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家丁之湿身版(文字梦工厂) - 极品家丁

外篇:家丁之湿身版(文字梦工厂)

这是接住一百一十五章《赠君火枪》的后续~~第一百一十六章《湿身》…… 可怜~~今天偶们金华地区下雨了,所以偶的心情随着天气的转阴而转阴。那么,今天的后续依旧是带着伤感小调的短文。 糅合现代文《荷塘月色》以及李清照的词牌,来做一段小文,希望大家能同悲,呜呜呜,如果出太阳话,我一定会写一篇搞笑的…… 话说肖青璇送了林三一把火器后,悄然离去。林三有点依恋的摸着手枪,跟在萧大小姐后头出得山洞。他犹如行尸走肉,完全不像平时那风趣无耻之人。 走着走着,突然路过一处美幻的场景,林三停滞不前,愀然来到荷塘边上,透过绿黑池水的倒影,可以看出这月色是多么的皎洁明亮,于是心中又有了些体悟。 萧大小姐依然为林三与肖青璇在她面前所说的那些小情话而感到心烦,那是因为……她是吃醋了。 醋由心发,萧大小姐指着荷塘说道:“你就像这潭里的藕一般,肮脏无比,让人没来由的厌恶!” 林三依旧是抚mo着手枪,听到此话,飒然一笑:“哈哈哈,萧大小姐看得通透,我本莲花,奈何倒插于淤泥之中,我又怎能清净,又怎能令人看不得生厌呢?” 萧大小姐一愣,但旋即听出了他话中意思,恼怒道:“林三,你意思说的,成为我们府里一名家丁,凭的辱没了你?” 林三依旧抚mo着手枪,没说话。 萧大小姐看到林三不回答,芳心却乱了。醋意消除之后,想到林三自从来到自己府上,的确帮了许多大忙。按照他的文才风liu,该不会屈于一名家丁,顿时有点泄了气。 但是她此时看到林三对着那把奇怪的大家伙如此依恋,顿时醋意又生! 她又指着荷花道:“你啊你,在淤泥里好好待着吧,难道还想生出什么美丽的花朵来?那个姑娘,我想你也见不到了吧?她就像那荷花仙子一样,只是落入凡尘而已,可你呢?只是一藕!你们不可能有莲子的!” 林三是现代人,如何会受到萧大小姐这番话的打击?于是再次飒然一笑:“哈哈!大小姐可曾听说‘失之东藕,收之桑榆’乎?出身贫寒,自有其贫寒之理,平凡之人亦能做不平凡之事!且不闻藕断丝连一说?(丁丝,藕们是丁丝)如今我与青璇分开,但却有着一条无形的藕丝在牵引在我们,让我们遥遥向望,不能分离。(丁丝,藕们是丁丝,正是有了我们,他们才能继续相见!)况且互相想念的时候,总是美好的,但如若时常能见面,却是现实的。想象中的相见,终究会比现实中的相见而更为美丽,更为浪漫!大小姐可知道浪漫为何物?” 萧大小姐听得脸红心跳,问道:“什么是浪漫?” 林三用右手握着手枪,枪头指着池塘,左手比画了整个夜景,轻笑着:“荷溏月色,才子佳人,柳叶飘摇兼之晚风徐徐,难道这不浪漫么?一对相爱之人,互相依偎在柳树脚下,让纤细柳叶流淌在他们的脸上,多么惬意,多么让人向往!” 萧大小姐听得痴了!她何曾得到过这样的“浪漫”?为了萧府,为了整个家族,她一个女人走南闯北,受尽多少冷暖?哪曾闻得这样的意境?哪曾想过这般的神仙生活? 想到这里,眼睛颇为湿润,悄悄的用手帕擦了,有点深情的望向林三那宽厚的肩膀。 林三却不知道萧大小姐此时的心情成了哪般,只是自顾自的继续大发感慨:“纵观古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一将功成万骨枯,一王得位百姓苦!饶是天生王侯之人,也难得体会百姓的疾苦!我出自淤泥,我肮脏,我无耻,但我了解世人疾苦,我能扶持比我弱的百姓,我能协助比我强的同僚,一齐为世人贡献出青春热血。尔后留得万古名!但我是一介草民,无权无势,又哪里来的权势与上位者争?