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丁外篇之晓天的悲哀 - 极品家丁

家丁外篇之晓天的悲哀

《极品家丁外篇之晓天的悲哀》(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火云怒卷,赤霞迷天,偌大的京城被罩在一片血色之中。禽鸟匿形,鱼虾藏迹,鸡鸣狗吠,仿如末日临头一般。 从街头至巷尾,纷乱嘈杂,不现往日井然之象。人心惶惶,行路忙忙,好似百年灾象,但顷即降。 乱迹人流之中,静立着一个卦师,如遗世独立,孤风傲影,飘然伫于街中。直如四境无物,天地一人而已。那卦师双眼凹陷,竟是瞎了。但见他眉头微皱,昂首盯着那火云赤霞“瞧”了一阵,松弛的眼皮动了几动,继而微微叹了口气,挤出一丝蚊蚋之音,几不可闻,细细听来,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云卷云舒,霞光消散,倏忽转瞬,一切尽归本相。从异象之初至此,已有两个时辰之久。 此时夜已入深,九天之外隐隐悬着一弯残月,泛起幽幽寒光,直照的人毛骨悚然。 未名湖畔,杨柳依依,不胜娇羞。湖面倒映着几点星光,好似茫茫夜空中的几盏长明灯,与湖中画舫上的灯火相映成趣。 林晚荣负手立于江边,依旧是一身家丁的装扮,却尽显风华。也不知这一身行头,已迷乱了多少怀春少女的心。 看着这旖ni夜景,林晚荣不禁吟道:“谧静夜空澈,千柳共婆娑,微波荡月影,此情向谁说?” “妙哉!妙哉!林兄高才,小弟自叹拍马也不及啊!”黑暗中走出一人拍手赞道。细瞧那人:头裹黑巾,身着黑衣,脚踏黑鞋。一身皂色,仿佛已融入了这无边的夜中。 林晚荣向来人一拱手,虽不辨敌友,但礼数却是不能失的。“兄台贵姓?不知林某可曾相识?”那人笑道:“区区贱名,不足道哉,况且我虽识得林兄,林兄却未必识我啊。”林晚荣心知此人如此行装,必是不愿显露身份,也不追究,只淡淡道:“阁下所来何意?”那人又是一笑,道:“附庸风雅,观湖赏月而已。”林晚荣冷笑道:“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那人阴阴一笑,令人不寒而栗,“同林兄这等聪明人讲话,当真省事的紧。”林晚荣心道,“这人麽麽叽叽,真他妈不像个男人。” 忽听“倏”地一声,一物破空而来,林晚荣微一振臂,伸出二指,夹住来物。竟是一枚长约寸许的绣花针! 林晚荣惊道:“是你?你三番五次阻我好事,是何居心?”未等那人答话,他又接着道:“难道是羡慕林某长的太帅,太潇洒?还是嫉妒林某太招mm爱亦或xx能力太强?” 那人闻言眼色一变,眸中闪过一丝寒光,仿佛能将人穿透,只一瞬,又复如初。他仍是阴笑着,眼中带着些许轻蔑,道:“是有人派我来的,那人是一个你永远都无法超越的存在,倘若他一生气,踩死你,就像踩死一只蝼蚁。” 林晚荣被来人之言激起了狂性,哈哈大笑道:“即便是皇帝老子,我也不怕。我林晚荣浑身是胆,有何惧哉?见神杀神,遇佛诛佛,天下虽大,惟我独尊!” 那人听了林晚荣的狂言,却并未再笑,只望着远方,神情肃穆地道:“他不是神,也不是佛,但他只消动一动手指,便可陷你于万劫不复之境,纵你先前诸般努力,尽化泡影。”那人不理会林晚荣不屑的神情,顿了一顿,又道:“不知你可听说过老禹这个人?” 蓦然间,林晚荣如遭雷击,来人所说的老禹,正是他最忌讳的存在。那人确有通天之能,休说令其一无所有,便是毁天灭地,也只在谈笑间。可林晚荣也终非常人,经此变故,很快便回复如常,漆黑的眸子转了两转,便有了计较。 他向那人作了一揖,道:“兄台所命,莫有不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望仁兄能在老禹面前,替小弟多多美言几句……”那人颇有得色,朝林晚荣移近两步道:“林兄果然是聪明人,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首先我需表表诚意。” 那人一把扯下遮面黑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换了一身装扮,林晚荣不禁一呆,只见那人生得:身材俊俏,打扮风liu。一双花眼浑如点漆,两道柳眉曲似春山。口未言而先笑,身欲进而频回。荀令衣香三日馥,潘安标致一时倾。最令林晚荣惊奇的是,那人唇上无须,光洁颖润,较之女子犹有过之。林晚荣心道,“真是个翩翩佳公子啊!莫不是与我那肖老婆一样,女扮男装不成?”双眼不由向那人胸部扫去,似是隐有突起。 那人并未发觉林晚荣的龌龊想法,他嘴角微微上扬,说道:“在下乃是人称英俊潇洒风liu倜傥玉树临风风华绝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晓天是也,欲与林兄交个朋友。” 林晚荣闻听此言,蓦地一惊,心里犹如吃了数只绿头苍蝇般恶心不已,“果然是他,看来那位高人所言非虚啊。”他心念及此,却也不露神色,依旧笑面春风,只是眼角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狡黠,他随口附和道:“兄台必非凡人,小弟正巴不得想结交兄台这等人才呐!” 晓天亦是一番客套,之后便直奔主题:“兄弟来此,确有要事相求。” 林晚荣正色道:“既已是自家兄弟,还说什么求不求的,要多少银子,只管开口。”