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私定了终身? - 极品家丁

第八十八章 私定了终身?

****************************************** 月票落后别人一百票啊,兄弟们,俺要月票! ****************************************** “什么?”林晚荣大叫道。拖拉着布鞋就往外跑。这是怎么回事啊,夫人不是挺疼爱二小姐的吗,怎么几天不见,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小菊,快说怎么回事?日,你别哭啊,快说是怎么回事情?”林晚荣急急道。 小菊哭泣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情,今天早上一早,就听说夫人和大小姐召集了下面的各管事议事。后来,二小姐不知道怎么就闯进了议事堂,好像还吵起来了。夫人发怒了,要杖责二小姐。” “闯了议事堂就要打屁股?靠,这他妈什么玩意儿啊?”林晚荣骂道。 “三哥,你不知道萧家的规矩。议事堂是我们萧家最重要的地方,是议定萧家大事的地方,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擅自闯入,否则,按照萧家祖宗定下的规矩,就要杖责。二小姐现在还没有管事,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闯了进去,所以夫人要杖责她,呜呜----二小姐让我来找你,说你一定能救她,呜呜,三哥,你一定要救救二小姐啊。” 林晚荣又感动又愤怒,这个小丫头,在这么危险的时候如此的信任自己,实在是很让他感动。至于愤怒,则是对萧夫人的愤怒,什么他妈的狗屁家规,连自己女儿都舍得下手,这夫人是不是更年期综合症啊。 急跑了几步,林晚荣才想起来,还不知道那狗屁议事堂在哪儿呢,再晚一会儿,那小丫头屁股就要开花了。这萧家没事建这么大个房子干嘛,是不是为了方便打yezhan啊?一时之间急得团团乱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行去。 “林三,这边,这边。”正急得焦头烂额之时,表少爷也不知道从哪里跑了过来:“林三,你一定要救救玉霜表妹啊,我求你了。” 来了个救命的啊,林晚荣恨不得抱住这表少爷亲上一口,但眼下谈什么都来不及了,急忙道:“在哪里,快带我去。” 表少爷也知道事情紧急,不敢多说,带着林晚荣便往萧家正院奔去。 跑不了多远,就看见一座两层小楼。楼下的房门半掩,林晚荣放眼望去,里面坐着数十个管事,萧夫人长身站立怒容满面,那萧大小姐正跪在地上,满面泪珠的紧紧的抱住娘亲的衣服似在求情,在她们身旁,小丫头玉霜趴在地上,一个家丁的大板刚刚抡起---- 林晚荣怒火滔天,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飞速冲上前去,重重一脚将那门踹开大声道:“谁敢打----” 屋里人一下子全部愣住了,只见一个歪戴帽斜穿衣的家丁,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前,那惊天的怒气,似乎把天都要掀下来。 “林三----”萧玉霜一声惊叫,却又痛哭了起来。 屋子里一个管事模样的人站起来大声道:“你是哪里来的奴才,竟然如此放肆?” “你是哪里来的野狗,竟然满口喷粪?”林晚荣脸上一黑,毫不示弱的骂道。妈的,跟我耍嘴皮子,老子就是靠这个吃饭的。 那管事的家伙没有料到这下人竟敢如此的猖狂,气得浑身筛糠般颤抖,对萧夫人道:“大嫂,这是你家养的好奴才。” 大嫂?林晚荣心里奇怪,萧家老爷好像没什么亲兄弟啊,莫非是远亲? 果不其然,萧夫人急忙道:“四弟切莫生气。你与老爷同宗同源,我家的便是你家的,待我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下人。” 她面容一整,面对林晚荣,怒道“林三,你要做什么?” “夫人,你又要做什么?”林晚荣走上两步,瞪着萧夫人道。 “萧玉霜擅闯议事堂,按照祖宗律制,重责五十大板。”萧夫人咬着牙道:“至于林三你,不仅擅闯议事堂,更是当庭喧哗,目无尊长,重责一百大板。” “娘亲,不要啊。”萧玉霜紧紧抱住夫人的双腿道:“林三是因为我才闯进来的,娘亲要责罚就责罚我吧。” “求娘亲不要责罚妹妹,女儿愿意替妹妹受过。”萧玉若也抱住萧夫人哭声哀求道。 见萧玉若愿替妹妹受罚,林晚荣对她的好感稍微增加了一点,总算她们姐妹还有几分感情。 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跪在自己面前哀求,萧夫人百感交集,泪珠在眼中打转转,他强忍住悲痛道:“玉霜,你虽是我女儿,但擅闯议事堂,更出言不敬,按照祖宗规矩,定要好好责罚。