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意外消息 - 极品家丁

第八十七章 意外消息

****** 月票、推荐票统统砸来吧!三哥和你同在! ****** 这两个丫头领悟倒快,林晚荣教了一会儿,二人便有些模样了。 见此时天色已经不早,林晚荣也不愿意过多逗留,便起身告辞。秦仙儿依依不舍的道:“公子,你明日还能来么?” 林晚荣愣了一下,秦仙儿脸上染上一抹红晕,轻声道:“也不知怎的,我喜欢听公子说话。” 林晚荣哈哈笑道:“不就是聊天么,只要有功夫,我会来的。” 秦仙儿展颜一笑,道:“如果明日公子不来,我还是要继续下帖子的。” 林晚荣点头微笑,便往外走去。秦仙儿拉住他袖子,目光如水,温柔注视着他,轻启朱唇道:“公子,你莫要忘了答应仙儿的话,一定要常来看我。” 林晚荣见她恋恋不舍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这一个颠倒众生的花魁莫不是被自己迷倒了?这个秦仙儿对他这般依恋,倒也让他的虚荣心好好满足了一回。 这次表少爷总算长进了一回,出来的时候虽然依然是满身酒气臊气,却没有上次那样狼狈了,林晚荣看他那样子,便知道那粉头将表少爷伺候的很爽了。 林晚荣与表少爷一起回到府中,自与他分别,刚走到自己院子,却见一个俏丽的身影在院子里不断来回的走来走去,小嘴里还不时嘟囔着什么。 林晚荣走近一看,不是别人,却是萧家二小姐。 萧玉霜来来回回的跺着步子,园子里的花瓣被她一片片的扯下扔在了地上,看起来来的时间也是不短了。 萧玉霜没见到他进来,嘴里轻哼道:“这个坏人,到那种地方风liu快活,我恨死你了。再等一盏茶的功夫,你要不回来给我讲故事,哼,我就,我就----” 说了半天却不知道该把他怎样,林晚荣暗自好笑,缓缓走到她身边道:“你就把我怎样啊?” 萧玉霜啊的一声退了几步,惊道:“你,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晚荣道:“回来没多长时间,就听到有人要对我不客气了。” 萧玉霜脸上一红,哼道:“你可算回来了,怎么,那狐狸精没留你过夜?” 林晚荣呵呵乐道:“二小姐,你的小脑袋里,天天都想的什么啊?我们只是聊聊天,哪有你想的那样龌龊。” 萧玉霜道:“今天是聊天,谁知道下次聊什么。” 和这小孩子还真没法解释,林晚荣摇头无奈的道:“时候不早了,二小姐,你快点回去吧,免得大小姐担心。” “那,你今晚不给我讲故事了么?”萧玉霜期盼的道。 林晚荣摇头道:“今天就免了吧,我有些累了,想早点休息。” 萧玉霜脸上很是失望,无奈的转身往外走去。行不了几步,忽然回头道:“林三,我再问你一次,我家和陶家真的不能联营么?” 这小丫头脑袋里装的什么,怎么又突然问到了这个问题。不过看她渴切的眼神,林晚荣点点头道:“对萧家来说,联营是死路一条。” 萧玉霜咬着牙点点头,看了林晚荣一眼,然后飞也似的跑了。 这丫头,还真是有点奇怪,林晚荣摇摇头,进了院子推门进去,一抬头,却见肖青璇正静静的坐在桌前望着他。 走了一个,又来一个,这滋味还真是特别啊。林晚荣眨眨眼,笑着道:“肖小姐,今天怎么这么早?” 肖青璇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道:“我只是来看看,你答应我的东西什么时候能够弄好?” 林晚荣点点头:“放心吧,少不了你的。” 他将买来的玻璃瓶子取了出来,按照不同的配比,将香精倒进瓶中,又做上标记,这才长长出了口气,第一批的实验,算是正式完成了。虽然简单了点,但从那天肖青璇的反映来看,效果还不错。 肖青璇一言不发的看着他的动作,见他完成了,才好奇的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林晚荣笑了笑:“这是不同的香味,以后你喜欢哪一种,可以随便挑了。” 肖青璇脸上现出一丝欢喜之色道:“真的?” 