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这个美女爱杀人(2) - 极品家丁

第七十七章 这个美女爱杀人(2)

神啊,救救我吧,这个小妞又要杀我了。林晚荣心里哀叹。 “拜托,肖小姐,你是武功高强的侠女,我是一只蚂蚁都捏不死的文弱书生。要说非礼,也只有你非礼我。我要敢对你动手,那还不是寿星老上吊,活的不耐烦了。”林晚荣没好气的道。 肖青璇脸色通红,想到他说的话似乎也没错,便将剑收了回去,只狠狠瞪了他一眼,却再也不提什么杀人的话了。 “我是让你看看我这里,这是被你上次刺伤的,你看看,有没有伤疤?”林晚荣叹口气说道。 原来是这样!肖青璇想起自己上次确实是刺过他,还是淬了毒的,但见他肩膀上根本就看不出受伤的痕迹,她心里放下了,不好意思的轻声道:“上次,真对不起了。我后来找过你的,但数十名水下好手,都寻你不着。” 林晚荣点点头,也不说话,撕开她那半截断袖,见那伤口处,血迹正在慢慢止住。他用自制的酒精棉轻轻擦了上去,将那伤口彻底洗净。 肖青璇身体一阵轻轻颤抖,被一个陌生男子抚mo自己的肌肤,虽然说病不忌医,又隔着棉花,那种感觉还是让她有些羞涩。 这小妞的皮肤真好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天泡温泉,望着肖青璇手臂上晶莹如玉的肌肤,林晚荣狠狠的吞了口口水。 将伤口洗净,又抹上上好的金创药包扎完毕,林晚荣这才叹了口气道:“好了,本大夫以人格保证,不会留下疤痕,还你一片晶莹如玉的肌肤。” 肖青璇羞涩望了林晚荣一眼道:“多谢你了。” 林晚荣大度的挥挥手道:“不用客气,不过以后可要注意了,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别整天想着去跟别人打架,万一把你的花容月貌哪里弄破一点,我会心疼死的。” 肖青璇似乎也有些习惯他的胡言乱语了,只狠狠瞪他一眼,也不说话了。 这肖青璇今晚与人打了一仗,又有伤在身,早已疲惫不堪。夜深人静,又是孤男寡女,林晚荣还算体贴,便道:“我到旁边那屋去。你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肖青璇神情一紧道:“你,你这是干什么,我马上就走。” “随便你了。反正你这种侠女高来高去,我想管也管不着。”林晚荣打了个呵欠,往旁边那屋走去。 “那你,你不准进来,否则,我----”肖青璇似乎有些服软了。 “杀了我是吧,唉,被你威胁,都成习惯了。”林晚荣无奈的说道:“把你的剑放在枕旁,只要有生物经过你身边,甭管它是什么蚊子,臭虫,拔剑,哗啦一下,统统消灭。你是侠女嘛,这点事情轻松搞定。” 肖青璇听他说的有趣,想笑,却又不想弱了面子。 “对了,那个秦仙儿真的和我没有什么关联,我一个小小家丁,能与她有什么纠葛?你就放心吧。”林晚荣走到门前,也不知哪根神经发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关我什么事!”肖青璇哼了一声,脸上有些发烫。 一晚上碰到了秦仙儿,萧玉若,肖青璇,三种不同滋味的美女,看得眼花缭乱,还真他妈累啊。林晚荣伸了个懒腰,管他什么美女,睡觉要紧。这一觉兀自香甜。 第二天早上醒来,忽然想起那个肖青璇,折到旁边屋里一看,被子折得整整齐齐,却哪里还有她的人影,若不是被有余香,林晚荣定然以为是梦境一场。 想想和这个肖青璇的相识,竟然是杀出来的,还真他妈怪了。林晚荣摇摇头,看看时间不早,便不去想这些事情了,正要出门,却看见久违的福伯从大门外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大盆花草。 “林三,快来帮帮我。”福伯大声叫道。 林晚荣接过他手中的盆栽一看,巧了,这可不就是自己那日在城外遇到的那种奇怪的植物吗。 “福伯,这是你从哪里找到的?”林晚荣也懒得追究他向二小姐告密的事情了,这种带着点熟悉的味道让他很是好奇。 初时,他还以为是烟叶,也曾小小的兴奋了一下,后来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见过的烟叶,似乎不是这种样子,而烟叶的味道是呛中带着苦,这花的叶子虽也有些呛,却有种淡淡的香味。 