今日宗族长辈面前,我便要好好教训教训你。来啊,将玉霜和这林三拉下去,重责一百大板。” 还真是铁面无私啊,林晚荣对这萧夫人又恨又敬,大声道:“且慢----” 萧夫人怒道:“你还有何话说?” 林晚荣笑了笑道:“二小姐乃是千金之躯,她的板子我便一并替她领了吧。” “林三,不要----”萧玉霜哭泣着挣扎,萧玉若急忙紧紧的拉住了她,也感激的看了林晚荣一眼。不管这个林三为人如何,但他对玉霜的关心,却是货真价实。 萧夫人未曾想林晚荣竟然提出了这种要求,不过有他领了,玉霜自然不用受苦了,她心里轻叹一声,摆摆手道:“既然你有这份心意,那便责罚一百五十大板吧。” “慢着,夫人,这一百五十大板要我受了可以,但是要师出有名。你方才所讲,依照萧家祖宗留下的规矩,要打二小姐的板子,不知道这规矩,是什么时候定下?”林晚荣道。 萧夫人道:“这是老太爷在世时候便定下的规矩,怎么,你还想反了不成?” “哈哈----”林晚荣大笑起来:“规矩是人定的,却也是人废弃的。老太爷在世时候,订立这样的规矩,自然是为了惩罚那些别有用心的宵小之徒,可如今却是二小姐为了尽她一份孝心,为了将萧家发扬广大,又怎能与那些宵小相提并论。二小姐是老太爷的子孙,若挨了夫人的板子,那便是说她图谋不轨,这又将老太爷置于何地?我想,即使是老太爷在世,他也绝不愿见到这样的场面出现吧,夫人?” 萧夫人一愣,竟被这个家丁说的哑口无言。她本已将萧家的经营事务全部移交给大小姐处理,奈何今日正在讨论事关萧家生死存亡的大计的时候,萧玉霜却冲了进来,与诸位管事发生激烈争执,不得已之下,她只得跨过大小姐,以长辈身份直接责罚二小姐了。 萧玉若见娘亲神色松动,急忙拉住她的手,坚定的道:“娘亲,你早已说过,府中事务,无论大小,都交由女儿处理。今日玉霜虽有错,但她亦是为萧家着想,并无大恶,再者,她本是萧家一员,这事关萧家存亡的生死大事,她自然也有权利知晓详情。” 见娘亲不再说话,萧玉若转过身去冷冷望了一眼诸位管事,冷声道:“不知道诸位管事意下如何?” 这萧家家大业大,下面的各位管事都是宗族亲戚,因此大小姐才将他们聚集一堂共商大计。萧大小姐平日处事雷厉风行,这些管事们都有些怕她,见她眼光扫来,俱都低下头去,方才几个嚷的最凶的,也不敢说什么了。 萧玉若心里哼了一声,这才拉起妹妹的手道:“玉霜,你既然来了,那就正好,你是我的妹妹,这萧家也有你的一份,你便坐在我身边,听我与各位叔叔伯伯讨论这事吧。” 萧玉霜轻轻嗯了一声,偷偷看了林晚荣一眼,脸上满是感动和欣喜,她想起了林晚荣的话,便也不怕各位叔叔伯伯的眼光,望着大小姐大声道:“姐姐,我们萧家不能与陶家合营的。” 萧玉若叹了口气,道:“妹妹,你年纪还小,这些事情不是说说这么简单的。只要对我们萧家有利,我们就要去做。” 姐妹俩正说话间,那被林晚荣骂过的管事突然道:“大小姐,二小姐是我萧家一员,她进入议事堂,我等自然无话可说。倒是这个奴才,不仅擅闯禁地,而且口出狂言,侮辱主子,不惩罚了他,实在是难以振我萧家家威啊。” 林晚荣见萧玉霜已经没事了,正要悄悄退走,却听那个管事揪住了自己,心里暗自恼怒,这个王八管事,说不过我便要使阴招了,真他妈不是东西。 萧玉若虽然有感林晚荣义助自己妹妹,但她对他的观感不可能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见那个管事借机发难,她冷冷看了林晚荣一眼,却没有说话。 “大小姐,如此嚣张的奴才,如果不严办了他,我萧家怕是永无宁日啊。”那管事痛心疾首的说道。 “林三,你虽然忠心护主,忠诚可嘉。但你这般擅闯议事重地,又口出侮言,不加以责罚,实在是难以服众,你还有什么话说?”萧玉若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林晚荣冷笑道:“大小姐,这萧家的宅高院大,处罚一两个下人算得了什么呢?其实用不着你们做什么处罚,从今天起,林某人不干----” “林三----”萧玉霜焦急的截断他的话,她美目中蕴满泪珠,走到他身边,拉住他袖子道:“林三,你答应过我,一定要帮帮姐姐,我们萧家不能垮的。” 她转过脸去面对萧玉若和自己娘亲,脸上浮现一抹动人的红色,娇羞道:“娘亲,姐姐,林三其实也算不得外人,我与他已经----”她咬咬牙看了林晚荣一眼,细如蚊蚋的声音接着道:“----私定了终身。” *********************************************** 月票啊,兄弟们,俺要月票,在票榜上竟然落后别人一百来票,俺这书可是四万收藏啊,是新书中收藏最高的。这一张是插播的,今天还有三章,会按照原来说的时间发放。一天五章了,兄弟们,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