林晚荣点头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这话他自己都有些汗颜,骗小妞是他最拿手的事情了。 肖青璇仔细打量着这些玻璃瓶子,良久才问道:“我,可不可以闻一闻?” 本来就是想让她做试香员的,林晚荣耸耸肩道:“当然可以了。” 肖青璇小心翼翼的拿过一个瓶子,揭开盖子,凑在鼻前闻了闻,又深吸了一口气,良久才呼出一口气道:“这是什么香味,这么特别?要是淡一点就更好了。” 她手里拿的正是浓度最高的一瓶,林晚荣心里暗喜,他虽然不知道这肖青璇的身份,但看她气质神态,绝非出身普通人家,能让她赞不绝口,意味着这香水将会绝对畅销。 林晚荣潇洒的摆摆手道:“肖小姐,请继续品香吧。” 肖青璇一一揭过瓶盖,细细闻着那芳香,脸上越发的欣喜,她握住其中一瓶道:“这个,送我了,好不好?” 林晚荣见她手里拿的正是最淡的那瓶,心道,这倒也合适她的性格,只不过眼下她要拿走自己的样品,却是不能答应的。 见林晚荣摇头,肖青璇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恋恋不舍的将那香瓶放回了桌上。林晚荣看得好笑,道:“我不是答应过你了吗,等到正式配置的时候,一定送你一瓶的。” 肖青璇苦笑道:“我当然记得。只是等你配好的时候,也不知道我到了哪里了。” 林晚荣听她话里似乎有些离别的意思,奇道:“怎么,你要走了?” 肖青璇叹口气道:“我到这金陵有一段时日了,要办的事情却没什么进展。我不是这金陵人氏,离开这里也属正常。” 林晚荣哈哈一笑道:“有离别,才会有下次相见的喜悦么,不必过于忧伤。” 肖青璇看了他一眼,红唇轻咬,半天才小声道:“你与那秦仙儿,谈的可好?” 林晚荣想起秦仙儿对自己嘱咐过的事情,心道这两个丫头莫不是对头?却怎么都和我有了瓜葛呢?他点头道:“当然好了,我与她唱唱小曲,谈谈人生,快活得很。” 肖青璇怅然若失的道:“那般日子,倒的确快活,却与我没有缘分。” 林晚荣见她神色黯然,忍不住摇头道:“你年纪不大,哪来这么多感慨?心怀放开些,要知道,你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的人。最惨的那个,正站在你面前呢。” 肖青璇奇道:“此言何意?” 林晚荣想起自己有家不能回,却沦落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心里自然有些不好受,不过他天生豁达,见肖青璇脸上很是关切,他又起调戏之心道:“还说不惨?你见过一言不合,被人踢下河的才子没有,本公子就是了,还差点送了性命。” 肖青璇知道他说的自己,脸上羞红道:“明明是你占了我的便宜,怎么反倒是你委屈了。” 林晚荣见她面色鲜红,极是美艳,似是比那秦仙儿还要胜了几分,心里也是抖了两下,心道,这么个小妞放在老子面前,却是个带剑的,能看不能吃,这不是折磨人么? “你这么盯我干什么?”见林晚荣久久不说话,却只盯着自己看,肖青璇心中有些慌张,脸色更红,急忙示威似的扬了扬手中的宝剑。 林晚荣叹了口气道:“你手臂上的伤势好了没有?” 肖青璇听他问起自己伤势,也不知怎的,心里一柔,再也不忍与他斗嘴,脸上有些羞涩,轻轻点头道:“好得多了,谢谢你了。” 林晚荣想想也觉得奇怪,自己认识的这两个女子,秦仙儿虽是青楼花魁,却是神秘莫测,眼前这个肖青璇更是一个迷一样的人物,却怎么都与自己有了些干系呢?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太帅,不然的话,怎么也解释不通啊。 “你在想什么?”肖青璇幽幽道。 “以后少打点架吧,女人还是温柔点好,像那秦仙儿,就温柔的很。”林晚荣下意识道。 肖青璇冷哼一声,偏过头去道:“她温柔么?怕只是在你面前吧。我这伤便是----” 她住口不说了,林晚荣摇头道:“不管怎么说,女人打架总是不好的。