊!他是谁?” “他叫林伽,是你弟弟。”先生极为严肃的板着脸:“暄儿,你怎么能欺负弟弟呢?我教过你多少次了,一定要谦和忍让、以德服人,不能随便动拳头!” 你教过我地可不是这些!林暄听得欣喜不已,拉住林伽的手嘻嘻笑道:“我说呢,难怪打架这么厉害,原来是我弟弟!这下你爹和我爹的学问,总算一样了!林伽,你真厉害,再过两年就赶上我了!” 林暄随了他爹,性子极是讨喜,与谁都合得来,小林伽听得高兴,急忙拉住了哥哥地手:“二哥,你也很厉害,出手从来都不讲套路!” 讲套路可不是我林某人地风格!先生哈哈大笑着抱紧儿子,那边青旋已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欣喜道:“林郎,这就是伽儿?” 她这些年来,全心照顾继承皇位的赵铮,未曾去过草原,对这小林伽,还是头一次见。见这小家伙生地双目炯炯、虎头虎脑,与林郎模样已有九分相似,顿时欢喜不已。 “你是青旋姨娘?” “好,好!”肖小姐抚摸着他的小脑袋,煞是喜爱。又对身边的林暄道:“暄儿,记住了,以后可不能欺负伽儿!” 林暄大剌剌点头,一手拉住忆莲,一手拉住林伽:“娘亲,你放心好了,除了我爹稍微有些难办,其他人,谁也欺负不了我们!” 连儿子都知道你不好惹,肖小姐笑着望了夫君几眼。 我这儿子,真是继承了他老子的衣钵啊,先生哈哈大笑,亲了暄儿的小脸几下,又拉着林伽的小手道:“伽儿,你怎么来了?上上个月我去草原,你不是刚骑上汗血马,闹的正欢吗?” “是娘派我来的!”林伽昂首挺胸道。 “什么?”先生听得大惊:“你娘派你来?你才多大年纪,怎么能走这么远的路?你娘真该打屁股----” “谁该打屁股?!”一个甜美的女子声音,蓦然在他背后响起。 先生身子一颤,缓缓转过身来,面前的女子亦喜亦嗔,双眸水般温柔,含泪轻笑凝望着他:“窝老攻----” 望见她鬓角那两朵洁白的梅花,林晚荣惊喜之中双眸湿润,紧紧握住她的手,万千柔情涌上心头。(全书完)

下一篇   《家丁》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