福伯笑着说道:“我这一辈子对别的都不感兴趣,就是喜欢些花花草草,特别是这些我没有见过的树木。你那日跟我提起之后,我昨日从城外回来,顺便去看了看,这不,就移植了几棵回来。” “那福伯,你知道这是什么树吗?”林晚荣问道。 福伯摇头,以他多年的知识,竟也认不出这是什么树木。不过他就喜欢这种未知的东西,那样研究起来才有乐趣。 这似花非花似草非草的植物绿油油的,走近它,依然能闻到那种呛鼻的味道。林晚荣将福伯带回来的盆栽慢慢搬到花园中,放在那些火红的玫瑰旁边。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把这植物放到玫瑰旁边,那呛鼻味道似乎减少了许多,再仔细闻了一下,果然是这样。不仅如此,原来浓浓的玫瑰花香也有所减淡,变成了淡淡的幽香。 这是怎么回事?林晚荣愣了一下,头脑中划过一道闪电。 “香料?!”他大声喊了起来,一蹦三尺来高。 他终于想起这是什么东西了,这棵像树一样的植物,在他老家叫做三花草,小时候田野里地里遍地都是。他家乡招商引资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一家法国独资的香水制造工厂,听说就是因为法国佬看中了这三花草的资源。 那时候林晚荣还小,不知道这三花草做什么用的,经过刚才的实验比对,他脑子里一下反应过来,这是香料啊,制造香精的香料。三花草与不同的花草搭配组合,可以中和花香,调配出不同的香料,再以香料搭配酒精和水,那就是香水了。 香水这玩意儿,林晚荣可不陌生,他追求女孩子的时候送过各种各样的香水,什么香奈儿,古龙,兰寇,也是驾轻就熟了。 这可是财源啊,林晚荣兴奋的抱住福伯,大声道:“谢谢你了,福伯,这下咱们发财了。” 福伯不解的道:“发什么财啊,又不是捡到了金子。” 林晚荣自然无法与福伯细说,只好望着福伯笑了笑。 他兴奋了一阵,心里便冷静了下来,有了香精的原料,这才是第一步。三叶草与花露以不同的配比组合,就会制成不同的香料,这里面很有些讲究,需要好好试验。而且,不同的人,口味也不同,这事还得多多琢磨。 不过有了这个发现,林晚荣自然兴奋异常,他有信心,只要多多的实验几次,他一定能配置出香水。有了这些秘方,奶奶的,老子不是小发,是大发了。 林晚荣兴奋了良久,才想起自己还要去书房。走在路上,却听见两个小丫鬟道:“小菊,你知不知道,听说昨天城东的王老爷家遭贼人抢了,不仅损失了许多银两,还死了好些人呢。” “真的?就是贩卖茶叶的王老爷家?听说他家可有钱了,跟咱们萧家差不多呢。怎么就遭抢了呢?” “是啊,听说那些贼人都是高来高去的,那王家的护卫根本就没办法。” “听说早些时候城北的姓刘的大户也遭抢劫了,是不?” “是啊,听说也是一样的情况----” 女人天生好八卦,林晚荣也懒得理她们,径直入了书房,却见表少爷的位置上空无一人,那先生正坐在桌旁打瞌睡。 林晚荣正感觉奇怪,忽然背后有人拍自己的肩膀道:“林三,你来得可真早啊。” 林晚荣转过身去,就见萧玉霜那个小丫头眉目如画,笑颜如花的站在了自己面前。 “你也起得挺早啊。”林晚荣笑着道。 萧玉霜心里暗哼了一声,都日上三竿了你这懒鬼才来,我都等了你好半天了,不过这等话儿她可不好意思说出来,只望着林晚荣道:“林三,你快说说你们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表哥喝得大醉,到现在还没醒来,哼,娘亲肯定会好好骂他的。” 原来是表少爷宿醉未醒啊,我还道他怎么这么大的胆子敢跷课了呢,不过这事闹到夫人都知晓了,表少爷可麻烦大了。 “昨天啊,这事大小姐知道的,你去问她就可以了。”林晚荣可不好意思说,自己带着表少爷逛窑子去了,只好让她去问萧玉若。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准没什么好事,是不是去见那个叫秦仙儿的女人了?”萧玉霜嘟着嘴道。 *********************************************** 关于香水:本人非香水专家,文中提及的香水制造过程纯属行文需要,并无任何理论依据,大家看看就可以了,千万不要深究,更不要模仿哦,呵呵。 广告:《大秦之小兵传奇》,喜欢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