晓天一惊,心道,“他怎知我所求的正是银子。”心中纵有疑惑,也不追问,正待开口索要,忽见远天蒙蒙残月旁有一耀眼亮斑,疾疾朝其驰来。只听林晚荣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待那亮斑行至近前,却又忽地不见。晓天正诧异间,听得身后有人宣了一声佛号,“晓天施主,贫僧总算把你寻到,也算功德圆满了。”晓天转身一瞧,原是老相识了,心道,“连你这丑和尚也跟我掉文袋子,真是酸倒大牙了。”但毕竟入乡随俗,也就应道:“大师怎知我在此处?”“乃是高人指点。”“是何方高人?”那和尚摸了摸鼻子,道:“阿弥陀佛,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晓天正欲发作,却听身旁林晚荣向和尚一合十,问道:“在下林晚荣,敢问大师法号,仙居何处?”那和尚也向林晚荣合十,道:“贫僧法号chiweifeng16,居无所定,现在罗汉寺挂单。” “既是大师找晓天兄有要事相商,林某不便久留,这纸袋里是两万两银票,若要现银,去福顺巷,泰和钱庄兑取便可,小弟先告辞了。”林晚荣从怀中摸出一个牛皮纸袋,递给晓天。晓天只觉入手颇沉,甚为疑惑。林晚荣知其心意,笑道:“里头乃是小弟送给晓天兄的一件小礼物,还请笑纳。”晓天遂即眉开眼笑,道:“林兄太客气了,太客气了。”说着紧紧攥在手中,仿佛命根子一般,生怕其长腿跑掉。林晚荣向chiweifeng16告了个罪,转身离去了。 (以下是白话文) 林晚荣刚一离开,晓天就大笑道:“这下老子不怕不能xx了!”chiweifeng16问:“我正要问你,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说来话长,,当初看了老禹写的第一零八章《欲练神功》之后,我向老禹借了本《葵花宝典》来练,谁知却是本盗版的,害的老子差点走火入魔。”“《葵花宝典》?那你岂不是……”“哎,悔之晚矣!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现下只想着怎么才能把命根子弄回来啊。”“听说现在医学发达,可以移植器官,你可以去试试。”“但现在法律对倒卖器官管的很严,所以黑市价炒的太高,久持不下啊。没办法,只好来这儿了。小林子现在没少赚,跟他诈点儿钱,也没有负罪感。”“那好,咱先去兑银子,回去赶紧把手术做了,书评区少了你可不行啊!” 晓天怀着兴奋的心情打开纸袋,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什么银票,只有一本黄的不能再黄的旧书。晓天一怒之下将书摔在地上,他紧握双拳,两眼赤红,颤着声吼道:“妈的,老子着了那小子的道了。”此时chiweifeng16的心神却被脚下的书页深深吸引住了,那书封页写着“葵花宝典”四个娟秀小字,后面的几个字更小,却是“东方不败手撰”chiweifeng16躬身将书拾起,朝晓天喊道:“看,这是正版的《葵花宝典》啊!”晓天闻言转头看向chiweifeng16,见他手中书页泛黄,略有破损,心道,“以小林子和肖mm,秦mm的关系,搞到原版也自不难,,想不到天无绝人之路啊。” 晓天忙从chiweifeng16手中夺过《葵花宝典》,翻看几页,果然与盗版大不相同,不由感叹中华武功博大精深,正版就是正版,决非盗版可以比拟。直翻到最后一页时,晓天突然身体僵直,呆若木鸡,两眼圆瞪,指甲深深刺进肉里,指缝间渗出血来。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书从手中缓缓滑落。 chiweifeng16大惊,慌忙捡起书来,直接翻开最后一页,只见最下行有一列小字“ps:欲练神功,不可自宫,切记,切记!” 忽然平地里传出一阵歌声“走过西厢扑鼻一阵香,隔壁小姐还在花中央……”原来是chiweifeng16的手机铃声,而且是reborn版的。这歌声来的太突然,晓天也着实被瞎了一大跳。他稍缓过神,就听chiweifeng16说,“是蚊子发来的短信,他说兄弟们正给你筹钱呢,钱虽不多,也足够做手术了。贵的做不了,咱做贱的;人的换不了,咱换兽的。他们说驴的那玩意儿也挺好,又粗,又长,又有持久度,保证让你的xx能力比原来翻上好几番,以后你比老禹都牛多啦!”话刚说完,chiweifeng16发现晓天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早已不省人事了…… 后记: 京城中一所大宅院中,林晚荣正拥着萧玉霜坐在床边,玉霜仰首好奇地问道:“你是怎么识破那人的?”林晚荣捏了捏玉霜俏挺的鼻子,笑道:“我曾遇到一个高人,他给我卜了一卦,所算分毫不差。”“不是咱们宅院外的那个算命先生吗?他算的很准的。”“你是说老石吧,不是他,另有其人。”“那人留了姓名吗?”“没有,他只留给我一张纸笺。”林晚荣取出纸笺递给萧玉霜,萧玉霜展开一看,上面有一首诗, “谧静夜空澈,千柳共婆娑,微波荡月影,此情向谁说?”纸笺下角有一落款--泥巴。萧玉霜娇笑道:“哪有人叫这样的名字啊。” 林晚荣走下床,背对着萧玉霜,肃然道:“正因如此,更说明那人乃是一位隐士高人。”他深吸一口气,走到窗前,望着远方的朦胧残月,悠悠道:“姓名,不过是个代号罢了……”(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