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夜谈(1) - 极品家丁

第八十五章 夜谈(1)

两个人出门的时候天色近暮,林晚荣想着香水的事情,便在街上找了一家玻璃器皿店。这个时代,玻璃可是奢侈品,林晚荣屋里只有一面铜镜,皆是因为玻璃太贵的缘故。 林晚荣仔细寻找了一圈,终于寻到了那种适合装香水的小瓶,一问价钱,这么小的玻璃瓶子,却要一两银子一个,实在是贵的有些离谱。 林晚荣一咬牙,一口气买了十个,装在了袋子里,讨价还价花了九两银子。 表少爷奇怪的望着他道:“林三,这么小的夜壶,你用得怎么方便?我房里还多出一个大的,你要的话,我便赏给你了。” 林晚荣拼命的强忍住揍这猪头的冲动,咬牙道:“没事,多拿几个,尿的更爽。” 到了妙玉坊已是华灯初上,这次有丫鬟领了二人直接上楼。 郭无常问前面那丫鬟道:“冬梅今天闲着吗?” 丫鬟道:“回公子话,冬梅姑娘今天就专门等着公子呢。” 郭无常嘿嘿淫笑了两声,林晚荣恍然大悟,我说表少爷那日没见着秦仙儿却为何没有意见,却原来是姘上了别的粉头。那秦仙儿还真有些手腕,懂得对症下药。 到了地处,郭无常回头对林晚荣道:“林三,老样子,你在这儿等着,过两个时辰,我们一起回去。”敢情他还以为林三那日便是专门在等他呢,他自己姘上了一个稍有姿色的粉头,哪里知道这个林三已经姘上了这里最漂亮的粉头了。 见表少爷春风得意的背影,林晚荣摇头苦笑,你去风liu快活,却要我在外面望风,做少爷真他妈爽啊。 “林公子,在想什么呢?”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林晚荣转过头去,那绝色的秦仙儿便已出现在自己面前。 芙蓉面,点绛唇,脸带红晕,眼中略有羞涩,未曾开口,先笑三分。一身紧身的紫色百合缎衫将她身材映出一道美妙的弧线,前凸后翘,动人之极。 “我在想秦姑娘你啊。”林晚荣笑着道,他本来就是花丛老手,此时风liu再现,调起情来一点也不含糊。 “我哪能信你?”秦仙儿风情万种的瞥他一眼,轻移莲步,走到他身前道:“若不是人家厚着脸皮,拿了名剌去请你,恐怕公子早就忘了仙儿是谁了。” 秦仙儿轻咬朱唇,眼中有些湿润,神色幽怨的望着他,像是一个被夫君遗忘了的闺中少妇。那般神情殷切,丝毫看不出作假来。 林晚荣心里连道厉害厉害,就她这演技,不到奥斯卡拿小金人实在是可惜了。 敌不住那火辣辣的目光,林晚荣扭头不去看她,嘴上笑着道:“秦小姐,你就不要再唬我了,我只是一个粗鄙的下人,可经不得你这般的诱惑。” 秦仙儿无限幽怨的哼了一声道:“若你真的是经不住这等诱惑,那便也好了。偏就你做出这副样子,却从没正眼看过我一眼。”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在报复我上次让你出丑了。”林晚荣道:“说吧,今次又有什么要求。” 秦仙儿咯咯一笑,美目流转,幽怨之色一扫而空道:“知我者,公子也。公子可还记得你那日对仙儿说过的话?” 林晚荣点点头道:“记得啊,怎么了?” 秦仙儿道:“自那日公子走后,我就想着公子说的话,自己谱曲唱曲,便是要给自己听的,管他人做什么。那夜想了一夜,便做了首小曲,想请公子指正一下。” 秦仙儿拉着他袖子直往里走,林晚荣笑道:“你这般着急做什么,又没人与你抢?” 秦仙儿妩媚的望了他一眼道:“你来一次可不容易,我要不把你抓紧了,可就后悔莫及了。” 里面便是秦仙儿的香闺了,一桌二椅一琴,床前道道流苏,遮住了床上风光。旁边桌上放着一面玻璃镜子,简单而又素雅,房中散着一股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 “怎么了?是不是太简陋了?”秦仙儿羞涩的说道。 “不是简陋,而是简约。用最少的东西,装扮出最适合自己的氛围,这才是独具匠心。”林晚荣一本正经的说道。 “偏就你最会说话。”秦仙儿看了他一眼,脸上泛起丝丝红晕,映着她雪白的脖子,说不出的诱人。 秦仙儿在琴架前坐下,望着他微微一笑,轻轻一拨琴弦,咚咚的弦乐便如流水般倘佯开来。 “歌声扇后出,妆影镜中轻。未能令掩笑,何处欲障声。 知音自不惑,得念是分明。