这样吧,以后你要打架的话,可以找我,我手下有一帮小弟,干别的不行,打架却还是有一套的。” 肖青璇捂唇轻笑道:“我哪里是打架,偏就你说的这么难听。你手下的那些人又不会----”她说了一句,想起了什么,看他一眼,便住口不说了。 林晚荣不以为意的笑笑道:“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们这些不会武术的人,可是,肖小姐,你不要忘了,天下是这些普通百姓撑起来的,只要把他们发动起来,便是你有再高的武艺,也逃不脱的,这个叫做人民战争。” 肖青璇低下头去,忍不住轻声嘟囔了一句:“我哪是看不起你?偏就你最会胡说八道。”与这肖青璇处的时间久了,她似乎也没那么冰冷了,只要不出言调戏,便一切都好说。 这个肖青璇气质高雅,谈吐不俗,对军国大事甚是关心,林晚荣也是吹牛皮高手,她每提起一事,林晚荣便能依据自己前世的经验和见闻,提出些独到的见解和思路。 林晚荣经历丰富,对社会和人性的认识,远非肖青璇可比。虽非字字珠玑,却总能一语中的,肖青璇与他一番话下来,竟也颇有些收获。 接下来几日,林晚荣便全心全意的投入到香水的研制中去了。他不用去书房陪站,空闲时间全部用在香水之上,每日走在路上,吃饭的时候,脑子里都是香水。 萧二小姐这几天也没来找他,林晚荣正图个安心,倒是秦仙儿每日都拿了名剌来请他。 林晚荣无奈之下,便只得打着研究学问的幌子,每日陪同少爷去逛逛窑子,顺便再教导一下那两个小丫头,他可不想在自己开张大吉上被砸了牌子。 秦仙儿又作了些曲子,拿与他听,却是越来越欢快,早些的幽怨也不知跑到哪儿去了。林晚荣心里奇怪,这个秦仙儿这些日子容光焕发,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人参果了。 那肖青璇却似是与秦仙儿约好了一般,每日林晚荣从秦仙儿那里回来,肖青璇必然已经坐在房里等他了。 两个人畅谈些军国大事,林晚荣没什么顾忌,什么都敢说,肖青璇听得浑身冷汗,心道,你这坏人,若非遇到了我,恐怕早已经被杀头几百道了。 林晚荣正说的高兴,却见她神情古怪,便道:“怎么了,是不是我这言辞吓着你了。” 肖青璇咬了咬牙道:“你这些话儿,便只对我说说罢了,切不可对外人提起了。” 林晚荣笑了笑道:“我是与你知心,才说起这些,别人就是想听我说,我还懒得提起呢。” 肖青璇脸色羞红望他一眼道:“油嘴滑舌。” 她含笑带羞的样子,与她冰冷的神态,完全是两种模样,林晚荣看得呆了一呆道:“肖小姐,你还是多笑笑好,这样子多漂亮啊。” 肖青璇狠狠的跺了跺脚道:“你怎的又说些轻薄话儿,懒得理你了。”话虽这样说,可是也不知怎的,听到这些“轻薄”话儿,她心里反而有些隐隐的惊喜。 这几天,过得十分的惬意,白天研究香水,晚上研究美女,直令林晚荣怀疑是不是在做梦。做家丁做到这个境界,也算是天下第一了。 这一天早上,林晚荣好梦正酣,忽然有丫鬟在门外叫道:“三哥,三哥----”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莫非又是秦仙儿拿了名剌来访我了?这秦仙儿也是的,大白天也送起名剌来了,昨儿个晚上不是刚刚教她唱了个《北京的金山上》么,怎么今天这么早就寻来了。 林晚荣穿好衣裳走出来,没好气的道:“来了,来了,又是谁啊?” 一个小丫鬟匆匆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三哥,三哥,快,快,夫人要杖责二小姐了。” **************************** 推荐同组兄弟的几本书: 《帝国宰相》书号:114588 《东周末年有战国》书号121278 《我傍上了武则天》书号:84470 《电眼负翁》书号:118882 《飞将》89634 《彪汉》112749 《日光爱人》书号91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