恰逢大小姐高洁,我自投进你的门墙,为的就是这等事情。您可以继续看低我的出身,但请不要看低我的志向与人格!” 林三胡诌的本领着实强悍,套上为国为民的民族大义,萧大小姐怎么可能会再鄙视他呢! 果然,萧大小姐怅然的望着荷塘,带着点泣声:“想不到,林三你是这样的人!我,我错怪你了。我们现在回去吧,没国,何来家?没有家,何来浪漫?我决定了,决不能姑息这些白莲教的妖人,定要叫他们不得好死!” 林三无耻的笑了起来,笑得浑身颤抖!但却没敢笑出声来,要不然这戏岂不是白演了?真佩服自己,应该可以拿奥斯卡小金人奖的! 他忍住了笑,回过身来,将手枪插在腰间,暗想自己今天也快成西部牛仔了! 他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来,对着天上明月叹息道:“天地苍苍,人海茫茫,我们就犹如那无边星空里的蚍蜉,有多少的渺小?啊!啊啊!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何处话凄凉?” 说着,摇头晃脑的走了起来:“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无处话凄凉,无处,无处!无处话凄凉!” 萧大小姐又迷茫了!满腔的爱国爱民激情,瞬间被这几句话扑灭掉!对啊,一个人,在这世间上,是多么的渺小?自己是一个人,还是一介女流,能做点什么呢?遂低着头,细细念叨起来:“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无处话凄凉,无处话凄凉!” 其实这萧大小姐却不知道林三的卑鄙想法!以为肖青璇被他破chu了,自然就“无处”了嘛~~ 所以他才很怀念,于是才捣鼓起那词牌来。可却正好打中了萧二小姐这多年来空虚寂寞的心情!犹如晴空霹雳,雨夜闪电一般重重将她击倒!她停滞在原地,说不出话来了。 林三正纳闷着萧大小姐刚才不是大怒着喊着要自己回去的吗?这么现在又这么婆婆妈妈起来了??? 回头一看,原来她低着头在说些什么,已经出神了。遂有点无聊的打断她:“大小姐,别凄凉了,有我在,还凄凉什么啊!回去吧!” 大小姐一愣,清醒过来,脸一红,又是怒道:“要你管!哼!”但这时,她的语气却没那么重了!因为她看不透眼前的林三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当两人就准备回旋的时候,天上突然来了一朵朵的乌云,还未闪电,就已经起了狂风,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打了下来。两人的身子,一下就湿了一些。 林三有点惊讶:“好沉闷,这是热流气压,天气预报经常说的!这是阵雨,就像内分泌失调的女人一样,那大姨妈说来就来!怪不得!怪不得!” 萧大小姐愣了:“什么是天气预报?什么是内分泌失调?” 这一问话,耽搁了躲雨的时间,雨滴又更大了,哗啦哗啦的打在两人的身上,两人那薄薄的衣服瞬间便湿透。 林三怕萧大小姐感冒,跑过去举起双手挡着大部分的雨滴,但却于事无补,看向旁边那棵柳树,说道:“你晕了很久,身体虚弱,受不得寒。我们赶紧过去避一下,快!” 无法,她只得答应了,两人过去。 但纤纤柳条又怎能挡得汹涌雨滴呢?这下子两人的身子可真是湿透了,萧大小姐冷得全身打颤,林三也是毫不含糊的低下头打了一个喷嚏! 眼泪鼻涕流淌之间转头看向萧大小姐,顿时大惊!暗骂自己是不是该无耻起来? 原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下一篇   如何投月票