莫见双嚬敛,疑人含笑情。斋 佳人靓晚妆,清唱动兰房。影出含风扇,声飞照日梁。 娇嚬眉际敛,逸韵口中香。自有横陈会,应怜秋夜长。” 这曲子虽仍是有些幽怨的闺曲,但秦仙儿唱起来却比那日多了几分韵味,大概是因为此时只面对一名听众的缘故吧,曲里带着些哀怨,脸上却也有几分羞涩。 一曲终了,那动听的声音却似带着回音般,在这房里轻轻流淌,余音绕梁。 秦仙儿轻叹口气道:“公子,你看这曲如何?” 林晚荣暗道,她一个弱女子,栖身这青楼之中,若不是有了苦楚,断然不会唱出如此忧伤的小曲,便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秦小姐,一个人心中有心事,这是很正常的,不要忧虑太多,也不要被这些事情所左右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之所以现在还无法办到,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钥匙。” 秦仙儿望他一眼,咬着嘴唇轻轻道:“公子,如果有一些事情会伤害到别人,可是由于某些原因,例如,为了最亲近的人,又不得不如此。若是你的话,该当如何是好?” “既然会伤害到别人?那你能让这件事情停止吗?”林晚荣道。 秦仙儿想了想道:“即使我停止了,也会有别人接着去做的。” “这不就结了。”林晚荣笑着道:“既然结果无法改变,那谁做都一样了。如果事关自己亲人的话,为了他们,便是丧尽天良也要做了。” 秦仙儿捂住小嘴笑道:“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不过,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那样会有很多人骂的。” 林晚荣望着秦仙儿正色道:“秦小姐,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的亲人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什么金钱,荣誉,都像这天上的浮云,空空荡荡,不值得一提。到了你闭上眼的那一天,陪在你身边的是谁?他们才是你最亲的人。为了他们,可以恶事做尽,也不要在乎什么骂名,人这一辈子,太短暂了,如果事事都要瞻前顾后,那岂不是太累了。” 林晚荣这话有感而发,如果能够让他回到父母身边的话,即便是与全世界为敌,他也绝对的义无反顾。 秦仙儿呆呆的望着他道:“林公子,你和别人真的不一样。别人都是劝善,偏你就是劝恶,你真的是个坏人么?” “嗯,很坏。”林晚荣笑着说道:“无恶不作的坏。” “咯咯。”秦仙儿阵阵娇笑起来:“林公子,我方才是试探你来着,没想到你还真的是这种坏人啊。” “是啊。你早点认清我的真面目吧。”林晚荣笑笑说道,心里却有些难受。他在这个世界几乎就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上话的朋友,他有许多新的想法和见解,想要与人分享,却根本没有人能够理解。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孤单的人了。 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抓住了他手掌,带着点点的颤抖,他抬起眼来,却见秦仙儿微红的脸庞:“公子,你愿意和我说说话吗,我喜欢听你说话。” “秦小姐,你就不要再对我施展这种计谋了,好不好?我抗拒诱惑的能力真的很差的。”林晚荣苦笑着道。 秦仙儿愣了一下,知道他又怀疑自己在诱惑他了,她心中闪过一丝怅然,轻叹了口气丢开他手,旋即便恢复常态咯咯笑道:“林公子,我相信你,你是个好人。” 这个秦仙儿,变脸变得太快了,林晚荣自认脸皮够厚,却也有些难以适应。 两个人沉默了一阵,秦仙儿忽然道:“公子,你能否告诉仙儿你的真名?” 见她神态诚恳,林晚荣也不想瞒她,便道:“我叫林晚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